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半成品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四年的生活不知道什麽時候改變了自己的想法,曾經是多麽厭惡南昌這個冬冷夏熱的城市。而如今馬上要離開了 ,卻發現自己是真的捨不得離去。南昌人的熱情就像南昌的炎熱一樣充滿在子良的記憶中。寢室的破鐵床,滿地的煙頭,一堆待洗的衣服。曾經給自己帶來不知多少傷痛的球場和那不知道曾經走過多少次的校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難忘。

離開這 一切的一切都將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沒辦法!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9月份的這堣S將迎來它新的主人,一切的一切又將是一個新的開始。在這個寢室堛漱@切故事又將重新上演一遍。想到這些~~~~!

“走吧”王建說。       

“真的不想離開,不知道~~~“子良沒有說完。

“算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還記得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嗎?那個時候我還是我們班的團支書,你是你們班的班長~~”

 

四年前

“天太熱了!”子良脫下衣服,大口的喝下不知道有多少升水,然後飛一樣沖進浴室。

水龍頭被打開了,嘩嘩的自來水帶走了最後的一絲酷熱感。

“這是啥地方呀!要是早知道南方是這樣的我死都不會來!豁出去在複讀一年了!”

這口音怎麽這麽~~~!

“哥們,你家是哪的呀?”

“吉林的,你也是呀?”

“嗯!是啊 !!!”

“哎呀!這回我可算是在找到一個老鄉了!你在這兒怎麽樣呀?習慣嗎?”

“習慣個屁!熱死我了!估計再過幾天我就得熟了!”

“呵呵,太熱了!你在你們班混的怎麽樣呀?沒幹點什麽嗎?”

“團支書

“啊!我發現咱們家那邊來的人,在這都混的挺牛的!!  呵呵”

“那你呢?”

“班長,對付幹著唄,怎麽的咱們也不能白走一趟大學吧!”

“那是!咱們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必須風風光光的走一遭!你說呢?”

“對!”

“我住在414寢室,我先回去了!一會別忘了過來找我呀!!”

“啊,好的!我洗完澡就過去!

“先走了!”

就這樣子良和王建認識了。沒過多久他們倆開始了他們瘋狂的遊戲大學時代。

在一個炎熱的晚上:

“這天太熱了!咱們晚上去游泳吧”

“能進去嗎?晚上會鎖門的!”

子良拿起拖鞋向王建打去。大喊一聲“操”。

“你還打算和那個打更的大爺商量商量把咱們放進去嗎?”

“那他不讓進呀!”

“你可笨死了!咱們就不能偷著進去嗎?就你這智商500萬扔進去看病,都看不到曙光!”

“唉!你別說呀!這辦法行呀!”

“走吧!還等什麽?”

子良和王建叫上了一大群人,左手拿著泳褲,右手夾著煙頭,身穿T恤與短褲排成一直橫排浩浩蕩蕩的向游泳館走去。

等到了游泳館前面他們才發現想跳進去幾乎沒有可能,四米高的牆!

“搭人梯!來你蹲下把我扛上去!”子良說。

“良哥!你開什麽玩笑!你一個比我兩個還重!想壓死我呀!”

王建在這個時候突然對大家說:“兄弟們。等會!我我先去大便一下!”

“操!你在寢室幹什麽了?在這堶有廁所呀!!!”

“在寢室的時候不是沒有感覺嗎,再說這大半夜的誰還能看到呀?只要不擡頭,遍地是茅樓。”

“你快點去吧,真他媽的噁心!”子良罵道。

“我們去找梯子吧!”不知道是哪個同學突然說出來這麽一句話,一大群人分頭去找梯子了。剩下留在子良身邊的大概只有三五個了。

“我們仔細找找,看看哪比較好跳,哪好跳咱們就從哪跳進去”

就在大家到處亂找如何才能跳進去的時候子良突然發現這大門上的鎖頭可以上下移動。如果把鎖頭移到這大門的最頂上那會怎麽樣呢???如果移上去~~~

“兄弟們過來”子良叫來了剩下留在他身邊的那幾個同學。

“來,我把這個鎖頭移上去,然後你們在下面用力向兩邊拉。”

“幹什麽?爲什麽呀?”

“你們看這個門∼∼∼∼”

“啊明白了!!!”

終於剛才的那個想法得到證實了,一隊人馬殺進了游泳館。正當子良一行人在水堛控o正歡時,剛才去大便的王建回來了。看著他們在堶悸悸漕麽高興,王建在門外急的抓耳撓腮。“唉!你們怎麽進去的?”

“我們租了一隻會飛的大公雞飛進來的,那只雞的俗名叫做飛雞,你也去租一個吧,有了飛雞你就能飛進來了。”

“別扯了!快!快!快!快告訴

王建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事,就被西婼k塗的非拉進來了,“撲通”一聲衣服也沒換就跳進了游泳池堙C王建跳水時濺起的水花弄的同學們大聲叫駡。“操!你這個混蛋。”

“等會!你剛才去大便的時候用什麽擦的屁股?”

“沒擦呀”

啥!!!在水池堛漱l良一行人臉上突然變得~~~

“那~那~那~~~~”

“在水堿~一下不就乾淨了嗎?”

“操!!!!”大家異口同聲,紛紛跳出水池。

“沒事的,這水堥S准還有尿呢,你們不是也喝了嗎!所以也不差一坨屎了”

“滾~!你這個敗類!你媽怎麽生下你這麽個混蛋呢?我要是你媽在你生下來的那一瞬間就把你掐死!我要是你爸就一定要把你射在牆上!!!”大家帶著極度憤怒與無奈的眼神看著王建。這麽好的一池水,就這樣被∼∼∼∼。而王建卻仍然是那樣的得意。

“下來吧,沒事這兩天我都是在吃素的,所以大便不髒”

“滾!!!”岸上所有人無奈的說

就在這個時候,吵鬧聲使得那些去找梯子的同學們意識到,子良他們已經找到進去的辦法了。紛紛趕了回來,一窩蜂的跳進游泳池。那場面真的比下餃子還要壯觀,因爲他們每一個人都比餃子大出幾千倍。

岸上的同學們是一臉的迷然與驚訝,水中的王建看到有這麽多人一起跳進來了笑得不亦樂乎,以至於忘記了踩水,沈了下去,當他在沖出水面時“啊!!!這水可真好喝!!!哈哈哈!”

岸上的同學們這回可真的是服了。

人們經常說人多不好辦事,今晚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喧嘩聲驚動了巡邏的校衛隊。

正當水中的人玩得正歡,岸上的人正捂著嘴偷著笑他們傻的時候,校衛隊已經悄悄的靠近了游泳館。

“什麽人!站住!不要跑!”

一聽到這句話,水中的岸上的兄弟們馬上就像炸鍋了一樣,瞬間就跳出了他們之前認爲不可能跳過的高牆,四散而逃。這個在萬分之一秒發生的事讓校衛隊暈頭轉向,以至於他們都不知道應該向那個方向追。校衛隊在彎彎曲曲的路上一邊追還一邊喊“站住!不要跑!”

“不跑?不跑讓你們抓呀?”所有的同學一邊跑一邊說。

終於在圍捕中逃出來了,但是身穿泳褲走在馬路上畢竟∼∼∼∼同學們三三兩兩的躲在角落堙C一直等到學校關燈了才陸陸續續的回到寢室。回到宿舍的同學們不知道是因爲害怕自己的行爲明天被學校查出來,還是由於今天晚上玩得實在是太開心了。一個個的都在宿舍堶惇齔菑瑪ヮ麭B亂跑。他們再一次聚在子良的宿舍~~“開了一次座談會”

“唉?咱們是怎麽從游泳館媔]出來的?”

“好像是從牆上蹦出來的吧!”

“那咱們之前怎麽沒蹦進去呢?”

“不知道,狗急跳牆吧~~哈哈哈”

“唉,我和你說呀,那些人追我的時候~~~~~”

就這樣大家一夜無眠。

 

第二天,子良與王建接到通知(下午1點於學生大會議室開會,各班班長團支書必須到場)

王建“估計是想調查一下昨晚的事吧?”

“操!上哪查去?你不說我不說,他們不說,上哪查去?再說校衛隊他們又沒有抓到我們!”

“呵呵!我是怕咱倆在會議室再笑出聲來,到時候可千萬別笑呀!”

哈哈哈哈哈∼∼∼∼∼∼

下午1點鍾兩個人連打帶鬧的來到會議室。這個會議室真的很大!而且非常漂亮,在這堣@般可以在講臺上發言的都是歷屆的學生會主席或者團總支書記,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也可以站在那上面!!!

過了一會,當人差不多都已經到齊了。學校的黨委書記走上了講臺。

“今天我們來到這堛漸堛漪O要大家一起討論一下關於學校規章制度方面的問題,關於某些同學昨天晚上~”他停頓了一會,並喝了口水繼續說“啊~~~晚上嚴重違反學校規章制度的問題。這可不是一個小問題,我們大家不要忽視它。它是一個關係到學校,關係到國家,關係到民族的大問題。”

這個黨委書記在學校是一個非常出名的話嘮,曾經在開學典禮上一個話題從秦皇漢武開始扯,又扯到歐洲的文藝復興。等他講完第一個話題已經過了三個多少小時。而它在開學典禮上一共講了五個話題。當他講完這五個話題的時候基本上所有人都睡著了。

“等一等,先不要睡”這一句話引起了全場的哄堂大笑。

“今天我們在這媔}的是座談會,當然這並不是你們坐著我來談,而是大家一起坐著一起談,這樣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下面我先講三個問題”書記翻開發言稿。

這次座談會我們錯誤的理解了座談的含義,四個小時後三個問題終於講完了,但是看一下時間,也該吃飯了。

書記看了一下表說“好了,我的話就這麽多了現在散會吃飯去吧。”

哇靠!這可真是我們坐著你來談!!!

 

命運安排的機會,總是在人們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悄悄的到來。子良被迷迷糊糊的提名爲團總支書記的候選人,是因爲一次省媯髡U高校下達的一個文件。當時子良被任命擔任組織這次活動的籌辦工作,當然在他後面還有一部分老師給他幫助。但是在學生中如何開展這項活動可就完全是他自己的事了。

這項活動還必須以《樹團員新風,抓素質教育》爲題目。用這麽一個聽起來帶有政治色彩濃重的話題去組織一個活動們,還得有反響!這難度可想而知。

但是不論怎麽樣任務已經下達了,就必須要盡力的去完成它。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團委會議討論決定用一種健美比賽的形式,附帶著一些政治話題的方法來搞定它。然而這一切並不是那麽好辦的,因爲首先有肌肉塊的同學太少,而且大部分同學還是比較保守的,讓他們穿著那麽少的衣服在同學們面前展示自己∼∼∼∼∼實在是∼∼∼∼∼∼!

 經過多番努力健美大賽還是如期舉行了。但是中途還是出現了不少笑話,可不論過長怎麽樣人們看重的是結果,就這樣子良因爲其組織能力強被選爲總支書記的候選人。而且又迷迷糊糊的被選舉爲團總支書記。

其實這個差事是非常累人的。大家都知道在大學堿O沒有班主任的,那個所謂的輔導員基本上也不會太多的管理學生們的事。所以在大學埵U班的班長就基本上可以說是既當爹又當媽!而這個團總支書記則是給這些班長們∼∼∼。有的時候碰到那個班長耍脾氣,還必須得忍著。所以基本上就等於沒什麽自由,當然有的時候也可以稍微的欺負一下他們,可是他們一旦要是真的生氣了那自己可就慘了。這個時候就得像男生哄女朋友一樣哄他們,一直到哄好了爲止。

就這樣子良把自己最美好的兩年時間奉獻給了學校。當然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也同時鍛煉了自己的能力。

一天,忙碌的子良終於得到了可以休息一天的清閒。

“王建,你這兩天忙什麽呢?我都快累死了,咱們去橘子園吧,吃點橘子去。”

“好啊!現在就走吧”

騎上單車,像那傳說中有橘子園的方向奔去。

路上子良開玩笑的對王建說“山高路遠坑深,建哥騎車狂奔~~”還沒等子良說完。

王建本來就想騎過來踢他一腳,但是被他這麽一逗失去了重心結果自己真的掉進了坑堙C就這樣有說有笑有打有鬧的也不知道起了多久。當然他們同時也忘記了自己出來的目的。騎著騎著就騎到了八一贛江大橋橋下。

“唉?不對!有點亂!咱們出來是幹什麽來了?這不是到市區了嗎?”

“是啊!那橘子園你沒來過嗎?

“我哪知道呀!我以爲你知道呢,所以我就跟著你走,你怎麽把我帶到這堥茪F?”

“我也不知道橘子園在哪呀!走吧往回騎,咱們再找找。”

兩個人吃飽了撐的騎著單車就這樣騎了一整天。但是一直都沒找到橘子園。回去時爲了避免同學們笑話,兩個人在路邊買了25塊錢帶著葉子的橘子回去了。到了學校,包剛剛放下,25塊錢的橘子就沒了!!!

 

哈哈哈!!!子良和王建兩個人快樂的回憶著往事。

“對了你還記得不。你從大一來,就每天都堅持給你遠方的女朋友打電話,而且一打就是一個小時我們當時還給你起了一個外號叫—電話小王子。哈哈~~結果怎麽樣?還是分手了!!你對著那垃圾桶一坐就是4年呀!!太牛逼了!”

 

五年前

子良在高中時候與自己的同桌子陵~~~~當時兩個人真的是兩小無猜,從來不曾想過任何對於未來生活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個人帶著自己那純純的愛情來到了自己的大學時代。但是遺憾的是他們並沒有到一所大學奡N讀,甚至沒有走到一個城市堙C一個在南昌一個在秦皇島。兩地千里相隔,兩個人一年堻ㄗㄓㄗ黕X次面,但是出於對自己初戀的眷戀,也出於對這份感情的責任,兩個人在這四年堣@直都是用電話傳情。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在今年,子良生日的第二天,她提出了分手。她認爲子良已經早就不是她的男朋友了,因爲她感覺子良更像他的一個筆友或者說是一個網友。

四年的緣分就這樣灰飛煙滅了,連一點殘渣都沒有留下,她走的時候是那樣堅決,一點回憶都不願意留下。自從她走了以後。子良也經常問自己:我得到什麽了?除了那肉體上的快感∼∼∼好像基本上是傷痛。

傳說中有些前衛的女性認爲沒有性就沒有婚姻,或者說性在婚姻生活中比愛還要重要。在今天的子良看來,性其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否還能再回來。自己已經習慣了她,不知道沒有了她自己是否還會∼∼∼∼。

“別提她了”子良低著頭說。

 

“幹什麽呢?快點離開這堙I明天就封校了!!!”一位老師大聲的喊。

就這樣!就這樣被趕走了!我的宿舍!我的小床!我的大學時代!沒了!!!!!

“別多想了!”王建說“沒聽過這句話嗎?當大學在我的身上起來,穿上褲子,對我說:“你可以走了但是青春必須留下。”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不是我上了大學而是它上了我。”

“走吧”

 

子良踏上了回家的火車,這趟車已經不知道自己坐過多少次了,但是這次的感覺和以前的感覺截然不同。這次沒有了那種上學或者是回家給自己帶來的興奮,取而代之的是那無限的惆悵。

不思量,思難忘。長長的站臺,站滿了旅客,可只有你的離去讓我∼∼∼∼。

總聽人說起忘卻是一種解脫,看來這句話真的沒錯。

車子開動了!子良看著窗外的王建,王建也望著車內的子良,沒有依依惜別的話語,也沒有那種哭天抹淚的送別場面。但心情卻無比的沈重。窗外的王建對子良說了一句話,子良雖然聽不見但是看口型他仿佛是在說“操你大爺”子良也對著窗外的子良坐了一個口型“滾他媽犢子”

車速開始變快了,王建本想離開站臺轉向候車室,但卻又掉頭跑了回來,跟著火車跑啊跑啊,眼淚終於流了出來。

“兄弟!一路保重!別忘了我!”王建用沙啞的嗓音喊出這句話。

腿一軟癱在了地上,用自己已經沾滿了塵土的手擦拭著那帥氣的臉蛋。沒有最後電話中的祝福,也沒有那短信的∼∼∼∼。

車子就這樣的一去不復返了。

王建到候車室,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以後我就離開南昌這可愛的地方了,我的前途!我的未來!∼∼∼∼。

 

到家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若干天了,可是自己的工作問題依然是個謎。何去何從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問號。走在大街上發現現在的人和自己離開家鄉時好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也許是自己的變化太大了吧,也許是物是人非吧。

突然一位手拎大蔥的大嬸帶著一個大概十五六歲的孩子向子良走來。

“哎呀!回來了,啥前兒回來的呀?”

“啊!回來有一段時間了。”

“啊!那什麽時候走呀?啥前兒在再上學呀?”

“呵呵,我已經畢業了,不用再去了。”

“那∼∼!工作找到沒呀?你看現在找工作真的是挺難的,又趕上這麽個金融危機!哎呀!”

“還沒找到呢,正在找。”

“啊!那行,我先走了。”

說完話大嬸轉身領著孩子匆匆的離開了。

子良隱隱約約的聽到還沒走遠的大嬸對那孩子說“看見沒!不好好學習就是這樣的下場,找不到工作了吧,你以後還不用功讀書嗎?”

“媽,他不是也考上大學了嗎?”

“他那叫什麽大學呀!咱要上就得上一個清華北大之類的名牌大學,那還愁找不到工作嗎?現在你說你,不好好學習你能去幹什麽?掃大街人都不要你。知道沒?”

“啊,知道了。”

雖然子良並不知道那位大嬸是誰,但是他明白了,自己肯定是被當成反面教材了。唉!算了當初我媽也是這樣,拿別人當反面教材對我說過同樣的話。唉!現實和理論的差距怎麽這麽大呢?

電話突然響起~~~呼叫來自小青

“哪呢?”

“大街上呢。”

“幹嘛呢?”

“沒事閒逛唄,還能幹什麽呀!你不是在瀋陽嗎?怎麽回來了?在那邊的工作怎麽樣了?”

“哇~啊~,我失業了!我好可憐呀!你來我家吧。”

“好的,一會就到。”

小青這個女孩子說實話長得真的很漂亮,不過就是有點太狂野了。不論是從性格上還是從穿著上都是那樣的野性十足。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天她總是喜歡穿著那性感的黑色低胸裝,露著那誘人的乳溝。讓男人們看到時都會産生無限的遐想。而且再加上她那野性十足的性格~~~真的可以說成是男人的貞操殺手!!!

“出來!你家的大狼狗太恨我了!我可不敢進去!”

“等會啊!我穿衣服呢!”

“靠!那你現在沒穿衣服嗎?”

“內衣!嘿嘿”

“我日!快點。”子良在她家樓下對著電話說。

小青是子良的初中同學,她在初二的時候就輟學了。在外面一個人闖蕩了好多年,當時他離開家的時候她真的是一無所有。真不知道那個時候那些公司爲什麽就留下了她,而且還有那麽高的薪水。更不可思議的是她所工作的部門居然還是人事部!這些問題一直在子良心堿O一個巨大的問號!正當子良思考這些爲什麽的時候,小青穿著一身類似歐洲晚禮服的連衣裙走出來了。

哇!!!太迷人了。

“哇!!!我好想犯罪呀!”

“滾!沒正事。”小青扭動兩下身體繼續說“什麽時候回來的呀?”

“有一陣子了。”

“那你不過來找我!”說著話小青舉起了拳頭“想找揍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你在家呀。”子良往後退了幾步。

“啊!也是,我才想起來我沒告訴你。算了。”小青擺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你這就畢業了?”

“是啊!”

“那你找到工作沒?”

“沒有呢!過幾天打算去長春看看,也許在那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呵呵,能力強在哪都能找到。要是不強你怎麽的都不行。”

“你呢?你在瀋陽那邊不是挺好的嗎?怎麽說不幹就不幹了?對了,你在那邊沒找個帥哥嗎?”

“我也不知道,又不是我自己不想幹的,是公司把我給辭了!!!”小青一邊說著話一邊搖晃著子良的胳膊。

“那你,沒在那找個男朋友嗎?怎麽不在他那呆幾天再找份工作呢?”子良一邊說一邊把她的手從自己身上移開。

“呵呵,人都走了,還要那份感情幹什麽?再說我又沒打算結婚這麽早,不著急,男人,姐姐我不缺。”

“呵呵!怎麽的?是爲了等我嗎?”子良開玩笑的說。

“放心吧!二婚肯定找你。”小青高傲的說。

“不要,你太嚇人了。”

“操!怎麽的?我告訴你,就你姐姐我這樣的,二婚人都得搶著追我!”小青對著子良咬著牙轉著拳頭說。

“哎呀!就這樣的能嫁出去就怪了!”

“嘿嘿!不用你管。對了你不是五年制的嗎?”

“誰說的?藥學是四年制的。”

“那你在那邊學習學得怎麽樣呀?”

“還好吧。呵呵。”

“那我考你個問題吧。”

“什麽問題呀?你可別問我什麽原子彈之類的,我不知道。”

“藥學方面的問題,乙酰胺基酚的通用名是什麽?”

“你問錯了應該是對乙酰氨基酚。它叫撲熱息痛。”

“是嗎?我早上,可剛剛看到這個藥盒,你說錯了。而且我告訴你就是乙酰氨基酚沒有前面的那個對字。”

“那是不可能的,它分爲鄰,間,對三種,而且只有一種有∼∼∼。”子良沒有說完。

“可它就是沒有呀!你說你是怎麽學的呀“

“再問你一個,你說在化學堶情A是萃取好還是提取好?”

太陽呀(日啊)!這麽幼稚的問題!怎麽尋思問出來的呢?哪怕只有初中的化學水平也應該知道這兩個詞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呀!!!

“沒法比!”子良無奈的說。

“我就問你哪個好!”小青看到子良回答不上來,表現的越來越自信。

“這根本就不存在那個好哪個壞的問題。它們根本就沒法比。”

“我看呀!你這四年大學真是白混了!什麽你都不知道!”

“他確實是沒法比呀!你怎麽知道這兩個化學名詞的?”

“我覺得這些都是常識呀!”

“但是這兩個詞只要懂一點點化學知識就知道它們根本就不可能進行比較。”

小青的臉色開始變了,變紅了,她身邊的小花小草仿佛再過上幾秒鐘就會被她的體溫所燒焦。兩個人四目相對了一會。

小青又對子良說“你知道我剛才爲什麽問你那兩個問題嗎?我是想看看你的語言表達能力如何,在社會上如果就像你剛才這樣說話,絕對不會有人喜歡你!你就知道你說的話一定就是對的嗎?我萬一要是把那個藥盒拿出來呢?你到那個時候你該怎麽辦?”

“你不用拿出來,直接去藥店問他要對乙酰氨基酚不就行了嗎。”

“不跟你說了!我在社會上混了這麽久,難道我知道的還不比你多嗎?告訴你,在社會上關係遠比學術重要的多。再問你一個,哪類抗生素對人體的毒副作用最小?”

“β——內酰胺類的,或者說是青黴素類。”

“錯!”小青的口氣是那樣的堅定,仿佛說話時口水可以噴出三丈遠。

“是頭孢類的,青黴素過敏多危險呀!你是怎麽學的呀?”

媽呀!現在在大街上隨便找到幾個人他們都應該知道青黴素和頭孢是什麽關係@!她怎麽能?!!

主加上帝呀!佛祖加真神安拉呀!這個世界太瘋狂了!您是怎麽創造的人類呀?

“咱們還是換個話題好嗎?我想知道你剛剛出去的第一年是怎麽在外面站住腳的?那個時候你一沒學歷,二沒資歷。他們爲什麽就偏得聘用你呢?”子良問到。

“因爲我能力強呀!真的就像你這樣的,如果我是老闆我肯定不要你.”

“可你怎麽讓他們相信你有能力呢?不可能光靠一張嘴吧!”

“不跟你說了!”小青不知道怎麽了,她表現出了異常的憤怒,把子良扔在路旁自己回家了。

怎麽了?怎麽就突然生氣了呢?這些確實是個問題呀!難道這些就是她不能說的秘密?還是一些∼∼∼這也許就是佛家所說的”不可說,不可說,一說既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