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踩 在 鋼 線 上
的 戀 人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Last Part

 

                  

在半空踩著鋼線的人,由這一端戰戰兢兢地走到另一端。 

中途沒有人可以扶著他,沒有人可以和他一起走。

他不能失手。 每走錯一步,便會萬劫不復。 最重要,是他沒有回頭走的餘地。

黑和白,真的有絕對的介定嗎?  每晚在街頭徘徊的人,真的不想回家嗎?

當我們主觀地價值一個人的同時,可能對方也有自己的故事………

有誰看得出踩鋼線的人,眼中流露出淚光?

在沒有選擇餘地的鋼線上,孕育著一段飽受考驗的愛情。

              

Part1 – 久違了,公主

 

今天店子很淡靜,我也樂得清閑。 這家便利店生意不佳,隨時會炒掉我這個沒有什麼貢獻的員工。

老闆進了貨倉點貨,我就隨便找些事兒去幹。

我把一箱箱的飲料排放在店內的大雪櫃內,櫃窗映照出一個骨瘦如柴的頹廢青年。 這就是我。

個子不高,樣貌很平庸,在這家殘舊店子工作實在很切合我的造形。

其實我讀書成績很好,只要是我認真去溫習的科目,都會得出很理想的成績。 但後來因為一件事,我沒有再讀書。 那時是中五。 我連會考也沒有去考。

之後這幾年學了些技能,什麼也接觸過。 但最後我也是來到這便利店工作,可能是因為我天生就是那種沒有什麼所謂的人。 只要覺得適合自己,而又不是去偷去搶的事,便會去做。

永遠都活在自己的空間,就是很有性格。

這就是我。

 

「慶! 一個男孩走入店子,很隨便地叫了一聲。 真的很隨便,他早已當了這裡是他的家。

我緩緩站起,順勢拿了兩罐啤酒,把一罐拋給他。

「這麼早下班? 我問他。

「給炒掉了。」 他用襯衫把那罐啤酒抹了兩下,開了蓋就喝。 「那老頭說我態度不佳,一直替他趕客….

「是嗎…….想不到你會早我一步失業。」 我喝了兩口啤酒,嘆著氣說。

這個人染了金髮,穿戴著各式銀器,臂上展示著威猛的刺青,完全是典型的黑道人馬造型。 他叫小馬,是我從前的中學同學。 他也在中途輟學了,是他自願放棄的。 他是一個討厭讀書的人,和我一樣,這幾年來在社會上打滾著,沒換來多少成就。 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他最近更和某黨派的人來往。 我和他走的路不同,我沒有想過變成那些人,我只是希望平淡的做一個人。 什麼理想,對我來說實在毫不實際。

 

貨倉門打開,那胖胖的老闆走了出來。

「啤酒有結帳嗎? 他瞪著我手上的啤酒說。

「在薪金扣吧。」 我不在乎地說。 因為我和他很熟絡,而且肯在這破店子工作的人實在難求。

「阿慶,今晚去玩吧! 小馬對我說。

「又去什麼派對嗎? 老實說那些地方不太適合我

「去吧別掃興,有個人想見你。」

「不會是女孩子吧…… 有女孩子喜歡我才出奇。

「是jack少。」 小馬一面認真地說。

Jack少是最近在這社區冒起的黑道頭子,聽說還幹了些大事,很被人看好。 當然,仇家也很多。

「他怎會認識我? 人家是大人物呀。」

看著小馬的傻笑,我突然明白了。 「是你介紹我給他吧?

「哈,還是慶少聰明。」 他喝了口啤酒,又說:「他現在需要人手,只要跟著他便會發財。」

「不。」 我立場永遠堅定。 「我已說過很多次,我不會走這條路。」

「其實你以前也不是善男信女…… 他說。

我靜了下來。 想著想著,一口氣把啤酒喝完。 我把空罐子壓曲,丟了進垃圾桶。

「別提以前了。」 我看著他說:「我不會再打架。」

小馬的神情沒有什麼驚奇,因為我以前已拒絕了好幾次。

「就算你拒絕,也當面去婉拒他吧。 我已說過你會去…….如果你現在不去,便有我好受…..

「哼…… 我冷哼了一聲。 「每次也是用這招…..

「哈! 那決定了。 我今晚再找你。」

說完他興奮地奔了出店子。 看著他的背影,有時會覺得很倦。 他一直在勾起我不想再想,但永不能擦走的過去。

「我真的不明白…. 胖老闆在我身後長嘆了一聲。 「好好地做一個人不好嗎? 將來後悔的也只是自己。」

我不知道他說的是小馬還是我。

我沒有答他,只是笑了一笑。

 

###  每人也有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故事

    而眼前也有不同的路要去走

    背負著不開心的回憶很辛苦

    但卻能照明眼前正確的路

    至少,我不願再做回以前的我

那沉淪的我  ###

 

下班回家,放下工作的壓力 (其實也沒有什麼壓力),黃昏好像突別柔和。 我和老媽住在一橦很舊的唐樓,但開揚的環境比起窗門也不多的高尚住宅舒適得多。 我的老爸早前病死了,只剩下我們母子相依為命。

「阿慶! 剛想打開門子,住在隔鄰的王姑娘叫了我一聲。 她真的是一個姑娘,還沒有結婚。 說穿了,其實她是我以前學校的社工,與我這個問題青年當然熟絡,而且她更住在我隔鄰,我早當了她是姐姐了。

「怎麼了?

「喂,你是否學過水電? 我家裡的水龍頭壞了 她笑著說。

「呀……..好吧,等我一下。」

「謝謝! 不枉我以前常常關照你。」

放下了袋子,找回不見多時的工具箱,便去了她的家。

「工作順利嗎? 她問我。 其實我現在的工作正是她給我介紹的。

「還好吧。」 我一邊說,一邊修理著。 「如果那店子還未倒閉的話。」

「先努力幹吧,其他事將來再算。 要喝東西嗎?

「不,謝了。 在店子裡也喝夠了。 你也該找個人照顧你吧,我不是經常都閑著的。」

「你不閑著有什麼好幹? 她看著我想了想,又再說:「你不是再去幹什麼『大事』吧?

她指的『大事』,就是我以前做的事。

「不…….我不是這意思。」 我抹一抹額上的汗。「你現在還不信我嗎?

「我當然信你,而且這幾年你也過得很好呢。」

「其實一直也有人找我再幹『大事』 我想起了小馬和jack少。「但我都拒絕了。」

「那不是很好嗎? 我可不想將來在新聞的頭條見到你的樣子……

「如果真的要出事……在幾年前早已發生了。」 我又再想起那些回憶。

我和她沈默了一會兒。

 

###  我正在努力地去做一個人

     比起以前的我

     我現在活得更好,更有意義  ###

 

「弄好了! 我收拾著工具說。

「謝謝你。 對了…….

「怎麼了? 又沒有煮飯吧。 今晚去我家吃吧。」

「哈,你果然是我的好阿慶!

她一直以來都這樣關心我,也果然是我的好姐姐。

 

吃過晚飯後,休息了一會兒。 小馬打電話給我,叫我和他一起去找那個jack少。

「真麻煩,拜託你以後不要再做介紹人好嗎? 我一面走,一面埋怨拉扯著我的小馬。

「別嚕嗦了,你看,就是這裡了。」

我和他來到一家disco的門口。 還未進去已聽到那些澎湃的音樂。

「真是吵得要命……

「哈,走吧。」 他推著我的背脊,很心急似的。

忽光忽暗的燈光,嘈吵的音樂,在擁抱纏綿的男女,和那些看似享受的表情,一切一切都令我反感。

有幾個大漢,看來認得小馬,走了過來。

「找jack少嗎? 跟我來吧。」 其中一個已急不及待做領路犬。

穿過一堆堆自我陶醉的人群,我們進了一間房子。 那裡比起出面安靜得多。

房子內有幾個大漢圍著一個坐在椅子上的年輕男人。 他極高極瘦,表情意氣風發。 他看到我,冷笑了一下。 他笑起上來,卻有點令人心寒。

「小馬,來了嗎? 他對小馬說。

小馬像隻應聲犬似的,只管傻笑。 「他就是jack少了….. 他小聲對我說。

「你就是小馬說的朋友吧? 你好像叫……阿慶? 他把目光轉移到我身上。

我還未回答,已有一隻手抓著我的脖子。

本能反應下,後踢了一下,只感到那人的手鬆了,身子退了幾尺。 還未回頭看看是進,前面的一個大漢也走前想揪起我。

「混旦……未見官先打三十板! 我心想。 一怒之下用了背負投把那大漢摔在地上。

「哈哈…….. 他又笑了,並揚手示意他的手下停手。

「好一隻笑面虎。」 我心裡面當然不甘心,但在人家地盤,我能做什麼?

「小馬說你很能打,我也不信 他說。 「但你的確合格了。」

「被你試到了我的身手又怎樣? 我說。

他點起手上的香煙,吸了一下,口裡噴出孤傲的白煙。 「我身邊欠一個打手,希望你能幫我……

「謝了,但我沒有想過幫你。」 我答得很堅定。 在旁的小馬看見我立場強硬,也擔心我會得罪這隻笑面虎。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拒絕你的好意。」

「為什麼? 你是其他大哥的手下嗎?

「不,我不是黑社會。」 我說。 「將來也不會是,希望你別再打擾我。」

「哈….. 他口中又噴了一團白煙。 「我給你些時間考慮吧。」

「不必了,你找其他人吧。」 說完我轉身就走。 他的手下很慣例地攔著我。 而那jack少也很慣例地說了一句 :「讓他走。」

離開了房子,又進入了極嘈吵的世界。 希望令人興奮的音樂能抒緩我的驚恐。

對,其實我很怕。 或許,我太久沒有接觸剛才那些埸面了。 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以前的我可以大膽得和黑社會談判後仍面不改色。 現在的我,真的變了。

 

我沒有立即離開,只是在人潮和音樂中穿插著,尋找我的靈魂。 看著那些少男少女,在音樂和藥物下沉淪,我顯得格格不入。 以前我也是他們的一份子…….但以前的我在做什麼? 在這些地方能找到自我嗎?

而我現在又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

迷濛的視線不停地打量在我身邊擦過的人,突然,我找到一陣熟悉的感覺,但又瞬間消失了。

這種感覺久違了很長時間,但我一時又想不起。 我情不自禁地四處找尋…….

是她……

 

我看到了,我也記起了。 一個我一直想念著的人。 在我眼前的是一個衣著性感的少女。 前衛的造型和化裝,掩蓋不了她樣子的標緻。 她隨著音樂起舞,但眼神像失去了神彩和理智。 她像吸食了藥物般,在自我陶醉。

「敏! 我叫了一聲。

不知道是音樂太吵還是她根本神智不清,她沒有理會我。

我正想上前拉她的手,人潮卻像大浪般推擁著,一衝一退,她的身影已消失在眼裡。

「敏! 我發了瘋似的推開身邊的人,眼睛再不停地搜尋著,像要在大海中找一顆珍珠似的。

沒有,找不到……..她是一顆流星,一閃即逝。

我在人潮中再找尋幾遍,還是一無所獲。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走出了disco,看看她會否是剛剛離去。 但除那些沉淪的青年男女外,就沒有其他。

可能,她也在沉淪著。 不,我不應這樣想她。

小馬追了出來,看見我一臉沮喪的樣子,說:「慶少,你剛才真有性格,你知不知道……

「我見到她….. 我沒有待他說完便說。

「什麼? 他問。

「我見到她…….我見到阿敏。」

他想了一想,說:「阿敏? 你心中的那個白雪公主?

「嗯…… 我嘆了一口氣。「我相信不會看錯。 我明晚會再來…….我會再找她。」

我會再找她。

找一個消失在我生活之中的公主。

 

###  今天我再見到你了

     但卻是在沉淪的世界裡

     不管如何,我想找到你

     我想再和你一起

     讓我像從前一樣捨身保護你…..

     好嗎? 公主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