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大地的謊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曾通進鶻山監獄的時候,有幸見到了傳說中的風雲人物老舜。

當然,事實上那時候曾通還並不認識老舜,所以即使看見了也不知道。曾通記得很清楚,那天下著雨。兩個鶻山監獄的看守一前一後把他夾在中間,一個帶路,一個在後面監視他。在去鶻山監獄的路上,雨水在泥漿中毫無規律地聚成一灘又一灘的可以看見的小池塘和不可以看見的沼澤,以至於讓曾通和兩個押送他的看守不得不一步一跳,期望能避過讓人心煩意亂的微型陷阱。但事實上這樣的方式並不奏效,所以在這條通往鶻山監獄的羊腸小道上,三人都是走得拖泥帶水。其實這已經是最好的情況。兩個看守應該都是當地人,對這片荒涼恐怖耳熟能詳。如果只是曾通一個人走的話,早就被活埋在大陷坑堣F。

大陷坑,當地人叫做莽撲。它們象一群群冬眠的怪獸,蟄伏在這片大地深處。小的莽撲可以讓一個人的腿陷進去,大的則可以一口氣吞掉一個連的武警。最令人恐懼的是,這種陷坑仿佛有生命一樣,可以四處緩慢遊走,時時刻刻準備著擇人而噬。而且奇異的是,每個莽撲都有一個特殊的著力點,不走到那塊地上,屁事沒有,開坦克也能隨便來回。可是一旦走了上去,那就只好聽天由命,如果只是小的,只會吞陷一隻腳,這時候最好的辦法是想辦法把自己的腳鋸了爬出去,反正有的是時間。莽撲吞人看心情,如果心情好,也許慢慢吞陷上三五個小時還不過腰,就算心情不好,也得半個小時。但是萬萬不能做的事情,是看見同伴陷了伸手去拉,天知道這個莽撲有多大。一使勁,興許方圓幾十米都會開始往下陷。到那時侯就不要鋸腿,直接鋸頭鋸喉還方便些。

到底是什洎鴞]讓莽撲這種東西存在,這個有待地質學家來考證。但是很明顯的是,押送兩個曾通的看守都沒有什洶葑‘h研究討論的。兩個看守看似罵罵咧咧,其實都是小心翼翼警覺萬分,沿著一條祖祖輩輩走下來的路慢慢地著,而且不時停下來辨別方向。就算沒有莽撲,迷路也是要命的事情。走之前曾通就被告之:“娘的!跟著老子腳印走!明白不?傻球?!踩老子踩過的腳印!”所以每次曾通胡亂走了,都會被背後押送的看守猛抓一把,罵一句“傻球”“娘逼”之類,然後前面帶路的那個會回頭給他腦袋上來記猛的,好讓他頭昏眼花,走得更歪。歪了再敲,以此迴圈。

雨越下越大,兩個看守越發不耐煩,後面的罵聲越來越惡,前面的敲打越來越狠,總而言之讓曾通越來越昏。如果說天氣會對人的心情造成一定的影響,那牴○o天的天氣對暴露在荒山背後的泥濘中的三人造成了傷害也是說得過去的。當然,程度因人而已。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對某些人有某種效果的東西,旁人看來可能無動於衷,甚至不屑一顧。可以肯定的是,在這個天氣的話題堶情A曾通正好是那洶ㄗ影響的一類,而一前一後兩個看守正好是另一類人。頭被敲暈當然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你正好明白什洛s無期徒刑的話,你就能更加徹底地瞭解這個問題了。

不乘車,並不是因爲沒有車,而是因爲根本就沒有路可以開。鶻山監獄在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戈壁中央。戈壁由退化的大草原形成。傳說很多年前,這奡蕈g是水豐草美,牛肥羊壯,曾經是一個草原英雄的王國,是一個偉大可汗的後宮。但是那已經是歷史。現在歷史留下的現實是無盡的泥漿,灰色陰沈的天空,不時出現的劃破整個天際的閃電,可以把一個車隊都埋葬的陷坑,以及在不可預測的危險中努力掙扎的三個人影。

然後曾通也不記得走了多久多遠,也不記得被兩個看守輪番敲打了幾回,反正就在他第四次想拉泡尿、準備開口請兩位押送他的看守稍示休息等他馬上解決的時候,他就看見了老舜。

那是監獄的大門口,鏽紅得發亮、長滿倒刺的鐵絲網在雨水中閃閃發亮,整整一隊看守押著一個滿臉皺紋但是沒有任何表情的老頭正往外面走。老頭穿著和曾通不一樣的囚衣,而且要破舊許多。他的下巴圓圓的,沒有一點胡渣,讓人看不出年齡。反正是很老吧。總而言之,老頭身上看不出什炫S殊的東西,他站在一群人當中,沒有人會、至少沒有人會最先注意到他。

但是曾通還是看見他了,因爲他一出現,前後兩個看守馬上戒備起來,並且和曾通一起停下讓到一邊。曾通明顯地感到兩個看守在緊張,這和押送他的時候一路罵罵咧咧,不時還聊聊天解悶的他們是兩回事。所以曾通看著那個老頭走出來。一看,就再也收不住。因爲他發現老頭也在看他。走出大門時,本來拉聳著腦袋的老頭忽然膩_眼皮,看著曾通裂嘴笑了一下,讓曾通心埵悀j不舒服。說不上爲什活A可是就是不舒服。雖然人早就已經濕透了,可是曾通還是感到一絲寒意,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可能如果有人看見莽撲裂嘴笑的話,就會理解曾通的感覺了。

然後老頭膩_被銬在一起的手,舉起右手食指,朝站在一旁讓路的曾通點了點,接著又回手指了指自己,用食指和中指直插向自己的眼睛,然後又將手掌平放在喉頭上來回磨,來回磨……在忽然之間,曾通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一股從冥冥中來的恐懼貫穿了他的心。這是什炤N思?曾通當時想不通,他也無法知道,當他後來想通的時候,想不想通、知不知道這個手勢的意思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是他?”站在自己後面的看守開口小聲說道,沒有人知道他是問前面的看守,還是在自言自語。

前面的看守回頭看了看,又瞟了曾通一眼,沒有說話。

曾通忍不住問了一個必然沒有人會回答的問題:“什洵O他?誰?”

如果這時候曾通知道老舜在鶻山的大名,如果他知道這個人對自己會有什洩獐v響,他就不會問這個愚蠢問題了。但是他還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老舜,也不知道他再也無緣看到這個毫不起眼的老頭。

 

對於監獄的外面,曾通並沒有時間留下足夠深刻的印象。如果要他說的話,黯淡生蛌瘍K絲網,挂在外面曬的洗了的隨風飄蕩的看守制服,如同招魂的幡。再有,就是一些糧食隨便堆放成一個小丘。走進監獄建築,鶻山監獄的內部面貌第一次呈現在曾通面前。如果以一個字來形容這個監獄的話,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黑”字,但是曾通的第一印象卻是“老”。土木結構的房子,天知道用過多少朝代的木鐐銬,還有佈滿灰塵和裂縫的木質地板,以及讓曾通最驚異的,每個牆角以及走廊旁邊時常出現的油燈。也許這婺g常停電吧,曾通這樣想道,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因爲他沒有看到一盞燈,沒有一盞電燈也沒有哪怕一米電線。驗收的門衛很快就讓在其他地方煩瑣的程式簡單化了。一個看守領著曾通打開一扇門,一扇後來曾通拼死拼活都想看到的門,然後帶著曾通走了進去。

一走進去,曾通就徹底推翻自己對鶻山監獄的第一印象。這堣ㄛO簡陋,簡陋的只是外面那個做爲裝飾或者門面用的大木房子。出現在曾通面前的,是一個似乎從山堶惚鶗X來的山洞,一條不知道通到那堛漕i道。

繼續往前走,暗長的甬道,在黑暗中盤延,似乎永無盡頭。甬道並不平整,而是或上或下,下多上少。看守無聲地帶著曾通在黑暗中默默潛行,每隔十來米出現一個趴在牆角的油燈。油燈將兩個人的影子照得飄飄忽忽,黑暗的甬道將他們拉得老大。於是遠遠望去,仿佛是兩個足不沾地的魔鬼跟在後面。曾通爲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別亂想!他偏偏腦袋提醒自己。於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利用僅有的微弱光線觀察四周上。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越看越讓自己心驚,並不是因爲有什洛i怕的東西隨時出現。事實上,如果單單就表面來看的話,根本就沒有什洎得稱道的玩意兒。甬道根本就是粗粗打造成的,牆壁、天花板很多地方都不平整。唯有地板還過得去,除了少許塵土以外,倒也沒什洹|坑窪窪。那也許是因爲走的人多了踩得平的原因。黑暗的甬道上不時出現的油燈,看年代起碼應該追述到半個世紀以前,如果拿出去賣的話興許也會騙些自詡風流,其實飯桶之徒。黑暗中彌漫著一種潮濕的黴味,除此之外,別無他物。沒有窗戶,沒有房間,只有似乎永遠沒有盡頭的甬道本身。一個拐接一個拐,或左或右,偶爾也會出現交叉路口,一條橫著或者斜著的甬道出現,宛如迷宮。路過一個岔口的時候,曾通偷眼四望,沒有看到任何新奇的東西,依然是甬道、油燈和消失在盡頭的黑暗。只有不斷往下,偶爾往上的坡度暗示著自己是否已經到達地心深處。漫無邊際的黑暗,消磨了時間觀念,永無盡頭的甬道,扭曲空間的定義。壓力,一點一點的增大在心頭,宛如同時出現的一種也在黑暗中漸漸蔓延恐懼。相信任何一個心智正常的人走到這堙A都會不禁問自己:“我會不會永遠都出不去了?”

但是凡事終有盡頭,永遠走不完的路是沒有的。在曾通無法自己走了多久或者多遠之後,時間和空間的概念終於被重新修正了。一個一如甬道那端的一樣的碩大的土木屋子出現在眼前。有了窗,有了門,以及從外面吹來的,刺骨卻對曾通來說清新甚至可以說是溫馨的新鮮空氣。開鐐銬是一道必要的程式,洗澡也是,但對曾通來說則非常的享受。熱水是奢侈的事情,但滿身泥漿混雜雨水和汗水的曾通還是很樂意的接受了兩個看守輪番用冰冷刺骨的井水從自己頭上澆下來,一桶又一桶,冰冷的井水帶來一陣又一陣泥土的腥味,夥同一片又一片的寒栗,但也著實沖去了身上的污垢,和各種複雜的情緒諸如壓力恐懼之類。曾通突然理解了漫長黑暗的甬道的含義。

末了,看守遞過來一個烏黑而且硬邦邦的毛巾,然後等他把自己弄幹,穿戴整齊之後把他帶到一側的一個甬道堙A這回走出不遠就進了一個寬大的沒有任何標牌的房間。一個甬道最外面的房間。

曾通四下打量,房間靠著甬道外側建立。一道門開向堶悸漕i道,另一道緊閉著的門,想必通往外面。房間的擺設和甬道的單調匹配,有一個土搭的炕,上面有還算乾淨的被子。另一旁居然有個木頭桌子和凳子,桌子上還有一盞油燈。這以至於讓曾通開始幻想自己能用這張桌子和凳子幹些什洧き﹛C但是他的幻想很快就破滅了,因爲很快就來了個胖壯的穿著看守衣服的中年人進來,他大不咧咧地一屁股坐在那張唯一的凳子上,直坐得凳子吱嘎怪叫。

“曾通?”壯漢翻著自己帶來的文件,又膩_頭看著曾通。

“對。”

“嗯……” 壯漢點點頭,“我是這堛犖貌齱C你知道你犯的事是判的無期吧?挪用公款五百六十萬……嗯……”獄長又埋下頭看他的文件,似乎在思考措辭,最後他仿佛是下了什洧M心一樣,開口說道:“我給你一個單人間,嗯?你看怎狩芊H畢竟你還是個受過教育的,不能太委屈了,嗯……”

曾通覺得有點好笑,又有點莫名其妙,好象自己不是來蹲大牢而是來住賓館的一樣,或者自己是什洎垠n人物一樣,需要一個獄長以近似謙卑的口氣商量著說話。不過他很快忙不磢甄I頭稱是,因爲他知道這樣的禮遇實在是不能浪費的機會而應該緊緊地把握在手堙C

“嗯……我們這堿O這樣。每天下午活動三個小時,然後吃飯由我們給你端到房堙A嗯?”獄長似乎很喜歡發嗯這個單音節,“房埵釩K盆,另外,有什洧き〝峈抳搨n就對我說吧?”

曾通聳聳肩膀,自己才來不到幾分鐘,實在想不出有什洧き*鈰鷋〞滿C於是獄長象松了口氣一樣放軟身體,疲憊地揮揮手,“畫押吧。”於是曾通將兩個拇指沾了印泥,蓋在了那份文書上面,又拿起筆簽了字,完成了交接儀式的最後步驟。然後兩個看守扶著腦袋堶惘h少有點霧水的曾通走出房去。

 

黑暗之中,一個若隱若現的火苗飄忽不定。曾通睡在冰冷的硬炕上,四下打量,毫無目的地思索著。這就是我的餘生活H牢房純粹是在山堳麙葵漕i道旁開的窯洞,門是一扇僅容人側身而入的木門,上面有一個透氣孔。門鎖是最老式的那種,鎖孔一眼望穿,可以內外用一把鑰匙打開。這是一個沒有窗戶也沒有任何衛生設備的房間,目所能及所有物品是一張硬炕,和一個不知道什炭瞼N傳下來的油燈。監獄堶惇あ雰S有電,也就不指望還有什洛進的通訊工具可以和外界聯繫。也許唯一有聯繫的是風。風呼嘯而過,時而低沈,時而咆哮,時而斷斷續續,象一個時時刻刻在惻惻冷笑的怪獸,從未知中走來,掠過外面的山脈和樹梢,發出嗚嗚的怪叫,然後又向冥冥中飛去。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當然,應該不能再多抱怨什活C今天進獄長的辦公室堙A堶惜]未見得比自己的這個房間強多少。一樣的油燈,一樣的冷炕,僅有的獄長地位的體現,就是獄長的房間面積大些,和一套可以用來辦公的桌子凳子。

油燈如豆,在沒有任何空氣的流動下,在一切都靜止下來的時候,時間漫長得不可思議。和獄長的房間一樣,他的單人房間也是在山堶惚鶗X來的甬道旁邊開的一個窯洞,但是小了很多。看來也許鶻山監獄所有的犯人都在窯洞之中生活?這樣的監獄,倒是古怪。犯人的監倉,看守的宿舍,獄長的辦公室,食堂和廁所,都在一條又一條縱橫交錯的甬道兩旁。更確切地說,是在這座大山的腹腔內。

曾通漫無邊際地想象著甬道的情景。一條漆黑的甬道,兩旁是不同的房間,他沿著甬道往前走,兩旁不時有犯人的咆哮聲,瘋狂的眼神,或者看守地打罵聲,冰冷的眼神,那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區別。一片恍惚中,他推開甬道盡頭的門,他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堙C他躺在拼木地板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煙,耳邊傳來警車刺耳的警鳴聲,他枯澀一笑,終於來了……

第二天一早,吃過面餅做的早飯,一個看守將還在恍恍惚惚的曾通再次提到了獄長室堙C一個瘦長而有尖銳鼻子的馬臉男人坐在昨天那個唯唯諾諾的胖壯獄長的凳子上。也許是他還嫌自己的下巴沒有鼻子尖銳,所以用兩隻手指不斷的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看到曾通來,他似乎很高興。他揮揮手,讓看守出去。

“曾通?”男人問了昨天獄長同樣的問題,甚至措辭都一樣。只不過,聲音更加尖銳,而目光也更加銳利。

“是。”曾通老老實實地點點頭。

“歡迎來鶻山監獄,我是這堛犖貌齱C”男人似乎得意地沖他眨眨眼睛。曾通多少有些不知所措。於是男人接著道:

“我知道你一定很奇怪,在你的腦海媞貌齯@頂還是昨天那個肥頭大耳、說話低聲下氣的不成材的糟老頭子?我昨天晚一些的時候把那個陰測測的傢夥趕跑了。”男人自顧自道,“所以了,昨天你是他看到的最後一個,至少是最後一個進來的囚犯。我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不過我還是想先見見你,想知道爲什炮隉H”

曾通茫然地搖搖頭,心媯Z磨著“把他趕跑了”這句話是什洹t義。不過男人很快就解答了這個問題:“我天沒黑就來。老天,這堛爾竷i不好走,還有那個甬道……不過還好,至少不用擔心有人會越獄。我剛剛看了所有的囚犯檔案,結果發現這堹u是個地獄。什洶H都有,殺人越貨的,縱火燒房的,強姦女人或者男人的,嘖嘖……”獄長埋頭翻了翻手堛瑰仵蛂A好象一副很欣賞的摸樣,“唯一缺乏的,是那種高智商的技術罪犯——直到我看到最後一個,也就是你的檔案。你是這堸艉@一個經濟類囚徒。怎樣?自豪嗎?嘿嘿嘿。”獄長得意地陰笑起來。

曾通一身的雞皮疙瘩,因爲他發現獄長的目光不斷地在自己身體和四肢上下滾動,似乎想將他看穿一樣,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再苯,或者再迷糊,也知道自己萬萬不可做出些讓對方不爽的事情,於是只好一動不動。

果然,獄長似乎很滿意地哼了一聲,“我想你也多半不會自豪的,失手被逮的人都不會怎炳o意,”他伸手拿起一個杯子喝了一口:“茶,真是好東西啊。不過也是真奢侈的。你喝茶嗎?要不要來一口。”獄長很沒有誠意的舉起杯子晃動一下,又送到自己嘴邊,“鐵觀音,明前的呢。我很欣賞茶這種東西,並不是附庸風雅,而是實實在在地喜歡。這是文明的體現,是不是?我壓根看不起什珀q泉水純淨水之類的東西,我們祖先在山洞奡N喝那種玩意兒,進化是往前的,而不是什洩祐噬回對不對?咦?剛才我們說到哪里了?”獄長似乎對曾通對茶不感興趣而沮喪,而不得不打斷問道。但他馬上就想起來了剛才的話題。

“哦,文明,對。文明可是個好東西,我想任何人都不能否認這一點。這也是我爲什牲鴽A特別感興趣的原因——因爲文明。在這個監獄總共的一百來號人——一百二十一個犯人和二十個看守中,唯一受過高等教育的就是你我。有趣嗎?”獄長又喝了一口茶,目光閃爍。

 

對於沒有蹲過大牢的人來說,放風也許是件新鮮事兒。但是對於老犯人來說,這只是一道必要的程式。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交易,都在這個時間進行。所以了,除非有疾病或者其他什炬z由,放風活動是神聖不可侵犯、不容動搖修改也不容不參加的。當然,如果沒有招惹麻煩的話,這樣的時間倒也不妨用於消遣——如果的確能找到有效的消遣方式的話。曾通跟著一群同病相憐的囚犯排成長蛇而出,猛烈的西北的陽光頓時扎扎實實地刺得他淚盈眼眶。然後,等他眼睛紅過之後,他就清楚地看見了鶻山監獄的全貌。

鶻山監獄坐落在四個大山之穀。也許是天然的,四面的山谷都呈不同程度的懸崖,即使是最低的南面的懸崖也是有近百米高度的斷壁,這就杜絕了任何囚犯可能逃竄越獄的希望。考慮到外面巨大無比的大戈壁和大戈壁上面擇人而噬的莽撲,這種懸崖大約不會是人爲的。如果在空中看來,整個監獄其實是一處在大山之中突然出現的地陷構成。這就解釋了通往外界的甬道的來歷。監獄的建築都坐落在緊貼北面,也是最高最陡峭的懸崖旁邊。建築與山壁相通,堶捧t接甬道通往外界——那也是唯一的與外界聯繫的途徑。其實從真正意義上來說,建築都不是監獄的主體。犯人居住的監倉,包括曾通自己的單間都是在山體內部的甬道兩側開掘出的房間堙C望著這些灰濛濛的房子,曾通心埵蘁N著昨天黑暗之中自己進去的獄長的居室到底是哪一間。看了一會兒,這些外表上一模一樣的建築實在不能給曾通道出更多的資訊,於是曾通放棄了這種猜測的無聊遊戲。

除開這些連著山壁的房子,剩下的就是一個很大的操場了。操場並不平整,四周朝中央傾斜,似乎在預示著有一天會在現有地陷基礎上來的再一次某種程度的地陷。操場中心是一處積水而成的,昏黃顔色的小湖泊以及緊挨著水源的十來畝田地。

這堣]許是這個地球上離文明世界最遙遠的地方之一。沒有什洮媬v,沒有別處監獄流行的鋼筋混凝土,而是古老遙遠的甬道和窯洞。最不可思議的是這堥S有電網,因爲根本就沒有電線。最近的一條公路離這堜|有近百公里的路程,而且是穿越死亡戈壁。再沒有經濟頭腦的人也不會把電線鋪到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甚至也沒有了其他地方非常風靡時尚的瞭望哨塔,可能高高的懸崖長長的甬道以及外面方圓上百平方公里的戈壁已經很好的徹底地斷絕了這堛漸}犯逃出升天的任何期望,所以實在沒有必要再脫了褲子放屁,修建監視囚犯的什玻A望塔一類的東西。

象其他囚犯一樣,曾通慢慢地在操場上鍍步,四下打量四周的懸崖峭壁。懸崖猶如刀削,寸草不生,唯有懸崖頂上有一棵枯樹長開四肢,坦然地或者絕望地擁抱著死亡。一群囚犯阻著他的去路:“嘿,新來的?”領頭的人身子碩長,皮包骨頭。

曾通點頭稱是。領頭的人罵道:“是個雞巴!叫什泵W字?”

“曾通。”

“我是百老大,是這堛漱j哥。你要叫我百老大,或者百大哥。聽見沒有?”百老大陰惻惻地冷笑。

曾通愣了一下,旁邊人推了一把:“裝什洫]子?還不叫百老大好!”曾通忙道:“百老大好。”順便瞟了一眼推他的那人,驚異的發現居然也是一張皮包骨頭的臉。

“嗯,看你還老實。以後我的衣服就你洗了!烏鴉那小子手腳不乾不淨,衣服都洗球不好!老子早就看不順眼了。”周圍一幫兄弟在一旁起哄:“對,老子早就想幹烏鴉了。”“幹烏鴉他媽去!”清一色的,皮包骨頭的臉。曾通心媢罹B難道這堨諨馱ㄗ}嗎?可是從早上的早飯看來不錯啊,雖然不會很好,但是分量絕對夠填飽肚子。百老大阻止了慾H的吵鬧,回頭對曾通說:“聽見沒有你?記得要洗乾淨!”旁邊一個兄弟叫道:“還不快謝謝百老大!”於是曾通連忙點頭哈腰:“謝謝百老大。”百老大隨即揮揮手,帶著一干兄弟去找那只倒楣的烏鴉的麻煩去了。

但是他們高昂的興致很快就被破壞了,因爲一個獄警走到操場中間一塊空地上,拼命地吹著響哨。儘管曾通不知道那是什炤N思,但看著大家都往那邊聚集的情形很容易猜出是集合的哨響。於是他也跟著慾H朝一個方向跑去。忽然一個人從背後沖上來,不小心踩到了曾通的腳。曾通身子一歪眼看就是個跟頭,旁邊一個人伸出手扶住了他。“多謝!”曾通感激地點點頭,旁邊那人沒有在意道:“新來的吧?”

“對。我叫曾通。哎——”曾通腳下一痛,低頭卷起褲腳一看,皮被擦破了。

“我叫伍世員。你別在意,這堙A好多人的眼神都不大好。”伍世員笑笑,既而皺眉道:“今天這通哨子,可不大尋常啊。”

“平常不吹哨子嗎?吹哨子是什炤N思?”

“那自然是集合的意思,不過沒有道理放風放到一半的時候吹。”

“平時集合都是什洶漁e?”

“沒什泵n,當官的要訓話之類。但都是放風之前集合,這時候集合倒真少見。”

兩人邊走邊說,一大幫子人都到了空地上,一個獄警隨即吼道:“吵什洹n?都給我站好了!不許說話!百羽,你再不把你的人看好點,老子就把你送禁閉去。”於是大家紛紛安靜下來,百老大旁邊的人也停止了鼓噪站定。獄警滿意地看了看,然後叫道:“大家歡迎我們的新獄長!”隨即退到一邊。

獄長向前跨了一步,他冷俊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在開始之前,我先自我介紹。我姓陳,以後,都叫我陳獄長吧。今天是我上任的第一天,相信你們絕大多數人都還沒有見過我。”說著將目光移向曾通,很明顯他銳利的眼睛早就發現了曾通,“不過,這沒有關係。從今天起,我就是這堛瑭`管。你們絕大多數人,都是犯下了殺人,持槍搶劫等等嚴重犯罪行爲而又逃過了死刑的重犯,不然也不會被發配到這個地方來。我聽說過,由於前任獄長的寬鬆政策,以至於在監獄堶惜斯M有人做著和監獄外面相同的事情。我甚至聽說,這媮晹傢似的黑社會性質的團夥存在。我要說的是,這個團夥的存在,是對我們鶻山監獄的侮辱。在此我要說一句,這些團夥分子們,你們搞錯了。這堣ㄛO外面,可以憑力氣將稱王稱霸,如果硬要說是團夥,那洛u有一個團夥——鶻山監獄,這個監獄只有一個老大,就是我!所以,爲了保持我們鶻山監獄的安定,我決定從今天起,加大勞動強度,縮短放風時間。除了勞動時間以外,每個人在外面待的時間由每天的三小時改爲一小時——”說著一頓,滿意地看著他面前的慾H象他預料地那樣小聲喧嘩起來,接著又道:“並且,對違規行爲加大加重懲罰力度!聽明白了?如果有誰不識相招惹上了,就別怪我不客氣。你們沒有什泵n抱怨的,你們逃脫了死刑,並不意味著你們逃脫了懲罰,在這堙A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要受到相當程度的處罰!有誰不滿意的?”

沒人啃聲,儘管曾通知道大多數人對這個新到的獄長如此飛揚跋扈心懷不滿,但是畢竟知道自己是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於是獄長兩隻手輪流撫摩著電棒的兩頭,滿意道:“很好,今天放風結束!各人回房間,現在!”

 

“怎樣?”獄長將水注入杯中,很快,在杯子小小的空間媬滌_了一個旋渦,旋渦上面漂浮著一顆顆茶葉順時針轉動著,一股茶的香味在小室中彌散開來。“什洮蝻芊H”曾通聳聳肩膀。

“我今天的新政策怎狩芊H”獄長將茶杯蓋子蓋好,“有夠嚴厲?”

“你想聽聽我的意見嗎?”曾通螃Y道。

“當然,不然叫你來做什活H”

“叫我來是因爲你無聊你需要一個和你談得來,至少聽得懂你在說什洩漱H談話打發時間”當然曾通不敢把這樣的話說出口,於是他說:“好象沒有什洛痍n。”

“如果你是覺得你需要更多的放風時間……”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實際上我無所謂,至少現在還無所謂。”

“嗯?唔,想知道我那樣做的原因嗎?”

曾通膩_頭看著獄長,獄長尖銳的眼睛正盯著他,卻透出探索的神情,兩人對看了幾秒鐘,很快就很有默契地笑了出來。獄長笑道:“你猜到了?”

“對,不然我想不出什洎鴞]。”

“不錯,不錯……”獄長語氣低了下去,無意識地翻看面前的文件,“……任職期間接受犯人四十五個,非正常死亡四十個!嘖嘖,這就是我親愛的前任幹的好事。不過,又有什珍鰜Y?!我才不在乎他媽這幫殺人犯、強姦犯是死還是活,他們愛怎狩侅N怎狩芊C老子已經被流放到這個地方來,就沒有指望要在升遷!”

“我能想象,這媯握j多數人都是這樣想的。”曾通感歎道。

“那關我屁事?你猜想得沒有錯,我就是無聊,我會充分使用手中的權力來陪我解悶!剛才他們的表情你可看見了?在我宣佈的時候,他們的表情分成四種。一種是忿忿的表情,也有很多是想你一樣無所謂的表情;這兩種都很好理解,但是還有很多人,他們居然有種竊喜的表情!最後一種甚至還有恐慌不安的神情!你能想到什活H”

“當然那,忿忿的說明還心存幻想,還有想到反抗;無所謂的要不就是我這樣還不知道好歹,要不就是已經麻木了;至於竊喜……恐慌?……不知道。”

“也許說明他們害怕見到光,情願躲在暗處?”

“那又是什炤N思?”

“嗯……剛才你說,絕大多數人都不認爲自己能再出去了,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我還沒有想過。”

“你沒有說實話。不過,這個無妨。要喝茶?”

曾通禮貌且理智地拒絕了,於是獄長道:“今天走了一圈,可有什泵珍活H”

“有個叫百老大的要我給他洗衣服。”

“哦?看起來不是什洧}善的收穫……百老大?是百羽,我的前任告訴過我,這堨リH中的老大。他對百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真可惜,他遇上我了。你不用給他洗衣服,你高興了可以叫他給你搓背,或者別的什洧き○ㄔi以。你也不用擔心報復,你是在條件最好的單人房堙A沒人能惹到你,平時放風只要在看守視線之內就行了。”

“那活A我要做什活H”

“很好,讀書人就是明事理,”獄長高興地拍拍曾通的肩膀,“很簡單,你的身份決定了你可以很快的靠近那些有著我們猜不透表情的囚犯。你幫我調查,他們到底在恐慌什活H或者在竊喜什活H我們可以試試以合作解決這個問題爲目標來打發漫長的無止境的時間。”

 

對於一個在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獄長這個詞在鶻山監獄有著類似皇帝一樣的權威。不管是犯人還是看守,不管是殺人越貨亡命的歹徒還是勤懇忠誠老實的看守——至少在曾通眼堿搢茯O如此——都對獄長的話有著天生就該服從的思維慣性。所以從一開始,曾通就沒有把獄長的吩咐當做耳邊風,而是在內心深處決定認真地按照他的命令執行。儘管獄長吩咐他的事情多少有點無聊,“在這樣的地方有聊的事情也不多,至少也可以讓自己打發時間”,就是曾通給自己找的說辭。

然而事情並非那玲眾獢C做爲一個出來咋到的囚犯,要進入老犯人的圈子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每天在放風時間,犯人都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閒聊活動。於是曾通都去接近不同的犯人,試圖和犯人們套上近乎。可惜不是被臭薑@頓,就是挨上不少白眼。碌碌無爲幾天,一無所獲。

唯一值得樂觀的是,和獄長特殊而融洽的關係使得曾通進出獄長的房間無礙。雖然不能報告些有價值的情報,但獄長似乎也沒有把這件事情當做天大的事情。畢竟是在百無聊賴的情況下自己給自己找點工作,沒有多大的動力。於是曾通也樂得每天從獄長那媔i出,扯些閒話,要幾支煙來抽。相處時間長了之後,曾通發現獄長思維極端敏銳,眼光獨到,有時候說話一針見血,但有時候又漫無邊際東拉西扯。也許是出於尊重或者忌諱,獄長從來沒有問過曾通犯事的事情,曾通也從來不問獄長從前。兩人相對,更多的是閒扯些莊子或者卡夫卡之類虛無縹緲的東西。雖然這也無形中形成一道隔膜,但曾通還是很樂意和獄長繼續保持這樣友善的關係。

忽然有一天,看守們形影不離的配槍都不見了。曾通明顯地感受到了看守們的不滿。曾通不知道是怎泵^事,但想來,也許是獄長又在搞什洩捧N兒。獄長自然是不會把這些看守們的想法放在心上的。進出時間一長,曾通逐漸和獄長身邊幾個看守看眼熟起來。押送他穿過戈壁來到鶻山監獄的兩個看守也是獄長的貼身跟班,一個叫馬宣,一個叫吳仲達。馬宣是個不到二十的年輕人,平時十分機警的樣子,而吳仲達年已經年近四十,平時陰沈沈的不大說話。平時白天都是由馬宣將曾通領進來,再把他送——也可以說是押——回他自己的單人牢房。既然他是獄長身邊的紅人,看守們自然也就不好意思繼續又推又打娘球傻逼的亂罵。不過平時也絕少說話,畢竟在看守們看來,自己的地位自然要大大高過這些囚犯的。

不過有一次和獄長聊得高興,一路聊到晚上。從獄長房間出來,曾通正好遇見馬宣和吳仲達換班。

“今天說這洶[?”馬宣看見曾通出來,不高興嘀咕了一句。在曾通看來,這純屬嫉妒。曾通看得出這個年輕的馬宣服侍獄長十分殷勤,很有想往上爬的味道。雖然曾通覺得這都是可笑的努力。在鶻山監獄這種地方,你擠破頭往上爬又能爬到什泵a方去了?就算讓你當獄長又如何?還不是象現在的獄長這樣每天無事可做,找一個囚犯來聊天罵娘發牢騷。於是曾通頷首。馬宣接著道:“我下班了。這是吳仲達吳大哥,你見過,你進來的時候咱們三一塊兒走的。你要小心了,他可凶得很。嘿嘿。”馬宣皮笑肉不笑。

吳仲達目光呆滯,瞧著一邊,既不瞧曾通,也不瞧馬宣,只是冷著臉哼了一聲。曾通偷眼瞥去,馬宣臉上變了變,就不再說話。

那天曾通便跟著吳仲達回自己的單人間。吳仲達並沒有做什炫S別“凶”的事情,就象馬宣說的那樣。以後幾次又有這種情況,曾通慢慢發現這個吳仲達行蹤異常詭秘,總是在晚上出沒,而且從來一副死氣活樣的神色。曾通從來沒有見過死人,但吳仲達那副樣子,確實也夠讓他心驚肉跳的了。曾通記得馬宣臉色的那一變中,並品出了不少味道。

也許,那個馬宣很怕吳仲達?年輕人對同行的長輩有所敬畏是正常的吧?還是這個一張死人臉的吳仲達本身讓人害怕?

 

又是一個陰沈的雨天。雨水依然淅瀝,屠刀一般的寒風掠過戈壁上空,仿佛一刀又一刀地捅來,要把鶻山監獄肢解徹底,好露出下面大地的森森骨架。然而不管屠刀如何鋒利,當偉大的放風時刻到來,當監獄的木門打開之後,在風雨中搖擺著地崖頂枯樹的冷冷注視下,一股人流從門中湧出,灰色的囚衣宛如僧袍,清一色的光頭則讓人懷疑是否走進了哪家寺廟。慾H貪婪地呼吸著帶著戈壁塵土氣味的空氣,享受雨點落在頭上臉上的美好,釋放自己壓抑了一夜的心中的鬱結之氣。

曾通和伍世員最後從門中跨出來,他們沒有合同慾H在雨水堥g歡,而是閑庭信步地沿著山壁慢慢鍍步,慢慢走到另一個角落堙C

“知道嗎?這埵釩雃h事情不爲外人所知。”伍世員接過曾通手中的半截煙屁股。香煙,也是獄長提供給曾通的有力的溝通工具,並且很快見效,至少贏得了伍世員不少的好感。

“是嗎?”曾通竭力裝出不感興趣的樣子,卻豎著耳朵,抱著膀子,沒有看伍世員,而是看著不遠處一群人在爭奪一個破舊的勉強可以稱做足球的皮球。

“是啊……”伍世員沒有去看慾H的足球聯賽,自顧自地仰著頭歎了口氣,看著烏雲密布的陰沈天空。烏雲壓得很矮,似乎壓得山谷四周的慾s都縣ㄟ_腦袋。

“你來這埵h久了?”

“有差不多五年了,這五年的滋味,實在不好過。”

“爲什活H因爲百羽他們?”

“那沒什活C哪個監獄堶惜ㄛO這樣?再說百羽他們嘴媥x騰得凶,其實也不敢怎狩芊C只不過是明知道自己活著出去的希望渺茫,找個發泄的地方而已。而且真正……”說到這堨謋@員似乎覺察到了什活A忽然住了嘴。

曾通好奇道:“怎洶F?真正什活H”

伍世員笑著搖搖頭,在曾通看來,怎洵搦牲閉O在慘笑。伍世員接著道:“對了,獄長聽說和你關係很近?”

“也沒什活A就是平時偶爾叫我去陪他聊聊天而已。”

“聊天?聊了什活H”

“也沒什為琚A都是閒聊些科學或者藝術,怎活H”

“科學,藝術……”伍世員皺眉看著面前一塊石頭。

“怎洶F?”

“沒什活A聽有些看守們放出的消息,有時候……”

“什活H”

伍世員相四周看了一下,壓低聲音:“這話你千萬別跟別人說起。有時候,獄長晚上並不在他的房間內。”

那說明什活H曾通無力去想,天知道,也許獄長只是有晚上出恭的習慣。相比之下他對剛才的那個話題更感興趣:“五年發生了什洧き﹞ㄕn過?”他仔細地看著伍世員,伍世員似乎許久都不曾洗澡,頭髮上儘是灰塵。

“沒有什活C不要瞭解太多對你只有好處。”

“我是無期,沒有機會再出去說給別人聽了。但是總會有機會聽到你所說的不要瞭解的東西。”

“哦,無期,無期……” 伍世員忽然嘿嘿冷笑一聲,道:“好吧,既然是這樣,那牴△鳩A聽我想也不算壞了規矩。你才進來,恐怕沒有聽說過老舜吧?”

“老舜?” 曾通疑惑地搖搖頭。

“老舜,是這堹u正的老大,真正的!” 伍世員加重語氣,表示對百羽的不屑一顧,“百羽之流,如果見了老舜,絕對都是點頭哈腰怕得要死。別看百羽在放風的時候那珀蛘i,不過是爲了掩飾他的害怕。”

“害怕?害怕什活H”

“他害怕老舜。只要有老舜在,他馬上就會變成孫子。”

“誰是老舜?我是說,老舜在哪里?”

伍世員看了曾通一眼:“老舜不在了……恩,在差不多前天你進來的時候,正好是老舜出獄的時候。”

“他坐滿了?”

伍世員搖搖頭:“老天爺讓他滿了。肝癌晚期,所以放了他出去。這堛熙W定就是,如果你得了絕症,那洹A就會在一個天氣非常惡劣的時候被放出去。不是放你走,是放你死!這鬼地方一年到頭下雨絕不超過十天,但只要下雨,絕對都是下個不停。你運氣不好,趕上趟了,這兩天接著下大雨。一下雨,外面滿地陷坑就都出來了,他們說那叫莽撲,專門吞人吃的。沒有人能逃出莽撲的嘴,活著走出外面的戈壁。就算運氣極好,沒有陷進去,也會被餓死累死。就算既沒有掉進莽撲的嘴堙A也沒有被餓死累死,那也差不多累得七七八八,得了絕症的人,哪里還有什狡鷛|?”

“那他還出去?還不如就待在這埵n了,還可以少受些罪。”

“你不知道的,在這媄鬗F幾十年之後,就算明知道是送死,還是要出去看看,哪怕是看看戈壁也是好的。這堙A不是什泵n待的地方。”

“沒有那珀Y重吧?”聽到伍世員加重了語氣,曾通心堣@愣,道:“我倒沒有看出有什炫S別惡劣的地方。沒有私刑,也沒有虐待犯人的事情啊。”話雖然這樣說,但他記起了獄長提到的非正常死亡。四十五人,死了四十人,曾通心堨握F個突。

“慢慢你自己就會明白,慢慢……”伍世員低聲歎了口氣,又道:“這堣ㄛO人待的地方。”

“不是人是什活H” 曾通哈哈一笑,“你不是人?”

伍世員搖著頭苦笑:“慢慢你就知道了,不用我說,你也會見到。尤其是現在,老舜走了之後……”

“等等!” 曾通忽然想起了那個在鐵絲網後面沖自己詭秘一笑的老頭,“老舜是不是長得有點胖,下巴圓圓的?”

“你見過他?” 伍世員一驚,“你什洫伬唻ㄨL他的?”

“我進來的時候,剛好看著一隊看守押著他出去。”

“他對你是不是有什為囮@?對你說話了?”

“你怎洩器D?” 曾通奇怪道。

“他對你說了什活H”

“他什洶]沒有說,只是做了個手勢。”

“他做了什洶漍捸I” 伍世員大聲喊道,臉上豆大的汗珠頓時迸現。曾通嚇了一跳,後退半步,也許是聲音太大了,不遠處的看守都回頭盯著他們。伍世員意識到自己太衝動了,後退了一步,定了定神說:“我太激動了,你說說他對你做了什洶漍捸H”

曾通道:“他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我,然後把手指插向自己的眼睛,又把手掌放在喉頭來回磨,當時真的是嚇了我一大跳……他這個手勢是什炤N思?你幹嗎那玷E動?”

看著曾通學著老舜的樣子,把手掌平放在喉頭上磨來磨去,伍世員咕咚一聲吞了口唾沫,翻了翻白眼,然後喃喃道:“不,我不知道,你不要來問我。”

“怎洶F?”

“沒有什活A放風時間快完了,我要回去了。”說著頭也不回地跑了,留下曾通站在陰霾的天空下一個人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