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晴兒的婚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朝陽已幾乎昇到半空,城外的空氣中卻依然彌漫著一片濕濡的霧氣,很濃、很重,連暖暖的陽光也無法將之驅散。

路上的行人不算少,大家也是趁著春天到郊外去遊玩,是以平日總是人跡稀少的郊道上,都滿是來來往往的行人。有的上山去、有的到河邊去、更有的到松山腳下的一片偌大的草坪上去。

上杉太太帶著兒子在郊道上匆匆趕路,她不住的催促兒子:『彥男,走快一點,否則耽誤了時間,今天回家就晚了。』

彥男不敢違母親的話,緊緊地拖著上杉太太的手,拼命地追著母親的腳步,卻又忍不住抱怨:『怎麼日暮嬸嬸住得那麼遠,娘親你也要常常去找她?每次一來一回也要花掉兩個多三個時辰,好累人啊!』

上杉太太責他道:『別多話,這麼多人之中,日暮太太最能幫忙。城中誰人不知她織的布織得最好,而且一直以來她也是織得最快最妥當的一個。咱們家的生意靠她不少,待會你見到她,要禮貌點才好。』

彥男雖然心中尚有怨言,倒也不敢不收歛了。

他們到達日暮家時,已是正午時份。上杉太太在門外叫道:『請問有人在家嗎?』

半晌,一個少婦從屋內出來,當她看到上杉太太,立即招呼道:『上杉太太,真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請先進來吧!』

上杉太太連忙說:『日暮太太你不用客氣,你大概正在忙著弄午飯吧?』又忙向彥男說:『彥男,還不向日暮嬸嬸問安?』

彥男向日暮太太行個禮,說:『日暮嬸嬸,你好!』

日暮太太微笑著說:『彥男,你好!今天你也陪你娘親出來嗎?你好乖啊!』

彥男很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他倒沒忘記剛才在路上時抱怨說,路好長,來這埵n遠、好費時。

日暮太太招呼他們進屋內坐,又給他們泡了茶,上杉太太忙叫彥男道謝,又問:『日暮太太,你們吃了飯沒有?』

『剛預備好了菜,還未煮。對了,上杉太太,不如你們也在這兒吃飯吧!』

上杉太太忙道:『那拜託你啦!對了!我帶了點魚和肉來哩,不如也拿去煮來一起吃吧!還有,我還帶了些糕點來,待會飯後吃吧!』

日暮太太吃驚道:『啊呀!上杉太太你太過客氣了,為什麼這樣破費啊!每次也給我們帶這麼多東西來,真不好意思啊!』

上杉太太堆滿了笑容,說:『你才客氣哩!這些年來都多得你幫忙,咱們店子的布疋從不缺貨,這只是我對你的小小謝意而已。而且你又少進城去,想必也少給晴兒買零食小吃吧,這些都是我買給晴兒的,你不要又推卻了。』

日暮太太見上杉太太盛情難卻,又想到女兒的確比別的孩子玩的和吃的都少,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慨,只得謝過上杉太太後把禮物都收下了。

彥男聽著兩個成人在寒喧,早已不耐煩的東張西望了,這個時候,再也按耐不住,開口問道:『日暮嬸嬸,晴兒呢?』

上杉太太笑著拍一拍兒子的頭說:『這傻小子,平日叫他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就只愛跟晴兒玩。今天本來我叫他跟我一塊來他也不太情願,但我一提起可以跟晴兒玩,他就說要來啦!』

彥男漲紅了臉,日暮太太微笑道:『彥男,你要找晴兒嗎?她昨天到池塘邊去玩時捉到了蝌蚪,養了在園子中。剛才我見她在園堿斒蟆B,你去找她吧!』

彥男聞言便即離座出去了。

上杉太太說:『日暮太太,不是我多事,但晴兒始終是女孩兒,玩的都要像個女孩兒才可以啊!去池塘那種地方玩,又髒又危險,萬一發生了意外怎麼辦?她只有十歲多,比彥男還小一、兩歲,換了我都不放心讓彥男去那些地方玩,你怎能這樣放心呢?日暮太太,我都總算是看著晴兒長大的,真不想看到她出什麼事啊!你還是讓她多留在家中比較好,別讓她四處跑啦。』

日暮太太有點兒尷尬,也有些沒好氣的感覺,怎麼自己的女兒會輪到別人教她怎樣去教了?但她忍耐著說:『嗯,我會多注意了。不過,每次晴兒去玩,都總有成人在旁陪伴看管,該不會有問題的。』

上杉太太也不再說什麼,日暮太太見她杯中的茶已幾乎喝完,便又再替她泡茶,然後說:『上杉太太,你先坐一會,我現在去燒菜。』

上杉太太忙道:『好好好,你慢慢做,不用急。』

日暮太太便出去了。

此時彥男到了園子中,卻不見晴兒,他在又跑到屋後去,但晴兒也不在。他暗暗納悶,晴兒到底往哪兒去呢?

他又跑回園子中,這次他卻注意到井旁不遠處放著一個矮矮圓圓的盆子,盆子旁還有一塊扁平的石頭,他好奇之下便跑過去看個究竟。

盆中原來是一群又圓又黑的蝌蚪,正努力地搖擺著幼幼長長的尾巴在水中暢泳。彥男看得有趣,竟不知不覺的蹲下來看得出神,冷不防身後忽然有人叫他:『咦?彥男你來了嗎?』

彥男嚇了一跳,全身猛地一震,幾乎一個踉蹌便摔倒掉進盆子中。

他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站起來回頭惱怒地說:『晴兒,你怎能在人家身後突然開口,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嚇壞人的?』

晴兒一呆,連忙道歉道:『我嚇著了你嗎?對不起啊!你在做什麼啊?』

彥男說:『我在看蝌蚪啊!這是你昨天捉到的嗎?』

『是啊!我昨天去池塘邊玩嘛。』晴兒說:『話說回來,你剛才看蝌蚪時怎不坐在石上看?蹲下去看會很辛苦啊!難道你不覺得累嗎?』

輪到彥男呆住,他驚訝地說:『原來那石頭是用來坐的嗎?』

晴兒點頭說:『是啊!今早我坐在它上面看蝌蚪看了半個早上啦!』她說著又走到盆子旁看著盆中的蝌蚪。

彥男便問道:『你在這兒看蝌蚪看了半個早上?為什麼剛才你又不在呢?』

晴兒說:『哦,剛才盆子中的水髒了,所以我便把水換掉,但卻把衣服弄濕了一片,所以便去更衣了。』

彥男釋然地點頭。

晴兒問:『上杉嬸嬸也來了嗎?』

『是啊!』

晴兒便說:『那我先去跟她問安。』

晴兒到了廳中,向上杉太太問了安,上杉太太喜上了眉梢,不住口的讚晴兒乖,又叫晴兒吃糕點。晴兒謝過後說:『上杉嬸嬸,快吃飯了,娘親說過在飯前吃零食會沒胃口吃飯的,所以現在我不吃了。待吃完飯後,我們才一起吃吧!』

上杉太太笑著說:『好,晴兒好乖,好聽娘親的話。』

飯後,晴兒和彥男吃過糕點後,上杉太太便叫彥男跟晴兒到園子中去玩,她說:『彥男,你跟晴兒去玩一會,我有話跟日暮太太說。你記著要小心點,不要弄傷,知道嗎?』

彥男答應一聲便和晴兒一起出去了。

日暮太太說:『上杉太太,你今天來是為了什麼事呢?上次我給你織的布,你才拿走不久,該沒這麼快就賣完了吧?』

上杉太太笑得合不攏嘴,說:『日暮太太,你織的布又怎會賣得不快?雖然還沒有賣完,但也剩下不多了。今天我來是想你替我再織十來疋布,不過你不用急於一次便替我織完,可以分批給我。不過我想先要四、五疋,因為很多人想要,店中的布不敷求啊!』

『哦,那沒問題。不過就要你多跑幾次來取布啦!』

上杉太太簡直眉開眼笑,『哎,那就更不是問題了,只要你能答應我,我就放心了。我就只怕到店堛漸炯ˊ瑽馱F,客人又催著要才煩哩!』

當兩個成人正在談話的時候,兩個孩子卻在園中商量著玩什麼。

晴兒跟彥男平時所玩的玩意都不盡相同,所以說了很久都沒達成什麼共識。

晴兒說在春天時園子中有很多花兒開了,所以常有很多蝶兒飛來,她便提議捉蝶兒,但彥男說追著蝴蝶跑來跑去沒意思,不肯玩。

彥男說要把蝌蚪從水中拿出來放到地上去,看看牠們沒有水能不能動,但晴兒說這樣做太過殘忍了,也許還會把蝌蚪弄死,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肯。

就是這樣,每個人也提議了好多不同的玩意,但另一個人都總有異議,結果討論了很久,兩個人都還是站在園子中,什麼也玩不了。最後,彥男不耐煩起來,說:『算啦算啦!再說下去我就要回家了。這樣吧,現在我就作個決定,我們玩捉迷藏吧,這個遊戲你也愛玩,該不會再說不啦!』

晴兒笑起來,說:『嗯!就玩這個吧。不過,我們誰先去躲?誰先去找?』

彥男說:『這個遊戲是由我提議的,當然我先去躲。你在這兒由一數到三十,然後便來找我。記著,別數那麼快,也別偷看啊!』

『知道啦!』晴兒說完便用手掩著眼睛,朗聲由一數起。

他們交替著躲和找的位置,彥男這次躲在屋後的草叢堙A晴兒沒花一會便找到他了。然後輪到晴兒去躲,晴兒躲在廚房旁的暗角中,彥男在屋子內跑了一遍,也就找到她了。

『好了,輪到你找我啦!』彥男說。

晴兒又再掩著眼睛,彥男便立刻去找地方躲藏。他飛快的在園子中跑了一遍,但能躲的地方剛才二人都躲過了,到了現在,已是躲無可躲。晴兒又已數到二十多了,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一轉念,對了!屋外沒有地方藏身,何不躲進屋堨h?

此念一起,他立即飛奔跑進屋內,當他經過廳子旁時,蹬蹬蹬的跑步聲驚動了廳中的上杉太太和日暮太太。上杉太太生氣地說:『彥男太沒規矩了!竟在別人的家中玩得這樣忘形、這樣吵,實在失禮!』她又向日暮太太道歉道:『日暮太太,真對不起,我家彥男實在太過沒禮貌了,竟在你家中弄得這樣吵鬧,真是抱歉!請你不要見怪。』

日暮太太微笑著說:『上杉太太,你太客氣了,彥男還是孩子,孩子當然喜歡玩,吵鬧一點又有什麼要緊?平日家奡N只有晴兒一個孩子,她要玩也好,要做什麼也好,也總是只得自己一個,我又沒空常陪她,其實她好寂寞。你常常帶彥男來陪她玩,她會高興多了。我感激你們還來不及,又怎會介意呢?』

上杉太太鬆了一口氣,說:『日暮太太,你這樣說我就安心了。』她頓了頓,心念一轉,但覺機會來了,便開口道:『其實啊,日暮太太你們為什麼不搬進城埵磼O?你們住得這樣偏遠,做什麼都不方便,要去市集買東西,一來一回也費掉半天;這兒每家每戶又疏疏落落的,人也沒多幾個,即使有什麼事,要找個照應也不是易事,實在危險啊!有時我想起,真替你們提心吊膽哩。若你們搬進城中住又不同了,雖然城堣H多,不及這兒清靜,但勝在任何事也能有照應,有什麼事也容易找人幫忙;即使有什麼事要辦、要買什麼也好,都比這兒方便多了;就算是生病了要找個大夫看病也容易嘛!你想想看,好處是不是比住在這兒多了?我可以替你找個地方住,保證是個好地方,不便宜也不介紹給你。若你住進城堙A我跟我們住得近了,那我要找你織布,或是要取布,也方便多了,不用這麼費時,大家也有好處。況且彥男和晴兒又喜歡一起玩,那他們便可以常常有玩耍的伴兒了,他們一定會高興哩!對嗎?』

上杉太太說得滔滔不絕的,但日暮太太愣住,要她搬進城埵瞴H雖然上杉太太說得頭頭是道,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