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你怎麼
連話都說不清楚


( 圖片由作者提供 )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午後的陽光非常燦爛,照亮在玻璃上,閃閃發光。

看著街上的行人,他們真幸福,可以悠閒地度過這麼美麗的下午。

而我,只可以透過窗,感受陽光的溫暖,「冰彤,又在發呆?」背後傳來溫柔的聲音。

「沒有呀,只是有點累,想讓眼睛休息一下嘛。」我蹶著嘴嘟嚷,整個早上都在處理文件,雙眼也就快盲了。

「工作很忙嗎?」他憂心的看著我的雙眼,眼睛再累,只要看到他都沒所謂,因為眼裡有他就不累了。

「還好啦﹗今天我們一起吃午飯,好嗎?」我期待的看著他,但看到他臉有難色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又有事了。

「對不起,我和容穎約了客戶吃午飯、商討合約,陪不到妳。」

「那麼……你明天要陪我吃飯呀﹗」

「好。」他的笑容依然是最溫柔的,我最愛看的永遠都是他的笑容。

「噫?御堂,這麼早就到了?」傅容穎不趣相的走過來。

「走了。」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和傅容穎走了。

 

「怎麼了?」知世搭著我的肩膀,她擔心的看著我。

「沒有呀。」我專心的吃著我的西班牙海鮮奄列飯,然後吃了幾口她的薯菜。

「拜託﹗我們是死黨耶﹗由認識到一起進來工作已經十五年了,妳不開心我會看不出來嗎?」她斜睨著我,害我只能尷尬的笑著。

「妳知道公司的傳言嗎?」

「妳是說御堂和傅容穎?」我怎麼會不知道。

「說真的,他們出雙入對,就像熱戀中的情侶。」知世說的時候還故意的瞟我一眼,她想用激將法,可是我偏不生氣。

「那又怎樣?」

「小姐﹗妳這什麼態度?那個是妳男朋友耶﹗妳怎麼能夠擺出一副與妳無關的樣子?」

「妳冷靜一點好嗎?妳也說了啦,那個是我男朋友。」這是餐廳,她的咆哮聲已經讓所有的人都盯著我了,「我有跟他談過,但他說他們只是朋友,叫我不要胡思亂想。我們大家都是同一部門的,我總不能要他不與她來往吧﹗」

「唉﹗」她的嘆息令我不安的心情再度湧起。

 

回到家,拿出了一個放滿了信封的盒,裡面放的都是御堂寫給我的信,我們承諾過每天都會寫一封信。

雖然在同一部門工作,但是他工作認真的態度往往都忽略了我,沒所謂啦﹗反正男人就是事業為重嘛﹗

還記得沒認識他的時候,我對他的印象不太好,但熟悉了後,卻被他散發著自信的工作態度給吸引了。但他卻常說自己最缺乏的是自信,不過他不知道其實他的自信在無意間已經發揮了出來。

電話鈴聲響起,劃破了室內的寧靜,「喂﹗」

「冰彤,在做什麼?」是御堂。

「看電視。」聽著御堂的聲音,我不其然感到一絲絲的甜蜜,在見不他的時候,他的聲音就足以彌補我對他的思念。

「今天這麼累,怎麼還去看電視,還不休息?」他貼心的關心我。

「還好啦。你……你今天和容穎談的那個合約怎樣了?」

「嗯,很順利,容穎還約我去吃飯慶祝。」

「哦……」

「妳……也要去嗎?」

「會打擾你們嗎?」

「傻瓜,當然不會啦,那我待會兒去妳家接妳。」

「好呀﹗」

掛了線,我打扮了一下,等待著御堂的到來。

門鈴響起,御堂接我到了一間日本料理餐廳,傅容穎早已坐在那裡等我們。

「來了很久嗎?」我和御堂坐在她的對面。

「不是,看看要吃什麼?」她友善的遞餐派給我。

我們點了冷麵、壽司、刺身等,有傾有講,好不熱鬧。

「今天幸好有御堂,否則我一個人一定應付不了。」傅容穎和御堂在公司裡有夢幻組合的稱號,因為他們合作完成的工作都是很棒的。

「怎麼會呢?是妳厲害吧﹗」御堂對著她都是很溫柔的,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我在與她在爭一個男人,只是我有一個身份-女朋友。

「才不是呢,冰彤可是最厲害的。」她把話題扯到我的身上。

「沒有喇,我只是一個小秘書而已。」

「妳只是來了半年就升做我們部門主管的私人秘書,這還不厲害嗎?」

我微笑的接受她的讚賞,對於我的工作能力,我可是自信得很。我挽著御堂的手臂,清晰的看見她臉色一沉。御堂總是認定我多疑,但是女人的直覺清清楚楚的告訴我,傅容穎是喜歡他的,而他對她……也有一定的喜歡,而且不下於我。

 

飯後,我和御堂步行回家,「御堂。」

「怎麼了?」

「你……喜歡傅容穎嗎?」這已經不知道是問了多少次的問題,但我一直不死心的問著。

「傻瓜,不要胡思亂想喇﹗」他揉著我的頭髮,技巧性的避開話題。

「我知道……她喜歡你。」

「就算我喜歡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有妳。」

「答應我一件事。」我停下來,認真的看著他。

「什麼事?」

「答應我,如果你愛上她,一定要告訴我。」也許我真是無理取鬧,但是得不到他的承諾,我真的放不下心。

「……好,我答應妳。」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我,我抱著他他的懷抱真的很溫暖,這個胸膛恐怕我一生也放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