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盜 官 記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前  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先人承恩著《西遊記》,上觸天庭,下抵龍宮,如椽巨筆,寫盡神貌人心,雅俗共賞,老少鹹宜,廣傳人間數百年,歎爲觀止。今有一讀《西遊記》者,如癡如醉。讀罷第九回:“陳光蕊赴任逢災,江流僧復仇報本”,雖結局合家團圓,盜賊得懲,皆大歡喜。然,掩卷有所思焉。初歎:溫嬌小姐十八年之常人所不忍之苦;複歎:惡賊十八年盜任一州主之聞所未聞荒唐事。老先生筆[,於此處著筆甚少,了了數筆,惜墨如金。不禁,甚有遐思。

官者,頭頂烏紗,上懸正大光明,手執驚堂木,言出令發。出則回避、肅靜;入則侍從不離左右,誠榮宗耀祖者也。盜者,蒙面執杖,借月黑風高,鼠行而動。出則殺人越貨;入則酒肉狼藉,大呼小叫,人人欲得而誅之,方大快於心。然則,此乃小盜者也。大盜則不然,欺世盜名,盜官、盜色、盜心……,盡其所能,公然盜其之所能盜者,誠百姓之大不幸也。豈能無動於衷乎?

榮爲官,恥爲盜,古今皆然。黃黑兩道,大相徑庭,豈能合於一處?此人好事,隻身遠赴江州,訪古探幽,查閱典籍案贖無數。

一日,江州土地化爲一老叟,自稱劉意民,造訪好事者。歎曰:“吾任江州土地已有千載,閑時無聊,也曾粗錄所聞、所見。然事有不祥,不知受用否?”好事者大喜,旋即,隨入一僻陋處,老叟奉陳年舊聞於案幾。好事者如獲珍寶,細細覽閱。盜賊于江州,主事當年之所作所爲,亦有載錄。或人物、事由俱翔;或隻言片語,粗枝大葉。雖長者譴詞結句,大異今人,且年長日遠,多處含糊不清,然,其間粗略可見,二賊于江州劣[斑斑。主治江州十八載,民不聊生,賣兒鬻女,傾家蕩產者無數;奪人所愛,豪取強奪,搜刮民膏民脂無數,置百姓于水火,誠十惡不赦,罄竹難書!令好事者驚心不已。

進而存疑:盜也可爲官,也可亦盜亦官哉?

官者,理應保一方平安,造福一方百姓爲已任,與盜不共戴天。然,惡賊竟於光天化日,官面盜心。憑盜得一紙皇書,處官場近廿載,恣意縱橫。迎來送往,冠冕堂皇。明享官場之氣派,暗行盜賊之實,何也?誠天下子民甚慼A江山無涯,唯皇上一寡人,豈得周全!常言道:“天高皇帝遠,”廟堂之上,宮闕之側,尚存不軌之徒,何況無疆之皇土呼?賊人滿口黎民庶慼A心無百姓!或一手遮天,胡作非爲;或結黨營私,亦官亦盜,魚肉鄉堙A橫行人間,不足爲怪矣。

癡迷者查得。盜賊于江州十八載,或尋花問柳,或金屋藏嬌,曾留有子祀。皆緣當朝殷相追尋不得。故,盜賊之血糸,或野、或雜至今依然相承。近聞爲一己之私擅用警權、警械者。其“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空氣”之言,與盜賊當年任州主之狂言如出一轍,疑系此盜賊之嫡系也。好事者惜歎:土地、城隍舊錄,渾然不清,官場、民事間雜其間,令同仁諸君費力勞神。遂以今人之言詞,細細疏理,著《盜官記》,志以警世。

 

故事梗概

 

  風雨朝佛若等閒  金榜題名又洞房  

貞觀十三年,南國海州學子陳光蕊進京應試,不僅得了頭名狀元,還被當時的殷相招婿,朝廷授予江州刺史之職。

 

  光蕊遇禍江底眠  黑盜盜色還盜官

光蕊赴任途中,在洪江一處碼頭遇到兩個強盜,爲首的叫劉洪,另一個叫李彪。光蕊與家仆被強盜謀害。二盜在洗劫財物時,意外地發現了光蕊的授職書。於是兩人改變了主意,決定挾持光蕊夫人——殷溫嬌去江州冒名上任江州州府的主官刺史大人,過一把當官的癮。

 

  龍王報恩且留魂  強賊盜官赴江州

洪江的龍王化作一尾鯉魚,險些成爲漁夫的獵物,是光蕊將他放生才得救。看見恩人光蕊沈屍江底,洪江龍王給光蕊服下保顔丹,光蕊從此便從人世間消失了。在對當官無限“向往”的驅使下,劉洪走馬上任,去圓他當官發財的夢想去了。

 

  劉洪初主小不適  李彪粗人多惹非

官場畢竟與江湖有些不一樣的地方,上任之初劉洪有些不適應。從小隨劉洪一起行盜洪江的李彪是個大粗人,在上任的途中他們遇到了洪川縣的縣令張吉和大富豪方雲翼之子方琚C他們發現當官不僅能發財,且處處高人一等,爲此兩強盜感到無比興奮。但是心懷鬼胎的劉洪初嘗了官爵帶來的榮耀的同時,也感覺到了十堮I伏的危機,從而更加小心僞裝自己。使劉洪越來越更覺得不安的是自己昔日的同夥李彪,因爲李彪成了自己在官場上礙手礙腳的人了。

 

  州主無爲竟褒譽  骨肉棄江斷肝腸

初上任的劉洪在官場上處處小心謹慎,州府堛漱j小官員只認官銜不認人。官場上,劉洪無所作爲,但也不敢放肆。半年過去了,劉洪竟然口碑不錯。迫于劉洪淫威,溫嬌夫人只好將剛出生的嬰兒抛入江中。骨肉分離,肝腸萬斷,從此溫嬌夫人與丫環秀芹相依爲命,兩人在州府後衙受盡磨難,夫人只能寄託嬰兒獲救,長大後爲自己雪恥報恨。

  望江樓上遇仙娥  江浪波面泛佛光

在望江樓,劉洪認識了才貌絕倫的雙胞胎尚氏兩姐妹,令劉洪歡欣不已。抛入江中的嬰兒也被下游金山寺的長老救起,取名“江流”。

 

  怡心院堳蚻K宵  聚義樓上出命案

在鹽商方琠M縣令張吉的熱心撮合下,劉洪與尚氏姐妹很快便住進了方府修建的怡心院,仨人活得非常愉快。

 

  金佛像前跪不起  酒鬼手下人命喪

夫人去金山寺拜佛,在佛像面前夫人痛不欲生;李彪卻與金山寺的“酒肉和尚”一起喝酒取樂,且酒後誤傷無辜。州府官員看在州主的面上,都極力爲李彪推託。

 

  佳人情深春日短  兄弟手足終不長

可是劉洪卻覺得這是一個永絕後患的好機會,他不顧昔日兄弟情面,執意要讓李彪殺人償命。

 

  彭毅孤身走梟穴  李彪斷頭赴陰曹

爲了奪得江州府的鹽商專營,張吉與方睊揤熊菗ㄣ^毅深入鹽梟。李彪終於上了斷頭臺。作惡多端的李彪在冥府受到了良知的審判,然而同樣作惡多端的劉洪卻依然在人間當他的刺史。隨著時間的流逝,劉洪在官場上也漸漸得心應手了。

 

第十一回  媕野~合捉鹽梟  歡聲笑語喜燭紅

彭毅作內應,在張吉的精心策劃下,原鹽商與鹽梟販私鹽被一舉抓獲。劉洪也將尚氏姐妹娶到了自己的身邊,張吉順理成章地當上了江州府的監院長官,方琣W正言順地取得了江州專營商。

 

第十二回  官倉鹽稟藏金山  黃府易主聚高朋

劉洪與方琚B張吉官商勾結,財源滾滾,劉洪住進了原江州鹽商的深宅大院,終日高朋滿座。

 

第十三回  命案有解笑談間  法外逍遙種恩情

“酒肉和尚”姦汙良家少女,在錢莊老闆的遊說下,劉洪輕而易舉就讓他逍遙法外,此舉更讓劉洪感到當官的日子是越過越順心了。

   

第十四回  有客欲訪江州府  無奈長安又考官

章太金是光蕊原來在京城相識的好友。劉洪聽說他要上門拜訪,終日不得安心;不久朝廷召集各地刺史進京面試,劉洪一下子面臨滅頂之災,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第十五回  心慌慌怪病纏身  恨悠悠孤身問影

恐懼、焦慮之下,劉洪積郁成疾。然而在州府憬x的“愛護”和“保護”下,劉洪有驚無險,渡過了這一難關。從此劉洪更加肆意妄爲想在江州做他的山大王。在一個寒冷的冬天堙A秀芹在淒涼中結束了她短暫而淒涼的一生,夫人的處境從此更加淒慘了。

 

第十六回  德常淫威貫江海  馬七受屈罵官盜

不久,“酒肉和尚”竟然成了劉洪的左臂右膀,“酒肉和尚”憑藉州主之威,橫徵暴斂,魚肉鄉堙A江州百姓民不聊生。

 

第十七回  盜官一氣逞兇殘  雌黃信口亂是非

爲了滿足劉洪做“山大王”的心願,在劉洪的縱容下,“酒內和尚”不惜殺人越貨,無所不爲。爲了應付朝廷的欽差,劉洪弄虛作假,排除異己。

 

第十八回  兩處親情隔千里  一腔赤誠酬萬民

劉洪陷害忠良,無惡不作。十八年之後,夫人才與棄江的兒子相遇,身爲僧人的“江流”獲悉自己的身世,真象大白,日夜不息,決定要爲父母報仇雪恨。

 

第十九回  骨肉相逢訴奇冤  臥龍潭畔祭怨魂

殷相親自帶兵捉拿“盜官”;光蕊死而復生,一家人終於團聚。然而欺世盜官的劉洪,竟能在江州縱橫自若十八載,是誰蒙住了世人的雙眼?殷想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