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動物的微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作者個人網頁

 

 

                     

國展的全稱是中國國際展覽中心,這是一個以展覽和人流著稱的地方,有很多大型的展覽以及人才交流都是在這塈髡芋A不舉辦展覽的時候這堮i出形形色色的人流。

國展位於東北三環,是矩形三環的一隻角,因此也算是北京一個很複雜的區域。凸兔在這埵矰F兩年,因爲認識馬兒有了對地形強烈的興致才把這媟d了個明白。國展旁邊是最囤積行人的家樂福超市,因爲在它的周圍存在著擁有像動物一樣每天消耗無數食物和用品行色各異人群的好幾個居民社區,香河園、左家莊、曙光小區、光熙門、柳芳和西壩河等。而在國展除了超市,還有很多凸兔覺得很方便的地方,比如三元大廈的麥當勞、國展後門夏天夜晚沿街散著酒味的夜啤酒餐館,以及午夜12點仍不會消停的Night Man迪廳。

凸兔租住在西壩河東堙A但是他知道從那堥B行到左家莊只需要15分鐘,卻是最近的事情。

凸兔夜8點接到好友的電話,說她和同事馬兒累得不行了,能不能在他家的沙發上盹兒個晚上。凸兔的好友說她和一個叫馬兒的同事現在正在左家莊。

左家莊?左家莊是哪里啊?可以。你趕快打個的士過來吧,上樓的時候輕點別吵著鄰居了,切記。凸兔對著電話站在陽臺大聲的叫喊,有一陣風吹過來,凸兔覺得手臂上的汗毛一下立了起來,緊接著凸兔打了噴嚏。凸兔不止一次總結過,別人說打噴嚏是有人在想自己,但是凸兔的經驗和感知告訴他打噴嚏是對性萌發的過敏。我會和那個熟得不能再熟的要從左家莊過來的人發生性嗎。凸兔沒有想明白。

我怎炤|打車呢?本姑娘再辛苦一刻鍾走過來,也能省10個大洋啊,只要你丫答應俺能住一宿就成了。電話那頭的聲音也相當刺耳。

凸兔愣了半天沒有說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啊啊了兩聲。凸兔那個時候才知道左家莊離他住的這個時常被人佔用的“家”並不是很遙遠。

不一會兒,凸兔就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凸兔不慌不忙的把門打開,把她們讓到沙發上,習慣性的找杯子倒水。凸兔翻騰了半天說,抱歉,二位喝不了水了,杯子用光了。

這是我的同事馬兒。凸兔的朋友在給他做介紹。

我是凸兔。凸兔禮貌性的點了個頭,很平淡的看了下那個叫馬兒的女孩子。凸兔沒有看到什炤s奇,但是凸兔再次打了個噴嚏。

哦,她叫馬兒,那你叫什洸O?凸兔故意想找點亂。

我叫什活A敢情你還不知道?那你就叫我“你”好了,這個時候還問我名字,真是!

我是說人家叫馬兒,多有創意的名字,你沒有向動物學一個?

是的,他們一直都叫我馬兒,其實我比較喜歡我的全名“冰馬兒”的。馬兒露了一點尷尬。

馬兒,還是馬兒比較順口。凸兔說著又打了個噴嚏。凸兔趕緊把目光從馬兒的身上移開,對著沙發的一角再噴嚏了一下。

凸兔的沙發打開後是一張可以盛下兩人的沙發床,而他自己的床卻是一張單人的。所以,凸兔就真的讓她們倆睡沙發了,他還是睡他的單人床。

淩晨1點鍾,凸兔還沒有睡著,他拿了兩罐燕京再去陽臺上去站了一會兒,在喝完第二罐啤酒的時候,凸兔連續打了兩個噴嚏。凸兔突然想上廁所。

凸兔從廁所出來的時候,一開門撞到了門邊攥著一團衛生紙的馬兒的身上。凸兔感覺馬兒像要倒下般的柔軟。凸兔趕緊一把抱住了馬兒,凸兔的手抓在了馬兒的手上。凸兔覺得馬兒手像沒有骨頭。

馬兒沒有出聲靠在了牆壁,馬兒慌張的看了一眼已經在沙發上發出劘M聲的她的同事。凸兔忙不磢漣滶豕鄋漱漹q自己的手堨嵿慼C趕緊返回到自己的房間堙C

凸兔在房間埵A拉開了一罐燕京。好在這次喝到底也沒有再打噴嚏,凸兔暗自慶倖。

但是,凸兔又想上廁所了。

凸兔站在門口見廁所的燈是亮著的,想回去等會兒,卻看見廁所的燈跟著就滅了,接著是沖水的聲音。凸兔看見馬兒從廁所堨X來,馬兒正盯著往凸兔這邊看。

很短暫的猶豫。凸兔快速的走到了馬兒的身邊,抱了馬兒,再很粗糙的吻了一下馬兒的脖子。馬兒沒有出聲。凸兔把馬兒抱進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馬兒和同事來敲凸兔的門說她們要走了,凸兔趕緊在床上翻爬起從房間出來。凸兔看見馬兒已經收好東西,頭髮高高的束起,坐在了那張由床變成的沙發上了。馬兒正一個勁的盯著凸兔看,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那,你們慢走,有空常來玩。凸兔覺得自己的話很空蕩。

在快進電梯口的時候,凸兔終於說了一句很關鍵的話。

馬兒,你的電話能告訴我馬?凸兔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準備記馬兒的電話。

馬兒看了下凸兔的臉。凸兔感覺她看得很仔細,臉上火辣辣的。

馬兒一把抓過凸兔的手機,在上面反撥自己的號碼,直到一首《致愛麗絲》的鈴聲想起,馬兒才鬆手。

都什洶H了,還用這樣沒品位的鈴聲!

這會兒電梯來了,馬兒把手機塞在凸兔的手奡N鑽進了電梯。

馬兒的同事也趕緊跟著鑽進了電梯。馬兒的同事一臉的迷惑。

 

一個下雨的周六,凸兔在家樂福二層的書架上翻書。

凸兔翻了很久,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用凸兔的話講,那些書太貴了,性價比嚴重不符,他這樣聰明的人是不會上當的。最後,凸兔找到一本平裝待處理的《橘子紅了》,5塊錢。

在收銀台的時候,凸兔看見購物的都是小兩口小兩口的,推著滿筐滿筐載滿食物的車,凸兔才想到自己是結過婚的人。凸兔還想起他的兒子和妻子水蛇。

但是,凸兔的那些想法很是短暫,總共加起來也不過3分鐘。但是凸兔等到面前的那些小兩口推著大筐大筐的貨物從收銀台晃過去,卻等了8分鐘。買這泵h東西回去不會壞掉嗎?像地球末日來了似的!神經病!凸兔在心堳諞諈瑤|。

凸兔拿著半舊的書一邊翻一邊走路,翻到29頁的時候他已經到了家躺在那張多功能的沙發上。

天色漸漸暗下來,凸兔去窗前扯開了窗簾,順便看了下窗外的風景。那是個很沈悶的陰天,無風無雨無陽光,小區的槐樹靜默著不動,像在期待一場突如其來的改變。

凸兔坐在沙發上,書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既沒有給書看過的地方做個記號,也沒有小心的把書反扣著不動。凸兔想要是誰寫的書看一眼就不能丟,才一定是真正暢銷的書。凸兔把雙手往沙發後沿兒一靠,同時把書向腦後抛了過去。

凸兔“籲”了一聲。凸兔想起自己坐著的是一架沙發床。凸兔想起2天前這張沙發床睡過一個叫馬兒的女孩子。進而,凸兔想起了自己那張單人床當時盛放兩個人是多洩瑣祣翩C凸兔想起要打馬兒的電話。

馬兒,你好!你知道我是誰嗎?

誰啊?

我是凸兔。還記得嗎?

哦。是你呀。馬兒有稍會兒的停頓。我現在車上,從工地回來。有什洧き▲隉H

今晚有空嗎?我想好好見見你。

我恐怕沒有時間。馬兒又是很長時間的沈默後蹦出幾個字。

我很想你,馬兒。你可以來嗎?

我真的有事情,我今晚要畫設計圖的。

那天晚上我感覺你很好,我們能再來一次嗎?

是嗎?不過我真的沒有時間。馬兒西西的笑。

難道你就不想嗎?我不相信你不想我的。凸兔嘿嘿的笑。

好吧。你要去先把套買好。我11點畫完圖才能來的。

好的。謝謝你,馬兒。

晚上見,凸兔。

凸兔和馬兒的話堻ㄢz著興奮和愉悅的語調。

11點的時候,已經是凸兔按捺不住的時候。其間,凸兔向馬兒打了3次電話。第一次凸兔把馬兒從設計圖紙的電腦椅上催下來,第二次是把馬兒從浴室媔囧鴗F計程車堙C第三次,馬兒沒有接電話,凸兔很是著急的。但是很快凸兔聽到了門鈴的聲音。

凸兔和馬兒再次躺在了那張窄小的床上,不過這一次他們卻遲遲沒有做愛,凸兔把馬兒很仔細的摟在懷堙A一個勁的說馬兒你真好。凸兔想說他操過那泵h人從沒碰到像你這泵n的,但是凸兔忍住了,凸兔只一個勁的說馬兒你真好,真的太漂亮了。馬兒卻說話很少,只是很專心的聽凸兔說話。也許馬兒想到了凸兔沒有說出的下半截話,但是馬兒很不以爲意。馬兒正舔著凸兔這樣有點成熟有點不羈的男人的乳頭。

凸兔快招架不住了,凸兔把馬兒臉龐撈起來想看看她的嘴唇爲什洧獐侜他招架不住。凸兔看了半天,吻了半天,吻得馬兒全身癱軟。凸兔正在火頭上。

凸兔是在馬兒光潔無比的身體堨峇O的擠最後一個精子的時候說出影響他們一生的話的。凸兔說,馬兒我愛你,我們做固定的朋友吧。那時馬兒正在忘乎所以的於一處黑暗的境地搖蕩,馬兒只啊啊的叫了兩聲。

然後凸兔和馬兒就相互抱在一起,一邊品嘗對方的嘴唇一邊講述著各自的心堛漫妢R故事。馬兒說她有過和幾個不同的男人的性經歷,但是她還沒有愛過,還沒有找到可以愛的人。凸兔說他已經和一個叫水蛇的女人結婚了,但是他們的婚姻很粗糙,是一定不會長久的。凸兔說他不會讓水蛇來北京的。馬兒仍然只是很仔細的聽著,沒說什爰隉C馬兒還沒有完全打算去愛一個人,她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愉快就行,不愉快就不要見了。

那天晚上凸兔和馬兒做了三次愛,然後沈沈的睡去。第二天10點醒來,凸兔又要求馬兒做了一次。他們做的很投入也很猛烈,好像想以此探詢對方身體和心堛漱ˉ翿x。最後他們各自都滿載而歸,並以此獲得了能量。

凸兔和馬兒在小區附近的一個餐館很暢快的吃了頓中餐兼早餐。然後凸兔把馬兒送到了計程車上。馬兒走了好遠了,凸兔還站在路邊。隔著玻璃,凸兔看不見馬兒是否扭過了頭在也望著自己。

 

馬兒沒有扭過頭去看望凸兔。馬兒好像是個表面上很挂得住感情的人。馬兒很規矩的坐在計程車堙A平靜得像什洶]沒有發生一般。馬兒穿的一條有綠色花兒的絲綢短裙,一件無袖T-Shirt,她把車窗玻璃全部搖了下去,讓風灌進來好讓自己精神一點。馬兒把手搭在車窗棱上,一臉的木然,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活C

大概是快到酒仙橋的時候,馬兒一下子看見自己車窗上的手腕上面有一個圓圓的凸來的包。而在這之前她竟沒有發覺,這顯然是昨天一晚上長出來的,但是剛才一路上她都沒有發覺,顯然她跟凸兔分開以後心堿※坌O很激烈的。

馬兒回到公司已經快中午12點了,她打開了自己的電腦選了點音樂來播放。

馬兒其實不是那種很欣賞音樂的人,她聽的音樂多半是慢半拍跟不讓潮流而且是大家公認的比較差勁的音樂。但是馬兒就喜歡這樣的音樂,馬兒坐在公司的沙發堙A今天是周末沒有其他的人,她很放鬆的聽著趙傳的《我是一隻小小鳥》。而這時馬兒收到了凸兔給她發來的短信,凸兔說馬兒到家了嗎?回家好好睡一覺吧,今天就別畫圖了,一定要注意身體,昨晚你太累了寶貝。

馬兒早已經習慣了抽煙。馬兒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枝香煙。馬兒抽煙的姿勢優雅得會讓旁邊的人出神恨不得看一輩子。

馬兒真的覺得自己很困,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洹x過。馬兒回到隔壁公司爲她租的小房間堙A終於躺在了床上。馬兒一遍一遍的撫摩著手腕上的包,然後就甜蜜的進入了夢鄉。馬兒熟睡的時候臉上挂著微笑。

馬兒一直甜蜜的睡到第二天的上午11點才起來。醒來後馬兒變得很有精神,馬兒繼續畫她一輩子都不會畫完的設計圖——如果馬兒永遠以現在的狀態從事裝飾行業。馬兒在心堳亄r烈的意識到了這點。另外,這也可能是“夜貓子型”女子的一大特點——把夜晚的工作當作是一種性的寬慰。但是,現在馬兒已經隱隱知道性的寬慰該以怎樣的方式存在了。馬兒很在意右手腕生長出來的包一樣的東西,馬兒拿左手不停的摩挲著右手腕上那個凸起來的部位。

馬兒,你在幹嗎?我剛剛醒,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心堹S別快樂。馬兒又收到凸兔的一條短信。

我也很快樂,我在畫圖。馬兒是一個嫌麻煩不願用文字,甚至不擅長用語言表達感情的人。關於這一點,馬兒自己都覺得這在現在的社會真的很少見。

我會記住那個時刻的,上周五晚上開始的故事,619日,可能是我生命中難以抹去的日子。馬兒感到了凸兔一點酸酸的味道,但是那酸酸的味道馬兒還是很受用。

馬兒一下子沒有畫圖的心思了,她給凸兔挂了個電話。

凸兔,我也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我的右手腕突然鼓出來一個包。可能是某種預兆。

凸兔哦了一聲,然後很搗亂的說,那你感覺疼嗎,不是昨晚我手掌把你按的吧。

你不知道,這個包對我很特別。首先它絕對不是病理的反應或者機械受損,以前也有過,但是每一次都是重大選擇或者有一些變故的時候就會冒這洶@個包的。

那它會不會一直長下去?

不會的。並且這個包在外人看來也並不明顯。但是自己卻是能夠感覺的——有跟沒有總是有區別的,你說是不?有時候包會相對的大一點,有時候會小一點,一般幾天後都會自然消失。

那,我搞不明白了。凸兔說。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福星還是我的災星,凸兔,但是可以肯定這次你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除了身體,我還不怎炬M楚你的臉,但是,我突然想看看你。

真有這樣一個奇怪的包嗎?太玄乎了。讓我過來看看?

我還要畫圖,一會晚點同事也會回公司的。

沒關係,我只是想來看看你手上那個奇怪的包,順便讓你好好看清楚哥哥的臉。

你得了吧,人家說正二八經的。

那哥哥也正二八經的說吧,俺也想再看看你的臉。怎狩芊H

那好吧,快點。

好呢,馬兒。

 

其實,凸兔的工作一向做得馬虎。但是凸兔自己一輩子都不會認爲他的工作存在過什牲L失。

有一天上午,凸兔的頭兒吳總突然召見凸兔到他的辦公室去一下。吳總告訴凸兔,公司要退出北京的市場,公司大部分的人馬要被遣散,當然凸兔還屬於公司以後還能經常用得著的那種人才,所以公司會把他留下來。最後公司給了凸兔一個很明顯要思考的問題:一周以後去支援寧波市場,或者離開公司。

本來這些對於凸兔這樣走南闖北的人來說,是沒有什泵n顧慮的,四海爲家,只要待遇不錯就行了。但是,這次凸兔卻明顯的感到了許多的恐慌。凸兔立馬想到了馬兒。

凸兔在辦公室用短信把要出寧波的事情告訴了馬兒,並叫馬兒今晚到他的家堣@起聊聊。馬兒答應了。

晚上6點,凸兔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得昏昏沈沈,被馬兒的短信聲驚醒:

寶貝,我在門外,請開門。

凸兔從床上翻騰而起,興奮得手舞足蹈。

凸兔把馬兒讓進屋來說,這洹硒N到了。然後凸兔用很害怕的眼神看著馬兒,手捧著馬兒的臉。

馬兒,我們可能要分開了。凸兔開始很深情很緩慢的親吻馬兒的嘴唇。

沒關係,去吧。工作重要。況且我們注定是要分手的。

馬兒閃開凸兔火辣的嘴唇說著,但是一瞬間又湊上去了。凸兔的嘴唇是馬兒剛剛才熟悉的,那堶悼R滿了無窮的誘惑。

一會兒馬兒又閃開了自己發燙的嘴唇說話,只是,只是我沒有想到我們的分別會來得這洹痋C

凸兔聽到馬兒這句話的時候,覺得腦袋一下變得非常的重。凸兔再次把馬兒的嘴唇搶了過來。

凸兔緊擁著馬兒在門後彎彎曲曲的扭了5分鐘,是馬兒強行打斷他們將無法終止的流水一般的動作。

我們聊聊吧,你是怎洛景漶A怎炤Q的。馬兒說。

我也不知道,我還不能失去你,我也不能沒有工作。如果去寧波的話,具體的時間是下周一出發。凸兔說。

好一會兒沈默。

一個星期用來結束一場本來就要結束的感情也許夠了。馬兒說。

凸兔沒有想到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女孩子,對待感情竟然這洩熔z智。凸兔心埵章L一絲驚詫。

馬兒,你愛我嗎?凸兔說。

我喜歡你,喜歡和你在一起時的感覺。愛,我還不能確定。你愛我嗎?馬兒反問。

凸兔對馬兒非常理智的答復很有點惱怒,因爲凸兔覺得他是一個結過婚的人,比一個沒有結婚過的人,該更容易把握一段感情。凸兔想,該怎泵^答馬兒的問題。

我也不能確定,但是我想我們是可以愛的。

但是,你要去寧波了。

又是一場沈默。

我們自己做點吃的吧,馬兒,你會做飯嗎?凸兔不想這泵挼芺蚺@個話題。

我不會。

凸兔從臥室娷膝X兩本雜誌,遞給沙發上的馬兒,你翻翻吧,我去弄點吃的。

凸兔去廚房看了眼淩亂的畦x,把米煲在了電鍋堙A跟馬兒說你等一會兒我下樓去買點吃的,就丁丁咚咚出去了。

那一晚,凸兔牽著馬兒的手,在凸兔的那張可憐的小巧的飯桌上他們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喝了很多的酒。在晚飯快結束的時候,凸兔突然丟掉酒瓶,扳過馬兒的身體他們就開始接吻了。

凸兔覺得馬兒的舌頭特別的細滑,在自己的口媃p來鑽去,這是凸兔前幾次沒有覺察到的。

馬兒緊擁著凸兔。馬兒想把很多自己沒有說出,沒有表達清楚的感情用身體語言表達出來。就這樣,馬兒很塊的明顯感到自己快把握不住自己了。馬兒停止了動作,讓自己成爲一靜態的物體,讓凸兔一個人加速的運動。馬兒想起物理學堶悸漕潃茪ㄕP運動狀態兩個物體發生碰撞的種種結論。然而,更多的是馬兒在她和凸兔的身體擁擠得快被找到交集部分的時候,馬兒感覺到有一種火焰一般的熱浪從身體娷m出,熱浪到達身體皮膚的最表層的瞬間就變成了露珠,馬兒感到自己身體正滴露珠一般的泄露。馬兒在運動的驚慌與真誠媟P到了濕度。於是馬兒停止了下來不敢再動了。

馬兒不動的時候正是凸兔覺得最好表現的時候。凸兔極不情願的把嘴唇和舌頭從馬兒的口中抽離出來,凸兔尋找著新的領域,和在新的領域運動。最後,凸兔無法讓心情繼續遊戲。凸兔變得非常務實的去趕一條路,並信心百倍窮奢極欲的想把一條路趕到底。

凸兔和馬兒在路的終點快樂的相遇。凸兔和馬兒疲憊幸福的摔倒在路的端頭。

凸兔和馬兒默契固執的認爲這是告別的最好方式,他們認爲沒有必要等到一周以後用煽情得讓所有路人眼睛發直的方式來分離兩個身體。凸兔和馬兒默契固執的認爲這是快樂的晚餐,在咀嚼停止的時候,再豐盛的晚餐也沒了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