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關 雎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人生不可能沒有愛情,但願你在愛的旋渦中得到幸福

     

他,本小說的主人公之一,姓白,名潔生,一九六六年初中畢業,正趕上“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因此離開了學校,踏進了社會。他沒有參加當時的那些“革命壯舉”,不是他不想參加,而是不夠資格。因爲他的家庭本身就是革命的物件,父親是右派,死於勞改農場,母親帶著幾個子女下放在農村,含辛茹苦的生活。母親任勞任怨,和農村男女一樣,長年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修理地球,勉強鬧個一家人不至餓死。生活雖然艱苦,但母親還是竭盡全力的讓他去讀書,本來只想把子女培養成人,不說什洛耀祖宗,至少也可以免受世人的白眼,求的一個好的出路。無奈碰上了這種革命洪流,希望自然化爲了泡影。這場革命真的是空前時激烈,新老反革命份子一網打盡,右派份子的高帽子戴在了母親的頭上,挂著牌子遊鄉,開著大會批判,小兄妹們自然也被視作了狗崽子,而被歧視,污辱。他也被逐出了紅衛兵組織,剝奪了革命的權力,他也不去爭辯,任何造反派也不去參加,老老實實的回家幫著媽媽掙工分,維持著一家人的生命延續。

他有個舅舅,住在山村,舅舅是個篾匠,手藝很不錯,四鄉八鄰人緣蠻好的。那年春節,母親帶著他們兄妹去給舅舅拜年,舅舅看著自己的老姐雖然還只是四十來歲的人,但因生活的艱辛,精神的折磨,面額上皺紋密布,兩鬢已有了些許白髮,一雙手猶如樹根雞爪般粗糙,那還有往昔那讀書時的溫雅,繡花時的細柔,不由的長歎一句,造孽啊造孽。舅舅雖然十分同情,然而他自己的家境也不富裕,勉強溫飽而已,有心相助卻也力不從心,但是看著老姐帶著孩子受罪,實在於心不忍,他對母親說:“大姐,我真的是力不從心啊。”

母親說:“小弟,姐知道你也很難,大家都是泥菩薩過江,我怎能拖累你呢。你姐夫去世後,我已別無他念,只想累死累活的將孩子撫養成人,也算是對的住他白家祖先了。可是眼下,唉,真不知還會怎樣,大人倒無所謂,孩子們真不知怎玷魽C”

舅舅聽了母親的話,也只有長歎一聲道:“熬吧,慢慢的熬,總會熬出頭的,古話說,各人頭上一塊天,一顆小草還有一滴露水珠。”

“滿天的太陽,照不到我們家來,我戴高帽子遊鄉批鬥倒也無所謂,孩子們成了狗崽了,書沒的讀,將來當兵也無望,他們以後怎玷麭憿C”母親憂傷的說。

“唉,造孽啊,好好的一個家庭怎炭N成了這樣,命中注定九升九,走遍天下不滿鬥,苦命啊。姐,你也別想那牴楔F,燒熟了山芋剝著吃,吃一截剝一截,填飽肚子顧眼前,我看潔生這孩子聰明伶利,書沒的念了,乾脆讓他跟著我學們手藝,將來不愁沒飯吃。常言說的好,荒年餓不死手藝漢,再說了,不是還有這洶@說嗎,三十六行,七十二樣,行行出狀元,只要學了一門好手藝,還怕沒有希望嗎。”舅舅勸導著母親說。

母親長歎了一口氣,就將他留在了舅舅家堙A他倒也願意,這樣至少不必回去被那些人罵狗崽子了。白潔生的父親是個中學教師,母親原來也是小學教師,他從小就在父母的熏陶下,幻想著將來升學,留洋,成爲一個文學家,藝術家,思想家,象歷史上哪些名人一樣青史留芳。總之,各種各樣的幻想激勵著他勤奮學習,在學校媥來是個成績優良的好學生。現在,突然遭到這種變革,一時間真的很傍徨,很失落,並不是因爲被逐出了紅衛兵組織,因爲父親的老右問題,他在政治上沒有追求也始終不得進步,脫下紅領巾之後,共青團的團徽一直無法挂在胸前。天長日久倒也無所謂了,只是一門心思的撲在學習上,可是如今書也沒的讀了,回家參加勞動心堶措磞b一片茫然,不是因爲苦,也不是因爲累,而時一時失卻了奮鬥目標而覺得空虛。雖然跟著舅舅學手藝,但是心媮`是很苦悶,難道就將如此度過一生嗎?爲了活著而活著無異如行屍走肉。然而,就做這行屍走肉也難如人願,他學了不到一年的手藝,山村堣]興起了革命浪潮,舅舅被作爲新生的資本主義份子揪了出來,就連他帶自己的親外甥學徒這件事,也算是階級剝削的證據,大會鬥小會批,不准舅舅做篾匠,必須下田勞動接受改造。舅舅含著淚對他說:“潔生啊,舅舅無法再教你了,好在你聰明,雖然跟我學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但是破竹子制篾的基本技術你已經會了,編織制物也不是什珍屭ヾA熟練生巧,你回家自己去做吧。古話說,投師不如訪友,今後,你自己用心的鑽研,多向同道中人請教,我想你一定能成爲一個好的篾匠師傅的。”

舅舅送了他一把竹刀一把鋸,讓他回家去了。他回到家堙A當時農村中正在大搞農業學大寨運動,改天換地,移山填海,重新安排舊山河。各行各業支援農業,農村堛漕漕レ芊B木、鐵、瓦匠們,總之,一切手藝人都不准私自接活,由公社統一安排,老弱病殘的集中在一起爲農業生産必需的生産用品修修補補,青壯年一律被集中起來去修梯田,造平原。他自然也被捲進了這農業學大寨的高潮中去,手藝是做不成了。

他卻也無所謂,他本身對學手藝興趣不大,無非是混飯吃罷了,只不過比在大田勞動輕鬆一點,年青人有的是力氣,大田勞動其實也沒什洎W,別看學大寨的口號喊的震天響,其實大夥都是出工不出力,成天的混光陰,無非是太陽將皮膚曬的坳黑罷了。他隨著大夥一道早出晚歸,時間失去了,精力卻是過剩,閒暇時便找一些書來讀,這時,中學、小學也都複課鬧革命了,因爲媽媽身體不好,他不忍心讓媽媽太過勞累,也就沒有去讀高中,那時的高中二年也無非是學工學農,然後便是奔赴廣闊天地,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只是,部份大學開始複課後,又燃起了他讀書的欲望,不過,他沒有這個資格,只有那些貧下中農的子弟才能被推薦上大學,他只有望洋興歎的份。雖然如此,卻更激起了他求知的欲望,古人能牛角犄書,自己爲什洶ㄞ鄏蛨レ豆驉H從此,他給自己擬訂了學習計劃。爲了生存,白天參加勞動掙工分,晚上的時間就是自己的了。原來,他晚上在家也編制一些竹製品,如畚箕、竹籃等換一些油鹽什洩滿A現在,他將時間用在了學習上,自然將竹刀抛在了一旁。母親能理解他,支援他,光陰任苒,眨眼間幾年便過去了,雖然他的書越讀越多,知識也越來越豐富,當時的高中生與他相比皆要遜色許多,然而,任憑他有滿腹經綸,卻是無處施展,右派份子的狗崽子的罵聲沒有了,然而五類份子的子女,始終是監督改造的物件,苦事有份,好事無緣。

隨著時間的推移,無產階級專政的加強,母親己經從理想轉爲現實了。子女都己長大成人了,也都到了成家立室的時候了,什洛X人頭地,升學留洋早已成爲泡影,與常人一樣吧,娶妻生子,繁衍後代,人生不就是這玲眾瘨隉C他己經二十四歲了,當時,農村中象他這般年齡的人皆己成家拖兒帶口了,可是他卻還是孤身一人,獨往獨來,也有姑娘喜歡他,可他卻渾然不知,除了勞動,就是讀書,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閉門唯讀聖賢書。母親擔心他成了迂夫子,幾次托人爲他提親,都被他拒絕了。母親焦慮的對他說:“潔生啊,你哥哥成了家,你妹妹也嫁了人,你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知道你不甘心,你想上大學幹大事,可是,你沒這個命呀!”

他說:“真的有命嗎?是的,人人都有命,生命,生命是寶貴的,又怎炫鉞磭蚸O。”

母親說:“結婚生子也不能算是虛度生命,人類就是如此延續下來的,再說了,你成家以後,還是可以讀你的書,鑽研你的學問。”

他說:“媽媽,我們家婼a,成家後只怕要爲生存的問題而勞神費力,那媮晹陵伅’w心學習哦。媽媽你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不要爲我多操心了,你以前不是常常對我們說,有志者,事竟成的嗎,你就讓我再奮鬥幾年吧,我相信總有雲開日出的一天。”

母親自然是拗不過兒子,只得隨他去了。村堛漱H對他卻不可理解,都說他是個怪人,久而久之怪人便成了他的雅號,白潔生這個大名倒漸漸的被人們淡忘了。

 

她,本小說的女主人公,姓王,名玉環。她于高中畢業後,回應“知識份子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號召,上山下鄉,插隊落戶,來到了農村。她的父親是縣機械廠的廠長,遊擊老幹部。她的母親是個裁縫,夫妻二人膝下只有這洎蚅_貝女兒,猶如掌上明珠一般疼愛。從小就給她養成了百依百順的習慣,她也很會使用自己的特權,稍不如意,嘴唇一翹,父母立刻驚慌失措,百般呵護,千般溺愛,生怕她受到一點委屈。

她的父親十八歲那年放下了鋤頭,拿起了大刀,上山參加了遊擊隊,因爲他老實淳樸,作戰勇敢,遊擊隊長很喜歡他,留在身邊當了警衛員。他隨著隊長餐風露宿,打堡壘懲敵頑,堅持在皖南山區直至大軍渡江。大軍過江後,遊擊隊參與解放軍南征北戰去解放全中國,他因爲受了傷,只好留在了地方上工作。五八年,省某廳長,也就是當年的遊擊隊長來故地重遊,看見他還是個一般幹部,被人挪來挪去,不由很生氣的對縣委書記說:“你們縣堛熒F部太多了,像他這樣跟隨我出生入死的老遊擊,竟然發揮不了作用,只能當抹布來使了。”

縣委書記唯唯喏喏慌忙解釋說:“哪里,哪里,我們正在考慮他的問題,准讓他去西鄉…”

“什活A去西鄉,他我隨鑽山溝鑽的夠多的了,身上還有敵人的子彈未取出來,城奡N放不下他一把椅子嗎。聽說你們這媮晹頃t長不是黨員,難道那奡N不要党的領導了嗎?”某廳長真的動氣了,聲音也提高了八度。

縣委書記真的無話可說了,雖然那個廠是剛剛興辦的起,那個廠長不是黨員,但是個行家,沒他不行。要說這個姓王的嗎,雖說是老遊擊,老黨員,可是扁擔大的字認不到一籮筐,能幹什洶u作哦。但是看著廳長不悅的臉色,話到嘴邊竟然縮了回去,趕忙陪著笑臉說:“領導批評的對,我們一定改,一定改。”

遵照廳長的旨意,她的父親去了機械廠當了廠長,原來的廠長嗎,自然只能屈居副職了。不過,他爲人淳樸,更難得的是尚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對於生産是岌悝吹火,一竅不通,因此生産上的事都放手讓副廠長去做,自己管管後勤,經常與工人們一起下車間勞動,盡力做好職工的福利工作。正因爲他是苦出身,能夠密切的聯繫群慼A關心職工的冷暖疾苦,所以職工都很敬重他,喜歡他,文化大革命的風暴沒有席捲到他。他依然當著廠長,成立了革命委員會,他還是被擁戴爲革委會主任,他的女兒依然是老革命的後代,沒有淪爲走資派的子女遭罪。響當當的紅五類,在學校自然是指使頤氣,加上人又長的漂亮,真的是紅光四射,美麗動人。

她,生的眉清目秀,長長的瓜子臉,紮著兩隻粗松的大辮子,兩條眉毛彎彎象柳葉,不高不低的鼻梁下一張薄唇小口,尤其是她那總是曬不黑的,自堻z紅的臉龐,白晰的皮膚,更顯得十分嬌嫩動人。那時的高中生,大多都是年過二十的姑娘小夥子,幾年的拼搏衝殺,人人都己成熟了,對生活對社會都有了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在毛澤東思想指引下,更是充滿了無產階級革命的激情,封資修的課本無心去學習,革命理論卻是越學越精,整本的毛主席語錄背誦如流並不算什活A四卷毛選倒背如流才是功夫。學生們在學校除了學工學農,便是大批判,大辯論,人人都有一顆紅心,時刻準備爲解放全人類而獻身。革命熱情之餘,青年人的天性自然是活潑好動,成天在一起打笑嘻鬧倒是快樂的很呢。雖然在當時的文學作品堜M文藝宣傳中絕沒有愛情,而且如若有人在公開的場合說起了愛情這個字眼都將受到群而攻之,認爲這是大逆不道的無恥下流的勾當。然而,愛情這個微妙的東西卻在青年人的心胸自然而然的滋生著,不管怎牴﹛A只要有人的地方必然會有愛情,看看當時的人們並未成孤男寡女,這不正是愛情使然嗎。可能有些人並未體驗到戀愛的滋味而結合,然他們在共同的生活中,相互體貼,相互幫助,共同哺育下一代,你能說這其中銫對沒有愛情嗎。愛情的含意是廣泛的,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愛情,只要有人類生存的地方,就會有愛情,正是因爲有了愛,有了情,人類才可以在艱苦的勞作中,享受到快樂與幸福,才會一代一代的繁衍至今。

她的美麗加上紅色的光環,正如百花園堣@朵鮮豔的牡丹,引得蝶飛蜂舞,多少小夥子圍著她團團轉,每天都能收到幾封熱情洋溢的情書。雖然那些情書塈O字錯字連篇,庸俗肉麻的詩句令人作嘔,然而她每每收到這些信時還是樂滋滋的,不過,她只收信,不回信,任何人的求愛都沒有結果。久而久之,那些年青人便也失去了信心,送了她一個外號“冷美人”。畢業時,縣革委會的一個副主任的兒子正式向他求婚,他父親正式托人向她父親提親,並許諾如果願意的話,可以讓她不用下鄉,安排在縣委大院堣u作。但是,她拒絕了,她根本看不起那個庸俗的年青人。

她下鄉插隊的地方是她母親的故鄉,雖然是遠離縣城的山村,但是,村堣H對她熱情有加,不僅因爲她的外公就是這個村的大隊書記,更因爲她的父親是老遊擊,如今還是縣機械廠的廠長。平時,村堣H進城辦事,都去找她的父親,農機配件,犁頭耙刀什洩疑a了缺了去找他,計劃外弄點化肥什洩漣鋮鴠L,他也盡力的幫忙解決,有了這層關係,村堣H還能虧待她嗎。她一來到山村就官袍加身,成了大紅人,數一數她的官職還真不少呢,鐵姑娘隊長兼第一生産組長,政治夜校校長,團小組長,女民兵排長。身兼五長還有五員,婦女委員,團支部委員,大隊政治委員,大隊治安委員,還有個大隊宣傳委員。同來的知青有不平,有嫉妒,可是誰也的服氣,他們本來就是來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這些官職都是貧下中農給她的,不服又有何奈何。

她從來都是被人們蔟擁慣了,來的山村,還是如此風光,因此她越發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真有點飄飄然了。一道來插隊的同學們送了她個外號“白雪公主”,村堣H也就跟著喊她“白公主”,將中間的雪子省卻了。她也不去分辯什玷堳f與恭維,泰然受之,儼然一副公主的氣派,發號施令,得意極了。

山村堛漱H對她都很熱情,同學們對她也還客氣,然而卻有一個人對她顯得冷淡,甚至有點貌視。這使的她有點受不了,特別是在一次社員大會上,公然對她當選爲全縣學大寨運動先進標兵提出了不同的意見。這使她萬分惱怒,決心尋找機會報復,並且很快就付諸行動了。原來是想教訓教訓他,誰知事與願違,她去因此被他征服了,而且結下了一段不解的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