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大 山 情 懷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小時候,村堛漲悀H說,人又是走了運,天上准會掉餡餅。這不,最近,一個大餡餅掉到了我家。

20年未見面的王大山突然給我寄來了一顆晶瑩剔透的玻璃心,並附有一張紙條——

亮子:

還記得大山嗎?我現在是海南藍天電腦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大山情懷依舊,農民情結如何?甚念。

願意和兄弟共展宏圖嗎?年薪10萬能否屈尊降駕?實在太忙,不能多說,見諒。附手機電話號碼於此,接信後請給我打電話。

王大山

8月8日

望著這封信,妻子一臉的霧水,我卻思緒萬千,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20年前的王大山,富有傳奇色彩的王大山,記憶中漸漸模糊的王大山,又像電影蒙太奇境頭一般,重疊閃現在我的眼前了。

 

那年,我念初二。

周五一天是勞動課。那天,我挑著滿滿一擔沙子,雄赳赳、氣昂昂地走著。心堨翱美地想著:今兒是陳璐掌稱,那個城塈洧遄A那個美麗的小妖精,呵!淡淡的彎彎的眉頭、雪一般白的皮膚、烏黑亮麗的大眼睛,等我一挑到她身邊,一定會張開她那微微翹起的富有挑逗性的嘴唇大叫“呀,那麽大的力氣呵!”那該是多麽地令人心醉——

“咦,誰的菜票?”心搖神蕩之際,竟然踩到了幾張菜票。

“哦,我的,”我的話音剛落,挑著擔走在前面的大個子猛然回過頭來,“是我的,我剛才在你那兒脫衣服,可能掉出來了。”說完,他趕緊放下擔子,走到我身邊,彎腰撿起了菜票,數了數,又摸了摸口袋。

“就這些?”他一臉的疑惑。

“嗯。”我心埵陷X分不快,難道我會要你的菜票?真是的。

“糟了,還有兩毛菜票呢。我去找找。”說完,他頭也不回,快步往回頭的路上趕去。

“兩毛菜票?”我吃了一驚,要知道,那時我們住校生一般家堥C月給錢不會超出1元,而通學生父母跟本就不給錢。

“我幫你找找。”撂下擔子,不知怎的,我就像自己丟失了兩毛錢似的,心堳瘙o慌。

於是,大路兩邊,每人各盯一邊;碰到高中的同學,他就探問,遇到我班的同學,我就發問。就這樣,我倆把從學校到河灘的路來回找了整整三遍。

然而,一無所獲。

太陽就要落山了,火紅的霞光把我倆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田野堙A蛙鳴聲此起彼伏,直叫得令人心煩。

“算了,先完成勞動任務去吧。”他顯得很沮喪。我無奈地點了點頭。

那時的勞動任務很重,年僅十五歲的我,一天得挑600斤的沙子,當時我才挑了400多斤。

待到我倆把各自的任務完成時,月亮已經升得很高了。想到美麗的陳璐不但沒爲我那麽大的力氣喝彩、反而露出不耐煩且鄙夷的神態,我有些悵然,再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知怎的,我說了句“到一起吃吧!”他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感激的神色,說,“謝謝你了。”

於是,我們知道了對方的名字。他念高一,出生在大山溝堙A爸爸讀過幾年書,給他取名王大山,說倒回來就是山大王了。我啞然失笑,沒聊幾句,上課鈴響了。

然而,事情還沒完。

晚自修時,勞動了一天的雙腳直發熱。我脫了鞋,讓腳板涼快涼快,冷不丁的,從鞋子堭a出來一張2毛錢的菜票!

我呆住了。

這菜票是怎麽跑到我的鞋子堛滿H我百思不得其解。立即還給大山——但怎麽對他說呢?人家會相信嗎?會說我是僞君子嗎?會說我企圖占爲己有嗎?那麽,乾脆占爲己有?不、不、不……

很多很多的想法像火花一樣,一個個地閃現,又一個個地熄滅。

那個晚自修,我看不進一點書。

那個夜晚,我很遲才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匆匆地趕到了大山的寢室,將正在洗臉的大山叫到外面。

“這是你的菜票。”我將2毛菜票塞到大山的手堙C

“啊,謝謝……”他發出一聲歡快的叫聲,然後和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邊上的同學立刻投來了一種詫異的眼光。

一切都不必說,一切想法都顯得多餘。信賴,讓我們兩顆年輕的心緊緊地靠在了一起。

 

從此,我們的交往便多了起來。大山初中在山區念書,沒有正規的英語老師,英語基礎很差,常常讓我幫他補習英語,他說“我一定要考上大學”,語氣很堅決,很容易讓人受感染,真的令人感到一種大山的堅毅和厚道。其實,他連she和her都分不清楚,現在想來,他想考大學真是天方夜譚;不過,當時我真的很動情,別的不說,單單因爲他是一個高中生,竟能屈尊向我學習就足夠讓我的虛榮心滿足了。那時,我的記性忒好,常常能把老師上課講過的內容一字不漏地講給他聽,他也學得很專心,英語成績進步很快。

一天傍晚,我倆各拿一本英語書在河邊散步。當我給他詳細地講解了一個問題之後,他一臉真誠地對我說:

“亮子,你要是女的該多好。”

“爲什麽?”

“那樣我就可以娶你爲妻了呀!”

“別,千萬別。女人太聰明了你要吃苦頭的。”我一臉的認真勁兒。

“不,我可不是開玩笑。真的,你的熱心和真誠常常令我感動不已。告訴我,你爲什麽能這樣?”

他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兩道濃眉卻舒展著。夕陽柔和地照在他那高大的身軀上,河水湯湯而流,金柳隨風搖曳,那富有青春氣息的臉顯得異常紅潤和剛毅,刹那間,我的腦海婺鶗X了一個詞——英氣逼人。

是的,不得不承認,他對任何一個愛美的女孩子,都有一種無法抗拒的魅力,怪不得陳璐那美麗的小妖精也向我打聽他的姓名——想到這堙A我的心婸譟溜的。

“爲什麽能這樣,農民情結唄。”想了一會兒,我才說出了“農民情結”這個我自以爲比較有文化味的字眼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