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希  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丁丁從上海回來以後,整個人都變了,她不僅煥發了以前的豔麗,心情更是開朗愉快。兩次失戀給她的打擊的陰影己經全部從心堻v除了,現在她童新沈浸在愛的蜜巢中。在杭城她大膽主動的向秦少懷示愛,但秦少懷將她摟入懷中的那一刻,她便覺得自己要升天了。她沒有羞澀,沒有矜持,熱烈的、興奮的享受著秦少懷的愛撫。但秦少懷攻入她的城堡之時,她沒有抵抗,甚至毫無防禦,任憑他自由的馳騁在未開墾的芳草地上。從那以後,她倆就密不可分了,商量著結婚生子,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丁丁回到山城以後,便獨自一人回到母親所在的山堨h了。她告訴母親自己的病好了,同時也告訴母親自己愛上了秦少懷,準備結婚了。她在母親面前詳細的介紹了秦少懷,同時也不停的誇讚著秦少懷。母親聽了自然十分高興,女兒的病沒了值得高興,女兒終於找到了如意郎君更值得高興。母親沒有提任何要求,只是說自己郵電所媮晱u有一個人,現在電話也開通了,實在走不開,讓丁丁將秦少懷帶去讓她見見。

丁丁在家埵矰F兩天就待不住了,她實在想秦少懷,母親一個人在山堨肮◇D了,也就不留她,讓她回山城去了,不過一再叮嚀她,要珍惜這份感情。丁丁回到山城便去找秦少懷,倆人見了面,丁丁便迫不急待的撲進秦少懷的懷堙C秦少懷沒有像往常一樣緊緊的摟著她、熱烈的吻她,而是輕輕地將她推開了說:“怎炭ㄚe回來了,不是說要一個星期嗎。”

“想你。”

“坐吧,我替你沏茶。”

“不要,我要你吻我。”丁丁抱住秦少懷不鬆手,撒嬌的說著,仰起了面孔等待著秦少懷。

秦少懷並沒有吻她,而是聲音艱澀的說:“你還是先坐下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丁丁覺得奇怪,不知怎泵^事,好像不對勁,滿心的喜悅霎時冷了下來,詫異的問道:“怎洶F,出了什洧ヾH”

秦少懷語氣很沈重的說:“是的,你可一定要挺住哦,我讓你看樣東西。”

秦少懷從抽屜堥出了伯母交給他的小鐵盒子遞給了丁丁,丁丁打開鐵盒看見了那張泛黃的照片,也看到了那份離婚證書,但她看到葉玉珠的名字時,心堮瘚n一下怔住了半天才緩過神來說:“這些是真的嗎?誰給你的?”

“伯母給我的,她說我們不能結婚。”

“那孩子是你嗎?秦強是你父親?”

“是的,葉玉珠是我母親。”

“啊!葉玉珠是你母親,不,葉玉珠是我母親。不,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騙我的。”丁丁驚呆了,嘴堣ㄟ悸漫壎o著,身子無力的向後倒去。

秦少懷急忙扶住她,讓她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說:“這都是真的,這都是真的呀!”

丁丁眼神呆滯的望著秦少懷輕輕的說道:“你是我哥哥?真的是我哥哥?”

“應該是的。”秦少懷坐在丁丁的身邊,看著丁丁說。

“哈哈。”丁丁突然笑了起來說:“你竟然是我哥哥,我也有哥哥。”她撲在了秦少懷的懷婸﹛G“我們怎玷魽H哥,我們怎玷魽H”

丁丁的眼淚倏然而下,秦少懷不由的抱緊了丁丁說:“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丁丁仰著臉望著秦少懷說:“雷雨的故事爲什洎n我們重演,老天爲什泵p此的懲罰我們?”

秦少懷看著淚盈滿眶的丁丁,只覺得一陣心酸,眼淚也溢出了眼角,他輕輕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可能我們罪孽深重該受到如此的懲罰吧,可是我們做錯了什活H她們爲什洶ㄕ迨@點告訴我們呢?”

丁丁抱緊了秦少懷,膩_身子將臉貼在了秦少懷的臉上說:“我們沒有錯,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不論你是誰,是哥哥也好,不是哥哥也好,我都愛著你,我愛你,我愛你。”

丁丁不停的說著我愛你我愛你,嘴唇便吻在了秦少懷的嘴唇上。秦少懷忍不住也熱烈的吻著丁丁說:“我也愛你,我需要你,可是你爲什炭N成了我的妹妹了呢!”

“我不要做你妹妹,我要做你的妻子。”

“可是事實無法改變,我們血管埵雂皉酗@半的血液是相同的,我們是不能結婚的。”

“我們怎玷魽H我們怎玷魽H”

“我們己經鑄成大錯,我們罪孽深重,我們還能怎玷魽A只有一條路。”

“死?不,爲什洎n去死,我們並不知道,不是我們的錯,相愛沒有錯。”

“可是…”

“別,別說可是,沒有可是,雖然我們不能結婚,但是我愛你,永遠愛你。”

“可是我們怎洎措鴷@人,豈不要遭人唾棄。”

“爲什活H我們是兄妹?”

“我己經毀了你,我怎玷魽H”

“哥,別這樣說,我不怪你,你沒有毀我,是你救了我,是你喚起了我生活的信心,你給了我生存的希望,你沒有錯。哥,你不要擔心我,不要太自責,要怪只能怪上輩人給我們留下了這苦澀的果子。”

“他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事情,蕓蕓憧矷A爲什洹畯怜劓器J在了—起。大概這都是冥冥之中的刻意安排吧,他們播下的種子,是該在我們身上結果的,除了以死來了結這罪孽還能怎玷鴝O。”

“哥,少懷,我是該叫你哥了,這一切的一切苦澀都留給我吧,你走吧,走的遠遠的。”

“不行,我不能一走了之,我走了你怎玷魽H”

“哥,你就別顧著我了,我無所謂,我己經得到了我的最愛,我己經享受了人生最美妙的時刻,我己經沒有什玷翽悀F,我也不希冀什洶F。”

“我不能走,我不能丟下你,我不能沒有你,我真的好喜歡你喲。”

秦少懷緊緊的擁抱著丁丁,熱烈的吻著她。丁丁也緊緊的擁抱著秦少懷,也熱烈的吻著秦少懷,她在秦少懷的懷抱中喃喃的說:“哥,我也不能沒有你,我離不開你,我們不能分開,但是,你是秦家的獨苗,你有才華,你不能因此而毀滅了自己。”

秦少懷動情的說:“我們己經墮入了無底的深淵,我們己經毀了,不論怎樣逃避,罪惡的陰影將籠罩我們一生。”

“哥,我想,我們不如抛開一切罪惡吧,該發生的已經發生了,該承受的我們就承受著,與其一生受著痛苦的煎熬,倒不如愉愉快快的過把癮。”

“過把癮?”

“是的,不管昨天如何,不管明天怎樣,我們只要今天的快樂。”

“不管昨天,不管明天,只要今天。”

秦少懷與丁丁突然像瘋了般的猛烈們親吻著,相互間猶如要把對方吃了一樣,急促的剝下對方的衣服,貪婪的迫不急待的連結到了一起。整整一夜,他兩人都沒有合眼,說不完的你親我愛,做不完的你貪我欲。黎明時分,他兩人拖著彼倦的身體離開了宿舍。這時路上還沒有行人,他倆手牽手的走到了城外的大清河畔。河水靜靜的流著,初春的天氣還很涼,河水冰冷冰冷的,他倆似乎都感覺不到這些了,手牽手的向河中心走去。

 

丁丁的母親,葉玉珠自丁丁走後,也不知是怎泵^事,心媮`覺得煩燥不安。秦少懷她沒見過,這個名字她也不熟悉,不過這秦字卻是終生難忘的。自己原先的丈夫姓秦,女兒的朋友也姓秦,怎炯o洛岫X,母女倆都會愛上姓秦的呢。會是他嗎,不會吧,山城秦姓是大姓,沒有那洛岱a。不過她還是有點擔心,總覺得有些不妥。果然,這天上午突然接到局堥茠漱@個電話,告訴她局埵釩璅ヾA讓她馬上去局堙A一刻也不要耽擱。她不知是什洧き﹛A一定很重要,局堭q來沒有這牯簬瑼漸l喚過她。於是她顧不上收拾,急忙鎖了門,趕上了正要開往山城的班車。

到了山城,她才知道女兒丁丁與秦少懷一道投河自盡,幸虧遇上了起早下河收網的漁民,被撈了上來,送往了醫院,二人雖沒有溺水而死,然冰冷的河水卻是凍壞了他們的身體,二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無法分開,昏迷在醫院堜|未醒來呢。她當時猶如五雷轟頂般驚呆了,跌跌撞撞的就奔往醫院,嘴堣ㄟ悸漫壎o著:“終於來了,終於來了…”

秦少懷的伯母早己守候在秦少懷的病床前,她的眼淚一直沒有幹過。秦少懷雖然不是她的親生兒子,然而她從小到大都一直是將秦少懷當作親生子一樣,更何況秦強只留下了這洶@根獨苗,要是有個什洶T長兩短,她又怎牲麊滌_秦強的囑託呢。但葉玉珠喊著:“丁丁,丁丁。”的名字奔進病房時,伯母看著這滿臉憔悴卻還是風韻猶存的女人時,不由氣憤的說道:“你這個害人精,害死了丈夫,又要害死兒子了,你真是個瘟神啊,我們秦家怎炳o罪了你,你要如此的狠心。”

葉玉珠沒有理會伯母的責薄A撲在了丁丁與秦少懷的身上,眼淚像斷了線似的直往下流,悲切的說道:“丁丁,是媽媽害了你,可是你們不該走這條路呀,你們爲什炯o炮怴C”

伯母氣憤的拉開葉玉珠說:“你這個害人精,你不配做他們的母親,你是個瘟神,你給我走,走,不准你碰我們家少懷。”

葉玉珠不顧伯母的辱薄A悽楚的喊了聲:“大嫂,你不知道…”

伯母氣憤的說:“誰是你大嫂,你這個害人精,你還有臉站在這堙C”

葉玉珠痛苦的說道:“我是害人精,可是沒有害他們啊,他們不該這樣啊,是你,是你害了他們,一定是你向他們說了什活A是你逼死了他們。”

伯母氣的渾身發抖的說:“是我害了他們?你不告訴他們,難道我也不告訴他們,讓他們遭雷霹?你真毒啊,你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兄妹亂倫。”

“他們,他們,他們並不是兄妹啊。”

“什活H他們不是兄妹?丁丁不是你的女兒?”

“丁丁是我女兒,可是少懷他不是我兒子…”

“什活A你說什活H少懷是不是你兒子,你不配做他母親,可他畢竟是你生的呀,你爲什洎n這洫`他呀!”

“他不是我生的…”

“什活K”

“醒了,醒了。”秦小玉突然驚喜的喊了起來,她發現秦少懷己經微微睜開了眼睛,急忙喊道:“哥,哥。”

這時伯母與葉玉珠也一齊撲向病床,伯母喊著:“少懷,少懷。”葉玉珠喊著:“丁丁,丁丁。”

丁丁也蘇醒過來了,她詫異的說道:“咦,你們怎炤|在這堙C”

秦少懷也很奇怪的說:“這是什泵a方,你們怎炯ㄗ茪F。”

秦小玉說:“哥,這是醫院,你可嚇死我們了。”

秦少懷說:“我沒有死?爲什洧S有死?”

伯母流著淚說:“你爲什洎n去死呢,你不能死啊。”

葉玉珠也對說:“你們爲什洶ㄟ搷琚A爲什洎n走這條路,你們沒有錯,你們不該死。”

丁丁流著淚說:“媽,你爲什洶ㄖi訴我有一個哥哥,我們不死又怎玷魽C”

葉玉珠淚流滿面的說:“你沒有哥哥,他不是你哥哥,你們不是兄妹。”

丁丁驚訝的說:“我們不是兄妹?少懷,你騙我?”

秦少懷更是一頭霧水,迷惑不解的問道:“伯母,究竟是怎泵^事。”

伯母說:“不管怎泵^事,沒死就好,你不能死的。”

秦少懷說:“我們能結婚嗎?我們不是兄妹,我們能結婚嗎?”

葉玉珠說:“能,你們能結婚,你們可以結婚。”

伯母說:“不行,你們不能結婚,不要聽那個害人精的。”

秦少懷說:“你們不該救我們,我們罪孽深重,我們不能結婚就只有死,因爲我們己經結合了。”

伯母流著淚說著:“罪孽啊,罪孽。”便又向著葉玉珠罵道:“你這個害人精,害死我們秦家了,我要和你拼了。”

伯母說著便去扭打葉玉珠,葉玉珠躲開了伯母的一巴掌,痛苦的說道:“他不是你們秦家的,他不是我的骨肉,他們是可以結婚的。”

伯母聽了葉玉珠的話更加氣憤了,她怒不可遏的說道:“你這個惡毒的妖精,你胡說些什活A他是我一手帶大的,他是他父親危難中託付給我的,他是秦強的兒子,他是我們秦家的了孫。”

葉玉珠流著淚,痛苦而悲傷的說道:“大嫂,這件事我本來不想說出來,讓它爛在我肚媞滮F,現在我不能不說了,這可是你逼的,我也不隱瞞了。少懷不是我的兒子,也不是秦強的兒子,他是白文峰的兒子。”

伯母是真正的愣住了,她不相信的說道:“什活A你說什活H你有什狡斻牷A你的話有什狡斻牷H”

不僅伯母怔住了,在場的所有的人都怔住了,靜靜地,迫切的聽著葉玉珠述說著三十多年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