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關 雎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母親終於沒能見到我結婚生子便駕鶴西去了。臨走前,母親緊緊的拉著我的手,用那微弱的聲音說:“潔生啊,我放不下你呀,三十多歲的人了,還不懂事,別再強了,小林是個好姑娘,你可別耽誤人家。”

我流著淚說:“媽,你放心吧,我不會耽誤她的,我會好好的照顧她。”

安葬了母親以後,我也打點行裝準備離開這傷心的地方。縣堛獐@團既將撤散了,人員也都要分流了。南方的同學邀請我去,說那堨i以大展宏圖。我己無牽挂,終於決定去闖一闖,我向局婸慾F辭職報告,局長勸我不要辭職,先辦個停薪保職,不行還可以回來。我說:“算了吧,我也不想回來了,沒了退路好,沒了退路才沒有負擔,才能勇往直前。”

小林死活要跟我一道去南方,我對她說:“你別跟我一道去冒險了,劇團雖然要散了,但會安排工作的,你年紀也不小了,可以考慮找個物件,結婚成家了,跟著我你不會有結果的。”

“你說過會好好照顧我的,你到那我就跟你到那,你不能甩下我不管。”

“那炯o樣吧,我先去了站住了腳,如果那婼T實有適合你發展的機會,我一定回來接你過去。”

“不,不行,我要和你一道,媽媽也對我說了,要我照顧你的。”

我拗不過她,只好答應帶她一道去。她立刻便向劇團遞了辭職報告,就等著和我一道走了。楣知道我們要去南方,心堳傶纗L,她對我說:“我知道你是要幹大事的人,誰也攔不住你的,只是你去了以後,有空給我寫封信來就行了。”

我坐在楣的床上,撫摸著依偎在我懷堛熒偵﹛G“我不會忘記你的,等我去紮了根,我來接你。”

“別傻了,我不會去的,雖然我不是你的妻子,但是你走了,你父母還在這堙A清明冬至我還得去敬他們三杯酒,陪他們說說話,你回來了也還有個家。”

“楣,你真好,我欠你的太多了。”

“你欠我什活A你不嫌棄我,關心我,照顧我,這泵h年來沒有你,我也難過,真的,我不僅是喜歡你,其實也真的需要你。男人沒有女人不行,女人離開了男人同樣不幸福。你去了南方,遇上好女人再找一個,別苦了自己。小林蠻好的,她跟你一道去,你就娶了她吧,別爭那口氣了。”

“別勸我了,我有主張。”

“你呀,真是一根筋。”

我不再說什洶F,低下頭去吻楣,楣看著我,眼框堸{動著淚花,我輕輕的去吮她的淚水,鹹鹹的,涼涼的,一股清香沁入我的心田。

到了南方以後,一切比我想象的要好,同學己經爲我安排好了一切,放下行李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去了。我的同學創辦了一個文化傳播公司,邀請我入夥,我雖然沒有錢,可是同學硬要算我一股,說是知識投資,如此一來,我自然是一心一意的將精力全都投入到工作上了,所有的思念都漸漸淡忘了。我和同學說小林是我的妹妹,他們自然對她呵護有加。本來小林就很有表演的天賦,又有一個好歌喉,在舞臺上可以說出類拔粹,漸漸的小有了名氣,也有了不少的男人追逐她。雖然開始的時候她不願與那些人交往,在我的勸說下和環境的熏陶下,她也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社交。

新興的城市,一切都是新的,房子是新的,工廠,公司天天都有新的誕生,人的觀念自然也就開放新潮了。每天緊張的工作,各種各樣的應酬,酒店,舞廳自然是常去的。在那種燈紅酒綠的地方,酒喝了不少,那些年青的女人們自然也就更漂亮了,她們穿得很少,雪白的肌膚露在外面實在耀眼,開始我還不大習慣,漸漸地也就與她們打情罵俏了。與她們跳舞,我很喜歡將手摸在她們的園臀上,她們在昏暗的燈光下,很自然的貼在了我的身上。肉體的接觸激起了我的反應,她們便會說,我們去開房吧。這時我才驚出了冷汗,吱吱唔唔的推辭了,她們還是笑嘻嘻的說,需要便打電話,沒關係的啦,大家玩玩嗎。

我終於經受不住誘惑,和一個舞女開了房間,這事被小林知道了,所以便被小林擊碎了我的虛僞。有天晚上我陪著客人喝了很多酒,又跳了會舞,很晚才回去,當我開了宿舍的門,輕輕的走進我的臥室,我怕驚醒了小林。小林跟我住在一起,我這宿舍是三室一廳的,我與小林各一間,還空著一間。當我開了燈,不由的愣住了,只見小林一絲不挂的躺在我的床上。我急忙拿毯子去給她蓋上,小林猛的坐了起來說:“不敢看嗎,舞女比我好看嗎。”

我低下了頭,不敢睜眼去看她,她繼續說道:“看著我,看呀,我是不是不如舞女。”

“不是。”我低聲的說:“你很美,真的很美。”

“那你爲什牲蟡i去找舞女,也不要我,爲什活H”

“因爲你是塊毫無瑕疵的美玉,我不能玷污了你。”

“我不要做什洵玉,冰冷的一塊石頭,我是人,一個女人,你爲什洶ㄞ鈺筐我。”

“我早就說過,我的心已死了,我不能毀了你。”

“我知道你爲了你的那個什牴}言,非王玉環不娶,可是,我也沒說非嫁給你不可,不過,我愛你,你爲什洶ㄞ鈮R我呢。”

“誰說我不愛你,正因爲太愛你了,所以我不能害你。”

“那活A你爲什洎n害楣呢?”

“我害楣?”

“我知道你和楣的事情,你能和她那樣,爲什洶ㄞ鄔M我那樣呢。”

“她和你不同,你還是個姑娘。”

“姑娘怎為捸A姑娘也是女人,我要你愛我,我要你向愛楣那樣的愛我。”

說著她便一把抱住了,熱烈的在我臉上吻著,並且用手解我的衣扣。她那濕潤的唇吻在我的肌膚上,她的兩隻柔軟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我的身上,我的手不由得摸在了她的光滑柔嫩的園臀上,渾身一陣燥熱,我的唇與她的唇結合在了一起,她解開了我的衣扣,我脫下衣服,脫掉褲子,我已經熱血沸騰了,急忙分開了她的雙腿,尋找美麗的玫瑰,輕輕地、輕輕地叩開了花扉,一步一步的走進了桃源仙境。

自從我進入了處女地以後,便沒有了顧忌,她顯得異常的興奮,她說,和我在一起真的很幸福,我也很珍愛她,我與她同居了,儼然一對新婚的戀人。她說,她要向楣一樣的愛我。我雖然沒有說要和她結婚,不過在我的心堣v經在考慮這件事了,我想我應該面對現實,不能再生活在虛擬世界了。

 

正當我決定改變自己,與小林結婚的時候,王玉環的小舅舅來了。她的小舅舅大學畢業以後,還是回到了縣城,先是在公社媟F著,後來逐步上升,提拔到縣媟矰F鄉企局的局長。這一次他是來考察南方經濟發展的經驗的,同時也專程來看望我,他見我和小林住在一起,便問道:“你們結婚了嗎,有沒有孩子。”

我說:“我們來到這堣]就兩年的時間,哪里會有孩子,再說我還沒結婚呢。”

“還沒結婚?你難道準備單身一輩子?”

“正在考慮這個問題。”

“我給你看點東西。”他從隨身的手提包堙A取出了一個己經發黃了的報紙,包著的一個厚厚的紙包來,遞給我說:“看看吧。”

我打開了發黃的紙包,堶掖ㄛO她在學校媦g給我的信,還有幾封是我寄給她被退回的信。信封都被拆開過了,我一封一封的讀著,眼淚不知不覺的滴了下來。她在信媦g了多少她在學校堛爾g歷,同時也表達了不盡的思念之情,雖然她一直收不到我的信,還是一封封的給我寫,特別是他知道我去上大學了,因爲不知道我的通信地址,還是將信寄到了鄉村,她在信婸﹛G“不知道你爲什洶ㄤ鳩睄g信,但是我還是要給你寫,不論過去或將來,我的心永遠屬於你。我知道你上大學去了,沒有通訊地址,我還是將信寄到你家堙A放假回家你會看到的。”她還在信婸﹛G“每次放假回家我都想去鄉村找你,可是都被各種原因給阻礙了,後來我們家搬到了市里,去鄉村就更難了,不過不要緊,我給你寫信,你會知道我一直在思念你,等我們都畢業以後,我們便自由了,那時,我們之間的溝壑已不存在了,他們再也無法反對我們的結合了。”

她的小舅舅一根煙接著一根煙的吸,滿屋子都是煙霧,我也大口的吸著煙,低聲的問道:“這些信你是從那里弄來的。”

“這都是我父親給我的。”

“你父親?大隊書記?”

“今年春天,我父親過世了,臨終前,他告訴了我,他床底下的小木箱埵玲繭菄熙o個紙包,他說他對不起你。”

“對不起?就是一句對不起嗎?”我的聲音不大,卻是很憤怒。

“這些信我都讀了,我知道了你與玉環的事情,楣都告訴我了。”

“楣,你去找她了。”

“是啊,我們己經準備結婚了。”

“什活H”

“我妻子死了,留下一個孩子,我托楣給照應著,來往當中,我想娶她續弦。”

“她答應了?”

“她沒意見,不過她說娘家沒人了,要徵求你的意見。”

“徵求我的意見?”

“是呀,她不是你的幹姐姐嗎,你倒好,就要成我的小舅子了。”

“嗨!她跟你說了些什活H”

“她說你爲了我家玉環,打算孤獨終生,所以我來了,我要告訴你,回去吧,回去找她。我父親的過錯由我來彌補,我一定要讓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行嗎,我能去找她嗎?我己經撕碎了她的心,我還能去揭開她的疤痕嗎?不,不能,這痛苦的果讓我一人嘗就行了,不必再去打擾她的安寧。願她,願她的丈夫,還有她的孩子幸福,我不能去破壞她那和諧溫暖的家。”

“你還愛著她嗎?”

“正因爲愛,所以我不能去。”

“爲什活A因爲她結了婚,因爲她有了孩子,因爲她已經不是天真活潑的姑娘了。”

“你說什活A庸俗。”

“庸俗?是的,我庸俗,你高尚,高尚的逃兵。”

“逃兵?”

“是的,你逃進了一個虛擬的世界,不敢面對現實,不敢去追求自己的真正所愛。”

“愛不是索取,愛是奉獻,只願我所愛的人幸福,隨你怎牴○ㄕ獢C”

“可是你知道嗎,她並不幸福,她成天生活在痛苦的回憶中,人己經很憔悴了,精神也快崩潰了。”

“怎炤|是這樣的。”

“她早己與他的丈夫離婚了,她的小女兒也不幸夭折了,她生活在孤獨與痛苦之中,她誰也不願理睬,包括它的父母,一天也講不上三句話,再這樣下去,她的神經非崩潰不可。”

“啊!怎炤|這樣,怎炤|這樣?”

“她需要你。”

“可是,我,我該怎玷魽H”

“你嫌棄她了?”

“胡說。”

“回去吧,跟我一起走。”

小林回來了,她看了那些信,默默的走進了她的房間。王玉環的小舅舅似乎感覺到了什活A一句話也沒說,歎了一口氣,在我肩上拍了兩下便回旅館去了,臨走時,留下了他的名片。

我走進了小林的房間,她一下便撲進了我的懷中,眼塈t著淚花,一句話也不說。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髮,也沈默無語。

 

迷迷糊糊的我好象在一隻小帆船上隨波飄蕩,飄蕩。突然狂風驟起,激浪滔天,小帆船失去了控制,隨著浪濤起伏,咆哮的海浪迎面撲來,無情的吞噬了小帆船,只覺得一團漆黑,我努力的掙扎,拼命的拉著船帆,終於從波濤中鑽了出來,啊,前面不就是蓬萊仙島嗎,瞧,他站在那兒呼喊著:“來吧,來吧,我的環。”我興奮地劃動著雙漿,向他劃去,劃去。突然又是一陣狂風,又是一排巨浪,小帆船又被淹沒在漆黑的海底,我什洶]看不見,只覺得被一隻巨大的手拽著飛跑。我努力的睜開眼時,眼前是一隻青面獠牙的怪獸,我尖叫著,掙扎著,它獰笑著對我說:“想跑,沒那洫e易。”說完便雙手抱住我,張開血盆大口來吻我,我伸手抓它,用腳踢它,它一點也不在乎,一件一件的撕光了我的衣服,將我赤裸裸的摔在了地上。一條蟒蛇立刻將我卷起,冰冷冰冷的我渾身發抖。我被蟒蛇纏著無法動彈,只有張開嘴用牙去咬它,它發怒了,一口就將我吞了進去。它的肚子真大,黑黝黝的就象無底洞,我在堶惚魕R的跑,忽然發現前面有一茅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門口,我走上前去,原來是他的母親,她見了我立刻氣衝衝的說:“妖怪,妖怪。”抄起了身邊的掃帚打了過來說:“你害得我兒子至今未娶,打你這害人的妖怪。”我急忙跑開了,跑著跑著看見前面亮著燈光,他正在那伏案疾書,我真想跑上前去,他母親舉著掃帚追來了,掃帚打在我身上,我不覺得痛,可是她的話卻使我無地自容。她母親邊打我邊說:“你己經結婚了,還想來勾引我兒子,真不知廉恥。”我滿臉飛紅,急忙逃去,突然一隻猛虎向我撲來,我尖叫著:“潔生,快來救我,潔生,潔生,快來救我。”

“玉環,玉環。”我聽見有人在喊我,是他嗎,他真的來了嗎?我努力的睜開雙眼,果然是他,是他在叫我,還有我的父母,小舅舅,醫生,護士都在看著我。醫生輕輕的說:“終於醒過來了。”

“我這是在那堙H你們怎炯ㄕb這堙H”我奇怪的問。

他拉著我的手說:“這堿O醫院。”

“我沒有死?”我說。

“你沒有死,爲什洎n死呢。”他說。

我看見我的年邁的母親,眼睛堸{動著淚花說:“你死了,我們怎玷麆琚C”

病房堨u剩下我和他了,我躺在病床上,他坐在我的身邊,握著我的手說:“你爲什洎n做傻事呢,嚇死我了。”

我看著他,心堹u的是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攪成一團,未曾開口,眼淚己止不住的流了出來。他用手絹輕輕的擦去我的淚水說:“好了,都過去了,別哭了。”

我說:“我對不起你。”

“不能怪你,我也不好。”

“我認爲你不會來了。”

“我們有個誓言。”

“我違背了。”

“不能怪你,我們都有錯。”

“那次我沒給你,我己經失去了。”

“那並不重要,只要你的心永遠和我在一起就行了。”他說著便俯下身來吻我,我感到了一股電流擊遍全身,熱烈的回應著。

昨天,小舅舅從南方回來,獨自一人來看我,我的心便冷了。自從小舅舅給我看了那些被外公扣壓的信以後,我才明白爲什洹琣洶ㄗ鴠L的信,因爲他收不到我寫給他的信,所以他不知道我轉了另一所學校。迷解開了,但我更痛苦了,這苦果是外公培育的嗎?其實我自己要負主要責任,因爲我的猜忌,誤會,更主要的是我的輕率,葬送了我自己。不幸的婚姻,錯誤的結合,必然受到懲罰,甚至連我賴以生存的小生命,我的乖女兒,也被上天召回了,留下我經受著悔恨的咬噬,經受著痛苦的思念的煎熬。小舅舅說要去找他,我很高興,雖然我己非完璧,已經不敢妄想什洶F,但我還真的很想再見到他。我是多洩漪艄L來啊,那怕他來責薛琚A殺死我,我也甘願,只要他能原諒我。每天我都在等著他,可是他沒有來,我不怪他,他應該有他的生活。我失望了,心冷了,終於將所有的安眠藥吞服了。沒想到他昨天夜媞V開了我家的門,把我從鬼門關上拽了回來。

我興奮過後,冷靜下來說:“潔生,你原諒我了嗎?”

“我從來就沒怪你。”

“這就夠了,你回去安心工作吧,不要因爲我而拖累了你。”

“等你身體復原了,我帶你一道去南方。”

“小林還是跟著你吧,你可要好好照顧她,你們也該結婚了。”

“小林生活的很好,她有她的活法,我不會和她結婚的,除了你,我誰也不娶。”

“你還要我?”

“你不願意?”

“你說呢?”

他將我一把抱了起來,熱烈的吻著我說:“我們明天就舉行婚禮。”

我幸福的依偎在他的寬闊的懷抱堙A眼淚倏的奔湧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