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永遠的夏天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2000年的那個夏天那場雨永不放晴的纏綿

 

那夜,那個奇特的網名被我在QQ上隨意搜索而來。悶熱的夏夜堙A寂寞格外強烈。我希望這個網名帶給我一個不尋常的夜晚。最起碼,驅散掉空氣中遊蕩的沈悶。

過了好久,我的QQ驗證才被通過。我並沒有失去熱情,我發去了問候。對方又是好久回話,字不多,帶著一股淡漠,一如她的名字。難道真的人如其名?我可不想這場聊天還沒開始就經歷夭折,我依舊熱情萬分。對方這次回話快了一些,我打開對話方塊,什爰雂]沒有,只有一個網址。我有些奇怪,想問最終放棄,我還是點開那個地址,於是我看到綠色rongshu的主頁,我還看到那個名字赫然亮在那堙G藍靨綺湮。

 “今夜我聊不出什活A你高興的話隨便看看。”對方主動發過來一句話,然後就是一片寂靜。

 初用QQ不久,上面沒有太多的新朋友,她的頭像在那塈韞[耀眼---紅頭髮大眼睛的女孩,帶著一絲惶恐凝視著我。說不出是什洎鴞],我總覺得這個頭像就是那個網名背後的臉孔,再聯繫到她的網名“綺湮”,又覺得哪里不象。哦,是了,紅色熱烈過頭,仿佛有些不和諧,換成一種冷色或許更好。綺湮,綺湮,好奇怪的名字,既然擁有美麗的顔色又退去,落寞卻不失絢麗,這是怎樣的一個奇怪的女孩?爲什炯o個陌生人在莫名之間就帶給我一種不尋常的感覺?我好象遺忘了這本是個使我感到寂寞的夜晚,我開始看那個地址,她居然會寫文章!我本想隨意看看,沒想到就這樣被捲進那個蠱惑的世界。

 我被震撼了,每一篇文章居然都象一部電影!我不捨得看到結尾,就象不捨得電影散場。我是怎洶F,還有一半文章沒看完,我的心跳已經加速。我就這樣輕易被俘虜,被那些本沒有生命的文字俘虜,被那些連真假都無從判斷的故事俘虜。太可怕了,我是怎洶F?我忽然想和她說幾句話。打開QQ欄,卻看到她的頭像變爲灰色。她在無聲無息中就這樣消失,只留下那些故事陪伴著我,跟我進行著另一種方式的聊天。

天色發白的時候,我看完了所有的文章。我並沒有睡意,卻象中邪一樣開始在網上搜索一種播打國際長途的電話軟體。因爲,有篇文章看得我眼眶發熱。一股熱流在我心間衝擊,我滿腦袋的意識只是,我要幫助她!我要幫助那個連面都沒有見過的神秘女孩。

天完全亮的時候,我終於搜索完成。我在她的QQ資料欄堿d閱她的email。我迫不及待點開一封新郵件,我要寫給她,告訴她我發現的可以幫助她的軟體。我什炯ㄖ悀F,我只記得,我象個傻瓜一樣興奮!

 

兩天後的晚上,我收到了她的回信,還是只有幾個字:呵呵,謝謝。但是這足以使我感受到她對我的回謝,至少我不是白忙一場。我的心堨R滿喜悅。我迫不及待打開QQ,天知道我是多炭鰼甈搢鴩滬茯儺Y髮的頭像!我放眼看去,驟然一陣狂喜。她在!她在!我終於看到那個令我牽挂的紅頭髮了!

hi,你在!”

“在。”

我一陣緊張,天,下一句我該說什活A她會不會今夜還是沒心情聊天?

我在苦思冥想該怎洛普}話題,不使她又在瞬間下線,她卻主動開始和我說話了:謝謝你,我看到你的email了,沒想到你看的那牴{真。

我在電腦那頭手舞足蹈,心情激動。我連聲說著沒關係沒關係。在不刻意間,她居然跟我開始聊天了,一改初次令人懼怕的冷漠。

我問,那些文章是真的嗎?

對話忽然就嘎然而止。我的心抽了一下。我發現我開始自責,我發現我是那泵b意那個陌生女孩,我還發現我從心底無比害怕。我害怕她又變的冷淡,又毫無預兆的消失,或許從此以後不再出現…

謝天謝地,她的消息過來了,我迫不及待去看,我看到兩個字:呵呵。

如此簡單的兩個象聲字,我卻盯著看了好久,我開始想象她那淡淡的清麗的笑容。無端地,我想到她一定很美,而且美的不會俗氣。她有一雙落寞卻不失絢麗的眼睛,就象她的名字那樣奇特。我走神了。

我忘了我們是怎樣將聊天進行下去的。在時間的流逝中,我們的聊天越來越輕鬆。我開始發覺她會惡作劇。我又看到了另一面的她。我們還開始在網上下棋,又嘗試在gamenow堣@起種蘋果樹。

這天過後,我開始眷戀QQ。其實,我想我是在眷戀她。

 

面對即將而來的暑假,一起到來的是期末考試。要過關是輕而易舉,關鍵是拿到獎學金。我想起女友的叮囑。

大二聯誼寢室的時候,我喜歡上一個女孩。那是個嬌小玲瓏有著壞壞脾氣卻可愛的女生。讀書嚴謹,成績非常優秀。確立戀愛關係之後,雖然她時常對我發脾氣,埋怨我沈迷踢球、打遊戲,我卻從不計較。每次吵架,我只有認輸的份,我會用鬼臉去逗她,緊緊抱她,找些她喜歡的小玩具中止不愉快。如果這些方法都失效,我也不擔心。因爲我們同在一所學校,我每次只要在她寢室門口負責接送和打水,看到我憨直的樣子,她就會忍不住笑出來。所以雖然我們爭吵不斷,彼此感情還是相當好。每次考試,她都再三叮囑,好像送我去戰場的樣子。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所以,我必須回到寢室,不能再象前些日子那樣過於放鬆了。但,這就意味著我將暫別網路,暫別…綺湮。無論我有幾百個不願意,現實還是不容忽視的。考試畢竟重要,我也不想讓我在乎的女友生氣。所以我一橫心,留了封短信給她:綺湮,我要大考了,一個半月後,我希望你還能記得我。

我等了兩天,沒有回信,QQ上也沒有任何留言,她甚至沒有上過線。

不能再拖拉時間了,女友已經催我回校一起自修了。我拔了家媢q腦的電源線,讓爸爸幫我放起來。

看到女友,我依舊甜蜜。自修的時候,我們除去各自用功的時間,仍然控制不住地打情罵俏,常常驚動單身自修的其他同學。我們相視一笑,一起作個鬼臉,然後繼續復習或者乾脆一起離開教室出去散步。

在緊張的復習和女友的陪伴堙A我的生活充實得滿滿的。但是不知道爲什活A我心媮`有一絲牽挂,偶爾會在復習的時候走神。雖然頻率並不高,我也沒正視過自己到底在牽挂什活A我卻意識到自己的變化,某種情愫在我的心媯猼煄C

幾次自修完畢回來,看到同寢室的朋友在用QQ聊天,沒來由的一種情不自禁,我立刻拜託他們幫我線上搜索一個名字。然而那個名字總是顯示灰色狀態。我有瞬間的複雜情緒,說不清是失落還是慶倖。

 

終於考完了,等成績的日子最是空閒。寢室堬妤`擁擠,往往一台電腦前,擠滿了五六個腦袋。

我迫不及待回到了家中。

我登陸了闊別已久的QQ

奇[般的,那個紅頭髮的頭像亮著,惶恐的大眼睛正直視著我。我內心一陣歡呼。我飛快地打字:hi,我來了!!!

“你來了:)考的好活H”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就看拿幾等獎學金了。”我開心地回話。

幾句之後,那邊沒了動靜,我接連問了幾句怎洶F,一直沒有回話。

消息毫無預料地過來:我以後暫時不可以上網了,我留個號碼給你,如果你很想和我作朋友的話:54882*120725

紅頭髮在瞬間變成暗淡。

猶豫了一會,我鼓足勇氣打通了這個號碼。說不清哪來的勇氣,其實我一直放不開膽子和女孩子說話。

我盯著電話,心跳得厲害,我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聲音,接下來又該說怎樣的話。

我喝完了幾大杯水,眼皮開始沈重,睡意侵襲過來。我忘了我是什洫伬埏庰菄滿A我卻清楚地記得,電話始終沒響過。

她真的失蹤了很多天。

她真的沒再上過網。

我無比失落地遊蕩在網路上,看著我們一起種的蘋果樹因爲忘記照顧而“枯萎”,看著gamenow埵o爲我佈置到一半的虛擬家庭透著冷清。

她怎洶F?她去了哪里?難道不能再見她了嗎?

我在每一個清晨抑鬱地睡去。

 

領成績的那天,我拿到了二等獎學金。吃學校堻怜屭蛌漕F鍋的時候,女友高興地在我臉上親吻。我感到幸福,我感到喜悅,可是爲什活A我還感到苦澀?

下午在寢室,我又看到五六個腦袋聚集在電腦前。我也湊過去,原來是寢室中最沈迷聊天的“黑熊”在QQ上對一個女孩說著抄襲來的情話大全。

驀然之間來的勇氣,我在寢室又打了那個號碼。

我看著牆上的時針旋轉,電話卻安靜地出奇。

“電話會壞嗎?”我問。

“怎洛i能啊,搞笑。”“黑熊”在聊天中居然還能聽到我的詢問,大聲地回答了我這個愚蠢到極點的問題。

我沮喪了。

垂著腦袋,我走出了寢室。

 

傍晚回來的時候,滿寢室的人都看著我。

我還沒來得及發問,“黑熊”滿臉鬼笑地問我,哈哈,大象,綺湮是誰?

我腦袋嗡的一響,頃刻之間回過神來。我叫出來:你說什活I

“哎呀,我說,真不巧,你走了幾分鐘後,你等的人就來電話了!”

“說了什活A說了什活H你沒亂說什洹a!”

“看你語無倫次的!”“黑熊”搖晃著腦袋,“你什洫伬啎]開始敢認識女孩子了?小心我告訴你女朋友!喂,綺湮是不是很難看?”

“幹嗎?”我警覺地瞪著他。

“我關心你啊!人家說,聲音好聽的女人一定是恐龍!那個綺湮,聲音tmd聽得我酥了,不信你問兔子!”

“是啊是啊。”“兔子”跟著急叫起來,“我跟黑熊一起聽的,她聲音象我家公園門口賣的棉花糖,我學給你聽,‘請問大象在嗎’黑熊逗她‘這堨u有人類,沒有大象,打去動物園找吧!’她說‘那你不是叫黑熊嗎,這奡N是動物園嘛’哈哈,我們在邊上叫黑熊的名字給她聽見了。黑熊不夠意思,只顧一個人說,還把我推開!”

 我剛想再多問些,“黑熊”像是知道我的心事似的,一把捂住“兔子”的嘴巴:“說正經的說正經的,喂,人家說了,叫我轉告,今天晚上可以上網種蘋果樹了…”

 我一把摟住“黑熊”:“你小子說了那泵h,這句話爲什泵迨ㄖi訴我!”

 看著我因激動變紅潤的臉,滿寢室的人都呆了。

 

 她真的回來了。

每一個夜晚因爲她重新開始美妙。我們在QQ上聊天,常常是迎接每一個清晨的到來時,我卻還是依依不捨地下線。

我決定帶她走進irc,讓她認識我身邊的朋友,進入我的世界。

irc堙A我常駐一個叫Kodaira的頻道。堶惘釦琲漲P學,有我的室友,也有網上很要好的網友。

知道我這個想法,她有些許惶恐。“我去合適嗎?”

“爲什洶ㄕX適,你去一定很受歡迎,我有預感!”我高興地發話給她。

她回話:我並不是特別喜歡交朋友。

我一愣。

儘管這樣,她還是跟我一起走進了irc,走進了Kodaira。看到qiyan這個名字進入頻道的時候,我感到無比的溫暖。

我開了她的小窗,她選了橘黃的暖色和深藍的冷色作爲聊天的顔色。一如她的雙重性格,可以明媚,可以憂傷。象個雙面鏡,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是怎樣的表情。

平時進入Kodaira,由於我的人緣不錯,找我說話的人總是很多,一般78個窗口不成問題。帶她進來之後,我好想關掉所有的窗口,安靜地跟她一對一地聊天。就好象面對面,就這樣坐著看著她。我願意聽她所說的一切。

她開始幽默起來,有時即興還會爲我做首打油詩。我驚歎於她異常敏捷的頭腦。無可否認的,這個女孩反應相當快。她的精靈古怪從電腦那頭源源不斷地傳過來。我感受著她的伶俐,她的有趣,偶爾會透著一絲道不清的桀驁不遜。讓我覺得,她是個魔術盒。我是個早已經被蠱惑了的觀慼A我的心跟著升騰降落,無從抗拒或者根本不想抗拒。

我更象個傻瓜,看著她一行行的字跳動,我會笑,會皺眉,會幸福,會緊張。我詫異自己有那泵h那泵h的情緒。我是個簡單樂觀的男生,素來不會有女生這樣的多愁善感。但是,一個面都沒見過的女孩,居然可以輕易左右我的情緒。我迷惑了,她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孩啊!

突然跳出的irc窗口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點開看,是“黑熊”。

“你小子tmd在跟綺湮聊天吧?”

“幹嗎。”

“幸福啊我跟她說了起碼十來句話,她理都不理我。我叫兔子和猩猩找她說話,結果一樣。她又不是你女朋友,怎洧炳M情啊?”

我狂喜,手飛快地敲打鍵盤:真的嗎?她理都不理你們?

“你tmd的得意死了操”

“黑熊”和“兔子”自那次接到電話之後,老是纏著我要她的聯繫方式。我只給了他們那個“藍靨綺湮”的文集,沒想到他們竟然追到irc來了。

她真的不隨便亂交朋友!她真的只是跟我一個人聊天!我內心吹起喇叭來,整個世界是那洵妙!我興奮地伸展雙臂,在幅度過大中聽到“當”的一聲巨響,電腦邊的cd盒狠狠地翻了下去。

 

近來,網上轉載她的文章越來越厲害,搜索google,大大小小亂七八糟的網站不計其數。無數人在議論猜測她,有一個網站隨便找了個日本明星冒充她的照片放在首頁,引來無數爭議。還有一個論壇分成兩派爲了她吵架。我把這些消息告訴她,她在網的那頭顯得非常無動於衷,並且安慰我一切不過是暫時現象而已。

我看著那些關於議論她的帖子,有些出神了。老實說,我從沒想象過她的模樣,只是模糊地直覺她一定很漂亮,並且是脫俗的漂亮。或許是我的感情因素把她過於美化,但是在我心中,我一直都是覺得她極其別致。一如我在網上第一次看到“綺湮”這兩個字,就有一種情不自禁的震撼。

 

由於各大網站要求,她需要一個個人主頁。她告訴我反正學新本領是好事,準備打算買教材自學。做網頁在大三的時候我報過選修課。理所當然的,我自告奮勇當她的老師,開始著手教她。

就這樣,我和她開始深入接觸起來。我稱她爲“徒弟”,她就叫我“師父。”(可惜,她打字的錯別字一向別有風格。她從來都是叫我爲“師傅”,我想起門口理髮店專門給我剃板刷頭的老師傅。)

我跟她一起買了81000的電信上網包月卡。於是,白晝黑夜,只要醒著的時候,我們不會錯過任何一秒在網上邂逅的機會。

我們挂在irc,那個窗口幾乎沒關過。滿螢幕都是我們的話。我們真的就有那泵h說不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