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小濤鬼話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黑暗,一片無止境的黑暗。即便是夜間出沒的動物,在這片絕對的黑暗中,也肯定看不到任何東西。

空氣很混濁,這片黑暗像是在一個非常封閉的環境堙C仔細聽來,似乎有一種奇怪的嗡嗡聲在顫抖,聲音很輕很細微,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似乎是那種效率不高的通風口的聲音。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人細微的呼吸聲,呼吸聲很低很沈穩,就像睡著了一樣。

當!當當當……一陣怪異的音樂忽然響起,讓每一個聽到的人都嚇了一跳。音樂旋律怪異,節奏忽緊忽慢,結合了不知名的刺耳的打擊樂聲,楸著每個聽者的心。

就在這時候,一個男人的聲音像是從地底冒出來一樣,緩緩爬升,回蕩在這片混濁的黑暗中:

這是關於我的一個朋友的事。

我的朋友叫馮小奇,大家是不是覺得跟我的名字很像?我叫馮小濤,他叫馮小奇。但事實上我和他只是同學而已,我們是省大新聞系一屆的同學,當然,也是好朋友。畢業後他去了市電視臺,現在仍然在那堸絲s聞采編記者。

那時候小奇剛剛工作沒多久,沒有什洶u作經驗,對市里的環境也不是很熟悉。那天,小奇是值夜間新聞班,也就是大家在晚上十一點看的那檔深夜新聞。小奇忽然接到一個電話,市里的一家醫院邀請電視臺去一位元記者拍攝一個應用了新科技的手術。這個任務是很急的,因爲當時已經晚上九點了,要在兩個小時以內連采播到編輯最後上節目單對一個新手來說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何況小奇的搭檔剛好又不在,所以他將這件事告訴了新聞組的領導,領導則不耐煩地讓他自己決定。小奇想來想去,甚至還和我通了電話,最後他覺得增加一些單獨工作的經驗也不是壞事,於是就決定自己一個人去。

這家醫院——不好意思,我在這媮竷h它的名字,以免産生一些不必要的影響——占地面積很大,是本市著名的老牌醫院。堶推藿甡u美,庭院錯落,沒有現代醫院的大樓,卻都是一些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蘇式房子,就是最高不過三層的那種。

小奇是外地來的本市的,從來沒有進過這家醫院,根本就不知道手術室在哪里。領導交代完了就自顧自地開會去了,也沒有告訴小奇手術室在醫院的什泵鼽m。於是小奇就一個人昏頭昏腦地來到了這家醫院。

天已經全黑了,夜風嗚嗚地刮著,小奇在醫院堶授鈺y了半個鐘頭,不僅沒有找到手術室在哪里,還把自己弄丟了。由於是周末,又是大晚上的,醫院堶掖s個鬼影也沒有,小奇沒有人可以問路,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怎洛X去。

可憐的小奇像只沒頭的蒼蠅一樣在醫院堶捷藕遄A又著急怕拍攝任務來不及完成,結果在醫院堶捷V轉越深,越轉越迷。每走到一個建築面前,小奇都試著找出它的大門,可是這些建築的門大都是鎖著的,而有些甚至根本就找不出門在哪里,讓人懷疑這些醫院的人是怎炮i去的。

可能是因爲年代太久,醫院的路燈,就是那種白熾燈,都發出帶著藍色的慘白的幽光。吹得人直生雞皮疙瘩的夜風不停地刮著,小奇不由地害怕起來。

這時,小奇忽然看見前面路的盡頭出現一幢房子,大門正是對著小奇,小奇連忙一陣小跑過去想試試運氣。

大門越來越近。像所有大門一樣,這個大門口的上方也無一例外的懸挂著一盞白熾燈。不過這盞白熾燈卻忽忽閃個不停,一亮一滅的,讓那扇大門也時隱時現。

小奇走到那扇門跟前。這扇門是那種黃色的木頭門,不知道多久沒有維修清理了,門上已經開始出現裂縫,並且亂七八糟佈滿了各種深紅色和褐色的印子,像是血的痕[。順著門往上看,門框上方一張已經發黃的紙倒垂下來,隨風搖晃,似乎像一隻手在召喚。小奇放下手中的攝相機,伸手去把紙展開,結果一陣灰塵散落下來讓小奇一時間睜不開眼。

終於,小奇睜開了眼睛,只見在忽亮忽滅的散發著慘白色的白熾燈的閃爍下,紙上現出三個血紅大字:手術室!

早就心驚肉跳的小奇這時候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雖然他是在找手術室,但這洶@個陰森恐怖,甚至連燈光都看不見的地方,怎洵搦洶ㄨ閉O在利用最新科技做手術的地方。左思右想了很久,雖然很怕,但沒奈何,飯碗更重要,小奇只好咬緊牙關硬著頭皮往堥哄C

門往堿O一個長廊,越往堥哄A小奇就越覺得不對勁。長廊的兩旁有門,門上都挂著那種最老式的鎖,而且似乎都已經長出了紅鏽,不知道多久沒有人來過了。而且堶惆S有一點燈光,只有靠門外那盞忽滅忽亮的燈光照路。下班了?小奇看看表,還沒有過時間啊,於是他還是往前走。

終於,他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這堿O最昏暗的地方,長廊外的那盞忽滅忽亮的燈在這堨u能映出些大概的輪廓來。憑感覺小奇辨認出面前有一扇房門,因爲是最後一間了,於是他便伸手去推門。

後來小奇對我說,當時他情願那扇門也像其他門一樣是鎖著的,這樣他就可以順順利利地回家了。之所以推那扇門,只不過是本能的反應而已。實際上他心堣@點也沒有要進去的打算。

門呀的一聲開了,那扇門是虛掩著的。

小奇冒了一身的冷汗,房間堶惆S有開燈,他只能模糊的辨認出窗戶的位置,因爲那埵酗嵽~路燈微弱的光線,透過窗簾射進來。就憑藉著這點可憐的光,小奇大致看出了房間的佈局。房間的正中央是一個大床,應該是個手術臺,床的一邊有洗手池和幾個大櫃子,櫃子上有一些藥瓶藥罐,房間的另一側則空空如也,只有牆角有一個衣架,衣架上還挂著一件白大褂。

沒有人,也沒有應用新科技的手術,小奇明白自己是迷路走錯地方了。於是他轉身要走,又心又不甘地回頭看了一眼。

這是驚心動魄的一眼。各位,這個事情中最恐怖的事情,就發生在小奇回頭的這一眼!

小奇回頭一眼,忽然奇怪的發覺,那個衣架,那個挂著白大褂的衣架,不在它原來的地方!

那個衣架,竟然在自己移動!

不!這時候,小奇才發現,那根本就不是衣架,那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

在一片昏暗中,根本看不清人長什狩豸l,小奇也沒有心思去看,他一聲驚呼,將攝影器材一扔,轉身就跑了出去。

小奇一找到路就直奔回家,根本就不敢去家以外的任何地方。第二天小奇來到醫院,想把昨天晚上遺失的攝影器材找回來,卻被告之那幢手術室早就廢棄了,現在因爲資金不到位而不能及時翻新,所以只好閒置在那堙C甚至還被告之根本就沒有人打電話,也沒有所謂的應用了新科技的手術。毫無疑問,小奇被領導痛薑F一回,不僅扣了獎金,還得賠償電視臺的攝影器材。

故事到這奡N結束了,不知道大家聽了之後有什炤P想呢?下面是五分鐘廣告時間,各位聽慾ㄖ姣棺P一下繃緊的神經,喝點水喘口氣。如果你對我剛才的故事有什炤P想和評價,請五分鐘之後播打我們的熱線電話:1977120。也許您剛打開收音機,這堿O大地娛樂廣播電臺小濤鬼話節目,我是主持人馮小濤。我們五分鐘之後再見。

我關上麥克風和背景音樂,打開廣告帶的播放鍵,的一聲,按開直播室的燈開關,頓時間強烈的燈光讓我睜不開眼。我虛著眼睛點上支煙,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望著天花板上的通風口舒了口氣。

關上燈講故事是我的習慣,只有在一片黑暗中我才能找到靈感。我不喜歡拿著早就寫好的稿子照著讀,可能是因爲自己的自負吧,我覺得那樣是沒有出息的做法,不適合我的口味。

今天周四,算一算,今天已經是第八期節目。節目開播一個月以來雖然收聽率上升得很快,但我卻有江郎才盡的感覺。現在的聽慾f味越來越高,一般的故事根本就嚇不住他們,以至於我不得不找朋友們幫忙給我找素材。象剛才那個故事就是老同學馮小奇給我講的,我基本上完全照般上來。雖然他保證說是真的,但我根本就不關心。是不是真的對我來說無關緊要,只要能嚇倒人,讓我繼續混這碗飯吃就好了。照這樣下去以後真不知道該怎玷魽C唉,我心媦菑F口氣,想起一個月以前的自己雄心勃勃,現在卻心灰意懶,不由地無奈地笑了出來。

講鬼故事是我的愛好,更確切的說是當年我還在學校的時候的愛好。現在我也講鬼故事,但是這是工作,是靠這個吃飯。想當年隨便信手拈來個故事也可以嚇倒一片,運氣好的時候也可以哄個MM主動往懷媃p。也就因爲這樣,省大的幾幢教學樓宿舍樓甚至食堂,無一例外逃過我的魔口,統統都有三五隻冤鬼厲鬼鎮守,當然都是從我口中誕生的。直到現在我當年編的故事還在省大媦s爲流傳,給後輩泡MM的學弟們有搬弄口舌獲取芳心的機會。這也是我爲數不多的很自豪的幾件事之一。

但現在不比當年了,校園鬼故事在學校媕~嚇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還可以,搬出來根本上不得臺面。開播的第一天我把當年的幾個比較經典的故事搬上來,被一個在省大讀書的小姑娘打熱線電話進來搶白一頓,說她早就從她男朋友那媗旦L這個故事,還說我盜用她男朋友的版權云云,讓我苦笑不得,有口難言,心堣ㄙ儒漼滬茷_我的名義的小兔崽子的祖宗恭敬了多少遍。完了還灰頭土臉地給火冒三仗的台長解釋我才是真正的原創作者,我老人家的心情實在是不能用窩火來形容的。

現在的我雖然由業餘選手轉變到了職業型的說家,但水平並沒有多少實質上的提高,事實上工作以後一天到晚忙上忙下,反而沒有了當初在學校時的靈感和空閒時間。有了開播第一天的尷尬,我也不敢到網上去找鬼故事下來再翻版給聽敷炕C我不由得開始懷疑自己當初向臺上申請開闢這個專欄到底是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小濤鬼話這個欄目是我突發奇想提出來的,前半部分是由主持人也就是我來躑z一個故事,後半部分則是熱線時間,讓聽撐o表評論,或者講述自己的故事。我是在臺上開會的時候以半開玩笑的形式提出來的,沒想到居然得到了台長的認可,試播了兩期,效果不錯,於是將節目定在了每周一周四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的午夜擋。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儘管這兩期我已經感到力不從心,但以這兩期的收聽率來看居然越來越熱,直追臺上當紅NJ衛薇薇主持的音樂寶典欄目。

事實上當初音樂寶典這個專欄是我和衛薇薇一起來主持的,但我和她性子不對付。我們都是愛出風頭、都好強的人,在一起主持不僅沒有什為t合,還出現搶話的現象,結果被台長狠批了一頓。幸好後來被臺上分開了,不然以後互相拆臺也說不一定。

談不上冷戰,因爲根本就無戰。跟她說不上什炬`仇大恨,就是因爲工作上的事而鬧得很不開心,不歡而散。其實跟她做做朋友倒是滿好的。但在當時,這件事鬧得風風雨雨,整個全市傳媒界的人都知道。後來以我主動退出告終。出乎意料的是我走了之後音樂寶典居然收聽率節節上升,現在成了我們台當紅的頭牌。而我則在新聞組碌碌無爲地混了半年。所以現在雖然小濤鬼話這個節目越做越沒有信心,但我還是得咬緊牙關頂著。

廣告快完了,我熄掉煙,喝口茶潤潤嗓子,打開麥克風,儘量用自己感覺最親切動人成熟性感的聲音說道:

你好,小濤又回來了。在剛剛的節目塈缾躑z了一個我的朋友的經歷,不知道各位聽憐酗炤P想呢?如果你有什炤P想和評論的話不妨給我和廣大聽憚B友一起分享,當然如果你有好的故事或者真實的經歷的話就更不要私藏起來嘍,請立即撥打我們的熱線,我們的熱線電話是1977120重復一遍1977120,下面這個時段將是我們的熱線時間,在下面這個時段中我們將和各位觀慾@起分享——好,已經有朋友打進電話來了,讓我們來聽聽他會給我們帶來什洸O?喂,你好——”

喂……是個女孩子的聲音,聲音不熟,不是以前那幾個常在半夜躲著爹媽在被窩堸蝦楔熅鱆漱冗ル矷C

誒,你好。不知道這位小姐怎牯朁I呢?

我……我……這個女孩看來很靦腆,不習慣這種讓無數人聽到的電話,我連忙接上:好的,看來這位小姐不願意將自己的芳名透露給大家,不過沒關係,我想大家是都不會介意的是不是?只是不知道這位不知名的小姐會給大家說些什洸O?

我……我……怕怕,我睡不著,我爸媽不在家……

我倒——又是一個半夜不睡覺尋找刺激的學生MM。我連忙打了個哈哈:哈,這位朋友看來膽子很小啊,只是如果你真的是很害怕的話請關掉收音機趕快閉上眼睛鑽進被窩堙A我們不希望你因爲我們的節目而有任何不愉快的感受。

恩……

我連忙把熱線掐掉:謝謝這位不知名的小姐的參與。事實上我們這個節目是一個娛樂節目,我們的主旨是給大家平淡無奇的生活中點綴一點小小的刺激,如果有任何朋友覺得心媯L法承受的話請立即關掉收音機。另外我們節目的時段是在深夜,所以如果第二天還有緊張的學習或者工作的朋友也請不要在繼續收聽了,以免影響大家第二天正常的學習和生活,自己要聽慾ㄜn再聽下去的NJ恐怕只有我這洶@個,我當然不願意這樣,但我不得不這牴’]爲怕以後有什炳虳e部門或者家長來找我老人家麻煩,好,又有一個熱線進來了,喂——”

喂,小濤你好。

喂,你好。小張是嗎?憑聲音斷定是那幾個經常來電話的中學生之一,他們的聲音我已經可以在一聲之後全部準確無誤的辨認出來。

是我。小張是個剛變完嗓子的男孩,小濤,今天這個故事挺嚇人的,是不是真的啊?

這是我朋友給我說的他自己的經歷,至於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怎狩芊H今天晚上我們的老朋友小張有什洵G事給大家講嗎?

恩……沒,想問你個事。

好的請問。

那家醫院是不是省醫院啊?

啊實在不好意思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剛才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爲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影響我不得不隱去醫院的名字,非常抱歉這個問題我實在無法回答。還想說點什炮隉H那家醫院確實是省醫院,如果小奇沒有騙我的話,本市也只有省醫院才有那樣的環境。這是每個在本市生活的人都知道的,不過我確實不能說。

恩,沒,沒了。

好的,謝謝小張的熱心參與。讓我們來接聽下一個電話,喂——”

¥#@$%^*&……一陣交流聲刺激著我的耳朵。

喂,喂,這位朋友,可以把收音機關掉好嗎?

交流聲小了下去,我介面道:喂,喂,你好,這位聽慼A能聽見我說話嗎?

喂……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一個真正女人的聲音和小女孩的聲音是不一樣的,這點我可以以我四年的電臺工作經驗保證。聽多了半大孩子的聲音,忽然聽到一個成年人的聲音我不由得有點興奮:喂,你好。

喂,你好。

不知道這位朋友如何稱呼呢?

電話那頭一片寂靜,我微微有點失望:看來又是位芳名不肯外露的小姐,不知道這位不知名的小姐給我們說些什洸O?

我想說一件事。聲音似乎很冷漠,不由得讓我感到自己的熱情受到一定程度的打擊。

非常樂意,我故意提高自己的聲音,裝出一副很高興的樣子,不知道這是什狩邞漕ぅO?是一個故事呢,還是一段經歷。

可以說是經歷吧。

不知道——在這塈睎善苳j家同意我佔用大家一點點時間來滿足一下我個人的好奇心——不知道是不是小姐你自己的親身經歷?

就算是吧。聲音依然冰冷,我的興致一下子全沒了,於是我開口說:好的,請這位小姐給大家講講她自己的這段親身經歷吧。

恩,那我就開始了?

是的,請講。

那我,就這樣講了?

對,就這樣講了。

那,就開始啦?

是的,就開始了。我有點不耐煩了。

好吧,那我就開始講了,女人頓了一下,似乎還輕輕地歎了口氣:

在講這件事之前,我要先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姓仇,不是求衣裘,寫出來是仇恨的仇,叫仇紅,紅色的紅。我心媟t罵了一句,剛才讓她說她不肯說,現在卻自己說出來,豈不是存心掃我的面子?只聽仇紅續道:我以前還是一個學生的時候,最喜歡聽鬼故事了。哦,對了,我以前在省大讀書,讀的是新聞系。難怪名字聽上去有點熟,原來還是校友。

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炯萲w聽鬼故事,可能是因爲那時候學習太枯燥了,聽鬼故事很刺激吧。但是,後來我就不滿足聽鬼故事了,在被別人嚇多了之後,我開始自己編故事嚇人,嘿嘿。

不知道爲什泵o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兩聲。我心堜艙M覺得有點不舒服,但又說不出是哪里不對。

剛開始的時候,我編的故事很受歡迎,編一個故事往往可以流傳很久。

我天生膽子就很小,所以編出來故事往往是還沒有講完,就把自己嚇得半死,而聽故事的人卻還沒有反應過來。

人家都膽子越嚇越大,但我卻是越嚇越小。一個故事, 還沒有想清楚情節,就往往把自己嚇得半天不敢動彈。

結果,再到後來,我的故事就漸漸的不那洫ㄘ々F,感興趣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但我自己卻覺得越來越恐怖。我也不知道爲什活C

有一天,一群人都在寢室堳搊o無聊。於是我又開始編故事。

但是我還沒有把故事說完,大家就一哄而散,說我的故事太老套了,一點也不好聽。

她們都出去逛街去了,我一個人待在寢室堙A心媔}始琢磨到底是那堣ㄨ鵅C

我忽然明白爲什炤P覺有點不對了,仇紅爲什洎n笑了,她是在說給我聽的!天啊——她說的是我!她還在繼續:

這時候,忽然一個電話打進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他說他很喜歡聽我的故事。但是他說我的故事已經太老套了沒有變化。他說光有創作動力是不夠的,還要去發掘自己的靈感。

我很奇怪,嘿嘿,他爲什洶炯ㄙ器D,好像我的事情他都清楚一樣!

她又在笑,她是在笑我!是啊,她爲什洶炯ㄙ器D?我不由自主地介面道:後來呢?

後來,他說要發掘靈感,就必須要有親身經歷,他要我故意去那些很恐怖的地方。比如說晚上一個人到醫院停屍間去……

天!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很明顯,她說的是我現在的狀況,還給我指明了一條路。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是誰?她爲什洩器D我心堛熒Q法和現在的困境?我從來沒有把這些說給任何人聽。這個叫仇紅的女人在借這個故事跟我對話!我感到一股涼意正在從喇叭堶捷ルX來。

仇紅象知道我心埵b想什洶@樣,看似很隨意地說道:很明顯,他很清楚我現在的狀況,還給我指明了一條路。這都不重要,問題是——”

你是誰?我脫口問道。

仇紅楞了一下,發出嘿嘿兩聲笑聲,我能夠感到,她在冷笑。對,你是誰?我就這為搘L,你猜他怎泵^答的?仇紅忽然問起我來了,我老老實實地說:我不知道。

他說,仇紅忽然提高聲音,發出咬牙切齒的聲音,他叫,馮!小!濤!

一股寒流穿過我的全身。

嘟……電話挂斷了。我連忙關掉熱線,打了個哈哈:哈哈,這位朋友真的會開玩笑。當真是……是會開玩笑……我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那是開玩笑嗎?……真把我也嚇了一跳。感謝這位仇紅朋友的這個精彩的玩笑,給我們的節目增添了更活躍的氣氛。我也希望大家都象這位仇紅小姐一樣,多參與到我們的節目中來,小濤最大的願望,就是把這個節目變成一個完全互動的驚險遊戲,當然,這就需要收音機前各位聽憚漱銧帘M參與了。好了今天的節目時間差不多快到了,感謝剛才幾位打進我們熱線的朋友,也感謝所有熱心守侯在收音機前的聽慼A讓我們來聽一首王菲的《笑忘書》,讓我們在王菲虛無飄渺的歌聲中結束今天的驚險歷程。這堿O大地娛樂台的小濤鬼話節目,我是主持人馮小濤,我們在下個星期一的同一時段,再見。

我按下CD機的播放鍵,關掉麥克風,長籲一口氣。心堛犖羅峇斯M沒有散去?她是誰?她怎炤|知道我的想法?

 

 

不會吧?小奇放下手中的啤酒瓶,瞪大眼睛看著我,哪有這洧艇G的事?

酒吧堶捫O光很暗,但我依然可以從吧台後面酒櫥堛漪謎中看見自己的樣子,臉色不是很好,我摸摸自己的臉。

我有錄音帶!每次播出都有錄音的,不信明天我拿給你聽。看著他一臉不信小樣子我有點惱火。

那……也許只是巧合而已。小奇皺眉想了一會兒,說不好,反正,我覺得不會有其他的。

怎炤|是巧合?我說,她最後的話不是告訴過你嗎?她說那個男人是馮小濤!那是在指著我!當時我就有一種被人指著鼻子的感覺!

那……又怎狩芊H那是個玩笑話而已。惡作劇吧。

怎炤|是惡作劇!一個對你如此了如指掌、而你卻半點不知的人怎炤|開這種玩笑?

那你是什炤N思?那她那句話又有什洛堛滿H小奇不解道。

對啊,如果不是玩笑,那又有什洛堛漫O?我皺著眉頭仔細的思考每一種可能性,那句 話到底是什炤N思?仇紅到底想說什活H

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小奇拍拍我的肩:算了吧,別多想了,來喝酒。他一舉瓶子。

我勉強舉起瓶子跟他碰了一下,咂了口酒,含在嘴媞C慢的讓它滑下去。

對了——”小奇扣了扣自己的鼻子,不管怎樣,我覺得那女人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什牲D理?我差點被他嗆著,有個狗屁道理,我從來就不知道我們系有個叫仇紅的女生,還講鬼故事。當年我們系講鬼故事只有我是出了名的!我怎炤|給一個我根本就不認識的人打電話?

我知道,我知道,小奇安慰道,就像你剛才自己分析的一樣,很明顯,那個叫仇什洩漱k人是借講故事的名義給你說話。

仇紅。

是,仇紅。很明顯那個故事當然是子虛烏有的,她是另有其意。

有什炤N?

咱們先別管她最後一句話是什牲D理,那一時半會兒我們也想不通。我是說她前面的話很有道理。

你是說……

我是說她是借她故事中那個神秘男人的話——咱們暫且不管是不是你或者有其他什炤N思——給你指出了一條路。

得得得,我是她爹啊她幹嗎對我那泵n?

那有什珍鰜Y?小奇不解道,也許只是一個忠實聽撲q過某種途徑知道你的困境,就想辦法給你提點建議,何樂而不爲呢?

她通過什炯~徑?而且,她爲什洶ㄙ蔣絕ㄔX來而採取講那個故事的辦法?

什炯~徑有什泵n要緊的?至於那個故事,也許她是你的崇拜者不願意當摹膚A的面子罷了。這些都是次要的,我覺得重要的是她的建議是很好很值得採納的。

什洮媊部H

你喝多了?才告訴了你的,就是親自去一些神神鬼鬼的地方,說不定就會找到一些素材獲得靈感。

你要我去刨絕戶墳數死人骨頭?省省吧。我還沒有墮落到要聽撐僚虴痚絡`目的地步。我點上支煙搖搖頭。當然,我這其實是嘴上硬,其實我也想到過,但是面子上放不下去。

誰讓你去那種地方。不過如果你真要去的話,記得叫上我,對了,小奇一拍自己的腦袋,我想起一個絕佳去處。

什洛h處?

記得上回我給你說的那件事嗎?省醫院堶悸漕漸顙ヾC

記得,怎活H

我們可以抽哪天晚上再到省醫院堶悼h,順便找找我的攝影機。小奇神秘地眨眨眼。

天,不要告訴我那是真的。

那是真的。

我不信。

那我會把攝影機扔到哪里去了?老天在上,臺上還要我賠老大一筆呢。小奇哭喪著臉。

鬼知道你晚上到什泵a方喝醉了。

那是真的!咱們去一次,到那種環境下你就知道了。

不去,也不信。

頑固不化,孺子不可教也!你現在這個節目越來越熱,很有賣點的。我有個侄子就是你的忠實聽憬O。不要因爲固執把自己剛開始起步的事業毀了。

那幹你屁事。我最討厭有人對我說教,尤其是我認爲不如我的人。

對了,你現在還常見到衛姐?小奇抿了口酒,一臉不懷好意。

衛薇薇?那又怎樣?

哎,那又怎樣?以前的同學聽說你跟衛姐在一起主持節目,羡慕得口水直流哦。

算了吧你,那比我大三歲的老娘們兒?再說我跟她不對付的事又不是跟你說過。

唉,你就不懂了,男人哪,當然要有海量讓著女人才是。大三歲有什洶F不起?女大三,抱金磚……

放屁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我連忙打斷他,不然包不准他還要說什爰雰荂C事實上衛薇薇是省大比我大三屆的學姐,當年在校內可是生活在說中的風雲人物,據說當初起碼有一個加強連的人追過她,其中就有面前這個嬉皮笑臉的馮小奇,可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地排除萬難贏取放心的。據說,據所有試圖接近過衛薇薇的人說,衛薇薇的高傲簡直到了目中無人的地步。不過對此我嗤之以鼻,因爲衛薇薇好看是好看,但並沒有傳說中的那牯}亮,更沒有高傲到目中無人的資本。她全身上下長得最好的只怕是她的聲帶,變換多端,成熟與純真共存,清麗並典雅同唱,充滿了女人的嬌柔和嫵媚,可以給不暗世事的純情少男們以最大的想象空間。我既不是純情少男,還和她鬧過彆扭,但我仍然承認她很有吸引力,因爲我至少還是個男人。

算了,看來跟你沒的說了,小奇幹完酒,拍拍屁股,我還有事。先走了。

狗屁,淩晨兩點有個屁事。就想讓我請客。

明天的早間新聞輪我值班呢。拜拜。這小子一個貓身小跑了,還回頭叮了一句:什洫伬埸Q去探險記得叫上我啊,兩個人可以互相壯壯膽。

狗屎一坨!我暗暗搖頭,居然交上這樣的損友,不僅不幫我解決問題,還哪壺不開提哪壺。算我倒楣。

我好像天生排斥這個去尋找靈感的想法。當時我只是覺得不喜歡去,所以不去。等後來事情結束我開始慢慢回憶的時候,才想起,這也許是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的反應吧。

但當時的我不可能想得到這一點。

我只能從仇紅的話中推想,這個女人,能夠準確地猜到我心堛熒P受,一定不是個一般的人。首先,她一定是我的忠實的聽慼A對我的故事聽得非常仔細,發現了別人沒有發現的東西。她一定發現,儘管節目越來越熱,但我的構思卻越來越趨於平庸,甚至星期四那回照搬別人的故事。其次,她一定也是個有相同或者相似經歷的人,所以才能準確的知道我現在的困境。

至於她的動機,誰知道?也許真是象小奇分析那樣,一個忠實聽撕鴷D持人的友好建議?

一定是這樣!我壓下心堣斯M不斷疊起的疑雲,強迫自己在心媯e下個句號,隨即叫了半打酒將這件事徹底地抛在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