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涅 盤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雖然沒有什玳敻I曲折,只有那洶@點纏綿,還有那洶@點甜蜜。雖然還沒有征得她的同意,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將這段感情的如實記錄公開,也算是我的心[表白吧。

但願她不要怪我。

 

 

因爲不能忍受老闆的鄙視,炒了老闆的魷魚。沒有了工作,一下輕鬆了許多,開始四處的遊蕩,呼朋喚友的尋歡作樂,今日迪吧狂歡,明日郊外野炊,玩遍了城堳陞~可玩的地方。其實玩也很累人的,也膩味的,雖然沒人說我,生活上也無須煩惱,可是閑著也實在無聊極了,便上了網吧去玩遊戲,可是在網吧堛悸澈臚l太多,我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總泡在堶情A於是便買了一台電腦,成天在家媢C戲大戰。

電腦遊戲固然好玩,可是我卻是笨頭笨腦的亂玩一通,總是無法過關,更無法升級,久了便也興趣索然,膩了。閑著無事便逛進了虛擬社會,發幾首小詩,博得一片喝彩,寫一點奇談怪論卻也獲得許多支持者。我終於找著了自己的位置,原來我適宜在虛擬中馳騁,這堨i以自由的表現自我,自由的體現自我的價值。

當然,在虛擬中也要朋友,聊吧堿O朋友暢談的地方,我走進了情感天地,不斷的與人打著招呼:你好。你好。可是那些人似乎都很忙,無暇理會我這只剛飛來的閑鶴。於是我便不厭其煩的去尋找,不信我就找不到一個閒人。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吸引了我涅盤,看頭像是個女子,女人們在網上起的名子都很甜、很美、很有誘惑,花月香豔的很多,浪漫嫵媚的更多,而這涅磐卻是給人另一番遐想。我點擊了她,問一聲你好,沒有回應。我又點擊了她,沒有回應。我又點擊、點擊…

終於有了回應,她說:別煩我,我在等人。

我想,有點性格,只要你應了,我就要抓住你,我說:不是等我嗎?我來晚了。

她說:你是風嗎?

我說:我不是風,我是鶴。

她說:爲什洹銣琚A我不認識你。

我說:我喜歡你的名字,我想認識你。

她說:你是風。

我說:我不是風,真的不是風。

她說:你是風,風喜歡我的名字。

我說:你的名字給人遐想,也給人好奇,不知你緣何涅盤。

她說:你是風,風也是這樣說的,你爲什洎n改了名字不理我,我己經等你三天了,再見不到你,我發誓永遠不上網了。

我說:我真的不是風,我是鶴,風不理你,我可以陪你,可以嗎

她說:你是風,你故意的躲我,你不願意和我一道涅盤。

我說:我真的不是風,風不願和你一道涅盤,我願意和你一道涅盤,你願意嗎?

她說:你不是風嗎?那洹A是誰?你在那堙H你是幹什洩滿H

我說:查戶口嗎?

她說:你可以不說,88.

我說:別走,我告訴你,我在江南,以前是打工仔,現在下崗了,閑鶴一隻。

她說:一切的一。

我說:一的一切。

她說:你就是風,你別騙我了,爲什珀F我?以爲我是小朋友嗎?

我說:爲什玻`以爲我是風,我真的不是風,不騙你。

她說:那你怎洩器D我們的暗號?

我說:暗號?

她說:一切的一,一的一切。

我說:這個呀,是你告訴我的。

她說:我告訴你的?那你還說你不是風?

我說:是你的名字告訴我的,看到你的名字,想到了鳳凰涅盤。一切的一,更生了,一的一切,更生了,我們便是他,他們便是我。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她說:你真的不是風?

我說:我不是風,我是我,風是你的朋友嗎?

她說:是的,風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可是他突然不理我了,他不要我了,我在這媯孕L三天了,他都不理我。算了,我發誓今天見不到他,便永遠不見他了,也從此不上網了。

我說:三天不算短,但也不算長,可能他出差了,或者生病了,他會來找你的,因爲你們是朋友。取消你的誓言吧,他一定會來找你的。

她說:謝謝你,我要走了,因爲你不是風,我要去找他,找遍每一個聊吧。

我說:好吧,你去找吧,下次我們再聊,我很想知道你爲什炫I盤。

她說:今天我找不到風,明天我就不來了。88.

我說:別,明天我等你,祝你愉快。

她走了,帶著失望,執著的去找尋她心中的風。

她走了,我也離開了那個地方,可是我心堳o總是在想著她,不知明天是在能見到她,聽她說涅盤的故事。

 

天方國古有神鳥名菲尼克司(phoenix),滿五百歲後,集香未自焚,複從死灰中更生,鮮美異常,不再死。

此鳥我們稱之謂鳳凰,雄爲鳳雌爲凰,棲於梧桐之下,飛翔于藍天,身著五彩錦繡,只食竹米,只飲醴泉。此鳥又稱火之精靈。所以在火中涅盤得以新生。

和尚園寂也稱涅盤,乃得道成佛了。鳳凰涅盤乃獲得新生,更加美麗輝煌。一個女子取名涅盤,是否也有新生之意?

傳說是美麗的,其實涅盤就是園寂,也就是死去,一個女子何以以此爲名,是否有什狩~傷失意?

我是真的被這涅盤吸引住了,很想再見到這女子,很想知道這女子取此網名的含意。如果她能與我敞開心扉,我願意化解她的失意或憂傷。

我又進入了情感天地,上上下下的尋找,沒有找著涅盤,一隻丹頂鶴卻飛來找我了。涅盤可能昨天終於還是沒找到風,今天真的不來了。失望之下我便與丹頂鶴聊了起來。丹頂鶴真的是超凡脫俗,我們相互瞭解了對方的簡歷後,她便直接了當的說:你愛我嗎?你是一閑鶴,我是一孤鶴,正好是門當戶對。

虛擬中真的是如此自由,我似乎還沒適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可以嗎?其實你並不瞭解我。

丹頂鶴說:我不必瞭解你,你也不必瞭解我,只需有共同的語言。

我說:我們有共同的語言嗎?

丹頂鶴說:你是一隻閑鶴,我是一隻丹頂鶴,我們會沒有共同的語言嗎?

我說:是嗎?可是丹頂鶴太高貴了,我只是一隻山野閑鶴而己。

丹頂鶴說 :俗,太俗了,這堥S有高貴低賤之分,只有平等博愛自由。

我說:我是只凡鳥俗鶴,雖然在虛擬中,然而你我卻是有在於現實中的。

丹頂鶴說:忘記你是誰,你只是虛擬中的一閑鶴,其實你並不存在,下了網,一切也就結束了。

聽了丹頂鶴的開導,我慢慢地適應了虛擬世界的超凡脫俗,漸漸的與丹頂鶴聊得很投機了。我們不談現實,完全沈浸在虛幻之中。正在這時,我發現涅盤來了,於是我便對丹頂鶴說:我等的朋友來了,我們下次再聊好嗎?

丹頂鶴說:什洩B友那洎垠n,你不愛我嗎?

我說:對不起,我與朋友有約的,不是我不愛你,只是我沒時間與你纏綿了。

丹頂鶴說:好吧,不打擾你的幽會,我加你爲好友吧,我喜歡和你聊,我愛上你了。抱我一下,親我一下。

我說:好吧,我抱你吻你,再見!

丹頂鶴說:勿忘我!再見!

其實,我與涅盤那埵酗洵讞w,我們也還不是朋友,只是我對她感興趣,不知怎泵^事,就是想找她聊,就是想瞭解她的秘密。我點了涅盤,用悄悄話說:你來了嗎?找著風了嗎?

今天,她倒是立刻就回復了:你究竟是誰?你真的不是風嗎?

我說:我就是我,我真的不是風,我爲什洵O風呢?

她說:我的風不要我了,你要我嗎?

剛才丹頂鶴對我說的虛擬世界的觀點巳經佔據了我的大腦,虛擬中人們都是這洩蔡v、自由,於是我便不加思索的說:我要你,只要你願意,我就抱你回家。

她說:真的嗎?你不騙我?

我說:我爲什洎n騙你呢,你真的很可愛。

她說:你怎洩器D我可愛?我很醜的。

我說:你很醜嗎?醜也有醜的可愛。

她說:我真的很醜哦,見了我你會喊娘的。

我說:才不會呢,見了你我會更喜歡你的。

她說:爲什活H

我說:女人都不會承認自己醜的,你說自己醜,其實你一定很漂亮,你肯定是一個嫵媚動人的小妖精。

她說:不會吧,你見過我嗎?

我說:怎狩芊A承認了吧。

她說:承認什洶F。

我說:承認你是個美女呀,小妖精。

她說:你看見過我的,你爲什洎n改了名字騙我。

我說:你說什洹r,我怎炤|騙你呢,我又在什泵a方見到過你呢?

她說:我傳過照片給你的,你就是風。

我說:你爲什玻`這樣說,我真的不是風。

她說:那你爲什玻`是找我,我煩著呢,我還得去找我的風。

我說:網路是虛擬的,你上那堨h找他,他一定是太忙了,這幾天沒上網,還是我們聊聊吧,我可以給你除卻煩惱。

她說:你行嗎?只有風才能爲我分憂,你是風嗎?

我說:你的煩惱是風給你的,你找不著風,你才煩惱,其實,風是無形的,你找不到他,他卻能找到你,他不來找你,你去找他是徒勞的,反而更添煩惱,我們聊聊,可能會消除你的煩惱的。

她說:我們聊什洸O?我什炯ㄓㄦQ聊,我只要風。風說要我、娶我,帶著我自由飛翔,你行嗎?你要我嗎?你娶我嗎?

一時間我茫然無語,真不知怎樣回答她,雖然是在虛擬之中,可是看到她對風的執著,我怎敢貿然介入。她本身就有涅盤之意,我不敢使她再受傷害,因此,我小心的說:我是一隻閑鶴,也可以帶你飛翔,只是我不是風,不知你願不願意。

她說:你不必爲難了老半天,還不敢乾脆的回答我,我走了,我只有去找風,沒有了風也就沒有了我。

我說:別走呀,我要加你爲好友,可以嗎?

她說: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我走了,我要去丹穴山上。

我說: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帶上我一道去丹穴山上,我陪著你去燃起火焰。

她說:你別攔我,我不攔你,上山的路很多,去晚了只有一片灰燼。886

我說:不見不散。

她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我真不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女孩。我加她爲好友,她沒有接受,留下了這樣的回話:是朋友雷打不散,不是朋友豈可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