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請你儘快把家庭入息的一欄填妥,再交來吧。」職員把表格交回龐皚瞳。

皚瞳接回表格,心中忐忑,這回家去一說,不知又要聽媽嘮叨多久了。

公車停在街角,皚瞳下車後,走過狹窄的小巷,還要登上一道長長的石階,才能到達她居住的大廈。平日,這道石階已是她回家的一大難關,在今天這樣的心情下,就更令她望而卻步。

她抬頭望向石階的盡處,只見該處已燃著夕陽的金光,好不耀眼。她心中一陣暖,雖然是這樣的一個地方、一個這樣的住所,但是,總還有美好的事物。她輕快地跑上石階、走進大廈、跑上四層樓梯、再穿過一條陰暗的走廊,回到家堙C

她在房內找到了媽,輕聲叫道:「媽。」

龐太太正坐在床沿望著窗外發呆,對女兒的叫喚彷如不聞。皚瞳放下背包和書本,走到龐太太身邊,再叫一聲:「媽!」

龐太太才如夢初醒的回頭,見到皚瞳,說:「回來了嗎?去洗把臉吧,快吃晚飯了。」

皚瞳說:「嗯。」然後鼓起勇氣,說:「媽,我申請學費的貸款,需要填家堛漱J息和證明。」

出乎意料地外,龐太太沒說什麼,只淡淡地應了一句:「嗯。」

皚瞳十分意外,但看到媽的神色有點不對勁,又不敢再說什麼,於是拿了毛巾,到浴室去洗臉。

住在鄰房的家浩正在廳中玩,皚瞳一向跟他十分熟絡,上前去叫他:「浩仔,你又玩超人嗎?你媽媽呢?」

家浩說:「媽媽出去買菜。」說又完又埋首繼續玩他的超人,似乎他手上的超人比皚瞳有吸引力多了。

皚瞳再問一句:「為什麼你不跟小敏玩?」

「小敏明天要默書,她的婆婆要她溫習。」口婸△菕A眼睛仍然離不開超人玩具。

皚瞳知道多說也無謂,現在家浩沒工夫跟她聊天,於是便走開了。

小敏要溫習嗎?也對,小敏的父母都要工作,所以日間在這堨悁o的婆婆照顧,晚上才由爸媽接回家堙C有時小敏會很晚才離開,若到了那個時候才來做功課、溫習,肯定通宵不用睡了。幸好小敏乖,雖然只是幼稚園生,但卻十分懂性,做功課和唸書從不用旁人操心,什麼都自動自覺的做好,考試次次名列前茅。

回到房堙A皚瞳把毛巾掛到門後,臉上仍留著清涼的感覺。她從抽屜中拿出潤膚膏,正在塗臉的時候,聽到媽對她說:「皚瞳,你快換上這套衣服,我們出去吃飯。」

皚瞳驚訝地回頭,問道:「出去吃飯?」

「對!」龐太太木無表情的說:「你爸約我們出去吃飯。你剛才說要家庭入息的資料和證明,待會見到他時你跟他要。」

皚瞳不敢多說多問,默默地繼續塗潤膚膏,心中一陣翻騰。她依稀記得,上次見爸已是一年多前了,她那時還沒升上大學,那次爸向媽要求復合,但媽沒有答允。

她悄悄嘆一口氣,至今尚未明白父母為何會分開。她只記得,有一次他們吵得很厲害,爸好像堅持要做些什麼,而媽哭著說:「你要去便去!我跟皚瞳走!」第二天皚瞳起來就不見了爸,而媽就收拾了一點衣服物件,帶她離去。

經過多年有意無意的向媽探聽,她猜想大概是因為爸想到某個地方去,而媽反對,一言不合結果分開。不過爸還是十分照顧她們,她知道,他每月都會把生活費存到媽的銀行戶口中。「不過……」皚瞳心媢罹B著:「在申請表上的家庭入息一欄,可以這樣填上去嗎?」

晚飯的地點是一間餐廳,龐先生比她們早到,已在位子上等著。

「蓉、皚瞳,這一邊。」龐先生招手叫她們。

她們過去,龐先生熱烈地招呼她們,還拿出禮物給皚瞳,叫皚瞳看看喜不喜歡。皚瞳拆開花紙,原來是一個皮夾。

「爸,謝謝你!」皚瞳看著皮夾,滿是喜歡的。

龐太太看著女兒這快樂的樣子,不免一陣感慨,為了兩個成年人,女兒已吃了不少苦。然而,當她再望望丈夫,又是一陣難以釋懷的怨氣繞在心頭。

「蓉!」正當龐太太沉緬在昔日種種的時候,忽然聽到丈夫叫她。

她微微吃了一驚,連忙回神來說:「嗯?」

龐先生關切地問:「近來生活好嗎?生活費夠用嗎?要不要加?」

龐太太說:「還可以,樣樣節檢一點,生活還能過下去。你不要加生活費給我了,工廠的生意不如前了吧?」

龐先生說:「雖不如前,但早些日子添了些機器,減了人手,省了不少薪金的支出,還可以維持……」

皚瞳聽著父母的對話,不斷問自己,他們像是已分開了的夫婦嗎?印象中,他們雖已不一起生活,但是卻從沒有辦過任何分居或離婚的手續……

忽然聽到龐太太說:「我這方面沒有問題,不過皚瞳卻有事要你幫忙。」

這時晚餐送上來,他們又忙著吃的,又扯開了話題,結果整頓飯也沒說起過皚瞳申請學費貸款,需要填寫家庭入息的事。

飯後,龐先生說有話想跟龐太太單獨談,給皚瞳車資,叫皚瞳乘計程車回家去。

皚瞳知道他多半想跟媽說復合的事,不便讓她聽到,也就知趣的離開。然而,心中卻暗自著急,她還有話要跟他說啊!她焦急地拉著媽,連使眼色,低聲說:「媽.我……」

龐太太會意的微微點頭,替皚瞳叫了一輛車子。

一路上皚瞳也惴惴的,憂喜難分,她驚覺到,原來自己喜的是父母也許有復合的機會,而憂的是若父母又再次一言不合,又或是媽堅持初衷的話……

她竟再沒有為自己申請貸款的事情而憂心。

在石階前的巷口,皚瞳遇上了小敏,她正跟爸媽回家。

是小敏先看到她,指著她說:「媽,是瞳姐姐。」

皚瞳上前去打招呼:「何先生、何太太、小敏,你們好!」

何先生和何太太朝她點點頭,何太太向小敏說:「小敏,叫姐姐吧!」

「瞳姐姐!」小敏邊叫她邊笑,露出了深深的笑渦。

皚瞳十分喜歡小敏這個可愛的模樣,也笑起來,問道:「小敏,浩仔說你明天要默書,你溫習好了嗎?」

小敏用力地點頭,說:「我已把生字溫習得熟透了,剛才還默過給婆婆看。」

何太太笑著打趣道:「你明天默書時不要忘記才好。」

小敏微微笑著,十分有信心地說:「我不會的。」

寒暄了一會後,皚瞳便跟他們道別,何太太見皚瞳孤身一個女孩子回家,還要穿過那黑沉沉的小巷,便叫何先生送皚瞳回去。皚瞳謝過他們,當她跟何先生走進小巷時,聽到身後的小敏和何太太的一點對話。

何太太說:「小敏,我們到便利店去逛一會吧!」

「好啊!我可以買雪糕吃嗎?」小敏渴望地問。

「可以,不過回家後你要記得……」何太太故意不說下去,小敏伶俐地接上去說:「我會記得刷牙!」

然後四周充滿了母女二人的一陣笑聲,皚瞳聽在耳內,非常非常羡慕。

到家後,廳中空無一人,只有一些微弱的聲響從個別的房中傳出來,皚瞳知道大半房客都已睡了,便躡手躡腳回到自己的房內。她取了衣服淋完浴後,從背包中拿出爸送她的皮夾,前看後看,又輕輕撫著,簡直愛不釋手。心媗Z然惆悵起來,她真的太久沒收到爸送的禮物了,上次見爸時本也有的,但因爸跟媽提起復合的事,媽一時激動起來一手拉起她便離去,連禮物都不准她要。

皚瞳把鈔票和證件等物換進皮夾中,再放回背包內。原先的一個,是在她順利升讀中六時媽送給她的,她珍而重之地放進抽屜中。

第二天,皚瞳暗暗留意媽的表情,想看看她有沒有什麼異樣,但又覺得她一切如常,不禁納悶起來,到底昨晚爸跟她說了些什麼?

晚上臨睡前,龐太太把一張小小的字條給皚瞳,簡單地說:「你爸叫你打這個電話找他。」

皚瞳望了望字條,把它收進皮夾堙C龐太太看到丈夫送給女兒的皮夾,心堛x起一點點漣漪,臉上卻不露出什麼。

皚瞳試探地問:「爸……怎樣說?」

龐太太說:「他沒說什麼,只叫你打電話找他。」

「媽,」皚瞳乾脆坦白直說:「我不是問這件事,我想知道……爸昨晚跟你說什麼。已這麼多年了,我想得個明白。」

龐太太愣住,沒料到女兒會問得這樣直接。她臉上紅一陣、青一陣,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隔了好一會,她才不自然地說:「成人的事,小孩子別管。」

「媽……」皚瞳真的沒好氣了,她怎能算是小孩子?

但龐太太不想再談下去,上床拉過被子,躺下道:「很晚了,我很倦。你不睡,我睡。」

皚瞳聳聳肩,不再問,因為再問也是白問,每次都是這樣,當媽拒絕再談時就是這副口吻:「快吃!你不吃,我吃。」、「別吵,我要看電視。你不看,我看。」……諸如此類,皚瞳已聽得膩,也懶跟她糾纏,反正可以找爸,到時再問。

可是,心堛滲Жe卻又揮之不去,皚瞳怎也想不通為什麼一說到爸的事,媽就變得這樣孩子氣。看她這些年來每次見爸時的說話、語氣、態度,又不像真的氣爸氣成這樣子,但一說起爸,就是這副模樣,像是多說一句也不想似。

皚瞳還未想睡,於是拿著課本到廳子去,但又怎都無法集中精神去看,對著書呆了半晚,一頁也沒翻過。她腦子中好亂,一想到竟可以打電話給爸,心奡N亂,畢竟這麼多年每次也是爸主動聯她們,這次她終可以自己找爸了。

門上響起了鑰匙的聲音,把皚瞳從無邊的思緒中驚醒過來,她一看,原來是住在對房的房客杜先生回來了。

皚瞳跟他招呼一聲,他很意外,問:「皚瞳,很晚了,還未睡嗎?明天沒有課?」

皚瞳一呆,看一看鐘,原來已過了半夜,她吃一驚,自己竟連時間都忘了。她連忙收起課本,說:「不……我只是不知道已這麼晚而已。杜先生,我要睡了。咦?你這麼晚才回來?」

杜先生露出疲倦的笑容,說:「沒辦法,公司堣H手不夠,老闆又不肯聘人,我只得加班。而且我又快添孩子,開銷將會很大,不得不做兼職。」

皚瞳有點怔怔的,第一次覺得自己十分幸福,也驚覺爸對媽很好。雖然媽已離開爸多年,但一直以來,媽都不用出外工作,母女二人卻是衣食住行都不缺,雖不是最好、最豐富,但卻從不欠缺。她知道,杜太太以前也有工作,不過早幾個月失業,現在要做些兼職工作幫補家計。但有時她會聽到杜太太在房中喃喃自語,好像在發愁著家堣J不敷出。

皚瞳不想讓媽聽到她和爸通電話,卻弄不懂自己到底顧忌什麼,是怕媽會不高興?還是怕其他?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若在家堨斑o通電話,自己和媽都一定不會自在。所以第二天她下課後,跑到電話亭打電話給爸。

很快就有人接聽電話,正是爸。當他知道是皚瞳時,顯得十分高興,還問皚瞳在哪堙A說要去接她。

皚瞳卻有點猶豫,說:「我沒告訴媽我會晚回家,而且我有功課要寫……」

龐先生說:「可是,你要申請貸款的事,不是也很急嗎?」

皚瞳說:「爸,你可不可以把資料寄給我?」

「不!我想看看申請的細節。我們約個時間,你把申請表帶給我看。」龐先生平和地說。

「那……後天好嗎?那天我下午沒課。」皚瞳說。雖然有點為難,但她實在想再見爸,她有很多話想跟他說,在電話中說不了。

「好!」龐先生高興地一口答應下來,又問:「你什麼時候下課?我去學校接你。」

皚瞳說明了時間和地點,掛線後,她滿心愉快的感覺,想不到這麼快又可以再次見爸了。然而她又感到有點害怕和歉疚,她該怎樣向媽說?若真說,媽有九成機會不高興,所以肯定要編個藉口了。想到要瞞騙媽,她不由得內疚起來。

皚瞳敵不過心中的歉意,跑到餅店去買了蛋糕回家,還得找藉口告訴龐太太說:「媽,這家店子今天特價售賣蛋糕,所以我買回來給你吃。」

龐太太正忙著弄飯,說:「你先把蛋糕放進雪櫃堙A吃完飯才吃吧。」

「是。」皚瞳心中有愧,乖乖照辦。

飯後皚瞳拿出蛋糕,龐太太把它切成好幾份,說:「皚瞳,剛才浩仔問過我可不可以吃蛋糕,你拿一點去請他吃,也請小敏吃吧。」

「嗯。」皚瞳拿兩個碟子盛起蛋糕,拿去給家浩和小敏。兩個孩子正在廳堛情A見到皚瞳端著蛋糕,都停下了不再玩。

家浩放下手中的玩具,走到皚瞳跟前,問:「瞳姐姐,你是不是請我們吃蛋糕?」

皚瞳覺得好笑,說:「浩仔,你好饞嘴啊!」

家浩只是笑。

皚瞳看到小敏眼中滿是渴望的神情,但卻不說話,皚瞳便說:「浩仔、小敏,你們先去洗手,然後才吃蛋糕吧。」

家浩歡呼一聲,一溜煙似的跑開了。小敏把玩具放回玩具盒內才去洗手,她回來時,家浩已把蛋糕吃了一半。

皚瞳把另一片蛋糕給小敏,小敏接過蛋糕,笑瞇瞇地說:「謝謝瞳姐姐。」

今天何先生和何太太早了來接小敏,小敏沒吃完蛋糕他們便來了。小敏一見爸媽,便快快的吃完蛋糕,再把碟子放到廚房去,然後預備回家。

趁著小敏收拾書包、穿襪子和鞋子的空檔,何太太跟皚瞳聊了一會。

原來何太太擔心小敏跟不上學校的課程,皚瞳很詫異,說:「怎麼會?小敏一向很乖,做功課和溫習都自動自覺,你不用太過擔心。」

何太太說:「若只是功課我當然不擔心,不過今年學校加了書,全是英文的,什麼故事書、會話書的好幾本。她婆婆又不會教,我們夫婦又忙,每天接她回家後又晚,教不得她這麼多,若只靠星期六、日兩天來溫習,她又辛苦,都不知道怎樣才能幫到她。」何太太說得憂心忡忡。

皚瞳終於明白為什麼每個星期一小敏總是顯得格外疲倦。

何太太說:「皚瞳,我想拜託你幫個忙,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不可以教一教小敏?我跟小敏爸爸商量過了,我們會付補習費給你的,好嗎?」

皚瞳呆了,這番突如其來的話,令她手足無措,她可從沒想過要替人補習來賺錢啊!

她有點靦腆,說:「何太太,我……我沒什麼替孩子補習的經驗,都不知道教得好不好。不如這樣吧,我有空就教小敏,至於補習費方面,你認為我教得好再說吧。」

輪到何太太呆了,哪來這樣的傻瓜,有錢都不要賺?何太太失笑說:「人家說無功不受祿,但你有功又怎能不受祿?這樣吧,你不用常教她,一定要自己有空才教,我叫小敏婆婆記下時間。費用方面你就問問同學大概要多少……」

皚瞳聽得愣愣的,沒留意母親就在一旁聽著她跟何太太的對話。

因為皚瞳磨得太久也沒回房去,龐太太便出來看看,沒料到聽到這段對話。她心堸}陣感慨,不禁想起這些年來丈夫對自己和女兒的照顧,令她們如何充足,生活上一點都不愁,女兒竟連賺一點零用錢的意欲都沒有。

龐太太悄悄回到房堙A坐在床沿呆想,自己當年是不是太過衝動?是不是太過笨?每次想到這堙A她就不願再想,她的確有一點悔意,但是她又不欲深究;確實曾想過回頭,但心頭那一點氣,也許是意氣,卻又怎都放不下。

不一會皚瞳回來,叫她一聲,她回過神來,說:「皚瞳,那片蛋糕是留給你的,快吃吧。」

皚瞳邊吃蛋糕邊說起何太太請她替小敏補習的事,她說:「……跟小孩子玩就沒問題,可是要我教的話,我怕我教不來。何太太還說付錢給我,我真擔心教得不好,這樣很不好意思啊……」

龐太太說:「那你盡力而為吧。說到底小敏只是個幼稚園生,而且她又乖,會有多難教?」

皚瞳不再說什麼,反正剛才都推不掉何太太,媽現在這樣說也不會對她有什麼壓力、叫她為難了。

到了約見龐先生的一天,皚瞳十分緊張,連選衣服也考究起來,穿上剛過了的生日所買的新裙子,還一大清早就從家堨X來,怕被媽看見。

一向樸素的她讓同學們看得眼睛都大起來,當她下課後塗上口紅的時候,有人打趣道:「約了男生?」

皚瞳臉上一紅不回答,但當她多聽幾次後,乾脆答道:「是!」

誰說她今天不是約了男生?

龐先生早就到了等她,他遠遠地叫皚瞳,皚瞳看見他正站在一輛車子旁邊。皚瞳過去,十分驚訝,問:「爸,你駕車子?」

「對!」龐先生微笑著,邊替皚瞳打開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