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一秒的花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19/5/02  12:30p.m.--

--天池--

導遊正悠閒的躺在天池岸邊一張沙灘椅上,咀嚼著那香噴噴的烤羊肉串,他的漁夫帽拉低得差不多連鼻子也掩過,彷彿世上所有事情都與他無關一樣。

他從不過問他的團員,他們也從不過問他。他真的這麼無情嗎?

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他很喜歡與團員談天說地,直至一次意外。

───他還記得那四個學生,兩男兩女,那時他很年輕,很快便與他們混熟了。有一晚,他們說想找點東西玩,他便帶了他們往烏魯木齊一間酒吧。

───那晚他們很盡興,把所有東西都忘記。他甚至忘記了自己還有數十個學生要照顧。

───結果有兩個男生,他們找不到他,他們只想到夜市場買手信,便俏俏溜了出去,再沒有回來。

───所有人都安慰他,這不是他的責任。因為還有隨隊老師,而且是他們自己溜出去的。但他知道,如果他沒有忘記他們,他在酒店內的話,意外是不會發生的。

自此他變了。不再容易與學生混熟,他不想再有任何意外發生。一熟絡了,就會鬆懈。至少他是這樣認為。

一陣腳步聲自遠而來,是兩個人。他沒有看,也不用看,他感覺到。

迅間兩個少女已站在他面前,是子慧和曉婷。確實,要打探一個地方,有誰比當地導遊更適合?

子慧見他仍躺在椅上毫無反應,閃電出手便想拿下他的漁夫帽。但她的手才遞到沙灘椅前時,導遊已不見了。他不知何時已站了起來,還施施然的把竹籤拋入垃圾箱。子慧呆住,她全看不清這導遊的身法。

這時導遊卻向著她行過來,還把他的漁夫帽拋給她。穩穩的送到她手堙C「你想要?」

子慧又呆住。你想拿去他的帽時他閃開,你呆住時他卻自己拿給你,有些人就是這樣子的,無論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光芒,都瀟灑得令人目不暇給,都令人不禁為他著迷。

曉婷當然是例外的一個,現在就算要她死她也會先問你南木高原在那堙C

她身旁的子慧呢?她看著導遊,漲紅了臉,早已說不出話來了。

曉婷搶先道:「有問題想問你。」

導遊在聽。

曉婷:「南木高原在那堙H」

導遊在沉思。良久才答:「不知道。」

子慧回復清醒道:「不知道還是不想說?」

導遊看著她道:「不想說。」

子慧瞪著他道:「為甚麼?」

導遊:「我不想有人又再在深夜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去。」

曉婷驚訝道:「你知道我們昨晚……」她的嘴被子慧的手掩著。

子慧板著臉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自己查探嗎?」

導遊笑道:「你可以試試,但不是現在。」

子慧道:「為甚麼?」

導遊:「現在要吃飯。」

兩個少女被弄得哭笑不得。

導遊一手捉著一人,往飯堂緩緩走去,道:「數年前我曾對自己承諾,永不再讓學生遇到危險的。餓壞了肚是很危臉的。」

 

--19/5/02  14:30p.m.--

--旅遊巴上--

導遊以機械的腔調道:「各位同學,今早到過天山和天池後,現在我們會再到新疆另一名勝,位於吐魯番的火焰山。那堨i真的名符其實非常炎熱,它本身座落在一片沙漠之上,四週都寸草不生,據說山頂上氣溫達攝氏70度,即使附近的平地也達攝氏42度,所以一會我們只能下車逗留約20分鐘,記得帶備你們的水,小心中暑。」

火焰山的名字似乎引起了學生們極大的興趣。他們都紛紛高談暢論。

曉婷和子慧卻在昏睡。她們剛才匆匆吃過飯後便四出打探南木高原的所在。隨隊老師、團員、在天池擺賣的當地人,她們全都問過,答案也是一致的,『不知道』。

現在她們都累得睡了,卻睡得不甜。距離今晚只餘下很少時間,但她們卻連約會地點也不知道在那堙C這令她們不止身體上很疲累,連精神上都很辛苦。

在到達火焰山時,兩人終於醒來了。

 

--19/5/02  16:00p.m.--

--火焰山

火焰山,山如其名,像火一樣豎立在廣闊的黃沙上。只要踏在地上,你便感覺到那份熾熱,不單是身體上感受到,內心也彷彿興奮起來。

山上有無數的刮痕,也不知是如何弄成的,但就給人一種神奇的感覺。

導遊沒有下車,他在車上對大伙兒道:「你們緊記20分鐘後要回來,否則變了烤雞可沒有人會同情你的。」

子慧和曉婷帶著惺忪睡眼下車,臨行前她們不忘向導遊作個鬼臉。導遊當然不理她們,他一向如此。

子慧問道:「曉婷,你說怎麼辦?」

曉婷:「不知道。」

子慧:「我總覺得那導遊是知道南木高原在那的,但這人竟不告訴我們。」

曉婷忽然很堅定地道:「無論如何我也會找到鵬的,我有信心。」

子慧:「好,那我們一會返回酒店時立即往地圖塈銦A我就不信找不到這個南木高原在那。」

曉婷叫道:「好。」

子慧奇道:「你不覺得自己變了?變得很堅強。」

曉婷笑道:「是嗎?也許是鵬在影響我。」

子慧笑道:「他真的這樣厲害?你從前甚麼也不做的。」

曉婷低頭道:「我以前很自卑的。你知道你是多麼的聰明和獨立,我總覺得自己不如你。」

子慧沒作聲。

曉婷:「我說給鵬聽,他告訴我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特性,做回自己便行,這樣朋友間才會融洽相處。我便照著做,做回自己,複雜的事交給你辦,我只負責簡單的事,例如開心便笑。」

道理很簡單,但有時未必人人做到。

子慧瞪著曉婷道:「那我豈不是徹底吃虧了?看來我真的要好好教訓這人。」

曉婷看著她道:「你不會的,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子慧搖頭道:「你少來這套。」

曉婷自毫地笑道:「而且我也真的找到一個比你優勝的地方。」

子慧皺眉道:「有這回事?」

曉婷:「我比你漂亮。」說罷即大步走開。

子慧呆住,她想不到曉婷這樣說。接著便追上了去,大叫道:「那有這回事,我比你漂亮十萬八千倍!」

就這樣一個跑在前,一個追在後,兩人都暫時拋開了心中的一切,享受著火焰山那絕色的景緻,讓熾熱的內心繼續熾熱下去。

 

--19/5/02  18:00p.m.--

--美麗華酒店--

「各位同學,現在你們可回房整理一下,我們在19:00時會有晚飯供應,地點也是在這堙C晚飯過後我們便會參加一個嘉年華晚會,相信大家必定會玩得很高興。」導遊向眾人道。

才踏進房,子慧急不及待把新疆地圖張開。曉婷則在看著手提電腦,希望鵬會有新電郵傳過來。

子慧:「有沒有新電郵?」

曉婷搖搖頭。

子慧:「你還不趕快問他那南木高原的所在地?」

曉婷:「剛剛問了,但暫時沒有回覆。」

說著便擠上床,和子慧開始研究那地圖。

子慧忽地抬頭問:「慢著,這南木高原是否在新疆的?若果不是根本不用找。」

曉婷好像沒想過這問題,呆一呆才道:「我想是的,因為他似乎一直也在新疆這範圍。」

曉婷忽然想起甚麼東西,道:「也許真的沒有南木高原這地方。」

子慧:「別這麼快灰心。」

曉婷:「我意思是南木高原不一定叫作南木高原。」

子慧呀的一聲叫了出來,道:「也是!兩個世界的地方未必會用同一個名字。」

曉婷:「我們只能從那些像樣的地方找了。」

子慧:「只有一小時,我們得趕快找。」

曉婷忽地拉著她走到電腦前,道:「你不如先看看他今早的電郵。」

『婷……我計到了我們相見的時間和地點了!……真不敢相信,是今晚0:00,地點是南木高原,沒有錯的了。在那一望無際的草坪上,我們一定可以一起看到滿天花火的。』

子慧看後陷入深思。是一個高原,會否是天山?但新疆有太多高原了。

看到滿天花火是甚麼意思?子慧不明白。

曉婷打破沉默道:「我數過了,一共有五處地方有可能。」

子慧:「只有五處?」

曉婷點頭道:「其實也不一定,但從地圖上看,真正屬於高原而又有一大片草坪的地方只有五處。」

子慧:「那五處?」

曉婷指著地圖道:「分別是那拉提空中草原、博格達山、馬牙山、南山牧場和天山。」

子慧道:「這博格達山和馬牙山應該不會是南木高原。」

曉婷不明,問:「為甚麼?」

子慧笑道:「因為它們都不在南面。」

曉婷:「別這麼武斷,南木高原不一定在南面的。」

子慧:「我總覺得這南木高原就是南山牧場。」

曉婷不滿道:「你不要說是因為它們都有『南』字。」

子慧:「不單止是這樣,兩個名字感覺上很接近。雖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但改名時應該也是大同小異的。」

曉婷咬唇道:「但一旦弄錯便再沒機會了。」

子慧拍著曉婷的肩膊,堅定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抱撼終生的。來,我們去問那麻煩導遊,只有他知道真正的答案。」

曉婷憂慮道:「他會告訴我們嗎?」

子慧:「理不了那麼多。」

 

「導遊,你這混旦給我滾出來!」子慧拍門時罵得很大聲。她從沒試過這樣,但不知為何當要她面對這導遊時,她總覺得心堣ㄙ齒p何是好。她希望罵得越大聲,便能掩飾得越好。

良久也沒人應門。

曉婷心急道:「這導遊,肯定又不知在那兒享受享受。」

子慧:「我們就在這兒等他,一直罵他,我就不信等不到這廝。」說著挨到門上。

門卻突然開了,沒人想到它會打開,子慧也沒有想到。

曉婷驚呆了,子慧卻失去重心向後倒去。

即使一塊石頭跌在地上也有聲響,何況是一個少女。

但這時卻很寧靜,沒有一點聲音,因為子慧沒有倒在地上。

她倒在導遊身上。她感到他身上一陣香氣,沐浴露的香味。他也感到她身上的香氣,少女獨特的氣息。

她很快掙扎起來,怒目而視,罵道:「你想幹甚麼?」

導遊披著浴巾,眉目間也頗精神,悠悠的道:「這麼好火氣,洗個澡會冷靜點,也舒服點,就像我現在一樣。」說罷竟向她們伸出舌頭作個鬼臉。

子慧:「你……」她還想罵,但實在罵不下去。這個人,一時瀟灑一時傻,做甚麼也似乎預計不到,但又好像甚麼都懂,想著想著她竟然笑起來。笑得很動人。

曉婷在旁邊詫異道:「子慧你別嚇我。」

導遊微笑道:「她沒嚇你,她笑時很漂亮。」

子慧厲著他道:「我任何時候都很漂亮的。」

導遊:「不一定…」

子慧急道:「我那時不漂亮?」

導遊:「剛才…」

子慧在想。

導遊接下去道:「剛才你跌下時…」

任何人突然跌下時也很難不驚慌的,子慧也很驚。任何人在驚慌時表情也很難不惹笑的,子慧是人。所以導遊沒有笑出來已是很難得的了。

子慧想發惡了,但曉婷突然截停她,急道:「你們要玩要耍花樣可否容後再談?我沒有多少時間了。」

子慧的臉紅得像火燒般,她沒有再出聲。

導遊依舊悠閒,道:「你又想問我南木高原在那?」

曉婷搖頭。

導遊有一點驚訝,他很少估計錯的。

曉婷:「我想直接點問你。」

導遊半開玩笑道:「問我喜不喜歡你?不喜歡,那你可以走了。」

曉婷氣得半死,急道:「不是!我是問你南木高原是否就是南山牧場。」

導遊嘆氣道:「你們為甚麼總要想著溜走?」

曉婷差點想一把捏死他,道:「你不要理,你答我就是了。」

導遊:「也許是吧。不要再胡思亂想,快下去吃飯。」說罷竟『彭』的一聲關上門。

留下曉婷和子慧在門口發呆,她們回房時差不多把導遊祖宗十八代也罵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