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人 之 初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人,泛指慾H,初,有生之始,性,乃人生之性理,性情也。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氣以成形,而理即爲賦焉。是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妻,孤陰則不生,獨陽則不長,故天地配以陰陽,男以女爲室,女以男爲家,故男女雙方結爲夫妻,成立家庭,千萬年延續生命不絕也。乾爲陽成男,坤爲陰成女,乾爲天,坤爲地,故而父爲天,母爲地,天覆乎上,地載乎下合成卦體乃乾健坤順。天以陽氣下降,地以陰氣上升,陰陽交會,雲雨施行,然後萬物生也。父精母血,成其胎元,足月後出生於世不論男女,皆爲人。天之所生爲人,地之所賦爲性秉懿之良謂之善。人之初出新生命誕生,性理,性情,良善,仁義禮智,皆承受於天地,所有人皆相同也。        不論智愚賢不肖之人,自有生之初,天賦以仁義禮智之性,人人皆有,個個同得,雖有賢否善惡之氣質不同,而在幼年時則相去不遠。及其成長,知識漸開,世情己閱,或爲物欲所蔽,或爲七情所染,或因貪嗔癡愛以喪其心,或因酒色財氣以失其德,而放蕩爲非無所不至矣。在有生之初,天賦仁義禮智之性,因教育,因環境,因貪欲而盡失本性,淪爲不忠不孝,毫無廉恥,毫無仁義之心的惡徒。人心如鏡,原自光明,一旦塵埃污垢充實心上,又怎能不失其本性乎。故曰性從心生,又從心滅。若論修身養性,在各人操存省察,而學習之不同也。操之則存,舍之則亡。習於善者,思其所善,行其所善,自然日進於高明,則爲賢、爲智、爲君子。習於惡者,思其所惡,行其所惡,自然日流於汙下,則爲愚、爲不肖、爲小人。故君子爲善,惟日不足,小人爲惡,亦惟日不足。天地生萬物,天賦皆善,棄善而從惡者終遭天譴。所以說人生在世揚善棄惡乃人間正道,棄善揚惡終沒有好報。在這堥禱D我在宣揚什洶挐z循還之類的封建迷信,而是想告訴諸位一個真實的故事。

江南的一座小城,城東有一條小巷,巷底有兩戶人家,一家姓賈,一家姓甄。兩家相處的就像一家人一樣。解放軍進城的那-天,兩家都誕生了一個新的生命,賈家下午生一個男孩,甄家夜堣]生了一男孩。賈家的孩子取名興旺甄家的孩子取名治邦。兩個孩子的乳名都叫小寶,自家人喊自家的孩子能分清,外人喊就不好分清了,因此,乳名前面冠上姓氏來分。兩個小寶長的非常可愛,一般高一般胖引得街坊鄰居嘖嘖稱讚,巷底兩家兩個寶,一賈一甄一般高,不是同胞孿生子,人見人愛好寶寶。

兩個小寶一道玩一道上學堂一道進中學,真像孿生子一樣,一人打架兩人上,誰也不敢欺負他們。雖然兩個孩子同生同長,但是性格上卻有一點不同,賈興旺爭勝好強,打架很有一手,是那條街的孩子王。甄治邦溫爾文雅,學習總在班上奪魁,是學校的三好學生。他們兩人一文一武,還有個同學叫李文虎,與他們很是投緣,三個孩子學劉,關,張,桃園三結義,在關帝廟結拜爲兄弟。賈興旺雖與甄治邦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但賈興旺先到世間幾個小時,自然爲大,按年齡排序,賈興旺老大,甄治邦老二,李文虎就排在末位了。賈興旺以劉備自居,甄治邦自然是關雲長了,李文虎當然便是張飛無疑。李文虎其人確似張飛,他性格直率,爲人真誠,極重義氣,打架也敢拼命。他們三人在學校媮棬u有名氣,三個人從一年級開始便同級同班,一直到進入中學也沒分開。賈興旺與李文虎雖然學習成績在甄治邦之下,但是有甄治邦對他們的幫助,在班上卻也是居於中上水平,所以初中,高中,都能跟著甄治邦一道。

賈興旺的父親賈金貴原來是個小業主,承繼了岳父的一個豆腐作坊,做得一手好豆腐,解放後公私合營他還是豆腐店的經理,家堣擗l過得很不錯。甄治邦的父親是郵電局的老職工,工資拿的多,家堨肮﹞]還富裕。他們兩家同一個大門進出,原來是租同一房東的,土改時各自住的房産便分給了他們,兩家共用一個大堂前,也就客廳吧。江南老屋,都是進了大門便是天井,客廳,客廳兩旁又有過廂,臥室,客廳後面面便是廚房了。所以他兩家同客廳,同廚房,關起大門,真如一家人。每天早晨賈金貴從店堸e豆漿回來,都是兩隻樣大的茶杯,兩個小寶一人一杯,從小到大從未改變。甄治邦的父親每每下午下班回家,總會買一些貓耳朵,麻花之類的點心,自然是少不了賈興旺一份的。閒暇時,甄治邦的父親總會喊賈金貴喝上兩杯。不論誰家請客,都會喊對方作陪,每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飯,兩家人都在大客廳的園桌上合在一起,歡歡樂樂的辭舊近新。兩家人平平和和的生活倒也安逸,可是,平靜的生活終於在一夜之間被打破了,兩家人都經受了不同的但又相似的災難,兩個孩子也各自經歷了不盡相同的磨礪,猶如孿生的結拜兄弟,從此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之旅途。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季,熱得人們無處躲藏,蒼蠅、蚊子卻是更加肆虐,一不小心就會被叮上一口。也就是在這炎熱的年頭,史無前列的文化大革命爆發了,全國上下破四舊立四新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高漲的革命熱情真的像火一樣燃燒起來,紅衛兵、造反派,革命群憚熔梒晶釩B後春筍般湧現出來。革命形式真如山洪暴發,一路摧枯拉朽奔騰向前,任何的反革命份子都被徹底的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

甄治邦的父親被揪出來了。甄冶邦的父親甄振中,出身于地主家庭,解放前在郵電部門任技術負責人,解放後作爲技術人員留用,參加了新郵電局的興建和職工的技術培訓,籌建了幾個基層郵電所,三反五反時,雖然受到審查,可是也平安的過來了,反右時受到批評,好在沒有帶上右派的帽子。十幾年來他一直謹慎的工作,時刻如履薄冰,平時話不多,雖然有時酒後發點牢騷,也不過是朋友間的發泄而己,公開場合是決不敢招惹事非的。可是在這一場觸及人類靈魂的大革命中,他終於難逃一劫,作爲漏網的國民黨特務被揪出來了。莫須有的罪名一項一項的壓在他身上,單位堣悀悝撠哄A甚而戴高帽子遊街,那真是觸及靈魂的年代啊,平時在一起喝酒的朋友都出來揭發他的反動言論。

父親的問題影響到甄治邦,老師要他與家庭劃清界限,勇敢的揭發父親的反動言論。甄治邦始終一句話,我父親不是國民黨特務,他沒有做過壞事,我父親是好人。因此他也受到了批判,被逐出了紅衛兵組織。

父親怎炤|是國民黨特務呢?帶著疑問,甄治邦悄悄地溜進郵電局會堂在那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奡M找父親的罪狀。他看到了有關父親的大字報,印象最深的兩篇大字報他至今還記得內容,那兩篇大字報確實使他感到震驚和迷惘。

大字報一:

揪出隱藏的國民黨特務甄振中!!!

甄振中,出身于地主家庭,是喝貧下中農的血長大的寄生蟲,始終不忘失去的天堂,常常吹噓自己,看不起我們工人階級,我們跟在他後面學技術,他嚴曆的喝斥我們,說我們笨,我們真的笨嗎?我們工人階級真的笨嗎?不!我們不笨!我們要打倒甄振中,他是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他曾經說過當年日本鬼子打來的時侯,他所在的郵電局奉命撤退,當時他們自已的行李都沒拿,而是把電臺等設備帶著撤退了。他保住了誰的電臺?國民黨的,他對國民黨忠心耿耿,他的名字也說明瞭一個問題,振中,不就是振興中國嗎?他那時的中國是誰的中國,是蔣介石的中國,是國民黨的中國,他要振興的不就是國民黨的中國嗎?!他從來就沒有罵過國民黨,他也從來就沒有喊過共產黨萬歲!他不是國民黨又是什洸O?他不承認自已是國民黨只承認參加過三青團,真是笑話,參加了三青團還會不參加國民黨嗎?他是國民黨的郵電局的技術負責人,能不是國民黨嗎,不是國民黨又怎炫鈮禨磪謐猁漫x呢!甄振中不老實交代我們就教他滅亡!他隱瞞自已的反動歷史是有目的有企圖的,他是隱藏的很深的國民黨的特務,他時時刻刻夢想蔣介石反攻大陸,他還想騎在我們工人階級的頭上作威作福,我們工人階級堅決不答應,我們要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打倒甄振中!甄振中不投降就教他滅亡!!!

大字報二:

堅決砸爛國民黨特務甄振中的狗頭!!!

堅決砸爛甄振中的狗頭,甄振中是個什洩F西?他是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他是隱藏的國民黨特務。別看他平時老老實實,實際上他反動透頂,他經常拉我們去他家喝酒,這就是用糖衣炮彈腐蝕我們,他總是吹噓自己年青時是多洧霅W,多牴{真的鑽研技術,所以才能當上了技術負責人,他說他是憑本事幹上去的,放屁,他不是國民黨的忠實走狗又怎能做國民黨的官呢?他要我們認真學技術,其實就是要我們不要聽毛主席的話。他想我們只管低頭拉車,不要螃Y看路,把我們往資產階級泥坑里拉,他想我們放棄階級鬥爭大方向,這樣他就能更好的隱藏在我們工人階級中間進行破壞活動。他曾經說過人民公社辦食堂是瞎搞餓死人,他還說大煉鋼鐵是胡鬧,田堛齯F草煉出來的鋼鐵又不能用,真是猴子偷玉米撒了一地最終還只有一支,浪費。他說人民公社放衛星都是假的,幾十畝田的稻禾堆在一塊田媯馱H看,人坐在稻禾上,稻禾都不倒,騙人。甄振中的反動言論太多了,我們就不一列舉了。總之甄振中反動透頂,是隱藏的特務,我們要將他揪出來示慼A堅決砸爛他的狗頭,打倒甄振中!甄振中不投降我們就叫他滅亡!!!

甄治邦看著這些平時在自己家中喝酒,和父親稱兄道弟的人,還有平時喊父親師傅的人,爲父親羅列了這泵h置人於死地的罪狀,真是令人誰以置信,難道父親真的是特務嗎?決不可能。

平常歡樂的家庭被恐懼,迷惑,氣憤,悲哀的烏雲籠罩著。父親喝著悶酒,批鬥會上同事們的激昂的口號,原來跟著自己學技術的最笨的一個徒弟的拳頭,老局長的無奈的眼神,左書記的嚴曆喝斥,大木牌子挂在脖子上勒出的血印依稀可見,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泵^事,難道在解放前幹過事的人,難道被劃爲地主的人,就要這樣被人們折磨,任人宰割嗎?當年,自己不顧安危的保住了電臺設備,成了主要罪狀,酒後的幾句大實話成了反動言論,同事間的聚會,請同事喝酒成了拉攏腐蝕,這究竟是怎泵^事?當年如果聽了老局長的話,就不會有今天了。

甄振中所遇上的兩個老局長都是好人。解放前的那個郵電局長對甄振中是十分賞識的,尤其是甄振中在撤退時,丟下個人行李,挑著電臺設備翻山越嶺來到後方後,老局長便提拔他爲郵電局技術負責人。還給他記了一等功。老局長幾次動員他加入國民黨,可是都被他婉拒了。他一直堅持無黨無派的宗旨,踏踏實實地工作,自覺無愧於天地,安守本份無他欲念。國民黨撤退時,老局長要帶他一道去臺灣,他以妻嬌子幼爲由拒絕了,當時老局長曾說過:人各有志,但願你將來不後悔。解放後,他又遇上了一位很好的上司,同樣是個老局長,這一位老局長對他也很器重,作爲留用人員並沒有受到歧視,評工資定級別他都是最高的,全局除了局長便是他了。那時一般職工工資也就三四十元,而他的工資有八十多元,多少人羡慕,他也慶倖自已留下來是對的,幸虧沒去那彈丸之地的孤島。三反五反,都通過了嚴格的政審,可是現在說變就變自已成了隱藏的特務,真不知道後面還會怎樣。

甄治邦兄妹四人,姐姐在災荒之年病死了,如今只剩下兄妹三人了,他成了老大,弟弟比他小四歲,妹妹比他小七歲。這場災難使他們都成了狗葸子,受到同學們的歧視,他們感到迷惘,媽媽也感到吃驚,但是,媽媽要安慰他們,同時還要安慰父親。媽媽說:末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讓他們去查吧,怎不能平白無故的給人定罪。媽媽還對父親說:不管你怎樣,我都會帶好孩子的,天塌下來我們一道頂著。可是善良的母親哦,你那堛器D這場革命的徹底與無情。

 

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甄治邦一家人。

開門,快開門,再不開我們就砸了、、、、、門外傳來了兇狠的呼叫聲。

弟弟驚慌極了,哥,怎洶F?”“不知道,別怕,我去看看。酸治邦翻身下床,跑出房間,這時父親已經起來將門打開了。

打倒甄振中!甄振中不投降就讓他滅亡!、、、、、、。高昂的口號,激奮的人群,洶湧而入。他們肩上戴著紅袖章,手上拿著千鈞棒,兩個大漢立刻將父親抓了起來,一個手拿紅寶書的女子大聲的發佈命令:徹底搜查狗特務甄振中的老巢。

媽媽驚慌的攔住他們問:“你們要幹什活A你們爲什炯o樣,你們不都是同事嗎?”

“我們是翻天覆地造反派金猴戰鬥隊,我們要橫掃一切反動派。拿紅寶書的女人一把推開媽媽說:誰阻攔就打倒誰!”

“不要傷害他們。父親喊著:秀蓮,不要攔他們,隨他們搜。”{媽媽姓任名秀蓮}.媽媽無奈的站在了父親身邊,小弟和小妹躲在甄治邦的身後,甄治邦攥緊雙拳狠狠的盯著那些經常在家堻黹s的人們。那些人無視一切在家娷蝸c倒櫃,最終搜出了一大堆書籍,父親的歷來的獎狀和一台老式的收音機。獎狀有現在的也有以前的,特別是那一傷發黃的父親一直珍藏的表彰他保護電臺設備立功獎狀,那個女人如獲至寶興奮的說:好,好,鐵證如山。

造反派走了,父親也被他們抓走了,父親臨走時什洶]沒說。面對一片狼籍媽媽在流淚,小妹也哭了,小弟拉著甄治邦的手,哥,咱們怎玷魽H甄治邦輕聲的說:怎玷魽H忍受吧,還能怎玷鴝O。

甄治邦的心疼啊,那泵h的中外名著,尤其是那精裝的[辭海][康熙字典]都統統被搜走了。這是一場什狩邞犒B動啊,破舊立新,滅資興無,砸爛舊社會,建立新世界,都是中央號召的,可是什洵O舊,什洵O新,新舊的界限在那堙A難道一切原有的都是舊?新的又是怎樣的呢?想不通也就別想了,可是父親被抓走了,難道父親真的是特務嗎?

媽媽,咱們家是地主嗎?爸爸是國民黨特務嗎?甄治邦輕聲的問。

唉,咱們家是地主,可我和你爸從未過上地主的日子,你爸真是個苦命的人哦!” “媽媽,你詳細的告訴我們吧,我們家究竟是怎樣的家庭,爸爸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好吧,你們都坐下,聽我慢慢地告訴你們。媽媽輕輕地述說著過去的事情。我們的老家在皖南山區的一個小縣,你們的父親雖說出身在地主家庭,可他從未享過福。你們的父親出世不到三個月你的祖父便去世了,不到三歲,祖母也死了,他無兄無弟被伯父伯母照管著,讀了三年私塾考進中學堂又讀了三年,伯父就要你父親自立了。雖然祖父留下了田地,可都由伯祖父掌管著,他不讓你們的父親吃閒飯,要他去經管茶山。他隻身一人去了茶山,和那些茶農們生活在一起,起早摸黑的開荒種地,腳上手上都是老繭,人也曬得很黑。那時我和他剛結婚不到半年,可是伯祖父不管這些,你們的伯祖父說:年青人必須要磨煉,吃得三擔貓屎,才能成爲成家立業之人,我們甄家就是靠勤勞起家的。他要你們的父親在茶山上幹三年,要和茶農們同吃同住同勞,除了一年三節,其餘時間不許下山回家。三年下來你們的父親真的成了一個道地的茶農了,什洫伬埏堛蛦癒A什洫伬埏堨犰怴A什洫伬啋鰩糷狩邞滲躩狩阭窗A他都一摸不擋手,樣樣精通。伯祖父很滿意,讓他的堂兄帶他去省城學做茶葉生意,可是你們的父親卻去考取了郵電專科學堂。這一次伯祖父倒是很支援他,三年後他就在郵電局工作了。日本鬼子打來的時候他在青陽郵電局,等到接到撤退通知時,日本人已經快進城了,他和同事們一道連自身的行李都顧不上拿,帶著電臺設備就跑。跑反的人太多了,根本沒有車輛,大家都慌了,設備也不想要了逃命要緊,可是你們的父親,找來一付籮筐把電臺設備裝上,挑著和大家一道跑出了城,隨著跑反的人群往山媔]。他的幾個同事和他走散了,他一個人挑著電臺在山堥咫F三天,翻山越嶺逃到了太平,找到郵電局打聽到自已所在的單位巳經撤到了屯溪,於是又跟著郵車到屯溪。那時侯他可露臉了,立了功,升了級、、、、、、

聽著媽媽的娓娓述說,更加深了對父親的瞭解。飽受戰亂之苦的父親,又在經受著運動的折磨。甄治邦的心堹u是很不平靜,父親平時言語不多,對孩子們也很嚴曆,可是卻也從未動手打過孩子們,他對孩子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們一定要用功讀書。現在回想起這句話其中的涵意實在是無窮的。

 

父親被送去勞改了。全家人的生活沒了著落,媽媽沒有工作,只靠變賣一些舊東西糊口。雖然賈金貴家不時的接濟一點,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這時文化大革命的運動正進行的如火如荼,造反派們開始奪權了,所有的當權派都被打倒了,學校的老師們也被打倒了,真正的成了學生、工人們的天下。甄治邦的母親帶著三個孩子實在是走投無路,絕望中想起了老家,她帶著孩子們回到了皖南山區的小縣,可是老家又在那堜O?祖宅被政府佔用了,伯祖父,伯祖母早就死了,堂兄當年也跑到香港去了。甄治邦第一次來到父親的老家,可是卻無安身的地方,第一次體會到了什洛s無家可歸。媽媽找到了一個遠房的親戚才算免去流落街頭的慘狀。媽媽想找政府要房子,父親土改後曾找到牛縣長,當時牛縣長答應,如果父親調回來工作,政府可以考慮安排住房。遠房親戚說,你別去找事吧,牛縣長早調走了,你去找誰?小縣城也和大城市一樣,現在都是造反派當家,你找他們要房子,那真是不死你把頭往碓窠埵龤A我只是告訴女兒那座房子原來是我們家的,就這話被別人聽到了,都被鬥的死去活來,說我是地主婆想反攻倒算。唉!如今咱們甄家在城堨i是臭狗屎啊,熬吧,好死不如賴活,總會有熬出頭的一天的!

小縣城堿搢茯O無容身之地了,甄治邦的媽媽只好帶著他們兄妹三人投奔大舅去。大舅家在西鄉,離縣城四十多埵a,大舅家是貧農,大舅讀過幾年書,在村堣]算是鳳毛麟角了,人緣也不錯,一直幹著大隊會計,因爲他正直公道,威望很不錯。甄治邦一家的到來確實令他悲喜參半。

甄治邦一家總算在這山村埵w定下來,村堛漱H們都很熱情,大家幫助他們壘起了土牆草頂的三間茅屋,從此,甄治邦就和村堣H一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和媽媽一道擔起了生活的重擔。

山村堛漱H真的忠厚善良,他們對甄治邦一家都很熱情,一點也不歧視他們,他們很同情他們家的遭遇,處處給於關照。甄治邦與那些山村小夥子們很快就都成了朋友,尤其是老支書的兒子牛再貴與他相處的最好。山村的小夥子都沒讀過什洫恁A牛再貴也唯讀了幾年小學,甄治邦在他們心目中算的上是個文化人了,很是敬重他。牛再貴不論幹啥都要叫上甄治邦,上山下河,犁田插秧,甄治邦和他再一起學會了名種農活,賈再貴也在他那媗奶F不少山海經。牛再貴有個妹妹叫巧巧,雖然比他們小三、四歲,卻也喜歡跟著他們一道。牛再貴比甄治邦大一歲,甄治邦叫他牛哥,巧巧便叫甄治邦爲甄哥,牛再貴對巧巧說,“他是真哥,我不成了假哥了,乾脆你叫我大哥,叫他二哥得了。”那時侯,他們都還算孩子,相互間無隔合,無嫌猜,相處的真如兄妹一般。

 

賈興旺的處境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威風八面的紅衛兵司令,帶著戰友們上井崗,訪韶山,在天安門前,接受了最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的檢閱,真是熱血沸騰,滿懷激情的回到家鄉準備大幹一場時,父親的問題出來了。

賈興旺的父親賈金貴,原是皖南山區的樵夫,新四軍駐紮皖南時參加了新四軍,皖南事變時,他僥倖逃了出來,但是,他不敢回家,也不敢去找新四軍,便流落在小城埵b一家豆腐店堨握u,店老闆見他老實本份,做事又肯出力,非常喜歡,收他爲徒,悉心傳授自已獨到的做豆腐的手藝,並將自己唯一的女兒許配給他。賈金貴自然十分願意,給豆腐店老闆當了上門女婿,小兩口倒也十分恩愛。可惜店老闆壽命不長,沒看見孫子出世,便病故了。賈金貴勤勞,妻子賢惠,倆人將豆腐店經菅的很好,雇了五六個工人。解放後,公私合營豆腐店還是豆腐店,只不過名稱換成水作業合作商店賈金貴還是老闆,不過改稱經理罷了。店堣S增加了人手,店面也擴大了,不過賺的錢都歸供銷社,他們都是拿工資,經理做的事多,技術又好,工資每月只多三十來塊錢,所以與工人之間也沒有什矛盾。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工人們也成立了革命造反戰鬥隊,可是他們是合作企業,不做豆腐不賺錢就沒有工資,何況市民天天要吃豆腐,所以他們不能停工停産,半夜起來磨豆腐,連續工作到中午,人們都又累又困了,那還有精力去造反。學文件喊口號都想打瞌睡,也就是做面紅旗,戴上袖章,跟上潮流罷了。賈金貴還是當經理和造反派相安無事。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省城的造反派竟然找上了他。造反派把他帶到了省城,要他指證省林業廳廳長趙鐵牛,在皖南事變中是怎樣指揮他們逃跑的。他見到了當年的趙連長,現在的林業廳長趙鐵牛,他還是那洎頛搦簡r,只是臉上多了皺紋,頭上有了白髮。但是賈金貴矢口否認,說不認識。造反派打他,吊他,他都說不認識,最後,小狗兒出現了[小狗兒是豆腐店老馬的大兒子,在省林業廳工作],小狗兒說:賈金貴,你別不老實,你想包庇走資派辦不到,說,當年趙鐵牛是怎洛s你們逃跑的。賈金貴看著小狗兒,明白了一切,只怪自已在老馬家喝酒時,曾經談起過那段沈重的經歷。部隊被包圍在了涇縣茂林的山峽堙A根來無法突圍,他所在的連死守在一座山上,彈藥已快完了,一百多人只剩下了三十幾個,連長流著淚對大家說:同志們,這仗我們敗了,突圍已不可能,你們幾個小鬼逃命去吧,逃出後再想辦法到江北去找部隊。蓮長讓我們幾個不滿十八歲的戰士把槍支,彈藥留給了他們,脫下了軍裝,從山崖上滾了下去,五個人摔死了三個,他和另外一個鑽入了山林之中,歷經了九死一生,總算保住了命。他們兩人都沒有去江北而是各分東西找活路去了。連長他們後來的結果賈金貴根本不知道,只認爲已經死了,沒想到連長還活著,賈金貴一直很崇拜連長,感激連長,現在這些造反派往事重提,一定是要置連長於死地的,自已無論如何也不能出賣了連長,想到這堙A賈金貴橫下心來保連長,他對小狗兒說:你這小狗日的瞎說什活A當年趙連長讓我們幾個年齡小的戰士突圍,他們掩護我們有什洶ㄨ鵅A後來是我膽小怕死不敢去找部隊,關趙連長什洧ヾC小狗兒說:你在我家不是這牴〞滿C賈金貴說:誰說的,誰能證明,你別胡說八道,編故事害人。賈金貴被造反派折磨的死去活來,可他始終就是這話死不改口。造反派無法撬開他的口,但是給他戴上了逃跑變節份子的帽子送回原單位交造反派管制勞動。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狗熊兒混蛋。賈興旺因此而被別人奪去了紅衛兵司令的皇冠,賈興旺可不甘心,他堅決的與家庭劃清界限,更興旺爲革命,改名爲賈革命拉著一幫哥兒們打出了紅色風暴造反兵團的旗幟。可是不論他怎洹樾芊A家庭的烙印始終無法消除,紅色風暴造反兵團最終還是敗在了紅衛兵造反司令部的手下,他的抱負,理想破滅了,因此而消沈下去。

一九六八年12月22日偉大領袖毛主席提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於是,莘莘學子們都滿懷豪情,分赴各地農村與貧下中農一道去戰天鬥地,改造山河去了。賈革命也因此而來到了皖南山區。

 

初春的太陽雖然不是那狩鰩P,但人們還是喜歡在陽光下聊天。大舅坐在曬場的石碌上抽著旱煙,許多人圍著他問:任會計,我們大隊分來幾個知青。

有女學生嗎?

他們來幹嗎,他們能吃得了苦嗎?

七嘴八舌嚷成一片,大舅不緊不慢地說:五個,三男兩女,這是第一批,以後還有呢!

他們來了能幹什活A還要給糧食給他們吃嗎?

那當然羅,還能餓著他們?大舅深深地吸了一口煙,緩緩地吐出了一圈圈煙霧,慢吞吞的說:他們可是毛主席派來的,你們誰也不許得罪他們哦。

今天,天氣剛剛放晴,地堥S有什牲A活,所以大家都在曬場上曬太陽,文化大革命的風暴雖然猛烈,但是在這山村堣]就弱了許多,不過,菩薩打光了,牌坊折完了,老屋堛瑰J刻也用黃泥抹平了。這些沒了就沒了,沒人在乎,只是自留地少了,豬呀,雞呀,也少了,這些都是資本主義的尾巴不割掉不行。集體不出工,大家都閑著,曬場上三人一堆,五人一簇,嬉戲聊天拉家常,各樂各的。甄治邦如今已經和他們打成了一片,兩年多的磨煉他已經成了棒小夥,莊稼活樣樣能來,犁,耙,鐵耖一摸不擋手,插秧割稻更是頂尖,挑起二百來斤的擔子健步如飛,有些地道的山堣p夥在他面前還要遜色幾分呢。

山村的生活是艱苦的,但是比起那喧囂的城市卻又多了份安靜,這堣H與人之間的矛盾不是那玷E烈,雖然有時也全因爲一些牛吃莊稼雞吃稻的小事而發生爭吵,臉紅脖子粗的,事後還是張家大爺李家叔的相互往來,似乎沒有隔夜的仇恨。村堣H一家有事大家幫忙,一家有喜大家樂。村埵酗@戶地主三戶富農,可是他們與貧下中農之間並沒有什牲j合,貧下中農們也不歧視他們,無非是革命任務佈置下來後,開一場大會,給他們挂上牌子批鬥一番,事後還和平常一樣說說笑笑。在這堹u是體會不到階級鬥爭的殘酷,倒像是在看戲。但是,階級的存在勢必將他們劃爲另類,他們的子女參軍不行,基幹民兵也沒他們的份,民兵無份也沒什活A參軍不行真使他們難過,農村堛澈C年就盼當兵,只有當兵才能走進城市見世面,姑娘找物件都挑退伍軍人。

甄治邦的大舅在村媮鷁M也算是頭面人物了,可是他也無法改變甄治邦的家庭成份。不過,對於參軍,甄治邦也想但實在不行也無所謂,他真正想得還是讀書,大舅家的幾本古小說,什活m三國演義》《隋唐演義》《拍案驚奇》《儒林外史》《東周列國志》《西遊記》等等,等等他都看了三遍,實在無書可讀,《毛澤東選集》他也通讀了,不過,書讀多了,思想也複雜了,最令他不解的便是階級矛盾的殘酷性,在現實中存在,可是在這小山村堳o又看不出來。他曾經私下的問一個原來在地主家打長工的雇農,解放前地主家對他曆害不厲害,你知道那雇農怎牴﹛H雇農說:厲害,他厲害我更厲害,我不給他幹,讓他田堛灝韝ㄙ蠸_,讓他茅坑滿了沒人挑。那時侯我東家對我可好了,同一鍋吃飯,好菜還儘量讓我多吃,他們家的女人還等我們吃過以後才吃呢。栽秧割稻的時候,雞蛋,粽子,綠豆湯都送到田頭,嗨!比在生産隊幹活、、、、、、不能比不能比。

傍晚時,大隊長帶著幾個人將知識青年接來了。知青們被安置在大隊部空閒的屋子堙A村民們看見知青們又新鮮又好奇都很熱情。晚飯是在村支書家吃的,以後,他們就自行開夥了。晚上,大隊召開了全體社員大會,歡迎知青們的到來,知青們也在會上表態,要虛心的向貧下中農學習,與貧下中農共同戰天鬥地。甄治邦看見了往日的同學們感到很親切,特別是他看見了賈興旺和李文虎更是特別興奮,真想跑上臺去,可是正在開會,賈興旺正代表知青發言。賈興旺還是那珍t灑,發言還象當年紅衛兵司令那樣激昂,他手舉紅寶書[毛主席語錄],慷慨激昂的發表知青宣言: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毛主席還說,農村是個廣闊的天地,在那堿O大有作爲的。革命的戰友們,貧下中農同志們,今天我們知識青年來到農村,就是要和你們戰鬥在一起,學習茌一起,堅決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徹庇砸爛舊世界,建設新天地。把封資修從每個角落徹底鏟鋤,我們要虛心的向貧下中農同志們學習,學習你們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學習你們吃苦耐勞的實幹精神,我們決心將青春和熱血獻給無產階級大革命,我們時刻不忘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受難,所以,我們肩負重擔,要爲天下勞苦大撚捃悕鞢A雖然,我們站在山村,但是我們要放眼世界,我們有決心,我們有信心,我們要將紅旗插遍全世界。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革命的戰友們,讓我們發揚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革命精神,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指引下艱苦奮鬥,改造山河。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今天我們來到農村,不怕流血,更不怕流汗,我們是毛主席的革命戰士,毛主席指向那我們便沖向那。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四海翻騰雲水怒,五州震蕩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革命的戰友們,貧下中農同志們,讓我們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讓我們共同將無產階級革命事業進行到底!最後,讓我們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賈興旺和知青們高聲唱起: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

大隊幹部門,農村青年們也都一道唱了起來。歡迎知青的大會也就在歌聲中結束了。甄治邦立刻向知青們跑過去。賈興旺,興旺。甄治邦大聲喊叫。賈興旺感到很詫異,是誰再喊,這個名字自已早己不用了。知青們都一起隨著喊聲看過來,這媮棶|有人知道賈興旺,都很驚奇。他們看見了甄治邦,甄治邦,甄治邦,你怎炤|在這?知青們即奇異又高興,團團圍住了甄治邦七嘴八舌的,賈興旺更是興奮異常,自從甄治邦一家離開小巷以後,他倆就再也沒見過面,平時都怪想念的,想不到竟然在這山村中碰上了,幾個人激動的擁抱在了一起。這些知青原來和甄治邦都是同學,多年未見再相逄,那親切感真是無法形容。甄治邦和知青們暢談到深夜才回家。

甄治邦自從來到山村,連縣城都未去過,今天和老同學們交談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城市媯o生過武鬥,有幾個同學在武鬥中喪生了。如今,這些同學算是高中畢業了,大學還未招生,他們在毛主席的指揮下又奔赴農村繼續革命。他也知道了賈興旺巳經改名賈革命了。他也知道了賈興旺家也發生了變故,所幸的是最終還是內部矛盾,沒有太大的衝擊。他要求賈興旺回家時把高二,高三的所有課本帶來借給自己,賈興旺答應了,不過他說:課本還是嶄新的根本沒有用過,現在沒用,將來也沒用,你還想自學。甄治邦說:有知識總比沒知識好,你們來了,不懂的可以請教你們。

甭想,我們有誰懂?知識越多越反動,老師們,教授們,人人都是臭老九,學校堻ㄛO軍代表,工宣隊當家,誰還願讀書?說歸說,賈興旺還是滿足了甄治邦的要求,回家時把課本全都帶來了。

甄治邦的母親知道了賈興旺家的變故感慨萬分,想不到小巷深處的兩戶人家都是如此多災多難,她對賈興旺就像對自已兒子一樣,家媬N好吃的總要喊他過來吃,當然知青們都和賈興旺一道來,母親也很高興,其實那時在山村又有什泵n吃的呢,無非是殺只雞大家打打牙祭罷了。母親告訴賈興旺這堛漲悀銈悀]是當過新四軍的,也是在皖南事變後回家的,不知認不認識賈興旺的父親。賈興旺聽了很高興,求母親給他打聽一下。

老支書牛貴正是當年和賈金貴一道滾下山崖死堸k生的戰友,他和賈金貴分手以後逃回了山村,東躲西藏也不敢再去找新四軍了。後來山埵酗F遊擊隊,他也不敢參加,但是偷偷的給遊擊隊當聯絡員,他的家也就成了遊擊隊的一個秘密聯絡點。遊擊隊將他發展成黨員,解放後他就一直是這個村的党支書。現在雖然靠邊了,但是革委會主任,書記都是他培養出來的後生,村堛漱j小事務真正當家的還是他。當他知道了賈興旺就是賈金貴的兒子和賈金貴的遭遇後,十分感慨,私下媢儭踸釧臙N多了一份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