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不只將來
而是…永遠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又是一個天朗氣清的早上。中六生康天生又準備起床梳洗回校。今天,他沒有什麼特別,但,他就讀的那班,今天卻來了一個已被譽為全級之花的女插班生。

那位女插班生名叫樂天欣。她在前校就讀時,已是一個風靡不少男生的女生。即使未到這校前,已有不少男生流傳她是一個能迷到不少男生的女生。樣貌,是少有的清純,長長秀髮,水汪汪的雙眼,好像能把男生的靈魂吸走般。

中六班的課室。班主任引領著那“全級之花”的女生踏進新課室,介紹予全班同學。她一踏進陌生的課室,全場的男生,頓時應聲大叫。但,睡眼惺忪的天生並沒有太大反應,依然是睡眼惺忪。介紹後,樂天欣被安排坐在天生的左邊位置就坐。然後開始他們的暗戀生活。當然,他們當時並不知道………。

學校有一個安排:由班上的原校生協助插班生去認識新學校。天欣仔細思量一番後,挑選了天生作為適應新校的“新校適應員”。起初,天生顯得十分無奈,但礙於班主任的關係,只好接受這份非一般工作。

又到一日的放學時間,天欣主動向他說:“請你帶我遊覽這校,可以嘛?”天生很敷衍地說:“好……。走吧。”然後他們便一起遊走學校。一路上,天欣見到不少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教員室,學生休息室,電腦室,等等……一路上,天欣好像小童一樣,向像大哥哥的天生問了不少問題:“休息室是否能隨時進入?”,“為何沒有工場?”“那位老師最和藹?那位老師最有架子?”一路上,天生只顯得很無奈,對她亦十分敷衍。

天欣回到家,在自己的日記中寫上:“天生雖然是很敷衍,但……。”

翌日,兩人再在學校見面,天生的左邊,依然是全級之花樂天欣。自從昨天的學校一遊之後,她的心中對他有了一個十分好印象。自此以後,天欣在上課時會情不自禁地偷看天生。當然,天生並不知道……

不經不覺,樂天欣這位插班生來到這校三個月。三個月來,天欣已適應在這校生活,而且還認識了不少同性及異性好友。而其中與天欣關係最好的,都可算是婉瑩了。婉瑩,坐在天欣的左方,常常竊竊私語。她們自認識後,上學一起,午飯時一起,放學時亦一起。班中其他同學,不少在暗中都叫她們“Twins”。的確,她們關係亦好比“Twins”--------”孖公仔”。

一天,如常上課,天生終於按捺不住,向左偷看天欣一眼。而天欣,亦有所反應,拿起在自己桌上的一張紙,在紙上寫了一小段話,然後深呼吸,把那張寫上自己愛意的話合上,然後害羞地把紙交予坐於左邊的天生。天生靜靜的接過紙張,然後打開,“天生,自從學校一遊後,我的心對你,已留下深深印象,希望你能接受我為……你的女友天欣”他仔細閱讀,反覆閱讀。心堣ㄧT甜起來。

天生自收到她“愛的表白”後,每天都甜在心。自此每天上學,天生都故意早到天欣下車的巴士站,裝扮成剛巧經過般。但天欣心中已經知道,他是希望與自己一起上學的。

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消一星期,中六全級學生都知道這消息----他們正式拍拖。有不少男生聽到後,十分惱火,覺得為何“全級之花”會選一個無名小卒為男友。而有不少男生甚至去恐嚇天生,要他離開天欣。但他並無理會,而她的好友婉瑩亦幫他們兩人,向其他狂蜂浪蝶表明,她只會選天生一個。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他們都明白:“全級之花已有了心上人……”當然,有不少男生依然死心不息,向天欣展開追求。當然,這些要求都是一個下場:“不得要領”

半年時間,這對學生情侶關係越來越穩定,感情亦越來越好。但……每對情侶即使關係再好,總要面對一些難關,他們都不例外……

轉眼已是十二月中,班上亦開始準備聖誕節活動,但班主任竟然安排天生與天欣的女友婉瑩一組負責購買聖誕茶會的食物和飲品。當時,有不少班上同學都十分驚訝:“為何班主任會有這樣的安排??”但他們不敢為了這對情人而向班主任反映意見。

一個炎熱的星期天,婉瑩致電天生:“天生,是時候去買食物去準備聖誕茶會了”於是,他們一起到超級市場購買零食和飲品。他們在超級市場逛了數圈,買了不少薯片,糖果和不少飲品。離開超級市場後,婉瑩主動說:“我們都累了,不如去快餐店休息一下吧!”於是,他們大汗淋漓地走到大街前的快餐店,稍事休息一會。到了快餐店,他們找到了一處雙人位休息。突然,婉瑩開了口,問:“其實,你一直覺得天欣是個怎樣的女生?”天生沒有即時答覆,靜默一會,然後說:“起初,我覺得自己是個書呆子,終日只懂讀書,根本沒有想過拍拖這些事。但過了一段日子,我開始發覺自己對她有感覺,心中會不其然的想起她。但我知自己是一個書呆子,怎會受女生歡迎呢,加上她是“全級之花”,有不少男生追求她,怎會到自己呢?”婉瑩聽到後,笑了一會,然後說:{唉……。傻瓜,人家一早已經留意到你了。她第一次留意到你的時候,她對我說:“婉瑩,她是一個怎樣的男生呀?”然後我說“他…。很和藹的,可惜他是一個書呆子,不懂拍拖的,哈哈。”天欣說:“不會吧?我覺得這種男生頗穩重丫!”我沒有理會她的答話。傻瓜……你們是注定是一對呀!}天生聽到後,心媢y感快慰。

聖誕茶會結束,象徵聖誕節假期開始。臨離開學校前,天欣又再交一張紙條給天生。紙上,是天欣的電話。當然,天生會珍而重之,視之為寶貝看待。

在聖誕節期間,他們每天都用電話聯絡……

十二月三十一日。寒冷的一個除夕。下午,無聊的天生收到女友來電:“你今晚有空嗎?今晚我想和你一起外出去歡渡除夕。”“當然沒有問題啦!”

黃昏六時,尖沙咀鐘樓下,人潮乍現。天生已在鐘樓下歡喜的等待著。

他們能遇上,亦好像在滄海中找到遺珠,教我們要好好珍惜。

十五分鐘後,裝扮一番後的天欣,穿過鐘樓旁的行人路,含羞答答地走到天生面前,害羞的垂下頭來。此刻的天生,看到的是一個美若仙女的女友,其他同學從未看過的天欣。然後開始他們“熱鬧的二人世界”。吃飯,逛街就少不免的。

滴答滴答,轉眼已是晚上十一時三十分。整個尖沙咀已擠得水洩不通,大約數十萬人。人海中,他倆緊牽著手感受節日氣紛,一起在人海穿插。十分開心。

十一時五十九分。四周市民的情緒達到高峰。“十,九,八……四,三,二,一!新年快樂”。就在這刻,他向天欣臉上輕親一吻,輕輕的對她說“新年快樂”。這年的除夕,對他倆來說,是一個甜蜜的除夕,旁人,很難明白的。

經過一個甜蜜的除夕,這對學生情人,又再次回校繼續學業。在往後的半年時間,他倆的感情十分穩定。直到……

這對情人外出,很多時都找他們的好友--------婉瑩。而婉瑩心中亦開始對天生留下一個好印象,但她明白,自己是不能做第三者。

轉眼已到五月,莘莘學子亦準備開始為六月舉行的期終考試作準備。婉瑩亦不例外,但她本身成績並不理想,希望她的暗戀對象-------天生,能教導自己,趁機陪養關係。

一個週末,婉瑩致電天生:“你……今天有空嗎?我希望你能教導我功課上的疑難。”天生二話不說:“沒問題!”於是,他倆相約在附近的社區中心等侯。

過程中,婉瑩突然倚向天生,“其實我亦一直喜歡你呀!你知嘛?”天生諤然地放下手中那枝新簇簇的紫藍色原珠筆,然後箭步的跑出社區中心。婉瑩好不容易才追到喘氣中的天生。他倆由坐在社區中心變為坐在社區中心旁的公園,由有說有笑變為鴉雀無聲。不久,天生終於忍不住“婉瑩,你放手吧。我已有心上人了,我……是不會,亦不能喜歡你的!”婉瑩亦忍不住,哽咽地說:“你為何不給機會我去追求你呀?!,天欣未追求你的時侯,我已打算追求你。不過我害怕你不會接受我,而不敢表白。但當天欣向你表白後,我知道自己已沒有機會,但……我依然想一試。”

當然,這事的兩位並沒有向蒙在鼓裡的天欣告知。因為他們明白,一被天欣知道,她的反應……

期終考試結束,而成績亦陸續公佈。一如考試前班中同學預測:天生成績最好,其次是天欣,婉瑩成績依然停滯不前。

期終考試結束,亦標誌著這年的中六課程結束。但對這三人來說,這年中六,相信會畢生難忘。

暑假正式開始,天欣,天生,婉瑩三人依然經常相約外出逛街。但天生,婉瑩每次見面,總是十分尷尬。而天欣總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一天……

“鈴…鈴…鈴…”天生家中電話響起。是女友天欣來電。但天生知道天欣是次來電,是與平常的來電有所不同。“你……是否移情別戀,喜歡婉瑩呀?!”他來不及回答,天欣再說:“你為何要這樣做?!”講不到下一句,天欣已忍不住為這男生哭出第一滴淚。寂靜了一會,天生終於說:“你誤會了,你誤……”天生話還未完,天欣再說:“我誤會?!我有什麼誤會?!我什麼事都知道,我昨天親眼看見你在街上牽著婉瑩的手。我親眼所見呀!這還有誤會?!”天生只能繼續解釋“你誤會了,當天不是我主動牽著婉瑩的手,是是她主動的!”已哭成淚人的天欣再說“我不想聽你解釋!我心已被你所傷。不如……我們分手吧?!”呆呆的天生,沒有回答。天欣繼續說:“以後我和你再無任何關係!”話一完,聽筒旁的聲音,由甜美的聲線,變成嘟…嘟…嘟。天生……則呆呆的拿著聽筒,毫無反應。

往後的一段時間,天生每天都致電給天欣。結果往往是:沒有人接聽,有時會有人接聽,但她一聽到是自己的聲音,又立刻掛線。

失戀後,天生每晚都在自己的日記上寫上“天欣,我愛你”這話,有時,這話更寫滿日記的一頁。

又是一天晚上,街上十分寂靜。天生往常在自己的日記簿上,寫上那話“天欣,我愛你”。不停寫,不停寫。電話突然響起,拿起聽筒,另一方是自己期待已久的天欣。天欣的聲音十分沙啞,天生未及天欣講話,對她說:“天欣,要小心呀!飲多點清潤飲品,特別是水。休息多點呀!”天欣沒有即時回話,不久“我的身體,不須你擔心。我這次致電給你,只是想約你明天下午二時在尖沙咀鐘樓見,我有說話跟你說。“天生來不及回話,天欣便掛線了。

翌日,天生應約,下午二時準時到達尖沙咀鐘樓。十分鐘後,天欣亦到達鐘樓。這座鐘樓,既見證這對情侶最甜蜜的時候。但這次重來,情況……

在鐘樓步行往咖啡店的短短十分鐘路程,兩人默不作聲。四周彷彿變得格外寂靜。

到達咖啡店後,他倆找到一處二人座位。兩人對望而坐。他們不經意地一同叫了意大利咖啡。咖啡尚未來。他們四目對望。心情一樣:是十分傷痛。

咖啡經侍應送來。天欣呷了一口,但依然不作一聲。十五分鐘過去,天欣終於開口“我兩星期後離開香港往澳洲,這次離開,我相信短時間都不會再回來香港。你……自己保重吧!”他聽到後,沒有反應。未幾,天欣十分愕然,對目而坐的天生竟然流出淚來。但他只是說:“哦。那麼……你自己小心點吧!”她聽了,心中既惱火亦傷心。於是,她慢慢地站起來,轉身離開咖啡店。而天生……依然……毫無反應。

天欣回到家後,立刻跑到自己房間,“嘭”!房門關上。傷心欲絕的天欣,坐在床上。放聲大哭,希望傷心跟隨眼淚而流走。不久,她拿起電話聽筒,按了幾個數字。“嘟…嘟…嘟…”電話接通。她致電的,原來,是天生的多年朋友,亦是自己的異性好友尚泰。“你今晚有空嘛?陪我閒逛,可以嘛?”尚泰很愕然:“沒…問…題”

他們二人於是在尖沙咀附近閒逛整天。

晚上。天欣帶了尚泰到尖沙咀碼頭旁的海邊。她,望著大海。海的對岸,是燈光熣燦的灣仔北海旁。但,對天欣來說,不管是自己身處的尖沙咀海旁,抑或是對岸的灣仔北海旁,四周都毫無顏色。有的,只是藏在心中,無盡的傷痛。她說:“我……和天生……分手了!”尚泰依然很愕然,但沒答話。天欣繼續說:“哈哈!我真的很傻,竟然喜歡一個有人暗戀的男生。”最了解天生的尚泰在這刻終於為好朋友辯白:“唉……他心中一直都只是得你一個。對,他是一個呆呆的書呆子,不受歡迎。但他的心中其實也很辛苦的!不過他對你是絕對真心,他自己默默承受身邊其他同學的冷言冷語。你要明白他呀!”這刻的天欣,恍然大悟。

離開尚泰後,她孤單地乘坐巴士到美孚-------天生家。

不長不短的一程旅程,但對她來說,這旅程比自己的人生,還要長。

天欣登上巴士,由尖沙咀往美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