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一秒的花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18/5/0214:30p.m.--

--旅遊巴上--

「各位同學,經過3小時的航程我們終於抵達了新疆,現在我們會先往吐魯番參觀當地的旅遊勝地,今晚再返回烏魯木齊住宿,大家看看窗外的景色,一片荒漠,相信和大家平時所看到的高樓大廈很不同,我們大概半小時後就會到達目的地葡萄溝,現在先竭竭吧……」高大的導遊道。

「曉婷,你覺得這導遊有甚麼特別?」坐在最後排一個長髮少女子慧道。

她身旁的就是曉婷,清爽的短髮、尖尖的臉蛋,皮膚白滑得叫人連摸一把都捨不得。

她的眼也很漂亮,卻帶著一絲憂愁,似乎在擔心著甚麼。

子慧見她沒反應,伸手拍她道:「曉婷,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曉婷:「你說那導遊?他蠻冷酷的。但他看來很有經驗。」

子慧吃吃笑道:「很有經驗?你連人家這種事也知道?」

曉婷急紅了臉道:「你在想甚麼?我是說他帶團很有經驗。」

子慧:「我倒覺得他好像不想興人熟絡似的,整天也沒一點笑容。但看他一面自信,好像沒有東西會難倒他似的。」

曉婷點頭不語。

子慧看著窗外:「新疆真的很美,一望無際的荒野,找不到一絲現代化的痕跡,那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真令人興奮。」

曉婷也面對著窗道:「我也是…不,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擔心。」

子慧看著她道:「曉婷,有心事?」

曉婷:「…沒有。」

子慧坐直身子道:「你騙不倒我,自從我們到了新疆後你越來越神不守舍,我們相識十年了,你有心事我會感覺不到?」

曉婷低聲道:「你不要問了,我不知如何對你說。」

子慧突然震了一下,道:「莫非是那人?你來這堿O為了他?」

曉婷像觸電般抬起頭,道:「…是。」

子慧大叫道:「我不是叫你不要理睬他嗎?他是騙你的。」

曉婷:「我本來也不信他的,但他實在說了很多不能不信的事。」

其他人也似乎被她們吸引著,紛紛望向她們。

由其是後排一眾少男,雖然他們全都裝作很不在意的。

曉婷的臉紅極了,忙示意子慧坐下。

換作別的女孩早已若無其事的坐下,但子慧不是別的女孩,她瞪了後排的男孩一眼,繼續道:「我才不理會這些八八掛掛的人。他說了甚麼?」

曉婷恨不得找個洞躲進去,輕聲道:「他……」

「各位同學,前面就是著名的葡萄溝了,大家可以下車了,一起參觀這新疆的綠州吧。」導遊忽地指著車外道。

曉婷立時道:「下車再說吧。」

  

--18/5/02  15:00p.m.--

--葡萄溝--

驕艷的陽光,萬里的黃沙,四週荒漠交錯,葡萄溝處於吐魯番的中央,真的仿似是沙漠中的綠州。

整團人下車後都呆了。是葡萄溝的葡萄令他們呆了,一串串鮮甜翠綠的葡萄遍佈這堛漕C一角,走廊上、石柱上、樹枝上,令人很自然地著迷。很自然地把心中的一切都拋開。

曉婷卻似乎不能,清秀的臉蛋兒一直悶悶不樂。

子慧急忙道:「現在可以說了嗎?」

曉婷瞥一瞥她,道:「先跟著我來。」

說罷便一把捉著子慧纖幼的手往一邊疾走,子慧沒有反抗,因為她呆了。因為曉婷竟像很熟悉這堹諢A一直左穿右轉,但這還是她第一次來。而且,曉婷一向都不是這種主動的人。

一直走了差不多十分鐘曉婷才停下來。停在一條走廊上。

子慧喘著氣道:「曉婷,你來過這媔隉H」

曉婷沒有反應。她的臉上卻掛著一副驚訝的表情。

子慧:「曉婷,你不要嚇我。」

曉婷這才緩緩的道:「你看看那邊。」她指著不遠處的一張木椅。

子慧皺眉道:「那張椅有甚麼好看?」

曉婷:「有些字很好看。」

子慧詑異道:「你病瘋了嗎?」

曉婷又一下子扣著她的手向前衝,直停在木椅前。

曉婷憂憂的道:「這些字不好看嗎?」

子慧張大了口,良久不能出聲。因為她終於看到了一句刻在木椅上的字。

『婷我等你希望你也等我鵬23/5/02

曉婷嘆了口氣道:「他今早在電郵說昨午在這媦g了點東西,現在果真如此。我能不信他嗎?」

子慧拍頭道:「今天才18號,他卻寫了23號,還不是在故弄玄虛?而且,為何他一直不見你?」

曉婷:「如果他所說的都是真的話,那一切都合理了。」

子慧:「如果他是一個騙子的話,那一切也很合理了。」

曉婷急道:「你為甚麼總要潑冷水的?」

子慧:「因為你已失去理智。」

曉婷激動道:「我不想再聽,你根本甚麼也不知道。」

忽地她們的手都被人捉著,被一個人捉著,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們身後,對她們道:「不要亂走。」

是她們的導遊,他不知何時竟走到了曉婷她們身後。子慧著實有一點吃驚,因為,一直很少人能神不知鬼不覺走到她身邊。

導遊拉著她們離去,兩個少女都不作聲,也不想出聲,她們心堻ㄕ麻I不快樂,都有點不安。

  

--18/5/02  16:30p.m.--

--旅遊巴上--

導遊:「剛才的葡萄溝漂亮嗎?那種清新的感覺是很難得的。不過,我相信接下來的地點一定比剛才更令你們興奮,因為下一站便是交河故城,一座昔日的堡壘,它已豎立在新疆超過100年歷史了……」

旅遊巴上忽然肅靜了。所有學生們都一下子靜下來,他們對古堡沒有興趣嗎?然而,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點興奮。年輕人,有誰不為神秘的事雀躍?在萬里無人的沙漠中,置身一座荒廢的古堡還不夠神秘嗎?所以他們都在暗暗興奮,暗暗幻想著交河故城的模樣。

曉婷和子慧卻是真的冷靜。因為她們遇到的是更神秘的事。而現在,她們之間不止是冷靜,是冷戰。

沉默是痛苦的,兩人都不想再痛苦下去,但卻又不知如何解決。

良久,子慧忍不住了,輕聲道:「他有沒有在交河故城弄點甚麼?」

曉婷瞪著她道:「你當他也像我們一樣在旅行嗎?在玩耍嗎?他是認真的。」

子慧:「很難說,實際點想,這個人說不定就是我們團內的人,那他很容易弄出剛才的玩意來,單單便是後面那些男孩已不是好東西。」

曉婷決絕道:「沒這個可能。他為甚要這樣做?」

子慧:「說不定他就是想看你現在這般迷迷糊糊的樣子。我不想你受傷害。」

曉婷:「我很健康。」

子慧有點火氣:「你太容易信人了,這很危險的。」

曉婷:「我懂得是非黑白。」

子慧生氣道:「你懂就不會不顧一切去信這個還未見過的人,你的腦放了在那兒?人家要騙你簡直比睡覺還易。」

任誰也看得出這是悔氣說話,卻不包括火上心頭的人。

曉婷也怒了,道:「我沒有要你理我的事。」

子慧:「那決裂吧!」

曉婷悔氣道:「隨你…」

子慧二話不說竟走到了其他座位上,曉婷也就不理她,看著窗外發呆。

冷戰升級,看來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一件神秘的事,竟令一對好朋友互不理睬。

「各位同學,我們到了,在你們右手面就是交河故城,大家準備好相機出發。」導遊道。他似乎總在不太適當的時候出聲,也弄不清他究竟是無心還是有意。

  

--18/5/02  17:30p.m.--

--交河故城--

日照當空。映照得交河故城的黃土更加耀眼。這座昔日堡壘真的令人驚嘆。它浩大,佔地差不多十個足球場。它宏偉,一座座石碉、瞭望塔、炮台等都興建得非常穩固。它華麗,那經歷了無數風箱的痕跡更添加了此地的威勢。

無論誰走在此地,內心都不期然熾熱起來,都覺得自己充滿自信一樣。

曉婷當然感受不到,她的內心越來越亂,越來越煩。她漫無目的地走著,也不知道走到了那堙C

她在想,那人究竟是否真如子慧所說的在騙她?

她不希望這是事實。

他所說的一切是多麼的荒唐,但又不像假話,她信他還是不信?

還有子慧,一想起她,曉婷的眼眶便紅了。她們已認識了十年,一起經歷過無數歡樂與痛苦。但這次,曉婷不知如何是好。她知道自己有點錯的,也知道子慧是很關心她的,但她就是不能自拔。這也難怪,陷入情關的人很少能理智處事。但她真的怕,怕這段友誼會來到終結,她是千萬個不願意的。

子慧會願意嗎?曉婷很快知道答案。因為她手上的水樽忽然掉到了地上,她蹲到地上拾它時恰巧瞥到了身後,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纖幼的身形、長長的秀髮,那當然就是子慧。

子慧走了過來,道:「我不放心你這樣子亂走。」

曉婷的淚水湧出來了,勉強道:「你還生我的氣嗎?」

子慧卻笑了,道:「我才沒空生你的氣,誰叫你一發傻就這樣亂走,很危險的。」

曉婷也破涕而笑了。

子慧道:「和解好嗎?」

曉婷揩乾淚水道:「好!」

一陣風吹來,吹起地上的黃沙,也吹亂了兩個少女的秀髮。看著對方的尷尬模樣,兩人都會心微笑起來。

兒戲嗎?如果你有一個真正的知己,你就知道這不是兒戲。她們鬧翻,是因為她們之間有真正的關心;她們和好,是因為她們之間有真正的珍惜。

友誼是累積的,不會突然勾消的,就如她們身後的交河故城一樣,即使經歷無數的風吹雨打,它仍然豎立在這一片黃沙上,炫耀著它那光輝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