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踩 在 鋼 線 上
的 戀 人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Last Part

 

                 

一段回憶令我悲痛,令我介懷,令我自卑。

我因為一段往事,令自己變得沒有自信。

我經常想去逃避,但事實告訴我,無論逃到哪裡,扮成如何自信,我也擁有著不能磨滅掉的過去。

我在等待,等待我重拾自信的一天。

 

Part2 – 往日的我、當時的她

 

昨晚我見到一個故人,一個我不能忘記的人。 以前我做錯的事,全是為了她。

阿敏是我中學時的同學。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和她的關係,只能說,我曾經為她放棄了許多。

還記得中五那年,她是一個很善良,很純潔的少女。 她的形象,就似是童話裡的白雪公主。

如果她真的是公主,那我就是守護著她的護衛。

當時我和她是好朋友,很多時也會一起。

但我從來沒有妄想過我是王子,因為我配不上她。 我只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小伙子而已。

小馬和阿敏,就是我那時最好的朋友。

後來,阿敏和一個叫阿邦的男生談戀愛。 那人家裡很富有,讀書成績也好,但他不是什麼好人。 他是一個花花公子,而暗地裡他和一些勢力有來往。 我曾勸告過阿敏,但她沒有理會。

「放心吧。 阿邦答應過我會學好的,而且他會對我很好。」 那時她曾這樣對我說。

「唔……我會祝福你們…….但記著,如果他欺負你,一定要找我呀。」

「嘻,知道了,慶哥哥!

她只當我是哥哥。 對的,因為在她心中的情人,叫做阿邦。

 

### 看見公主幸福,就算自己不是王子,也應該為你高興

    儘管笑容不是真心

    但總好過哭著和你道別  ###

 

後來,那賤人真的傷害了阿敏。

「我和她只是玩玩而已,我怎知她會當真? 狗口長不出象牙,我和他理論時,他就是說出這句不負責任的話。 小馬和阿敏也在場。 阿敏聽得心也酸了。

我揪起阿邦的衣襟,按他在牆壁上。

「怎麼了? 想打我嗎? 我家裡有錢,請得起律師告你! 他說。

「你別咆嚇我! 我是不是善男信女,你很清楚! 我狂吼著。

當時的我真的不是什麼好學生。 紀律和學業,我也是全校著名的破壞者。 我更有傷人的紀錄,只是別人不追究而已。 學校的老師早已想趕我這小魔星離去。

「阿慶! 別打架…….….. 阿敏強忍著淚水勸我。 小馬也走過來拉著我:「別為這賤人犯事! 要打的話離開學校再打!

我冷靜了少許,但仍怒瞪著那賤人。

「我是玩弄感情,但也要有本事才可以。 像你這蠻牛,只有被我玩弄的份兒……

他還未說完,我的拳頭已打進了他的狗口。 小馬拉也拉不著。

阿邦倒在地上,用手按著臉龐,但鮮血由他的手指隙中滲出來。 我們三人看得呆了。

 

最後,那賤人當然追究到底。 我被趕了出校,後來,小馬也自己輟學了。

被狂追不捨的問責和追究,我被關進男童院一段時間。 雖然不是一段長時期,但已足夠改變一個人。

我和阿敏起初有靠書信來聯絡,但後來,我沒有再回覆。

因為我覺得和她的距離愈來愈遠,關係也愈來愈疏離。 我很自卑,被關過在這地方,我將來不會有前途。我連未來也看不清,她也愈來愈高攀不起。

而她,寄多了兩三封信之後,也沒有再寄。

 

###  為了保護你,我什麼也可以放棄

     但到頭來,只令我和你的隔膜更深更厚

     我和你之間像多了一幅石牆

     起初還聽得到你的聲音

     但後來,我已失去所有  ###

 

在這地方,三山五嶽的人也有。 不是被欺負,就是被逼加入一些勢力。 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社工王姑娘也找過我很多次,因為我住在她家隔鄰,她對我特別關心。

「你知不知道你的父母很擔心你? 一次,王姑娘對我說。

「你是用什麼身份來找我?

「什麼? 她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由我犯事以來,勸我的,打我的,教訓我的,奚落我的人,都不斷找我。 你今天的身份,是朋友? 還是社工?

「就當我是關心你的人吧。 我想你明白,有很多關心你的人在你身邊。」

我沉默無言。

「你的爸爸病了…. 她說。

「是嗎……..

「他只是想你做一個好人,就算是做錯過,將來也可以補救,就是你現在不要放棄…… 當時,我記得她的眼神流露出真心真意的關懷。

那是我少有地感受到溫暖的剎那。

 

我還是令她失望了,還是令我的父母失望了。

從男童院出來後,我沒有改過。 我靠那些「院友」的介紹,在一個老大哥身邊作跟班。 我開始了那段沉淪的生活。 打架,談判,賣藥丸,無所不為。 而我自己也開始濫用藥物。

每晚也在什麼舞池,什麼派對內折磨我自己。 是我想逃避。 反正我就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

昨晚在disco的場面,以前我每晚也接觸到,甚至更恐怖。

有一次,我和幾個人在做『大事』時,警察趕至。

「阿慶! 快走呀! 我們像驚弓之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最後,他們被警察捉了,而我則逃到老遠。

但我很怕了。 幾分鐘前我們還是稱兄道弟的伙伴,但現在我眼白白看著他們被拉上警車。

可能下一分鐘,我便會同一下場。 我不想坐監………我不想過比關在男童院更可怕的生活。

同時,我的老父病逝了。 王姑娘拉了我去醫院見他的最後一面。

老媽說,老爸到去世的一刻,也想我做回一個好人。 就算沒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成就,只要是一個好人,好好地生活下去,已經足夠了。 我聽到後,忍不住哭了出來。

還斷續地講了很多聲…….「對不起」。

我醒了,眼淚沖刷乾淨我的心。 也許,我醒得太遲了。

我沒有再幹「大事」,也避開了以前的「兄弟」。 王姑娘找了很多課程和工作機會給我,是她伸手把我從沉淪世界裡拉出來的……不,還有一個人。

王姑娘帶我去見便利店的胖老闆。

「哦……就是這年輕人嗎? 胖老闆仔細地打量著我,之後笑了一下。

「還好,還以為又是那些暴風少年……這個總算像一個人。」

「對呀,其實阿慶真的很用心去改過,只是欠一個機會。」 王姑娘也幫口說。

「我會很努力的,請你幫忙吧! 我誠懇地對他說。

「唔…… 他考慮了一會兒,又說:「不管你是誰介紹來,只要是不用心工作的便會被趕走,你明白嗎?

言下之意,就是肯請我了。

往後的日子,胖老闆教了我很多東西。 不只是工作上的技能,很多我以前想不通的道理,他都令我開竅。

其實胖老闆和jack少是很絕對的對比。 一個又矮又胖,一個極高極瘦; 一個外表古板,但內心慈祥,一個只管對你笑,但城府極深; 最重要,是一個扶助我再做好人,而另一個逼我再做壞人

可能是我失去了父親,我覺得在胖老闆身上,可找到久違了的溫暖。

我很認真工作,也不斷去學很多技能。 我想證明我的能力,找回我的自信。

 

這就是我背負的過去,一段令我自卑和痛心的過去。

 

### 我很努力地站起身做人

    為了我自己,為了我身邊的人

    更是為了我曾捨身保護過的公主  ###

 

在我心裡,仍是有一根刺。

我的過去,是為了一個人。 但她現在怎樣? 活得好嗎? 為何她會在我極力掙脫的沉淪世界裡出現?

之前是她甘心放棄和我的關係嗎? 我為她付出的一切,她有感動過嗎?

我不知道,在我心中實在有太多疑問。 但我知道,只要找到她,我會找到答案。

晚上,我和小馬再去那間disco

「喂,真的要進去找她嗎? 小馬問我。 他的眼睛出賣了他的驚慌。

「當然了,否則我也不會來。 你害怕嗎? 我望著他說。

「昨晚你這樣頂撞jack少,我怕他找你麻煩…..

「放心吧……..jack少是一個大人物,不會和我計較…… 我很肯定他是我見過最不簡單的老大哥。「他不是一個容易應付的人,你也別再跟著他了,我怕你會出事。」

「我走得這條路,便預了自己會坐牢。」 他說。

「不………我是怕,害你的人就是你尊重的那個所謂大哥。」 我一直覺得,小馬和我只是jack少手中的棋子而已。

「你是說jack少會害我? 他看來不信。

「我什麼也沒有說過。」

我們走進了沉淪的地帶。

 

又是那些吵耳的音樂,又是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男女,又是那些令人迷失的氣氛,多留在這裡一分鐘,也令我作嘔。 我在人堆中找尋阿敏 我的公主殿下。 我不知今晚她會不會出現,但我會一直找,今晚找不到,明晚再來。 我一定要找到她。

我要追求問題的答案。

 

找了一兩遍,小馬看來泄氣了。

「會不會是你昨晚看錯? 可能是人有相似而已…. 他說。

「不會看錯的,我肯定。 我絕不會認錯我一直掛念著的感覺……..

「就算找到了,又怎樣? 人家會變,可能已不是你以前痴戀的那個公主。」

我沒有答他,只是示意他繼續找。 「你自己找吧,我先去洗手間洗臉。」 說完他就在人群中竄逃了。

我早預了他沒有什麼貢獻,我唯有自己繼續找。 突然,昨晚那感覺又再湧現。

「是她! 一定不會錯。」 我又再發瘋了,我又再四處推撞,找尋那剛剛在我身邊擦過的熟悉感覺。

終於,我找到了。 今次我更加肯定了是她。 一個我朝思暮想的身影。

「敏! 當我想上前時,我突然停下了。 我看到令人沮喪的場面。

在她身邊有一個男孩,而且是那當年我傷害過的人。

「阿邦……? 不可能…... 我心想,我這樣安慰自己。 「阿敏不可能再和這賤人走在一起。」

 

###  以前我竭力去保護公主,打退傷害公主的惡魔

     但現在,惡魔仍出現

     而公主卻是和他走在一起

     我不明白……..我崩潰了  ###

 

阿敏的樣子和昨晚一樣,沒有理智,失去了靈魂。 她的樣子告訴我,她身不由己。

「我知道了….. 我想。 「她吃了藥物才會這樣。」

我走上前,把阿敏從賤人邦的手臂中拉回來。

「喂,你是誰? 他瞪著我。

「不認得我了嗎? 我也瞪著他。 情形就像回到幾年前我在校園和他打架一樣。「我真的後悔,為何以前沒有重手點,把你打成殘廢…..

他看來漸漸認得我了,但沒有再說什麼。

「幹什麼? 你是誰? 神智不清的阿敏對我說。

「你不認得我了嗎? 我是你的慶哥哥!

「認什麼哥哥?

「我不管你認不認得,我一定要帶你走。」 我沒有待她作反應,拉著她的手衝出了門口。

我沒有管賤人邦,沒有管小馬,現在我什麼也不管。

如果救不出阿敏,我什麼也不想再管。

我拉著阿敏一直走,一直走,像走到天涯海角,沒有回頭……

 

###  公主,你的護衛來了

     不管你變成怎樣,我會繼續保護你

     走到天邊的盡頭也不會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