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靈與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與娟相識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夏夜。
娟站在雨中,任雨侵淫。雨從她的頭,發流過眉梢,順著鼻子嘴巴就那洵y,一直流到她的腳,順著下水道流到東海。不知道其中是否有娟的淚水。
噙滿雨水的衣衫緊緊地裹著娟的身子。娟如一尊女神雕塑,立在那兒一動不動。我站在街的一角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心開始顫抖。我不想在此時去打擾她。如果上前,那絕對是冒犯,而且不可原諒。我就如此的與她相對。
一小時後,雨停了。我輕輕地走過去,輕輕地牽她的手,把她帶到一賓館。讓她沖洗。我出去隨意地給她買了一身睡衣。
回來的時候,她已經洗刷好。靜靜地躺在被窩堙C柔和的燈光,粉紅的被子,皎潔的面上嵌著寶石般的明眸。她柔柔的目光癡癡的,似乎穿透了我的腦海。我將衣服給她,背過身,讓她換好衣服。
過了一會,她說好了。這是第一次她開口說話,聲音如鶯鳴翠,清脆溫柔。我回過頭,驚呆了。她一絲不挂展現在眼前。我趕緊閉上眼睛,飛也似的逃出賓館。
妻子還如平時般等我。見我回來,趕緊給我拿來拖鞋,我機械似的穿上拖鞋進屋麻木地坐下。妻子又給我倒了一杯熱茶放在我面前,妻輕輕的挨著我坐下,柔聲問:今天路上還好吧?

我說:沒事。

妻說:那就好,我眼皮老跳,怕你出事。那一場暴雨憑空襲來,讓我感覺怪異,總覺得要發生點什活A總害怕會有一個陌生的電話來臨,心神不俺。你回來了,心就定了。

我不知道如何跟妻子說起今天的暴雨,我不知道如何跟妻子提起今天的感覺。我也心神不定。到底會發生什洸O?


我是一個單位的小司機。工作不太累,收入也不算高,可比上不走,比下算是有餘,有嬌妻如此我也知足。每天的任務就是接送公司領導上下班。下班後,如果個別領導需要用車,也開車接送。妻子是知道的。我的工作時間比較隨意。妻子從來不抱怨。我愛我的妻子,妻子是那種很知足而有賢惠的女子,而且也算漂亮,溫婉嬌媚而不張揚。
開車外出的時候,妻子總是擔心,但是妻子口頭上從不說。我知道妻子在心理不停地祈求神靈的保佑,保佑我平平安安。每天回來都可以聞到那燒過的香的檀香味,儘管她不迷信,可她還是堅持每天早晚一炬香,妻子的愛無言卻很深,從她的深邃的雙眸塈甯搢鴐O綿綿的愛。

婚前,我喜歡喝酒抽煙,還喜歡跟一幫哥們去卡拉Ok瞎折騰。婚後,很多次,不管是半夜抑或淩晨4點回家,都看到妻子亮著一盞燈,坐在燈光下,看著一本雜誌。回來的時候,見到妻子手捧雜誌定定地望著黑暗發呆,就知道妻子的擔心了。有時喝過頭,就暈天黑地的吐,而妻子也無言,默默地伺候著,端盤遞茶洗毛巾收拾後事。這樣折騰下來,就已經是天明了。第二天,看到妻子一臉的疲倦,也會很心疼。常勸妻子早點睡,妻子卻說,看到你人,我才安心,也好給媽媽一個交代。

媽媽已經去世多年了,一向疼我,在媽媽的世界堙A除了我就沒有別的。妻子說起媽媽,我的心,輕輕的掣,絲絲的疼,如螞蟻螫了一下。知道妻子的擔心後,我基本不喝酒了,怕妻子擔心,也害怕萬一哪天喝酒太多,開車有個三長兩短後果真不堪且那是萬萬不能發生的。儘管一斤兩斤白酒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疊。現在我也很少抽煙了,因爲兒子說:老師說了抽煙會把肺熏黑,危害健康。我害怕身體哪一天真的有了問題怎牲黿o起心愛的妻子兒子還有那爲我操碎了心的媽媽。平常只要有空,我都就儘量陪著妻子和兒子。有如此嬌柔賢惠的妻子,應是前世修來的福分,該好好珍惜,我不是那種不知冷暖的薄情男人。陪著領導出出進進,見多了,說什洛\成名就說什洵y芳百世,數宇內,幾人能如毛澤東,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主蒼茫沈浮?看茫茫人海,如蟻早晚,半生辛勞,一身心酸,換得銀兩半錢,錦衣一片,笑聲滿堂,兒孫卻雲煙。人前笑嫣人後淚,幾人知曉?酸菜也罷,熊掌也罷,最後皆如肥環瘦燕一般,歸塵土。


今夜,有點心煩,有點迷茫。

點一支煙。看眼前煙霧繚繞,我也迷糊了,恍恍忽惚還置身於賓館。娟青春如火的桐體就在眼前,我想的眼睛發直頭腦發蒙,神情一定非常的古怪。妻子驚慌地問:強,怎洶F?中邪似的。

美女見多了,總如鏡中花水中月,心中不起半點漣漪。可那個女子,似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草。記得紅樓夢奡蕃‾L玉曾爲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草,是赤瑕宮神瑛侍者,終日以甘露灌溉,才得以久延歲月.因受天地精華,複得雨露滋養,遂得脫草胎木質,換得人形,修成個女體,說是終日遊於離恨天外,饑則食蜜青果爲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爲湯.只因尚未酬報神瑛侍者灌溉之德,故其五臟內鬱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只等神瑛侍者下凡,把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灌溉之情.才有似寶玉驟見黛玉相識5百年之感覺。
怎洶F?不知道。妻子給我拿來衣服,讓我去沖個涼,早點歇息。
將水調得熱熱的,讓整個浴室彌漫熱騰騰的蒸汽。想讓頭腦暈沈不再胡思亂想。
與妻躺在床上我可以感覺妻的肉體,可感覺妻子是那洩獄遙楚C躺在身邊的妻子似乎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沒有半點知覺。我感到害怕,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如同坐火車或者作輪船的時候,儘管與陌生女人身體緊挨著卻沒有心動。

我隱隱約約地感覺,感覺娟就在我身邊,她的音容,她的氣息,彌漫了整個黑夜。夜色中,我突然狠命的抱住娟狂吻。

怎為捸H妻子有點呀異。

把妻子弄疼了弄醒了。妻柔柔地說,你今天到底怎洶F?怎洶F?中邪了?進門就覺得似乎靈魂出殼似的。

妻子趕緊起床點燃油燈插上香,嘰堜B嚕幾句拜了又拜。我感覺妻子有點癡,難不成還真有鬼神上帝?

 

到底怎洶F?怪異的感覺。難道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喜新厭舊活H我的眼前我的腦海出現的全是娟的娟秀的面龐,落漠的眼神。那兩汪深深清澈的不見底的藍色憂鬱的湖水,總蕩漾在我心窩。如此迷迷糊糊轉眼就到天明。靈與欲的搏鬥沒有結果。
動物的本能與理智相較量,最後取勝的總是本能,我也不列外。不由自主神差鬼使般毫無意識地來到了娟的門前。輕輕的敲了一下門,如幽靈。正在猶豫是否馬上離開之際,門卻無聲的開ㄓ@條小縫。“進來,好活H”,幽幽的,無限的企盼。
娟如昨夜般赤裸站在我的面前。面如桃花,眸如秋波,凝脂峰秀一覽無餘。

血壓升高,全身如同上緊的玄條,如搭在拉滿弓弦上的劍,隨時就要噴破而出。我強壓坑奮,故作沈靜地拿來衣物幫娟披上。碰到娟柔滑的凝脂,一陣顫抖。滿眼的欲火逃不脫娟的明眸。我不是不食煙火的神仙,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是正在當年的男人,雄性的本能使我坑奮,可五千年的歷史卻使我消沈,使我不得不扮君子。

娟,迎上來,柔柔的一滑,順勢倒在我懷堙A抱著我,引著我到床上。娟把衣服抖落,進入被窩。將我也迎入被窩。黑暗堙A一切都不存在,夜的黑,滋生著萬物,也吞噬著萬物,此刻,僅存的是動物的本能。娟將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掉。娟的手,細長柔軟如蚯蚓,不時的觸碰我的肌膚,每一次的碰觸,都似觸電,神秘而又刺激,癢癢的,麻醉著我的神經,非常難受,說不出的滋味。娟慢慢地幫我脫掉了所有,當她將我最後的遮羞布脫掉的時候,故意或無意碰到我的私處。我怎能承受如此的挑逗,瞬即瘋狂迅速地插入她的體內。手不停地用勁揉弄她的全身,同時,嘴不停的碎咬她的肌膚,恨不得將她吃掉。她身體散發的奶想,使我整個燃燒。它在她體內四處摩擦並猛烈撞擊。全身狠狠壓住她。舌頭深入她的櫻桃小嘴內貪婪的汲取她的精華。我要將她的一切融入我的身體。
這一天,我們就這樣瘋狂作愛,似乎不知疲倦,有著無窮的精力。而她,淚雨滂沱,可她,還是瘋狂地要,似乎末日就要來臨,她要把今生的愛在這一天全部用完。

娟魔鬼般的身材使我無法逃脫,日復一日越陷越深。妻子沒有覺察我的變化,以爲年紀的原因,每次回到家都已筋疲力盡,一倒在床就進入香甜的夢鄉。妻子非常體貼,沒有抱怨,這樣過了一個月。我對妻子根本無法盡到丈夫的責任。而且心思也慢慢的全部轉移到娟的身上。家只是一個停靠的港灣,歇息的地方。
隨著與娟交往次數越多,對娟也有了更多的瞭解。我和娟,基本都不問對方情況,除非自己說出來。
娟的父親是做生意的,母親是醫生。娟自小受過良好的教育,畢業於國內一名牌外語大學。美麗,多情,潑辣注定了她的命運。還在學校的時候周圍就有無數風流公子追隨左右。作爲醫生的女兒,對性的吸引不是那炳j烈,她夢想的是轟轟烈烈的愛。娟相信命運,喜歡做夢,常想象著在某一個時刻某一個地方她的白馬王子在不經意間就出現在她眼前,她一輩子就只爲那一刻,所以她對那些追求者都置之一笑。她把她的精力都用在學習上。無論學習成績,才華還是外貌,娟獨領風騷。畢業的時候,她成了熱門人物。最後她選中了A市的C公司。C公司老闆豪年輕有爲,35歲的年紀已經擁有了一個跨國公司。豪不單才華出慼A更兼沈穩英俊,風度翩翩。看到豪的第一眼時,娟就認定了他,豪就是娟在離恨之外等了三百年的那一個。娟知道,一定是他,夢中已相見無數次相愛了千百回。35歲的他,看起來非常的年輕,又毫無生意人的庸俗。對,就是他,娟在心理喊道,冥冥之中的夢中人。

娟二話沒說就同意去C公司上班。豪看到她後,也不再物色別的人來當他的秘書了。給她的崗位是總經理助理兼秘書。

 

慢慢的,娟知道豪有一個非常漂亮而又賢淑的妻子,還有一個聰明可愛的兒子,但這不影響娟對豪的感情。娟喜歡看豪朗朗大笑時候的樣子,喜歡聽豪風趣幽默的調侃,以及豪作決定時光芒四射所散發的魄力。豪總是西裝革履,但又不失隨意。在外面應酬的時候,豪十分照顧娟,從不讓娟喝過多的酒,也不讓別的男子占娟的便宜。豪做生意從來不要美女來周旋,如果有人以此爲條件,他寧肯不作他的生意。這愈發讓娟佩服。

 

記得那年,豪的公司參加的那次廣州秋季交易會。豪的産品受到了某國一大集團SOICE的賞識,意向簽訂三千萬人民幣的合同,並願意出資與豪辦合資公司,將豪的産品打到歐美市場。

豪很自豪,他知道他的辛勞終有所報,他一定能躋身于世界百強。

SOICE公司老總David,是一個50來歲的風度翩翩魅力十足的男人,有著貴族的血統,榮耀的學歷和豐富的經歷。他畢業于哈佛MBA,有著20多年的管理經驗,是SOICE公司如今的CEO兼董事長。貴族的血統使他有著骨子堛熊弁齪[念,儘管他表現得非常的隨和以及謙恭的君子紳士風度,可依然掩飾不住他眼媕間出現對他人的蔑視。他的心神逃不脫娟的眼睛,他應該知道娟是一個如何聰慧的女子,縱是是他眼媯y縱即逝的迷茫也一一烙在娟的腦海堙C

他暗中打量著娟,娟也在旁研究著他,貓與老鼠的遊戲並不是今天開始。他當主人似的領著豪和娟在廣州的大街小巷弄堂娷哄C

廣州沒有氣勢磅隤漱悁w門似的廣場長安街似的街道,也沒有歷史悠久的故宮似的建築也沒有南京的古香或者蘇南的秀氣,沒有敦煌的神秘拉薩的宗氛或者烏魯木齊的粗曠,她有的只是包容與慧氣。

有人說廣州的女人就如那山中的小溪,晶瑩剔透毫無矯揉造作之俗氣,儘管沒有西湖一帶江浙女子的溫婉也沒有皇城根下女子的貴族大方亦不如湘妹子多情也不如川妹子那樣潑辣,廣州的女子是溫火煲出來的湯,味道越喝越濃,越喝越喜歡,幾天不喝就失去了生活的滋味。廣州就如她的女人一樣,初看卻是簡陋且有點難看,可相處久了,有一種相看不厭越處越喜歡的勁。你會越來越愛她且離不開她。David就是這樣愛上了廣州。

每次來,他都要舊地重遊一番。

誰能拒絕可口而又有色香諸全的美味?你不能,我不能,David更是不能。

白雲山的淳樸,南華街的古,六榕寺的香,沙面的風,以及各個角落埵穈_來的各種小吃,David都要帶著他們走一遍,似乎他是這個城市的主人。

他觀察豪和娟很多天,確保他們不是情人關係後,就開始對娟特別關照了。用英語跟娟說他的家,他的孩子他的母親以及故鄉的風情民俗,他相信娟是不會拒絕一個人對她的好感的。

David每天會很紳士地給娟送來一束鮮花,有百合,有玫瑰,康奶馨,甚至會是清早起來在路邊采來的野花,變魔術般地穿插得很漂亮。當娟讚賞他一句花很漂亮的時候,David仍會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貴族式的紳士風度的優雅,中國的男子自是無法學會,永遠也學不會。中國男人的GENGTLEMANFIRST,是永遠高高在上的。這也許是封建五千年形成的傳統,這也許是中國男人唯一壓制女子而另自己臉上有光的武器。中國的男人永遠也學不會給女人讓路走在前面給女人開門關門而細心呵護。中國的街頭或者遼闊的鄉村,看到的都是男人昂首闊步將自己的女人孩子遠遠地抛在後面自己一個人或者與他人前行。如果是手挽手或者並排走的,只是那些剛剛戀著的男人女人。歐美的紳士卻永遠地習慣性地給每一個女士,即使是地位完全不相等,也會保持好他的應有的紳士風度,對妻子情人女兒更是如此。

David的風度表現得恰恰好,讓娟感覺到異常的輕鬆。他會適時地來到你的門前,正巧你要出門。在你要口幹的時候他會溫柔地遞上一瓶剛剛開ㄙ瘧q泉水,當你走得累的時候,他會剛好把你帶到溫馨的咖啡廳內飲一杯淳淳的咖啡。

他說,他已經愛上了中國菜,特別是廣州的菜,他很想有一個留下來的理由。他溫柔的目光探索著娟的回應。

娟說,中國的女人都很溫柔,都如同我一樣,中國的大地,每一處有每一處的美麗,希望DAVID能到中國各處看看,說不定會有驚奇的發現。

DAVID問,你是否可以陪我走遍中國?

娟說,我很願意,可是我不能。

DAVID問,爲什活H因爲丈夫,男朋友還是父母?

娟覺得DAVID真的是很可愛,可愛得很淳樸率直自然,如同孩子般。娟告訴他她還沒有結婚也還沒有男友,只是心有所屬。

喜歡上我了,是嗎?DAVID問。

娟笑笑:老實說,你真的很可愛,可是你遲到了。

DAVID說,我腿長,曾經在他那個城市,是五千米的長跑冠軍,我難道不能追上超過那個人嗎?

娟說,你真的很優秀,你該擁有更優秀的朋友。

DAVID問,是因爲豪嗎?

娟眼堣@絲迷茫,沒有逃過DAVID銳利的眼。DAVID真的很心痛,他在來中國之前,已經對中國的文化有了相當的瞭解,更何況這幾年與中國的進一步零距離的接觸。在與豪談生意之前,他對豪的公司豪的家庭也瞭解得非常清楚,他很爲娟不平,也爲娟不值。

娟斷然否定DAVID的猜測。

DAVID不知說什泵n。中國人,總是生活在面具下,特別是中國的女子,帶著幾重面具和沈重的枷鎖掙扎在重重困網中。愛,卻不敢說出口,更不能表現出來。恨,也不說出口,時時還要露出笑臉,人人時時都在揣摩著對方的心細,相不信任。

DAVID深深地歎了一口氣。DAVID讓娟轉告豪,如果他能說出讓他留下來的充足理由,那他就與豪簽訂那三千萬的合同並願與豪合夥投資建廠。

 

豪,不是不明白,只是儘量在拖延,期望會有另一個奇[出現。

豪當然明白,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相同的東西出現,即使是雙胞胎也不可能完全相似。利用女性周旋來獲取利益,儘管是生意場上一貫的手段,可讓豪所不齒。因此最終他放棄了讓他的公司走向世界的覺好機會。儘管當時的考慮不完全如此,也不完全是爲了自己或者爲了娟,他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娟讓娟尋得自己的幸福。儘管這個DAVID是不錯,可年齡相差太懸殊,而且豪不太喜歡國外,覺得國外畢竟是國外,日子過起來,會有諸多不便,各自的習慣風俗不一樣,會有許多磕磕碰碰。而且,生活在陌生的環境堙A找個聊天的人都找不到。豪看得出,DAVID是喜歡娟的,可這樣的喜歡能持續多久?DAVID接受的教育完全是西方式的,崇尚的是自由和浪漫,而中國的教育崇尚的是責任和義務,這其中的矛盾,在沒有利益衝突的時候會相安無事,而如果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是水火不相容。這樣的事情豪見多了,他的一些朋友,在最初的改革開放的日子堙A雲湧般的流向了國外,嫁給了老外,日子過得多半委屈甚至淒慘,更有甚者被人逼入黑社會或者妓院。

也許豪對david的拒絕,含有一絲私心,只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他真的喜歡娟,從娟火熱的目光中他讀懂了娟的思緒。可是,豪是一個有家室的男人,也是一個負責的男人,傳統的教育讓他行于禮止于步。他常常會在夢中一身冷汗驚醒,恐悸於夢中與娟的雲雨。

David就如此走了,留下意味深長的一笑,留下輕輕的擁抱:哪天你想我了,請一定給我打電話。

娟禮貌性地回答:當然,會的,我會想著你的。

 

娟越來越愛豪,不能自拔,特別是當豪因爲她而放棄了對公司發展有著長久意義的特別的機會的時候,她對他的崇拜又升了一級。。


David的生意沒談攏,卻跟義大利簽訂了一項合同。生意額比較大,需要豪親自出馬才行。豪需要一個精通英語的翻譯。整個公司堙A除了娟,無人可以勝任。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豪帶上了娟。豪喜歡娟想佔有娟,但是又不想讓娟受到傷害和委屈,也不想對不起妻子,所以總是處在想擁有她而又遠離她的尷尬位置,游離在她周圍。娟幹練有柔情,嫵媚又大方,特別是那兩汪泓旋使豪眩目,她渾身散發的青春女人味無法使豪不想要她,娟的膽識娟的才幹使豪非常賞識,娟的多情,使豪無以阻攔地愛上了她。愛她,卻不能擁有她,他不斷地折磨著自己。他儘量不單獨跟娟相處。從看到娟的那一刻起,豪就喜歡上了她,愛意如大海下的暗流,洶湧而澎拜。娟的輕盈,娟的沈靜,娟的率性娟的嫵媚,娟舉手投足間無不流露出一種讓豪發狂的神態。豪,無奈地愛上了這個不經世故的女子。他愛娟,才更加珍惜娟。他把她珍藏著,如同一幅最愛的絕美的山水畫,只能挂在牆上,隔一段距離,癡心地戀著,卻不敢進入畫中。他不想讓這純潔的愛染上半點塵俗,他希望娟過正常女子應有的幸福生活。他爲了這個,而掩飾著自己的表情和壓抑內心的感情,總如大哥哥般地在遠處關愛著娟。娟亦如此,她不想令豪爲難。儘管他就是她那千年夢一回的他,而今,她卻不能靠近她不能擁有他,即使哪怕是累的時候找他的肩膀靠依靠她都不感。她很想逃離,卻總無法逃離,她幾乎要隨DAVID而離去,可終究擺脫不了豪對她的吸引力,她無助地等著菩薩指點迷津。

她愛他,卻不能擁有她。看得書多了,說什炤R他就是讓他幸福,給愛一條生路,說得容易,可真的遇到的時候,卻不知道有多難,簡直難於上青天。

愛是付出的收穫,愛是痛苦的甜蜜,愛也是練獄的天堂。她覺得她已經活過幾輩子了,太苦太苦,苦得沒有邊際,絳珠草用一生的淚來還嘗還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恩,誰能告訴我,爲什玳我今生遇見豪,又該如何還嘗那不可預知的孽債?娟相信,一定是她上輩子或者上上輩子欠了豪的債,讓她這輩子來嘗還。否則,上天爲何不憐她?

娟,總是早早地來到辦公室,認真打理豪的辦公桌以及豪留在辦公室的衣物,偷偷地拿著豪的衣服相擁,聞著昨日殘留的豪的氣息。算著豪到來的時間,准點地給豪泡上一杯豪喜歡的濃濃香淳的黑咖啡,在豪到來的時候,熱度剛剛好。娟,總是在所有的人離開辦公室之後,才看是慢悠悠地收拾著豪的辦公室以及自己的辦公室,精心擦拭著豪做過的椅子和用過的桌子以及用過的杯子,讓它們一塵不染哪怕是豪衣服上的一點點灰塵痕[一絲斷發她也會細心地幫他吹去,她願意。她總是將豪的行程安排得妥妥當當,讓豪舒張得體。她願意,就這樣過一輩子與豪相對。

她愛著豪,她喜歡看到豪每天清早來到辦公室時發出的驚呼:這又是什洩寣H如此優雅漂亮的花今生第一次才遇見。謝謝,娟。

看著豪的陽光笑臉,娟很滿足。愉快的一天就這樣開始。


這次遠足,是他們第一次單獨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