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給愛麗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九月.廿日陰

清晨,冷凍入骨。

她矇矇矓矓地醒了,腦子堣@片空白,也不知究竟身處何方。她緊緊地想著,想著從前的記憶。

但她的頭又痛了,那該死的偏頭痛一直在困擾著她。

她坐起身來,默默的看著窗外。窗外,卻只有一片片白茫的雲朵飄著。自來了這堳寣A她的心情一直不佳。

新的環境,總是需要時間適應的。然而,卻不知需要多少時間。

這時,她注意到床邊的小^起來。那是一張古老的木^,古老但堅實,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它永遠不起眼,但永遠也伴在你身邊。你閃爍的時候,它不會搶你的鋒頭,你落泊的時候,它也不會俏俏離去。所以這種小^一直是家堛漲n配搭。

一個人如果找到了倚靠,任何衰傷,任何挫折,都變成微不足道了。

但這種小^會引起她的注意嗎?當一個人無聊發荒的時候,任何東西也不會放過。但是她現在並不無聊,她要很努力的適應這新地方。她還要找回她忘記了的東西。引起她注意的是木^上的東西,一封信。

應該沒有誰知道她到了這兒,知道的又似乎不會給她寄這一封信。更重要的,是那細長潔白的信封、凌亂但親切的字跡,都切實地打進她的心靈,牽引著她的思緒。

從前,她收過無數一模一樣的信。現在,她卻不希望是那人寄來的。

她的心在跳,跳得很快,快得很亂。她想走過去,拿起這封信,但是她走不動。良久,她還是坐在床上。

最後,她才深吸了一口氣,勉力地走下床,走到了木^前。

一瞥見信封上那幾個字,她的頭又痛了,腳底一軟,差點兒便一把暈在地上。

信封上寫著:「給愛麗斯」。

她倚在^邊,輕喘著氣,心仍然劇烈地跳過不停。當然,愛麗斯就是她。

她緩緩的拿起信。內心在掙扎著,看?還是不看?

時間彷似停頓了,她知道現在自己的眼眶一定紅透了。一片雪白的雲霞,一個動人的女孩,一副愁緒的眼光,凝望著手上的一封信。這是一幅很美的畫,卻令人看得忐忑不安。
而最後,她還是讀了這封信。

─────────────────

愛麗斯:

你去了那堙H!還不過一星期,怎麼妳已不知所縱?如果妳看到這封信的話,務必──請務必回信,或聯絡我!

我仍然在大學開會當中,暫時還沒有太多時間。

剛才致電妳家,妳媽竟說妳走了,真的令我驚訝得目瞪口呆,我追問著妳到了那堙A她卻含糊應對,還說妳以後也不回來這堙C究竟發生甚麼事?

但奇的是她又說可以寫信給妳,我問她妳的地址時她卻不說出來,只是叫我寄到你的家堙A她再轉寄給妳。這真有點問題,但我暫時也理不了那麼多。

無論如何,照顧自己,我一有時時間再與妳聯絡。

P.S. 妳身體一向不太好,最近很冷,注意點。

18/9

───────────────

愛麗斯一口氣讀完這封信,良久不能平伏心情。信上已沾上了幾滴淚水,她呆呆的看著窗外,喃喃地道:「媽,為何你要這樣。」

雲影依舊,仍然是白茫的一片,但卻總是蓋著一層薄紗似的,一層沉重的薄紗。

現實,總是殘酷的。

x  x  x  x  x  x  x  x  x  x  x

九月.廿六日晴

連續數天,都很平靜。對愛麗斯來說,卻只感到一點點無奈。

這堣H不多,但每人都笑容滿面,親切而開朗,除了她自己以外。她已記回很多從前的事了。但,越記得多,便越不想再記,因為這一切都只令她倍感痛苦。

這天她又收到逸的信了。逸是她認識了很久的好朋友。她不是個喜歡說話的人,朋友不算多,逸是其中一個最要好的。

她上次沒有回信,她寫不下去。然而,逸顯而不是容易放棄的人,這點她早便知道。他一定會不斷寫信給她的。

依舊是潔白而細長的信封,依舊是一句「給愛麗斯」,她知道看下去只會陡增她的愁緒,但她沒法不看。只有鐵石心腸的人才能把朋友的關心置之不理,愛麗斯不是鐵人,她的心也不是鐵做的。

─────────────────

愛麗斯:

一星期了,我仍舊收不到你的回信,也不知你媽是否在開我玩笑。但我當然會繼續寫信給妳,妳稍有良心的話便回信給我吧(說笑的)。再上一星期我還和妳通過電話,那時還沒有任何異樣的,誰知開會開了一星期後妳竟然失縱了……

這兩天我剛好有一點時間,便立即搜索妳了(好像誇張了一點),我想起和你讀同一所大學的鵬,所以撥了一個電話給他,原來他最近也很忙,也不知道妳去了那堙C他也很擔心妳。

他說兩三天後稍有空便會和我一起研究方法,等著吧,愛麗斯,我一定會找到你的(笑)。

我沒有放棄的再打了一通電話到妳家,但你媽似乎真的不大歡迎我,劈頭一句便叫我以後不要再打來,我只好先答應,再想苦纏下去,她明顯不想應酬我,只道妳已經走了,便掛線了。弄得我氣在心頭,她要不是妳媽我一定不會這樣客氣。

我還以為妳媽只是對我有偏見,便叫鵬也嘗試打到妳家探口風,誰知鵬也一樣吃了大大的一窩閉門羹。現下沒辦法了,我們只好自己想辦法,我想也會從妳的朋友同學處著手,希望有線索出現。

想不到秋天才剛到,天氣就這麼寒,前兩天我凌晨時走在第一城附近時還真感到寒風刺骨,妳記得那時我們就這樣半夜坐在公園婼穻雂悗G嗎?那時是盛夏,一件襯衫已叫我滴汗連連了。我倒記得因為那次妳媽鬧得妳很兇,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一舉已躍升至妳媽心中的最不受歡迎人物榜首了∼∼

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回信,即使不回信也用個甚麼方法通知我妳現在的安危。我很難接受突然間一個好朋友會不知所縱,說真的哦。也真叫關心妳的人擔心。

說到這堙A下次再談。

24/9

────────────────

愛麗斯看著藍白色的信紙,強忍著淚水,她何嘗不知道逸是真正關心她的,但她沒能力做任何事情。還有鵬,也是她另一個好友,也一樣為她在擔心著。她真想走到他們面前,和他們一起逍遙度日。逸提起了第一城那公園,令她又彷似回到那快活的時空一樣,然而,她越去想事情,頭便越痛。

她不會怪責媽,她只有更擔心她。

「咯,咯∼∼」一陣響亮的敲門聲,是這堳雂皏X現的聲音。

也因此愛麗斯呆住了,一會才懂得反應,立時叫道:「來。」

門打開後,站在門前的是一個短髮少女,五官標緻,微笑著道:「愛麗斯,妳好,記得我嗎?」

愛麗斯心神稍定,道:「記得,這堣H不多,妳是曉婷。」

曉婷清脆地笑道:「我可以進來嗎?」

愛麗斯點頭道:「當然可以。」

兩人便走進了屋堙C

愛麗斯道:「屋有點亂,我沒有心情執拾。」

曉婷:「我明白。是需要時間適應的,慢慢來吧。」

一陣沉默。

愛麗斯忽地問道:「為甚麼你經常都能這麼開心?」

曉婷笑道:「過去的事已過去了,每天也有新的事情發生,與其整天記住些不好的事情,為何不去找些開心的事情?」

愛麗斯低聲道:「忘得了嗎?」

曉婷堅定地道:「不是叫妳忘記,是做些快樂的事,享受它。當現在覺得快樂,從前的不快樂又算得上甚麼?」

愛麗斯也似受到了她的感染,心中一輕道:「那些是開心的事?」

曉婷笑道:「我來其實就是想帶妳做些開心的事。」

愛麗斯:「是甚麼?」

曉婷:「就是出去玩哦。」

愛麗斯終於笑了,笑得很甜,甜得很美。

曉婷也笑,兩人就這樣一直相對而笑。從來,笑就是最能溶化別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