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煉金術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後 記

   

在一間高格調的餐廳內,傑和他心儀的Rose正在談話,這亦是傑和Rose首次單獨約會。由看到Rose的第一眼開始,傑便被Rose深深吸引著。認識Rose時間越長,傑更覺得Rose除了外貌,性格也十分吸引。因此傑一直對Rose死心塌地,終於在傑努力下Rose答允了這次的約會。而傑正打算利用這次機會向Rose表白。
「傑,如果你在三個月內有屬於自己的物業、汽車的時候,我才會和你一起。」
Rose,你也知道我不過是普通文員,怎可能在三個月內得到這些東西?除非我中了六合彩,又或是懂得變法術,否則我怎可能做得到?」
「你使用法術也好,鍊金術也好,總之你達不到我的要求,就休想和我一起。」
說罷Rose便離開了座位,向著餐廳的大門離去。看著Rose的身影,傑只感到無奈。
對於其他人來說面對這樣的女孩,大多也會知難而進,但是Rose對於傑來說,實在有種莫明的吸引力,實在捨不得放棄。或許是傑對Rose的感情已經十分盲目,又可能是傑覺得自己仍有機會成功追求Rose
「鍊金術?如果懂得◥鰴N的話,Rose便可以答應和我一起。」傑喃喃地道。

離開了餐廳,傑便到了一間書店,找尋一些和鍊金術有關的書籍,不過並沒大的收穫。於是傑便一直到不同的書店找尋相關的書籍。
最後,傑走了一條冷清的街道,那裡有一間很古舊的書店。傑走到書店,書店內除了老闆外,還有二、三位的顧客正在找尋想要的書籍。
傑好不容易在店內找到了有關鍊金術的類別,出奇地這類有關魔法、鍊金術的書籍特別多。傑在這裡看了不同的鍊金術書籍,終於找到一本十分合適的,正當傑打算去付款的時候,其中一位顧客向傑說:「先生,可不可以把你手上的書本讓給我,因為這間店舖的書籍只會有一本,所以希望先生你可以把這本書讓給我。」一位中年男士對傑提出了這個要求。
「可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這樣適合的書本……」傑感到為難。
「如果我用另一本鍊金術的書籍交換,又可不可行呢?」中年男士提議。
「這……」傑不知怎樣回應。
「或許你先購下這本書,然後我們到附近的咖啡店,那時我再給你看看我要交換的那本書,適合的話,我們才交換,好嗎?」中年再提議。
在中年男士再三的要求下,傑終於答允了。而中年人的書籍竟然比傑剛購買的書籍更為適合,於是他們便作出了交換。

得到了中年男士的書籍後,傑便開始研究。這本書不單介紹了鍊金術是怎樣的一回事,還有不少理論和◥鰴N的方法。
其中一條法則令傑十分深刻,那就是「等價交換」原則:「要得到某樣東西,就必須付出相同代價。」,原來這個原則並不是在漫畫才會出現,真正的鍊金術也有這樣的原則。只是Rose要東西,又需要付出甚麼才能完成呢?

自從傑和中年男士交換了書本後,除了上班、下班外,差不多大部份時間也用來研究鍊金術。
現在傑研究了鍊金術已經一個月了,而且也算是略有成果,由最初甚麼也鍊不到,到這刻可以鍊取一些簡單的東西,例如由報紙鍊化為一本字典。這些對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不過傑卻認為進度太慢,希望,可以再加快一些。
於是傑便再到那一間古舊的書店,希望可以再找到一本能快速學習鍊金術的書籍。途中傑碰到了他的朋友----輝。
「傑,為甚麼近來沒有找我們這些朋友見面?就連對你最有吸引力的歐洲國家杯也無法令你出現。」輝劈頭便對傑說。
「沒甚麼,只是近來有事情忙著。」傑隨口答道。
「是不是遇上甚麼困難?有問題的話可以告訴我,看看我有沒有可以幫忙的地方?」輝道。
輝是傑的好朋友之一,對於星相、天文等等也有研究,在這方面也可算略有心得。
想到輝在星相等玩意有研究,再加上輝的說話,傑決定把問題告訴輝。

「那樣的女孩真的值得你喜歡嗎?」聽到傑的故事後,輝立刻出現這個反應。
「值得。」傑堅定地回答。
「你這樣說,作為朋友除了支持外,似乎也沒有其他法子。」輝道。「不過你怎樣在三個月內達到Rose的條件?」
「你沒有聽過鍊金術?」
「有聽聞過。你不是打算用鍊金術來達成Rose的條件吧!」
「你不相信世上有鍊金術這回事?」
「我相信,甚至知道鍊金術是甚麼。不過你知不知道要鍊化Rose想得到的東西,代價會有多大?」
「失敗了的,不過是要鍊化的媒體消失了,或是變成其他的東西,有甚麼特別?」傑道。
「你知不知道你學習的那種鍊金術和一般的煉金術是不同的。」輝凝重地說。
「不同?」
「一般煉金術只是由使用者的能力和素材決定可以煉化的物件種類和成功率。只要使用的素材和能力達到【等價交換】的原則,就可以成功。」輝解釋著。「你所學的鍊金術,素材除了實物外,就算沒有實體的也可以當做素材,例如智慧
、青春、健康,甚至生命,最可怕的是當素材不足時,會自動把使用者和附近的生命當作素材,所以你學的鍊金術是成功率最高,也是最危險的鍊金術。」
「但到這一刻,我沒有感到甚麼地方不妥。」聽了輝的解說,傑似乎不太相信。
「有些事情並不是短時間可以看得見,如果到看得見的話,說不定已經嚴重到無可救藥的地步。」輝再次提醒。
「我也明白你的好意,只是為了達到Rose所訂下的條件,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完成。」傑堅定地說。

很快便到了和Rose約定的那一天,這段時間傑仍然努力研究鍊金術,只是聽過輝的忠告後,傑比以往更留意素材的等級夠不夠。
Rose我已經找到方法達成你在三個月前所訂下的條件。」傑喜孜孜地對Rose說。
「你有那樣的能力嗎?」Rose充滿懷疑。
「你看看便會知道。」傑充滿信心地道。
說罷,傑便把Rose帶到附近的一個停車場,停車場內的其中一個泊車位擺放了一堆雜物。
「哪一輛是你的車子?」Rose問。
「就是哪輛。」傑指著那堆雜物說。
「你是不是患上了思覺失調?這不過是一堆雜物而已。」Rose感到吃驚。
「你看看便會知道。不過首先要請你站遠一些。」傑微笑著。
然後傑便開對著那堆雜物唸唸有詞,手亦同時做了不同的動作,這時候傑的身體正發出光芒。學習了鍊金術那麼久,傑還是首次要鍊化車輛這類物件,所以也不知道會不會結果會怎樣。
突然一聲慘叫從傑口中發出,接著傑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同時一輛名貴車輛出現在Rose的眼前。面對這樣的場面,Rose變得不知所措,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在醫院的一間病房外,傑的家人、Rose,還有傑的一些好朋友正在聆聽醫生解說傑現在的情況。
「我剛剛檢查過病人的身體,發現一切正常。至於他為甚麼昏迷,暫時也找不到原因。至於病人何時會甦醒,我也無法預測。」醫生對傑的親友說。
「你是不是醫生?竟然甚麼也不知道,就連何時會甦醒也不知,到底你怎樣取得醫生資格?」傑的父親激動地說。
看到傑父這麼激動,傑的朋友們也紛紛勸阻傑父,希望傑父冷靜下來。而傑母知道兒子的情況後,只是不斷痛哭。
這個時候,輝剛好趕到,由於不知道傑的情況,於是便向朋友打聽。知道傑的情況後,輝便走到Rose面前。
「你一定是傑提及過的那位Rose小姐,對嗎?」
「沒錯。我真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Rose顯得不知所措。
「我明白,但有些事情我想知道。不過這裡似乎不太方面,或許我們到醫院的餐廳坐下來談談。」輝提議。
Rose
點頭答允。然後輝走到朋友那裡,說了一些話後,便和Rose一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