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少年札記

龍 門 記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終於都踏入3月下旬。

這幾年的香港大中小學也有夠奇怪的﹐9月初時竟然全都在同一天開學﹐所以什麼聖誕節、復活節假期、甚至暑假全都在同一天裡開始。

今年大學的復活節假期比任何一年也要早﹐竟然在在322日星期五正式開始。我真的不敢相信﹐竟然有4個星期多的假期﹐記得中學時代的復活節假期只有廖廖十數天。

唉﹐老天爺終於都開眼﹐憐憫我們這一群一事無成﹐蹤使可以畢業也找不到工作的學生了。

322日當天醒來時﹐我立即將陳小春的CD放進了音響裡﹐只播他那一首「多謝老天爺」。

在這天﹐我更發現原來耶穌真的第二次降臨﹐他更化身成為香港教育署署長張健宗。

不過﹐經本人的女朋友小靈的一番解釋後﹐我才知道原來大中小學都要提早放假的原因﹕是可以讓所有大學的3年級學生可以盡早找到工作。換言之﹐只是一場「那一間大學的畢業生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工作」的競賽而已。

管他的﹗總之可以早點放假就可以了。

今年的復活節假期特別討人歡喜﹐因為已差不多三年不見的「清兵」柳卿冰和「死魚」余嘉誠終於都要回來了。

想到這兩小口﹐關於他們的故事自然再一次在腦海內迴旋。

二人於323(即星期六)到達﹐我們死魚口中這一群「十惡不赦的光棍」自然會去接他們機﹐接著替他們洗塵。

可是﹐因為本人「滿江紅」的財政狀況﹐本來我還想隨便找一間街邊小檔去替他們洗塵﹐或者真的去找毛巾熱水替他們抹腳算了。而接機當天早上﹐當本人與眾同學(蕭邦、三劍俠)在我家舉行了一連串的高峰會議後﹐決定還是以頭髮替他們抹腳算了。

可是小靈卻堅決反對。『你們有無搞錯啊﹖這麼吝嗇﹗人家老遠從英國回來你竟然想抹腳便算﹐你以為人家是耶穌嗎﹖你真的要和他們抹腳的話我沒意見﹐可是他們一定帶了手信回來給你。你這麼吝嗇﹐我看到時候你怎樣面對他們﹖那份手信你收得下嗎﹖』

『可是我們真的沒錢嘛﹐他們應該體諒我們這群沒錢的人。』蕭邦第一個反擊。

阿雲點頭和議﹐『嫂子﹐你需要知道啊。白色情人節剛過去了﹐而我因為情人節在公司收到了朱古力而要回禮﹐現在患了「錢包肝硬化」﹐命不久矣。』

什麼﹖白色情人節﹖阿雲你也好的嗎﹖呼﹐幸好小靈好像沒有什麼表示﹐逃過大難。

小靈突然斥起了眼﹐斜視著阿雲﹐『什麼﹖你收到了朱古力﹖不怕阿芳吃醋嗎﹖』她的頭髮剛巧也是長長的﹐頓時嚇了我一跳。老實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她這個比山村貞子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樣子。

嗯﹐這個女人果然不能得罪﹐以後要多加留意。

阿雲抓著頭傻笑﹐『送朱古力的是就阿芳﹐所以才一定要回一份大禮啊。』一副幸福小男人的模樣。

我頓時替阿雲解圍﹐『嗯﹐阿雲這樣做也是無可厚非的。』

差點都忘記說了。今年的214日情人節當天﹐喜歡「煲老藕」的阿雲竟然和五公主之一的芳走在一起了。這的確是一件出人意表的時情﹐因為芳比他的年紀還要小。然而他們之間的事情和現在沒有太大的關係﹐所以按下不表。

阿雲的別名是「獨孤食檸檬」﹐所以我知道自從他得到芳這樣的一位女朋友後﹐他一定會多加珍惜疼愛﹐看他現在笑得闔不上口的樣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可是我這樣地替他解圍﹐自己卻惹禍上身。『勤﹐無論如何﹐我一定不會讓你們這群混蛋這樣做。』小靈已經將她的茅頭也指向我。

『我們沒錢也沒辦法啊﹐難道要我們去打劫銀行嗎﹖可是要終身監禁的啊﹗終身監禁不是問題﹐可是為了一頓飯而去打劫銀行這樣也太過愚蠢了吧﹖難道你真的願意天天來監獄看我嗎﹖』

『我一定不會來看你們。』小靈啐了一聲﹐『總之﹐不要做得這麼寒酸就是了。也不想想你們那一年暑假在廣州吃了人家父母多少米飯﹐請人吃一頓像樣的飯是應該的。』

阿紹道﹕『好了好了。死就死吧﹗』

『你有錢﹖』我們全都不約而同的問道。聽他這樣說好像要捨身成仁似的﹐看來阿紹真的有辦法。

『發傻﹗我那裡有錢﹖我的意思是﹐大家湊錢吧﹗快說﹗身上有多少錢﹖統統拿來﹗』阿紹說話的時候﹐竟然向我瞧了一瞧﹐目光再將我家四處看一遍。

『哇﹗你現在還不是要打家劫舍嗎﹖連語氣也像極了﹐我可不會讓你這樣做的。』

小靈從我身旁沙發上取過了錢包﹐點算了一下﹐『500元。』

蕭邦也從牛仔褲袋取出了錢包﹐『300元﹐可是先此聲明﹐這些錢都是要來回家用的。』

『呸﹗你的家在那裡﹖去深圳澳門也不要這麼貴吧﹖』阿雲也掏出了自己的錢包﹐『300元﹐也是要回家的。』

輪阿恭了。『400元。』

700元﹐可是只能用300。』真人不露相﹐原來阿紹竟然這般有錢的。

最後是我﹐『也是400元。』

小靈叫了一聲﹐『看啊﹗大家的錢包內也有錢喇﹗而且還有程少五公主她們在。如果每人出200元﹐甚至100元的話﹐也夠吃一頓好的了。全都是吝嗇鬼﹗如果我是捉鬼敢死隊(Ghostbusters)的話﹐一定將你們全都抓了去。』

蕭邦突然喃道﹕『程少啊﹐我勸你還是不要去煩他了。』可惜他喃得這麼小聲﹐當其時沒有一人聽得到。他不說我們眾人當時都記不起來。

『嫂子﹐那麼去那裡吃啊﹖你來選吧﹖』當阿雲聽到自己的錢包將要大出血後﹐連心情也好像變差了。

可是小靈卻突然一臉不惑﹐『這個.........我還不知道啊。』

五名男生全都立即叫道﹕『去﹗最賣力叫人出錢的是你﹐現在你竟然想不到去那裡﹖還是替他們抹腳算了。』窮追猛打。

『算了算了﹐由我來選吧。銅鑼灣Shooters﹐不得異議。』五人之中我已經算是最有良心的一位﹐替小靈解圍不止﹐還已經想好了晚飯的地方。

『哇啊﹗你這個沒良心的賤人﹗難道你忍心要我們洗碗清帳嗎﹖』蕭邦再一次抗議。

『不得異議﹗再吵就判你坐十二年牢﹗輕判﹗』我究竟什麼時候加入了共產黨的﹖怎麼天空突然出現一個紅太陽的﹖今天該不是陰天嗎﹖

阿雲點頭﹐『嗯﹐我麼我就打電話給阿芳﹐叫敏儀等人今天晚上在銅鑼灣Shooters等吧。』

『好主意﹐順道通知程少。』

驀地﹐小靈問道﹕『要不要去訂位子﹖我怕今天晚上會沒位子啊。你知道嘛﹐今天是星期六。』

我愕了一愕。可惡﹗我那一條打算用來拯救大家的「免付貴帳」脫身大計竟然給你識破了﹗真不值﹗

『好.....好。我現在去訂位子吧。』計謀被識破了﹐唯有死氣認命的去打電話訂位子。我、小靈、三劍俠、五公主、蕭邦、程少、清兵和死魚﹐合共14人。

我再想了一想﹐開始後悔為什麼要選Shooters。這裡有14人﹐那已經是一圍桌有餘了﹐這一頓晚飯一定不會便宜到那裡去。

錢啊錢﹐這次要辛苦你代替在下遠行一躺了。

不過﹐小靈其實也有她的道理。人家清兵和死魚遠道回來探我們﹐難道不可以有點寬限嗎﹖小靈也沒和他們見過一次面﹐她也肯出錢請吃飯。如果連我們都不願意出錢﹐這樣子做也太不夠朋友了吧﹖

所以晚上﹐我們還是去了Shooters

不過﹐我們自然要先從沙田我家出發﹐再一起乘機場巴士至赤臘角機場接機。

蕭邦一邊在入境大堂處等待﹐一邊呻吟﹐『......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帝女花帶淚上香......願喪生回謝爹娘......偷偷看.....偷偷望......

天啊﹗他竟然在發神經﹐當眾唱起粵曲來。是唐滌生「帝女花」的最後一部份「香夭」。這也算了﹐可是他竟然還要唱女聲﹐聽起來簡直就像鬼哭般可怕。

阿紹苦苦道﹕『帝女花﹖老大啊﹐你難道不可以唱一些不是古典音樂的歌嗎﹖』

阿雲卻揚手道﹕『算了吧。你要蕭邦唱流行曲﹐那你不如要我去唱歌劇罷了。』接著﹐他依在接機處前的鐵欄上﹐『不過﹐他今天唱這首歌﹐其實也挺應境啊。』說話期間更仰首上觀﹐不斷地嘆氣﹐十足一個浪子。

『阿雲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小靈大惑不解的問。

阿雲「啊」一聲奇道﹕『你不知道﹖勤少沒有告訴你嗎﹖』

『關我什麼事﹖』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小靈又怎會知道呢﹖

『什麼﹖你忘記了嗎﹖今天是什麼日子啊﹖程少呢﹗』阿雲說得非常肉緊﹐可我還是記不起來。

究竟是什麼回事啊﹖經阿雲這麼一說之下﹐我想我其實是應該知道的﹐但偏偏這個時候腦袋的神經線好像都被打了結﹐大腦被某些東西塞住了般﹐量我怎樣想也想不出來。

蕭邦唱至一半時﹐突然停了下來﹐更指著我大罵﹐『勤少﹗323日啊﹗程少中六時在維園(維多利亞公園)擺下的龍門陣呢﹗難道你這陣子吃飯太多﹐傻了嗎﹖你竟然忘記了﹖』言畢﹐便繼續唱他那足可令人變雪條的「帝女花」。

Oh Shit﹗我竟然真的忘記了袁啟程的傷心事﹗看來今天晚上說話時要小心了﹐省得他突然發神經。

『程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怎麼了﹖什麼龍門陣﹖』小靈還在不斷地追問。

瞧其他人都不願說話的樣子﹐那我唯有向她解釋。『呃.....那個......已經是中六時候的事情來了﹐不提也罷。』

小靈抿起小嘴﹐挽著我的手臂﹐當眾撒嬌﹕『你們都撩起人家的癮﹐現在又不說究竟是什麼意思啊﹖快點說﹗』

雖然小靈撒嬌時聲音好像有些莫名奇妙的魔力﹐可本人自問武功高強﹐還能夠保持鎮定﹐『哎呀﹐待會兒你自己問程少吧。』

『瞧你們一個個苦瓜似的模樣﹐一定不是什麼好事來的﹐我怎能夠問得出口﹖我不依啊﹐你快說啊。來啊.......』她竟然變本加厲﹐還將頭依在我肩膀輕輕磨擦著﹐水汪汪的眼睛凝視著我。

『喜逢知己倍精神﹐內心快樂無堪.....』小靈說到那裡﹐阿雲竟然也學蕭邦一樣唱起歌來﹐是「舊歡如夢」。

你們今天怎麼了﹖竟然這般喜歡唱歌的﹖我要不要也來一首﹖

先不唱歌﹐現在情勢危急得很。我真的被小靈弄得有點不知所措了。

阿紹突然脫口道﹕『這些事情﹐連清兵死魚她們都不知道的啊。我們待會兒要不要告訴她們﹖告訴她們今天晚上要小心說話啊﹐現在可是非常敏感的時期。』

小靈突然靠得更近﹐我的臉和她的臉距離不足兩厘米﹐『對啊﹐你遲早也要說一遍的﹐就現在先告訴我吧。你還是不說嗎﹖軟的不成就來硬的了。』鼻子充滿著她身上Issey Miyake香水的香氣﹔她的眼神充滿著引人犯罪的誘惑﹔她的小嘴更乘勢悄悄逼近。哼﹗竟然這般的不怕死。我要是陌生人的話﹐早已經拉你進洗手間強姦你了。

唉﹐本人的護城牆已經全都塌下來了﹐她這一著「奪命迷魂香」我完全招架不住。

『好了好了﹗我說了﹗滿意麼﹖』

『這才是乖寶寶。』小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雖然現在已經是下午4時﹐可是我覺得太陽好像在這一刻才升起來的一樣﹐比它從西邊升起更加不可思議。

可是本人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認輸的﹐當乖寶寶也需要一點回報﹐何況本人也只會是一名十惡不赦的壞人。我自然趁機偷吻了小靈一下﹐越吻越久﹐最後連舌頭也探進去了﹐索性當眾濕吻。

呵呵﹐無本生利﹐也真的不得不稱讚自己。本人果然有當一名奸商的深厚潛質。

我隱約聽見蕭邦突然不再唱帝女花了﹐卻換來了另一首歌。『學生哥﹐好「咪」書囉﹐咪剩係掛住拍拖.......

你還要唱﹗﹖要唱也只可以唱陳小春的「多謝老天爺」﹗

一吻過後﹐小靈滿臉通紅的可愛模樣實在瞧得我如痴如醉。她被我這麼一瞧﹐頓時害羞得垂下了頭﹐還打了我肚子一拳﹐『死色鬼﹗』

阿雲嘿嘿笑道﹕『好了好了﹐已經表演完了。他媽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肉麻﹐真不要臉。』更作狀嘔吐起來。蕭邦阿恭阿紹均掩上了臉﹐不欲再看。

小靈再道﹕『對啊﹐都已經讓你佔便宜了。你快點說啊﹐要不然我就打到你說為止。』她的臉色依然是這般的紅潤。

『好。好。也要先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腦袋整理一下記憶才說吧。』

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對了﹐你們那一個知道清兵她們乘的一班機什麼時候到達啊﹖』

阿恭看了看腕錶﹐『現在剛好4點半﹐他們好像5點的時候才從內裡出來吧。』

我道﹕『那就對了﹐我們就到那裡的酒吧找位子坐下﹐先喝幾杯酒暖肚也好。』所有男生都舉腳贊成。

小靈頓時不屑道﹕『哼﹗一群酒鬼﹐我鄙視你們。』

阿雲卻不以為然的呵呵大笑﹕『這些全都是堅少害的。不過話說回來﹐死魚清兵回來得真不是時候﹐堅少新年時才回來一次﹐可是現在他已經回到美國去了﹐都沒機會讓他們碰面。』

阿恭忽然從他的背囊裡掏出了一張張的東西﹐原來是一疊寶麗萊照片。

『你們這陣子怎麼了﹖為什麼好像什麼都忘記了的呢﹖堅少走前說要我們將這些照片都交給死魚他們看的嘛。』

我都記起來了﹐那些照片就是李衛堅送給清兵死魚二人的「手信」。是他在美國拍的照﹐還有送機前一晚我們去拼酒時拍的照片。

一干人等走到酒吧裡坐下。

待小靈在我身旁坐下之後﹐我便開始說故事。

這陣子我好像常常都在說故事似的﹐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回到目錄頁 - 少年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