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一秒的花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19/5/02  20:00p.m.--

--旅遊巴上

旅遊巴正往烏魯木齊中央廣場駛去,他們今晚會有一個嘉年華會,與新疆一些中學生一起遊玩。

曉婷看著手錶,已經晚上8時了,只餘下幾小時。

她和子慧坐在旅遊巴上,兩人都很緊張。

她的身一直在震,子慧看得出。事實上,今晚的事真的誰也不能估計。

曉婷:「我們一會兒溜出去?」

子慧:「當然。」

曉婷:「不怕導遊阻撓?」

子慧:「要成功就要冒險一點的了。」

曉婷:「我們趁一會大伙兒興高采烈時溜?」

子慧:「那最好。」

曉婷:「你知道怎樣去南山牧場?」

子慧:「不知道。你我都不知道。」

曉婷:「那有甚麼辦法?」

子慧嘆氣道:「我想只有乘計程車了。」

曉婷:「但似乎很不安全,畢竟這不是香港。」

子慧看著她道:「是很危險的,但你有沒有其他辦法?」

曉婷搖頭。

她看著子慧,一會才道:「其實你不必陪我去的,我不想你為了我遇到危險。」

子慧認真道:「今晚如果我讓你獨個兒去,我一輩子也不會安樂。」

曉婷握著子慧的手,低聲道:「子慧,如果是你的話,我也會陪你去。」

兩人相對無言。還有必要說話嗎?友誼的可貴,只有擁有它的人才明白。

導遊在車頭道:「各位同學,到了,來吧,盡情的玩。」

 

--19/5/02  20:30p.m.--

--烏魯木齊中央廣場

香港的學生們才踏進廣場時,新疆的中學生已在高歌跳舞了。他們無論男男女女都穿起一些傳統新疆服飾,跟著節拍在起舞。看來氣氛頗高漲。

曉婷的心往下沈。新疆學生全穿起民族服裝,令他們穿著普通衣裳的香港學生份外顯眼,要乘亂溜去便變得困難。

更甚的是,這個廣場是密封的,只有正門能進出,她們要走也只能走正門。

此時一個像是主持的男人走上台,以普通話道:「新疆的學生們,齊來歡迎來自香港的中學生,我們今晚將一起玩樂盡興。」

「歡∼∼迎!」所有新疆學生齊聲叫道。然後竟很純熟地走過去拖著一些香港的學生,一起跳舞。

也就是這樣,子慧和曉婷被分散了。曉婷嘗試找尋子慧,但她似乎不在視線之內。

廣場內播放著極嘈吵的流行曲。曉婷心堿O這樣想。她現在要準備隨時溜去,機會是一去不返的,所以她心急地等著。

幾首歌過後,所有人分成數組,在玩集體遊戲。然而,曉婷當然心不在此,她一直在找子慧,卻一直也找不到。不過,她有信心子慧一定能令她們安然溜出去的。

「呀∼∼∼」近牆角處忽然有一聲尖叫。

所有人都望了過去。曉婷卻暗笑了。

「有人暈了!快救他!」大家都起哄了。現場雖多人,卻大部份都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冷靜,讓開一點,令他有足夠的空氣。我們現在會為他急救。」主持在台上冷靜的道。

但大家都不冷靜,有人乘此在聊天,有人睡覺,也有人溜了去。

誰人溜了去?只有她們罷了。

誰也沒有注意有人走了。即使導遊也沒有,他想不到兩個小女孩會真的夠勇氣。所以當他發覺此事時已是廿多分鐘後。

「這兩個小鬼…」

他俏俏走到隨隊老師身邊,說了些東西,便立時竄到外面去。

 

曉婷和子慧已坐在計程車上了。司機的樣子似乎頗老實,這使她們稍為放心。

她們在上車前已和司機說好了往南山牧場的價錢,也沒帶多餘的錢在身。她們還怕司機不知她們想去那埵荅S別帶了地圖,指示給司機看。

她們因此覺得自己很聰明,也想不到能真的在夜媟去南山牧場。所以二人都有些興奮。

但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呢。

新疆不是香港,入夜是很少人上街的。亦因此其實很少計程車會在晚上等生意。

有甚麼人會在新疆晚上乘計程車?多數是遊客。

有甚麼司機會在晚上出沒?多數是等著騙遊客的司機。

如果這麼樣一個司機,遇到了兩個外地的少女,兩個漂亮的少女,竟說要在晚上到南山牧場,車程達一小時,人煙稀疏,他會怎麼想?

如果他知道你根本不懂得怎樣去目的地,他大可以載著你去他想去的地方。他知道她們不懂得往南山牧場嗎?他當然知道。你回家時,會帶著地圖乘計程車嗎?

他也知道她們身上沒有很多錢。一個騙徒,不是騙財就是騙色。

計程車已駛離市區了,四週一片木林。

曉婷和子慧仍然很開懷,雖然曉婷越來越緊張,為了鵬的關係。

曉婷:「子慧,剛才你令那人暈了嗎?」雖然迫不得已,但她始終覺得有點不安。

子慧:「你放心好了,那人是自願的。」

曉婷不解。

子慧:「我對他說,可否幫我一個忙。然後他看著我一會便答應了。」

曉婷笑道:「你當然落了很強的電力。」

子慧也笑道:「跟著我便一掌拍暈了他,但他很快便會醒的了。」

曉婷一頓道:「子慧,我忽然想起,南山牧場這樣大,我們應該往那媯孕L?」

子慧:「我怎會知道?只可以靠你的直覺了,如果你們有緣的話,你們一定見到的。」

曉婷點頭。她內心在忐忑不安,她又看了看手錶,是十時正,只剩下兩小時。

子慧看著窗外,一片漆黑,計程車走進了一條小路,兩旁盡是高大的樹木,她突然覺得一點不安。

子慧:「司機,還有多久?」

司機:「快到了。」

他其實真的往南山牧場駛去,不過並不是向著遊客區駛,是往山邊一些小路行而已,他在找理想的目的地。

想不到有兩隻小羔羊自動上釣,他差點便偷笑起來。

計程車越行越偏辟,曉婷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她拉一拉子慧,子慧也覺得不妥,大喝:「司機停車。」

司機真的停車,卻是突然剎車,曉婷和子慧都飛離了座位,撞上了前座的椅背上。

司機緩緩的下車,打開後座的車門,看見兩張又驚恐又驚訝的樣子。

她們都看到了司機的樣子,竟變得極度猙獰,她們很後悔。曉婷想打開車門,但她發覺鎖了。她害怕極了,緊緊的捉著子慧。

但司機一把拉了子慧下車,拋在地上。子慧不是如此不濟的,但她剛才撞得很厲害,現在還在頭昏眼脹。

曉婷全身震抖,剛才那撞擊的痛楚還在,她沒子慧那麼嚴重,但也好不了多少。她看著地上的子慧,他知道司機想幹甚麼,但她又不知怎樣才能救她。

她打不過他,也不可以拋下子慧不理,事實上她也走不了。她的腿還在發抖,而司機龐大的身軀剛巧擋在車門前。

司機忽然轉過身來看著她,一臉野獸的表情,奸笑道:「你不要以為走得了,好好的坐在這媯央A我一會過來照顧你。用不著多久的。」

曉婷的心往下沈。她的腦一片空白,她甚麼也想不到,她只有哭。

但忽然司機的臉竟撞上了車門框上。發出慘裂的骨裂聲。他當然不會自己往車上撞,是子慧一把推他過去的。

子慧仍然很暈,但她不會任人宰割的。

司機發怒了。他狂狂的叫喊,看著子慧便如獅子撲兔般衝過去。子慧仍不太靈活,只能勉強避過,差點兒便被捉著,她深深知道,假如被司機捉著的話,是再也逃不了。

子慧大叫道:「曉婷,快逃!」

曉婷這時走出了車,道:「我才不走!」她不是那種不理朋友死活的人。

司機又再撲向子慧,幸好她及時閃開才又躲過一劫。

她趁機向曉婷大叫:「我能拖他一會,你快去找人來救我,你不走便大家一塊死,你去找人來便大家不用死。」

在這漆黑森林堙A要走多久才找到人?一個暈眩的少女能撐得住嗎?子慧知道答案,但她不能不這樣說。她不是偉大,她只是知道,多一個人在此,便多一個人受害。

曉婷也知道答案,但她也不能不走。她留在這兒不會有用的,她走出去,可能真的剛巧有人在,即使機會如何渺茫她也要試。

所以她真的走了,邊走邊哭,她的腿還不很靈活,但她還是盡全力疾衝出去,不斷在大叫,希望有人能回應她。

她走了很久,很久,四週卻仍是一棵棵大樹。耳邊不時還傳來一些悽厲的叫聲,她也不知是不是子慧在叫,還是有甚麼猛獸躲在樹林內,她只知道一直向前走,直到她走不動的一刻,才倒下了。

子慧也漸漸失去知覺了,她也不斷在逃,但身體漸漸不聽使。她的頭在痛,纖幼的雙腿已被鋒利的短草割成了一道道傷痕。

司機卻仍緊隨在後,他臉上還掛著笑容,因為他知道前面的少女逃不了多少。

幾個起落後,子慧倒下了,倒在冷冰冰的雜草上,她的心徹底沉下。她最後的知覺便是感覺到有人抬起了她。

司機抬起子慧,步回計程車上。他的鼻子撞破了,現在他要把一切發洩在她身上。

「嘶∼∼∼∼」突然間一陣恐佈的叫聲發出,司機聽著也感到毛骨悚然,他轉身看過究竟,看到了一個黑影。

這黑影飛快地從他身邊劃過,他感到一種強大的壓迫力,攝人的威力,就像是龍捲風般的氣勢。

他的瞳孔在收縮,冷汗流遍了整個背部。然而,他沒法子動,他所有去路都被這氣勢封住了。

然後這身形龐大的司機便應聲倒下,無聲無息的倒下。

這黑影是死神的使者嗎?

不是,就算是,也是上帝的使者。

那黑影停下了,竟是一匹俊朗黑馬。馬上有一個人,披著長外套,高大的身影,

他長嘆一聲,似在舒一口氣,走向計程車。但很快眉頭又皺起了。

「還有一個去了那堙H」他心想。

但他知道現在還不能離去,他只能等這女孩醒來。

子慧很快便醒來了,但她不想張開眼,她害怕看到些不想看到的事。

她伸手摸向額頭,忽然感覺到一層紗布。她奇怪,司機當然不會為她包紮,她立時張開眼,入目的是一團火,一匹馬和一個人。

三樣都不應出現的東西,卻是她最想看到的東西。她很快察覺到她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當然就是眼前這人救了她。

她當然認得他,他就是導遊。

導遊看著她:「醒來了?」

子慧眼紅了,忍著淚道:「你救了我?」

導遊:「我說過不讓學生們有危險的。」

子慧衝過去擁著他,哭道:「我剛才真的很怕,我不知如何是好。」

導遊柔聲道:「沒事了,你好一點嗎?另外那女孩呢?她在那兒?」

子慧全身一震,驚道:「你沒有遇到她嗎?」

她以為是曉婷找到導遊來的。

導遊:「沒有。」

子慧大叫:「那不好了,她走出去找人救援的。現在會不會有危險?」

導遊看一看手提電話道:「這堭策洶ㄗ魽A我也不知她是否已獲救。」

子慧:「那我們快找她!」說罷便待衝上計程車上。

導遊捉著她的手道:「沒有人駕車在森林內找人的。」

他立時騎上了馬,伸手向子慧。

子慧害怕道:「我沒有騎過馬。」

導遊不理他,一手便拉了她上馬。子慧在馬上驚叫不已,任誰人第一次騎馬也會有這種反應,更何況是現在這環境?

導遊:「你捉緊我,不會有事的,我的騎術是天下第一流的。」

子慧稍定一點,雙手捉緊導遊的外套,道:「我信你。」

這句話她很少說,因為她很少佩服人的。但這一刻,她深深的佩服眼前這個人,也深深的願意捉著他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