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岔  路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隆冬的黃昏,洛雲從熙來攘往的街道走進一家餐館,侍者趨前禮貌地問:「小姐,有沒有訂位子?」

「袁先生,兩位。」她簡短地回答,一邊撥一下吹亂了的頭髮。

侍者查看一下記錄後,就領她到一僻靜的座位,那堣w有人在等著。那人一見到她,就起來替她拉開椅子,笑著說:「雲,你來了。」

洛雲坐下,說:「嗯,剛下班,路上十分擠,所以來遲了。」

「不要緊。」袁宗偉說,又替她叫了飲料,問道:「要不要先叫一些小吃?」

洛雲搖搖頭說:「不用了,今天晚上我不能太晚回家。」

「十時之前要回去?」

「不!九時前。」

袁宗偉一怔,卻不再問什麼。

點菜後,袁宗偉從皮夾中拿出兩張票子遞給洛雲,問道:「喜歡嗎?」洛雲接過一看,又驚又喜的抬頭問道:「你為什麼會買的?」

袁宗偉微笑著說:「你說過你想看這齣話劇嘛。」

洛雲直樂進心扉,再看一看票子上的日期,是下星期二的八時,袁宗偉說:「那天我們六時見面,先去吃晚飯,然後才進場吧。」

洛雲點點頭,忽然她的電話響起,她一接聽,臉色微微變了一下,壓低聲音道:「為什麼你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不是說好今晚九時你才打電話回家嗎?」

電話的另一端卻是一陣笑聲,又說:「別責我嘛,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好想聽你跟我說『生日快樂』啊!媽,你快跟我說吧!」

洛雲沒轍,只得說:「好吧!昕寧,生日快樂!」

昕寧好開心,說:「媽,謝謝你!」又問道:「媽,你工作很忙吧?」

洛雲有點心虛,不敢多說:「是的。」

昕寧卻不以為意,關切地說:「你要保重啊!累病了就不值。嗯,對了!爸也忙吧?他還沒回家啊!剛才我打電話回家時沒有人接聽。」

洛雲心中一沉,回答道:「他什麼時候都忙。」

昕寧蠻有同感,說:「是啊!不過這是因為他責任心重嘛。」

「嗯。」洛雲不欲多說。

「好啦,媽,我還得找爸跟我道賀。你別太晚回家了,待會你回家後再打電話給我吧,到時我們再談。再見了!」

洛雲掛了線,心中一陣感觸,耳邊忽然響起了袁宗偉的聲音:「雲,那是誰?」

洛雲呆了一下,索性坦白道:「是昕寧。」

其實袁宗偉在剛才聽洛雲在電話中的對話時也已經心中有數,現在見她坦然承認,也大方地說:「哦,原來是她。她不是出國留學了嗎?」

「對!」

洛雲蠻不自在的,袁宗偉瞧在眼堙A也就不再多說多問,換個話題說:「下星期二我去接你吧,我知道在劇院附近有家館子的菜很不錯,我們到那兒去吃飯好嗎?」

洛雲舒一口氣,再度微微露出笑容。

飯後袁宗偉送洛雲回家,洛雲看看時間,已過了八時三十分,她想起女兒的話,不斷著袁宗偉快一點。

「已經很快了,再快便超速。」袁宗偉看一看車速後說。

「儘量快一點。」洛雲催促著說,再看一看手錶,已快到九時了。她焦急地不住向車外張望,看來她一定趕不及在九時前回到家堙A忽然窗外射來一陣光,她轉頭過去一看,兩團黃澄澄的光芒直向她撲去,接著的一秒,她分不出她聽到的是自己的驚呼還是一聲轟然巨響,再隨著一陣陣碎裂的聲音之後,她就什麼都不再聽到了。

路上的驚愕的人群漸漸圍攏起來,有的人驚得呆了,有的人手忙腳亂地打電話求援;不一會,救護車就來了,數十分鐘之後,救護人員把幾個陷入昏迷的傷者從破爛不堪的車子中救出,送到救護車上,然後車子在長鳴的響號中疾馳而去。

醫院的病房中,昕寧憂心忡忡地坐在病床旁邊,呆呆地望著躺在床上的洛雲,她由早上開始已這樣坐著,心堨u有一個願望,希望媽媽快點醒來。

這一刻在她所有的意識之中就只有洛雲,對於身邊的事物她已全不在意,連有人到了她旁邊,她也渾然不覺。那人叫她次之後,她才如夢初醒地回過神來,抬頭一看,連忙招呼一聲:「爸,你也來了嗎?」她看一看窗外,才發覺天早已晚了。

「下班後就來了。怎樣?你又由早上坐到現在嗎?」喬尚哲一看到女兒萎頓憔悴的臉容就心中了然。

「嗯。」昕寧回答一聲,視線又放回洛雲身上。

喬尚哲暗嘆一聲,望著女兒好不心疼,拉張椅子坐到她身邊,說:「你天天來從早坐到夜都不是辦法,你也要保重自己,否則弄壞身體就糟了。」

「可是媽還不醒來,我在家塈b不下去。」昕寧說著,眼眶開始發紅。

喬尚哲望著病床上的妻子,心埵坒賵味,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只得道:「她受傷不輕,可能要過些日子才能轉醒。」

「已經快過了半個月了!」昕寧淌出淚來,似壓不住心中的激動。

喬尚哲遞一塊紙巾給昕寧,沉默著,他實在什麼都說不出來。他對眼前受傷昏迷了的洛雲到底是愛還是恨,已分不清,他到底渴不渴望她儘快轉醒,連自己也說不上來。他已無法弄清自己究竟想什麼、希望什麼。

「要回家了。」過了一會,喬尚哲說。

昕寧點點頭,俯身在洛雲的耳邊說:「媽,我和爸先回家了,我明天會再來的。」

喬尚哲又是暗嘆一聲,女兒對洛雲可真孝順得沒話說,一得知洛雲受傷,立即放下一切趕回來,還天天到醫院陪伴在側。

護士早就認得昕寧,在走廊上碰上她時迎上去跟她道別,還說:「回家安心休息吧,我們會小心看護喬太太了,若有突發情況,立即通知你們。」

昕寧向她道謝,喬尚哲點了點頭,又催促昕寧離開,說:「快點回家休息吧,你快累垮了。」

到家後昕寧立刻淋浴,回房經過廳子時卻見喬尚哲放滿了一桌子文件,正在埋頭苦幹。她過去問:「爸,你還不休息嗎?」

喬尚哲頭也不抬,說:「明天有一個重要的會議,我得作充足的準備。」

昕寧望著他,知道現在即使天塌下來他都不管,只得說:「我給你泡一杯咖啡,你快點做完,不要弄得太晚。」

「嗯。」喬尚哲漫應一聲。

昕寧走進廚房去張羅,不一會,倒水聲、匙和杯互碰的聲音陣陣傳來。喬尚哲一怔,心堸_了一陣漣漪,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慢慢泛起。怎麼昕寧的語氣口吻,活脫脫像從前的洛雲?這剎那的情境,簡直就如他跟洛雲新婚之時一樣。

凌晨三時多,喬尚哲支著額角,腦袋重甸甸的,強撐開眼睛繼續工作。他伸手取起杯子,卻發覺原來咖啡早已喝光了,於是起來蹣跚地走去再泡一杯,才剛走進廚房,電話就響起了。

原來是醫院打來的電話,通知他洛雲轉醒了,正在接受檢查。

他呆了一下,洛雲怎麼在這個時候醒過來?

他想立刻告訴昕寧,讓她可以安心,但他知道她一定會即時趕往醫院,想到此處,已準備打開昕寧房門的手便垂下來。他可不想騷擾昕寧休息,這半個月來,昕寧的體力和精神已經透支,若不讓她有充足的睡眠,只怕接下來要進醫院休養的就是她了。

他匆匆把桌面收拾一下,立即前往醫院,到達時,檢查仍然進行,他等了好一會才能見到洛雲。

洛雲的眼睛半張半閉,喬尚哲望著她,都不知道說什麼才是,半晌才勉強說出一句話:「你看到我嗎?」

洛雲的臉動了一下,喬尚哲知道她看到他,至少,察覺到他的存在,於是繼續說:「你遇上了車禍,傷得好重,昕寧也回來看你。」他說完的時候,發覺洛雲震動了一下,心堣ㄣ蟋M的昇起一陣快感,但又有一種惱恨,聲音也冷起來:「你也懂得廉恥嗎?害怕讓女兒知道啦!」

洛雲的唇嗡動著,似想說些什麼,而且十分明顯她十分焦急。喬尚哲當然明白她急什麼、憂慮什麼,但他沉默著,故意讓她著急發慌,像在報復。他一直知道袁宗偉這個人,但是他認為錯不在己,所以從不作出任何行動去補救。這一刻,他看到洛雲慌張的模樣,心堻漲陬蛓_仇的快感。

直到看見洛雲幾乎下淚,他的心才軟化下來,說:「你放心,我什麼都沒有告訴她,你仍是她的好媽媽。」

洛雲鬆口氣,慢慢平靜下來。

喬尚哲一直留在醫院堙A待天亮後才打電話給昕寧,昕寧一聽到洛雲轉醒,高興得忘乎所以,一疊聲的說立即趕來。喬尚哲提醒她道:「別太急,不要高興得忘形,路上要小心。對了!我有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你替我拿來吧。」

「是!」昕寧應一聲後便掛了線。

喬尚哲搖了搖頭,昕寧真不愧是洛雲的命根子,然而他心頭像被捏緊一樣,洛雲對昕寧還是疼愛有加,但是自己卻不知在何時在洛雲心堣w不再重要。

他回到洛雲的床沿時,臉色仍黑沉沉的,正在巡視的護士以為他替洛雲擔心,安慰他說:「喬先生,別太擔心,昨晚替喬太太檢查過後,醫生說她的情況相當穩定,不會有大礙。」

喬尚哲勉強笑一笑,心堛滬W惱困擾實在不為外人道。

昕寧到達時,洛雲仍然沉睡,昕寧見狀又急起來,幾乎向喬尚哲質問起來:「你又說媽已醒來,為什麼還是老樣子?」

喬尚哲氣結,說:「你媽昨晚的確醒來,我還跟她說過話。但她始終有傷在身,十分需要休息,當然要睡了。你不信我也該信醫生和護士,你可以問問他們去!」

昕寧語塞,悶聲不響地把文件交給喬尚哲,然後坐回椅子上,定定的看著洛雲。

喬尚哲看著賭氣如小孩的女兒,沒好氣地搖了搖頭,說:「昕寧,我要回公司了,你在這堻頁。」

昕寧抬頭,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問:「爸,你還要上班?」

「當然!」

「可是媽剛轉醒,你該多陪她!」

「今天的會議相當重要,我不能缺席。」

昕寧生氣起來,說:「你總是這樣子的,什麼時候都工作第一,常把媽擱在一旁,當心她生氣,不再理睬你!」

這句話觸動了喬尚哲心中的刺,他登時臉色一沉,低喝道:「不准你再說這些話!」

昕寧一呆,不敢再說話。

洛雲再次醒來,還未回神就已聽到一個喜極的聲音叫喚著:「媽!」

她心頭劇跳起來,連忙循聲望去,眼前的,正是幾乎喜極而泣的昕寧。

「昕寧……」洛雲吃力地低聲喚道。

昕寧忙道:「媽,你別急,我先去叫醫生來,醫生說過你醒來後要再次替你檢查,之後我再跟你談。」她說完就快步跑開了。

望著昕寧的背影,洛雲心堣@陣感觸又一陣慚愧,女兒是這樣的孝順自己,她忽地有一種不配的感覺,想著想著,淚便不受控地流出來了。

在醫生替她檢查時,她切切實實地感覺到自己渾身軟弱無力,連動一根指頭的力量都沒有,她不禁苦澀地問自己:這是不是報應?

檢查過後,昕寧纏著醫生追問洛雲的情況,在旁的護士打趣道:「好孝順的孩子,比她爸更著緊哩!喬太太一定疼她疼到心坎堨h了。」

洛雲聽得不知道是苦還是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