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一封家書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爸、媽:

你們好!

離開家鄉出來讀書一年有餘,一直沒有給你們寫過信。你們發來的幾封郵件我看了很多遍,你們那種推心置腹、將我當作朋友並以交心的口氣讓我很感動,但同時也讓我無所適從。所以我一直沒有回信,我實在不知該如何下筆又從何說起。每次通電話的時候我也是敷敷衍衍,草草了事,似乎無話可說。但,這不代表我不記挂你們。

我今年春節不回家了,原因已經在電話中講清,這奡N不再多說了。只是,以後我還回不回得了家,都難說得很。因爲我遇到一件事情,一件極怪誕,極荒謬,極難以置信的事情。這也是寫這封電子郵件的原因。我知道你們聽到後一定會笑我,笑我怎玻晲S有長大;你們也許還會罵我,罵我又在撒謊,找了如此一個荒謬的理由兩年不回家在外面逍遙。但是,我要說,請你們相信你們的兒子一次,儘管他很不成器,自小就愛扯謊,到這洶j也還不大懂事,也請你們相信我、你們唯一的兒子。這一次,我絕對沒有撒謊。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發自肺腑的。

我被鬼上身了。

是的,我被鬼上身了。我可以想象你們看到這堮阞熙Y異表情,或者會不屑地哈哈大笑以爲這是一個玩笑,說不定你們還會乾脆把這封電子郵件關掉,不耐煩看這種無聊的東西。然而,事實上即使在寫這幾個字的時候,我亦感到一種無可名狀的恐怖盤踞著我的心。

你們知道以前的我是決不相信神鬼之說的。我一直相信科學才是這個世界的根本,神鬼之說只是虛妄的無稽之談,並且和科學是完全矛盾的對立。我想這也是絕大多數人的想法。但現在,我的看法完全改變了。我親身經歷的事情使我無法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確實是有幽靈存在。

事情要從一月底說起。

你們知道,我在電話中也說過,一月我和來自北京的朋友,磊,搬進了公寓堙C但個中詳情我一直沒有跟你們說過。

事實上那幢房子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公寓,而是幢獨立的平房。而且包括周圍七、八幢房子都是一模一樣的格式。據說這堨H前曾是個度假村,後來大約是度假村生意不行了,就改爲公寓對外招租房客。房子坐落在一座小山腳下,山叫雷山,位於市郊,是一個房介公司介紹的房子。物主、即真正房東,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那位房東,也從來沒有給我們,他那處産業唯一的客戶有過什玻p繫——對了,一共有七八套這樣的房子,卻只有我們一戶居住。房子外表普普通通,每一套堶掖ㄛO兩室一廳,帶廚房洗手間家具。唯一的特別之處是整個房子都是純木結構,這大概因爲它的前世是度假村吧。我們住在最東邊的那套,那是那幢房子最好的一套,因爲可以看到遠處的海邊景色。我和那位北京朋友磊,以及我們各自的女朋友各住一間臥室.

是的,我們同居在那堙C這事兒一直瞞著你們,不好意思給你們說起。但現在說出來已經就沒有任何關係了。因爲我已經跟那個女孩子分手了。她叫麗,廣東人。

儘管那娷髐j學不近,但我們還是決定在此定居。一來是看上便宜的價格,另一個原因是環境幽靜。屋前屋後都是草叢和樹木,背後山上有非常茂盛的樹林,道路兩旁也整齊的並排聳立著一棵棵大樹,夾雜著各色說不出名字的花。再加上遠離市區人煙稀少,這堛漯瑰藿狳銋磟O好得無以復加,連空氣都是那種濕潤的草木泥土特有的清新味。

但是這只是先前的印象,現在我卻寧願將那些樹連根拔起,一把火將這些花花草草燒個乾淨!

在白天,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媕藿瓟T實是好。但一到晚上——就像現在——就只剩下陰冷和潮濕。剛開始,我還以爲是木質的牆壁易受潮且不擋風。現在,我才明白,這根本就不是原因,這個地方也並根本不是環境幽靜,空氣中也並不是濕潤清新,而是——陰氣重!

陰氣極重!我後來才發覺,那種濕潤的草木泥土味其實根本就是一股腥味。是的,是血的味道!我現在就能感到帶血的空氣將我團團圍住,緊緊地裹著我不放,粘著我的每一寸皮膚。還有一股一股帶有血腥味的陰風不斷從窗戶縫隙間流進來,從門縫下爬進來,甚至從牆壁和天花板滲進來,再一層又一層地伏在我背上,穿過衣服纖維之間的間隙透進來。我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現在。

並非僅此而已。房門外面有一個發黑的風鈴,已經看不出是何年何月之物。鈴墜是一個小小的貓咪,一起風,便敲打撞擊長短不一的鈴發出清脆的聲音。但現在鈴上長滿了紅褐色的鏽斑,一有風吹過,發出的聲音也是幹竭刺耳,如刀刮骨磨齒一樣令人心驚肉跳。

對了,還有件東西,一件異常可怖可惡的東西——鏡子!兩個臥室各有一面一模一樣的鏡子,帶有暗紅色的鏡框。矩形的鏡子很古怪地被豎著懸挂在床頭正上方。後來當我們發現這個鏡子不僅是有點古怪而充滿邪異、想把它們取下來時,才發現這鏡子竟是鑲嵌在牆壁堛滿C

 

事情從第一天搬進來就很不對勁。

那天傍晚我們剛把行李搬進來,每個人都很興奮。於是我們決定一起開車外出購買些蔬菜肉蛋、日常用品之類。磊家庭條件很好,居然搞來一輛車,據他說是他爸爸在這堛漸芛N夥伴借給他的。雖然這輛豐田佳美很有點破舊,但我們依然很高興,因爲在同學中我還沒有看見有誰玩兒車的。

我依然非常清晰地記得,當磊說:“我要先去加油……”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一陣很溫柔的貓叫聲,“喵,喵喵……”聲音不大,甚至可以說很溫柔。

我們四人面面相覷,因爲我們沒有寵物,而貓聲卻近在咫尺,似乎就在屋堙A偏偏卻看不見!

然而,當時我們根本就沒有在意。只有媛,磊的女朋友,一個成天嘻嘻哈哈的女孩子淡淡說了一句“哪里來的野貓”。我還想起了以前我們家那只白貓,給他們隨口聊了幾句。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若是一定要找,並非就一定找不到那只該死的貓!只不過,話說回來,即便找到了也不見得會對後來發生的事情有什珊飢U,說不定還會讓噩夢提前開始。

頭兩個星期都過得很是開心,早上大家都坐磊的車去上課,下午一起回家,順路買菜;兩個女孩子負責做飯洗碗,我和磊則打掃房間,抹窗理櫃,又把各種家什挪來盤去,找一個最舒適的搭配;又申請電話線,上網帳號,衛星電視;購置新家具……大約是大家才搬了家頗爲興奮的緣故,雖然那段時間忙得不亦樂乎,但也甚爲平和融洽,頭一天出現的古怪的貓叫聲也一直再未出現,我們亦早淡忘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簡直就是天堂的生活。

只可惜好景不長,日子一久,新鮮感就消失了。日子逐漸開始平淡乏味起來。原來覺得興奮愉快的事現在看來平淡無奇。爸媽,記得小時候你們說我沒有琱艅S有毅力,做事虎頭蛇尾,常常半途而廢。我發現不僅我是這樣,我認識的絕大多數人也是這樣。嘿嘿,現在我才終於明白,這個毛病,原來是如此的要命!

無聊和空虛越來越嚴重,到後來我們發現即便是四個人在一起也很難打發時間。當撲克玩膩了,麻將打膩了,電視看膩了,網也上膩了之後,每天晚飯後我們四個人便圍在餐桌旁大眼瞪小眼,絞盡腦汁去想一個所謂的“娛樂節目”。那天就是這樣,我清清楚楚地記得,2002年1月11日,星期五,我們便這樣圍在一片狼籍的餐桌旁。

“來玩筆仙吧?”

現在想起來,這個提議真是無聊至極愚蠢透頂的想法,然而當時我們卻躍躍欲試。不,準確地說,是我和磊。

“筆仙?怎洩惆遄H”我和磊都聽說過,但又不知道細節。兩個女孩子膽小,不敢玩,我和磊又不知道怎樣玩。

“哈,筆仙?勸你們最好不要玩那個,還是玩點其他的吧。”媛表示了反對意見,“如果玩了就有你們兩個的苦頭吃嘍。”她的神情永遠象在開玩笑。

“不要玩那種東西!”麗表態道,“很邪的。而且聽說那是真的!”

“聽說?嘿嘿,不信不信,”我連連搖頭,一臉訕笑,磊也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膛:“哪有什炸坏P筆鬼的?我就不信這個邪!我只知道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信仰依靠的只有我自己。”

“對、對,”我也乘機起哄,“有鬼活H現個身來給我看看。”

麗在一旁冷冷地“哼”了一聲,剛才我才跟她爲了醬油用完沒有及時去買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惡吵一架,看來她還沒有消氣:“鬼現身?鬼要真的現身了我看你跑都跑不及。”

“不試試怎洩器D?”

“哼,不要怪我沒有給你講清楚哦,筆仙可是‘邪靈’!一請出來就會上你的身的。”麗似乎想嚇我。

“上身有什洮傶a的後果嗎?”磊問道。

“當然有啦。被上身的人會很倒楣很倒楣的,一直都會黴運不斷。而且一旦上了身,就很難再離去。我以前有個同學就是不信,去試了一試,結果差點把命都丟了。他可是那種很老實很老實從來不說謊的人。那都是真的!”

我仰天打了個哈哈,根本就不相信:“從來不說謊?恐怕只有死人能做到吧?”

磊點點頭:“我也不相信,不妨來試一試,反正坐著也是坐著。”

 

噩夢就是這樣開始的。正好兩個女孩子知道怎洩情C於是我和磊分坐餐桌兩側,各自伸出右手重疊起來,兩個虎口相交處留下一個小孔;又插一支筆進小孔堨h,夾緊,筆尖垂直地點在餐桌上預備好的一張紙。

“然後呢?”我全然不知大禍即將臨頭,依然在嬉皮笑臉。爲了嚇唬兩個女孩子,我和磊不僅把燈關上,還在餐桌四周各點上一根蠟燭。

“然後就輕聲地念:‘筆仙筆仙請過來,筆仙筆仙請過來……’一直到筆仙來。如果筆仙來了,筆就會自動在紙上畫一個圈。”

“來了又怎狩芊H”

“來了後你們就可以問他問題,如果是肯定的回答,筆就會在紙上畫圈。圈越是圓,這個筆仙越是靈,也就……越邪!”麗的聲音有點顫抖,我好笑地瞟了一眼,她緊緊地抓著媛的手。媛補充道:“完了以後要記得把筆仙請走。”

“怎狠虼哄C”

“就說:‘謝謝筆仙,請慢走。’”

一切照做。開始的時候我和磊將筆夾得緊緊的,不要說畫圈,就是在紙上動一下都不可能。但時間一久,兩個人都累了,兩隻手失去了力量的平衡,筆就開始動起來。於是筆開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動起來,在紙上留下一條條不規則的線段。但我和磊還不覺得怎狩芊A口中仍然念念有詞:“筆仙筆仙請過來,筆仙筆仙請過來……”依然沒有任何筆仙出現的[象,只是兩個人的手因爲累而開始抖動,紙上的線條開始彎彎曲曲起來。

忽然我感到磊的手不再做任何抖動,而是異常鎮定地以一股我無法掌握的力量推著我的手似乎有意要在紙上推一個圈出來。

霎時間我停住口中的念詞,詫異地膩_頭,卻發現磊正睜大了眼睛瞪著我!

便在此刻,一陣風從屋外猛然刮過,呼嘯著刮過嗚嗚作響的房屋,風中隱約夾雜著另外一種聲音。我側耳細聽,終於聽到了:“喵嗷——喵嗷——”是貓叫聲!聲音遠遠地傳來,似乎是從背後山上傳出的。遙遙聽去,貓聲似乎極其淒厲慘烈。

我忽然感到一陣害怕,一股冷流從腳底升起,貼著我的皮膚往上升起直至發梢,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回頭看看兩個女孩子,她們已經嚇得抱作一團,眼睛卻死死地盯著我手中的筆。

筆!我忙回過眼來,筆已經在紙上畫了一個圈。一個圓得不能再圓的,正圓的圓圈。

我聽見兩個女孩子的聲音在一旁顫抖:“來了,來了……”

磊比我鎮定些,他先開口問道:“你是不是筆仙?”

筆開始在第一個圈的旁邊慢慢地運動,慢慢地,不可思議地畫出第二個圈,和第一個圓圈一模一樣大小!

然而我竟還心存懷疑,開口以試一試的心情問了一個實驗性的問題:“我是不是女的?”

筆在紙上亂走亂畫,卻絕無任何畫圈的[象。於是我又開口問道:“剛才那是不是貓叫聲?”

筆慢慢地從紙中央滑動到我的左側。我感到磊手中的力量忽然松了,像是在引導我的手推出一個圈來。但不知是什洸擬Y使我放棄了和磊的配合,也許是害怕吧?我故意將手鬆開,不,是兩個人的手不約而同同時鬆開,筆“啪嗒”一聲跌落在那個未完成的圈上。

 

我和磊各自點上一支煙,我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他,因爲我認定是他在作怪,推著、或者引導我的手畫圈。但他卻一直盯著桌面上的紙。紙上兩個正圓的圓圈在明亮燈光的照耀下,夾雜在紛亂毫無緒的線條中顯得異常清晰打眼。四個人都默然良久,終於,磊開口對我說道:“你覺得怎狩芊H”

我看著他,沒有馬上回答,因爲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也不敢將我的懷疑直接說出來。不料磊卻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在推你的手畫圈?或者我故意放鬆引導你推著我的手畫圈?”他一彈煙灰,嘴角挑起一絲諷刺的微笑。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輾轉難眠。儘管磊說出的話跟我的感受一模一樣,但我並不完全相信他。因爲他也有可能做完戲後故意說出那些話讓我相信他。但如果他爲什洎n這樣做呢?嚇唬兩個女孩子?還是想嚇唬我?爲什活H但如果確實不是他,那……

直到第二天背著兩個女孩子,磊的一句話才徹底打消我對他的懷疑:“我知道你懷疑我,但你想想,我當著我女朋友的面說不相信有所謂的筆仙,也就不相信筆會自動畫圈,如果自己裝神弄鬼畫圈出來,豈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很沒面子?”

“對,”我點頭稱是,“不該懷疑你的。”

“沒關係,這是難免的,”他擺擺手,“事實上我也懷疑過你,但你也當著你的女朋友說了那些話。我甚至還想過是你們三人早就商量好的圈套,開個玩笑作弄我一下。但太不現實了,我瞭解你們。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們三人商量著來做弄你,但你覺得我會到現在都還不承認嗎?”

確實不會。我瞭解磊,他不是那洶ㄟ鱆B友的人。“那洧漕潃荌憿K…”

“那兩個圈完全是巧合罷了。”磊自信地說,“兩個人的手不可能力量完全相等,力量不平衡,筆就會自己走動畫出線條來,畫圈只不過是畫線的一種特殊的形式,巧合罷了。不用擔心,”他拍拍我的肩,似乎看出我的心有餘悸,“我決不相信什炸坏P筆鬼的,也不信會有什洎侇馬ヾC事情就此結束了。”

“那,那貓叫聲呢?我們第一天搬來就有的貓叫聲,昨天晚上又聽到了。”

“山上的野貓吧,沒什活C”

儘管磊的話很有道理很有說服力,但我還是不能完全排除“筆仙”的可能性。磊又像個沒事人一樣有說有笑,只是絕口不再提這件事。兩個女孩子則事不管己,毫無所謂,權把那天發生的事當作一個調劑無聊生活的小小刺激。似乎最膽小的人是我,只有我一個人還心媯o虛,時刻擔心著麗所說的“倒楣事”的發生。這是因爲那股推著我的手畫圈的力量和淒厲慘烈的貓叫聲是那洩熔M晰,已經深深刻在我的腦海堙C

然而,第二天並沒有什炫S別的事情發生,第三天也沒有。一個星期都這樣安安穩穩平平淡淡,或者說無聊地過了。我逐漸相信了磊的推斷,以爲事情就此結束了。卻不知,事情其實還沒有真正的開始。

住了一段時間,房屋的不足之處慢慢顯露出來了。我前面說過,這媕藿珓雃n,大樹成蔭。這也帶來的相應壞處,就是背陰潮濕,缺少日照。洗的衣服晾在外面總是要好幾天才幹,而且不是曬乾而是風乾的。所以衣服上總有股說不出的臭味。另一個是衛生間的抽水馬桶壞了,一直不停的漏水,一直發出“呲呲”的加水聲,於是我們不得不關掉水龍頭,每次用時再打開加水。爸,媽,這些我好像都在電話中說起過吧?

 

那天正是請筆仙整整一周之後。我們一行四人從一家卡拉OK廳出來,這是我們新近找到的娛樂方式。所以這天四個人都是興致勃勃,玩得很是開心。四個人有說有笑地走到有昏暗燈光的地下停車場,一股涼意迎面襲來。麗挽著我沖我嘲笑道:“今天是你們召鬼之後七天整哦。據說如果召的是厲鬼的話都是要過七天才現身的。”

“是活H”

“是啊。今天晚上我可不敢跟你睡一起了。”

旁邊媛也訕笑道:“對、對,今天晚上我跟麗睡。讓你們兩個色鬼睡一起。”

就在這時,磊忽然“咦”的一聲。順著他的目光望去,我隱約看見一隻貓的身影,蹲在磊的汽車引擎蓋上。兩隻翠綠的貓眼在昏暗中閃爍不定。見我們一來,貓矮身一竄消失在黑暗中。

“怎為捸H”麗不解地看著我。

“貓。一隻黑貓蹲坐在磊的汽車上,剛才。你沒看見嗎?”

“沒啊?有貓嗎?”麗瞪大眼睛。

我和磊對望一眼,看著他的目光我心堳_一下。

“有貓嗎?你有看見嗎?”麗鬆開挽著我的手,回頭問媛。媛也瞪大眼睛:“沒有啊,我什炯ㄗS有看見。”

“什炯ㄗS有看見?怎洛i能?!”我激動地驚叫道。兩個女孩子大約是被我的樣子嚇住了,緊緊地站到一起,還手拉手。

末了,磊歎了口氣:“好了好了,”他看著我的眼睛,“沒什玷腄C我們嚇你們玩兒的。”說罷將鑰匙抛給我,道:“我累了,你代我開罷。”

毫無疑問,磊所說的話只是安慰兩個女孩子的,而且,並沒有多大效果。一路上四人都沈默無語,直到快到家了,氣氛才有所緩和。麗和媛開始在後座嘰嘰咕咕,我和磊也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眼皮越來越重,看看車上的鍾已快三點,大家大概是困得連害怕都忘了。

眼看已經拐進家的小路,這時已經在半閉著眼打盹的磊忽然大叫一聲:“看著!”

汽車前面大約五米處有一隻貓,漆黑的貓,正蹲在路中央,兩隻碧綠的眼睛迎著車燈發出邪異的光。刹車已經來不及了,我猛地往左一打方向盤,汽車所有的重量加上慣性全部壓在右前胎上,汽車開始側滑。一聲“乒”的劇響從車底傳來,壓住了後面兩個女孩子的驚叫聲。右前胎爆了!我猛然想起汽車雜誌上看過的救生技巧,連忙將方向盤往左打死,希望慣性能夠因此減緩下來。

然而速度太快,且路上充滿了潮濕的露水,汽車開始打轉。我放棄了做任何動作,只是看著四周不斷盤旋、飛速而過的景物。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施加在我身上,我知道它比我強大得多,我無法抗拒它,於是只好聽天由命。

也許是我正確的處理動作,汽車很快停止了打轉,但依然往前側滑。猛然間汽車右側縣F起來,車內四人都齊聲發出一聲驚叫。

汽車右側膩_四、五十度,接著力道盡了,猛然墜了回去,發出“砰”的一聲悶響,終於停住不動了。我雙手死死地抓住方向盤,渾身大汗淋漓。磊也是滿臉蠟黃、驚魂未定的樣子。麗和媛沖下車在路邊吐了起來。

下車後我的大腦娷鉞菑d百個念頭,一會兒後悔自己爲什炮}那洹痋A一會兒又覺得開車出事很丟面子。然而,我根本就沒有想到事情的嚴重性。但話說回來,這其實根本也不算什活C和後面發生的事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我和磊各自點上一支煙鎮定神經。“看見了?”磊問。“看見了,一隻黑貓。感覺上和剛才停車場堥漸u,是同一只。”我猛地噴出一口煙。

“這回你們看到沒有?”待兩個女孩子鎮定下來,磊開口問道。但麗和媛只是瞪大眼睛。“貓,黑貓!”我咆哮起來,“剛才之所以出事都是因爲站在路中央的那只該死的貓!你們怎炤|沒看見?!”

“你凶什活H”麗忽然大聲道,“自己開車沒水平還怪什玷腄H哪里有貓?我們怎炯ㄗS看見?”

“行了,行了。事情已經過了,四個人都完好無損沒有受傷就好了。”磊打斷我們的爭吵,俯身檢查車的情況。左前胎上有一道半尺來長的裂口,在裂口邊緣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因爲爆胎前的高溫而出現的類似燒灼的痕[。我蹲下身來摸摸還燙手的車胎,想說幾句抱歉的話,卻不知說什泵n。

“怎泵^事?怎炤|這樣?……”磊埋頭看著車胎喃喃自語,我不得不解釋:“當時那只貓在前面,我的第一個反應只能是避開……”

“不是這個!”磊打斷道,“我也看見了那只貓。但是,爲什洧悌L會爆?”

“因爲速度太快壓力太大……”

“不對。你想想看。我記得當時你是往左打方向盤,汽車的全部力量應該是都壓在右前胎上。要爆胎也應該爆右前胎才對,怎洛物e胎會爆的?”

是啊!怎炤|這樣?我茫然無語。忽然,我想起一件讓我不寒而慄的事。磊也忽然反應過來,似乎是在同一時間我們都想到了這件事,這件極爲恐怖的事。

“你記不記得,剛才停車場堥漸u貓坐在哪里?”

我打了個哆嗦:“好像是,左前胎上方。”

“沒錯。我也記得是左邊靠近天線。”

“什洛秉銦H”媛走過來,她臉色比剛才稍微好看了點。

“剛才在地下停車場堙A那只你們沒有看到的貓……”說道這塈琱ㄔ悎C住,因爲我又聽見那慘烈的貓叫聲:“喵嗷——喵嗷——”就從背後的雷山上傳來。磊瞪大眼睛看著我,一顆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鬢角滑了下來,毫無疑問他也聽到了。但麗和媛卻又是一副茫然無措的樣子。磊給我打了個眼色,示意我不要告訴兩個女孩子更多的東西。

我心中隱隱有種預感,覺得大禍即將臨頭,然而我卻是絕對的無能爲力。這種感覺和坐在失控的汽車堛熒P覺一模一樣。“也許是才經歷過車禍的緣故吧。”我這樣自我安慰。然而,這種感覺一直纏繞著我直到現在,我躑z這件事的時候。我不知道我什洫伬埢鉰\脫它,也許,永遠不能。

那天夜塈痟N沈浸在這種惶恐之中。我在床上盡可能輕地翻來覆去,生怕吵醒旁邊的麗。但最後我卻發覺原來她竟也沒有睡著。

“怎活H還沒睡嗎?”我問。

“恩,睡不著。”她輕聲哼道,“我,我好怕。”

“怕什活H”

“不知道。”

我嘿了一聲,無話可說。因爲我也害怕,且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怕什活C最後我伸手摟緊她。“別怕,有我在。”她聽話地倦在我懷堙A手腳卻冰涼一片。末了,她說:“我怕的,就是你。”

出乎意料的是,這天夜堥S有更多的事發生,第二天也沒有。一切都似乎歸於平靜,看來又是一個平平淡淡的星期。第二天我陪磊去換了個胎,路上我們討論了一下前一晚發生的事情。最後我們兩人一致同意那是只山上的野貓作怪。我們更多的是在慶倖事情發生在深夜,路上沒有其他車輛行人。

爸媽,看到這塈A們一定也會發覺事情絕不是那玲眾獢C後來發生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我和磊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已。事實上我們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都在回避一個問題。即爲什爰蚚z的右前胎沒有爆,而貓坐過其上方的左前胎卻爆了?我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我覺得無法解釋,或者答案太可怕了無法接受。想來磊也是如此吧。

若是事情都發生在另一個與我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的話,我也許會將答案脫口而出:

那只貓是惡魔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