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配 角 與 主 角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配角

 

熱鬧過後,朋友都鳥獸散。一個人離開了寧靜的海灘,踏上了歸家的路。這次的聚會,本來是為朋友慶祝生日,想不到卻成了鳴對過去感情的追悼會,說來有點可笑,可是卻又令人感到難過,為甚麼我們擁有幸福而不自覺,總要到失去時才發現幸福原來在自己身邊,無盡的夜空能否給我一個答案?

深夜的街上冷冷清清,只剩下沉默的街燈盡忠地佇立街頭,迎著夜風,以淡淡的燈光守護著街上的一切。燈光微黃,照著眼前的一切,彷彿放映著往昔的片段,給人一種落寞的感覺。很多人都害怕熱鬧過後的孤寂,而新也一樣,新曾和我說過他害怕寂寞,所以他不喜歡一個人。想起了新,才發覺已很久沒有和新聯絡。

新移民美國差不多六年了,這六年間,朋友們越來越少和新聯絡。新剛移民美國的時候,互聯網並不普及,書信和長途電話是我們聯絡新的常用方法。那時,新和我們差不每個星期都有書信來往,因此我們對新在美國的生活有一定了解,而新也從信中知道朋友們的近況。後來互聯網越來越普及,朋友間也喜歡透過互聯網和人溝通,人與人的距離似乎拉近了多,但事實上科技的進步反而令新和我們的關係疏離了,沒有了時間和空間的障礙,我們隨時都可找到新,於是我們也少了和新溝通的熱誠,心中抱住隨時也能找到對方的想法,令朋友們和新之間不知不覺出現隔膜。

雖然和新少了聯絡,但朋友間的友情卻沒有因此而改變,或許是我們每次和對方通訊時都豪不保留地將自己的近況,告訴對方。

 

回到家,慣常地把電腦開了,檢查自己的電子郵箱,找到了新寄來的相片,其中一幅相是新和一位女孩子的合照,據新在電子郵件所說那女孩是一個交流生朋友,不過信中並沒有提及有關這女孩的事,只略略說起自己的生活近況。

看了新的相片和信,心中忽然興起了要和新聯絡的念頭,於是我透過互聯網向新發放了我的訊息,我很想知道那女孩是不是新要找的人,還是普通朋友。一直以來新都渴望找到能分享喜與憂的女主角,只可惜希望一次一次地落空,看著新對愛情態度的轉變,我分不清楚新是成長了,還是逃避。有些事雖然過去了,放下了,但其影響卻不知不覺地改變著我們對人對事的看法。

 

『近況?還不是和以往一樣,除了應付大學的功課,就是去學校的圖書館兼職。』ICQ中傳來新的訊息。

『放假時,沒有和朋友四處遊玩?』我回了一個慣常問的問題。

『很少,因為在這裡我沒有像你和鳴一樣,能交心的朋友。那些朋友去的地方並不適合我。』新的訊息從螢光幕顯示出來。

『在美國不易找真心的朋友?』我有點疑惑。

『我現在的朋友大都是一些酒肉朋友,大家的生活背景有很大不同。根本找不到了解我的朋友。』答案從新的電腦傳送到我的螢光幕。

『既然沒有交心的朋友,那近來有沒有對象?那相中的女孩又是誰?』我趁機向新問出了今次想知道的事。

『那張相片?』

『編號18那張。』每次新傳送相片檔案給我,新都會在編了編號。

『編號18?那個女孩是由香港來的交流生,她可算是我的意中人。』我想要的答案終於從新的電腦傳送過來。

『可算是?』看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

『事情說來話長,讓我組織一下才告訴你。』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只好靜待新的下一個訊息。

面對著螢光幕,想起了一些舊事,一些新和鳴的事。有些人很幸運能找到生命中的主角,但卻有些卻只能成為別人的配角,如果鳴是前者的話,那麼我和新是不是屬於後者?

 

中一、二的時候,我和新是同班同學,可是我和新十分陌生,在班中新算是孤僻的一個,班上沒有多少朋友,唯一和新玩得來的便是鄰班的鳴。小息時,新偶然間會到鳴的班房找鳴。

外表瘦弱的新在班上常常被欺負,所以鳴就成了新的發洩對象。中學二年級的某一天,當新打算找鳴欺負一番的時候,見到鳴正在和二位女同學交談。不懂通情達理的新,竟然在這時候走上前,想把鳴修了一頓,新的舉動,引得二位女孩笑過不停。

女孩的笑聲引起了新的注意,新定眼一看,眼前是一個長髮束辮瓜子臉的女孩,擁有一雙大眼睛的她,配戴著圓框眼鏡,正好配合了女孩的文靜的外貌和氣質。新看得入神,竟然忘了女孩的朋友和鳴的存在,鳴見到新毫無防範,便向新〝反擊〞,新和鳴的一舉一動令二位女孩笑聲不斷。可惜我並不在場,否則給我看著當時的情景,新的一生也會給我取笑。

在嗚的介紹後,新知道了那個女孩的名字叫──余寶雯,是鳴的同班同學,學業成績在班上名列前矛,是個品學兼優的女孩子。因為鳴的關係,新成了雯的朋友。

他們相識後的事我並不知道,那時候我還沒有成為鳴和新的朋友,所知的也是和新成為朋友後,新告訴我的。

 

中學三年級,我成了新和鳴的朋友。鳴成了我的同班同學,同班的除了新和鳴外,還有我最好的朋友──輝。

那時新就是我鄰座,而鳴則坐在我的前方。老實說,我對新的印象一向不太好,如果不是有特別原因,我不會成為新的鄰座。不過人生就是這樣奇妙,很多時以為想法和為人差不多的人,往往卻話不投機;一些表面上和自己絕不相似的人,又會和自己十分投契。

由於新是我鄰座,所以日常接觸無可避免,我才發覺我和新有著共同的興趣,漸漸由陌生到開始了解。同時愛玩的鳴常常和我談天、開玩笑,很快我和鳴便成了朋友。

 

中三下學期,我的好朋友──輝,開始談戀愛,當我知道這個消息時,第一個感覺是愕然,一向對女孩子沒辦法的輝,竟然在這時候冒出了一個女朋友,對我來說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對於輝的戀情,我滿腦子充滿了疑問,到底輝的女朋友會是誰?他們是怎樣相識的?看來輝的事引發了我的好奇心。不過這些事情我很快便知道。

某天,小息的時候,我在走廊閒逛,看見了輝正和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孩並肩而行,而輝和那女孩似乎談得很投契,自小學四年級認識輝開始,我也從未看過這樣的情景,不用說那個女孩一定是輝的女朋友。當我看清楚輝身旁的那個女孩是誰時,我真正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輝的女朋友竟然是那個很受男同學歡迎的──余寶雯,那個有很多追求者的余寶雯。

「輝是何時認識余寶雯?一直以來好像沒有聽說過二人是認識的。」這個問題在我心裡徘徊著。

「輝和雯看來相處得不錯。」鳴不知何時走到我身旁這樣說。

從鳴的語氣好像對輝和雯的事情很清楚,於是我便向鳴打探一下。「鳴,你知不知輝和雯是怎樣認識的?」

「早陣子學校舉行了參觀米埔的活動,他們就是在那次認識。」鳴對我說。

「我記起了,你和新好像也有參觀米埔。」給鳴提醒,我想起了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可惜我沒有去,不然和你們一起,應該玩得很高興。」

「下次再有機會,你就不要錯過。」鳴笑著說。

「當然啦,否則我又要錯過很多事情。」我帶點開玩笑地回應鳴。

看著輝和雯,心裡很想知道雯為什麼會喜歡輝,不過我亦明白在感情世界很多事是沒有原因。

 

正當我回憶著往事的時候,電腦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你問我的事,我真的不知怎樣說起,而且事情不是三言二語能夠說清楚,或許我用電子郵件將事情交代比較好。』新的訊息害我空歡喜一場。

『如果你真的不想說,可以不說,我只是好奇而已。』雖然我很想知道新和相中人的事,但如果因此勾起新不願提起的往事,是我不願意見到,儘管我本意是出於關心。

『事情都過了這麼久,沒有什麼是放不下。當我的電子郵件寄出後,我會再發訊息通知你。』

『沒問題,那我等待你的電子郵件。還有一件事想問題你,現在你和雯有沒有聯絡?』想起了舊事的我,很想知道新和雯的關係變得如何。

『我和她已經年多沒有聯絡了。』新的答案,和我的想法一樣,我問新這個問題,或許是想從新身上引證我的預測正確。

『原來如此。新,當你發放了電子郵件給我,記著給我一個訊息。』

『放心,我一定會通知你。』

和新通訊結束後,我想了新和雯的事,還有那時的輝。這幾年間,我們每個人都發生了不少事,這些事情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我們。

 

輝和雯的外型蠻合襯,不單外型,他們連氣質都那麼相近,在我眼中他們是一對金童玉女,無論甚麼地都很相襯。那時候的輝和雯,不論小息、午飯,放學的時候,都見到他們二人形影不離,每次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總會給我一種溫馨、甜蜜的感覺,使我感覺到他們是幸福的一對。

有時候,輝會親自製作一些小禮物送給雯,每次看輝這舉動,我都會替輝高興,因為輝和雯都珍惜所愛,都會盡心為對方。輝和雯這一對小情人,不知不覺間成了我的標準,令我對愛情有所憧憬,我很希望將來能夠做到輝和雯這對情侶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著,新因為我的關係而和輝相熟起來,新和輝成了交情不錯的朋友。偶爾間,我和新都會稍稍投訴輝重色輕友,常常沒有時間理會我這些朋友,當然這都是開玩笑的性質居多,畢竟朋友間也需要包容和體諒。

 

隨著暑假的結束,中四的生活又再開始,這一年我、輝和鳴再次成為同班同學,而新則在鄰班就讀。輝和雯的感情依舊良好,而我則穿插於這幾位朋友之間,生活都過得很好。

某天,我和鳴到新的家作客,新邀請我和鳴到自己的房間,然後到了廚房拿飲品給我們。我和鳴進入了新的房間,看見新的電腦正在進行遊戲,這個遊戲我亦有所聞,遊戲中我們可以設定女主角的名字。這時我和鳴打算看看新遊戲的進度,看見了女主角的名字竟然是──余寶雯,心中感到錯愕,為什麼這個名字會出現在這新的電腦中?這一瞬間我腦中想不出什麼,望向身旁的鳴,鳴似乎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時之間我和鳴不知怎樣做,只好扮作若無其事。

不久,新拿著飲品回來,這時我和鳴正談天,所以新並沒有發覺我們曾看過自己的電腦。新坐下來後,方發現電腦沒有關上,便忽忙地把電腦關上,從新關電腦的動作中,我看出新好像害怕我們看出電腦中的東西。電腦關掉後,新便和我們閒聊起來。

離開了新的家,思緒一下子清晰起來,雖然只是一個名字,直覺告訴我,新喜歡了雯,但從新的舉動中,看出新並不想我們知道這件事。如果新真的喜歡了雯,我這個朋友應該怎樣做?第一次面對這種問題的我,根本沒有法子。

 

這件事後的一個月,新告訴我,在數個月後新的一家會移民美國。聽到這消息,心裡感到愕然,想不到和新成為朋友不到一年,新便要移民,一時之間,我不知應該和新說些什麼,只好以沉默代替說話。

在新移民前的這段時間,新常常和我們這班朋友一起。那時候的我和輝是學校團契的幹事,因著我和輝的原故,新很多時都會參加我們的活動,也因這個原因,新在這裡認識了不少人。除了參加團契的活動外,午飯時,新很多時會和輝與雯一起午餐,偶爾間輝會回家吃午飯,而新便會找雯一起午餐。在這段時間,三人的友情也日漸增加著。

時間慢慢地走著,這天,五月二日,正是新移民前的一星期,我約了新和鳴放學後到圖書館。放學的時候,烏雲一片片地掛在天上,風在這昏暗的天色下微弱地吹著,不知何時開始,雨柔柔地從天上降下,我和新站在校門外,等待著鳴,看著學生們一一從校門走出,人潮隨著時間慢慢消逝,世上有很多事情會隨時間流逝而消失,而感情是不是一樣?時間會令愛和恨日益增加,還是漸漸減退?感情的增長或消減,是由心控制還是時間?新對雯的感情又是怎麼回事?種種問題,我都沒有能力解答,或許當我們生命歷練多一點的時候,才會理解這難題,也可能我們永遠無法解答。

沒多久,人潮已經消散了,偶然間會有一、二個學生踏出校門,站在校門外的我和新一直等待著鳴的出現。當我看著綿綿細雨灑落在街上的時候,輝和雯這一對正步出校門,輝正拿著傘子替雯擋著絲絲雨點,此情此景使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找到心愛的人,就像輝和雯一樣。看到這情景,不知道身旁的新會有什麼反應,實在沒法想像當我遇上這種情況應怎樣做。這時的新,默默地看著輝和雯從校門離開,從新的眼神中我看不出什麼特別,但是我知道新的內心並不如表面般平靜,平靜的外表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是喜歡雯的事實,想到這一點,心裡不禁替新感到難過。

新的視線一直離不開輝和雯,直至他們消失於微雨之中。

「新,你喜歡的是雯,對不對?」當輝和雯離開後,我緩緩地說。

「喜歡又如何,雯喜歡的根本不是我。」新停了一下道,「而且我也快要移民,還可以做甚麼?」

「……」新的說話令我想起了自己的事,一時間我說不出話來,氣氛一片沉靜。

「你以後有甚麼打算?」

「我也不知道。」新有點無奈地回答。

口裡雖然這樣問新,但其實我根本沒法向新提供甚麼意見。就在這時,嗚終於從校門走出來。鳴會合我們後,便走到圖書館,而我和新再也沒有提及過雯的事情。

 

五月七日,新移民前二天的早上,從鳴的口中知道輝和雯分手的消息,身為輝的朋友,立刻找輝求證。當我見到輝的時候,輝的樣子帶點憔悴,看來這事令輝感到不少煩惱,正當我打算向輝提出我問題時,輝已經說出答案。雖然我很想知道原因,但看見輝的這樣子,我想我不應該在這時候打擾輝,我只是對輝說:「如果想找人傾訴的話,我是十分樂意的」。往後的日子,我分別從輝和新得知事情的原因,不過那是以後的事。

 

輝和雯分手當天的情形,新曾在和我的書信中提及過:

五月六日,新移民前的三天,也就是我找輝求證前一天。那天,放學的時候,新和同學談天後,打算離開學校,當新路過操場時,見到很多人在操場上,原來學校正舉行排球比賽。新看看四周,發現了雯正觀看這比賽,新正想走到雯身邊向雯打招呼時,卻發現輝走到雯的身旁,好像要和雯說些甚麼似的。

新看見雯臉上的笑容漸漸變成一陣陣的陰霾,而輝的臉上一直沒有甚麼表情,似乎有些不尋常的事情正在發生。新很想知道他們說些甚麼,但可惜新所處的位置距離他們實在太遠了,加上同學的歡呼聲,新根本聽不到甚麼。新很著急,很想知道他們發生了甚麼事,因為他們都是新所關心的人。

這時候,雯掩著面直奔出校門,新看到這情況,也跟隨著雯。最後雯走到附近的公園,一個人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哭出來,新走到雯的面前,面對著這情況,新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應該怎樣做,只好呆呆地站著。過了不久,雯發現了新的存在,新的出現使雯有點錯愕,或許是雯從沒有想過新會在這時出現。

「你……沒有事嗎?」新關心地問。

「哭了一場已經好了些。但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對於新的出現,雯感到有些奇怪。

「剛才在學校見到你很傷心地離開,我擔心你有甚麼事,所以跟著來。」

「謝謝你的關心,其實沒有甚麼事。」雯口裡雖然這樣說,但淚水卻從眼中緩緩流出。

看見雯這樣子,新完全不懂應對,只是對雯說,「可以告訴我發生了甚麼嗎?」

雯聽到新個問題,哭得更加厲害,淚水不停地從眼流了出來,新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話會把雯弄成這樣子,口裡雖然很想說些話安慰雯,但又怕自己再說錯了話,唯有不發一言地看著雯,希望雯的情緒能夠平伏些。

後來雯說要回家,新便陪著雯,直至到達雯居住的地方附近。路上雯向新說出和輝分手的事實,新聽到這消息後的反應,和我最初聽到這事情時一樣,感覺難以置信,認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聽著雯訴說著和輝分手的原因,新一直默不作聲,新知道自己對愛情的了解只是很少,很少,愛情對新來說有點遙不可及。新知道,身旁的雯,心中只是把自己當作普通朋友,根本沒有發展的可能。

 

新離開香港前的晚上,我和嗚、輝等一班新的朋友,以及學校團契中的朋友,一起歡送新。經過二天,輝看來已經回復了不少,至少在我們面前是這樣。

雖然別離在即,但氣氛很好,沒有絲毫傷感的氣氛,大家都想為新留下美麗的回憶,希望新永遠記得這個晚上。這晚,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大家過得很開心。而團契中的一位學妹,其活潑的性格,使聚會充滿歡樂的氣氛,令大家暫時忘了新快要別離的事實。

快樂的時光總是特別容易流逝,轉眼間,又到了分別的時間,本來愉快的氣氛一下子變得離愁別緒。在漆黑的天空下,一切都很寧靜,彷彿為著新的離開而沉默。

天上的月亮一直照著我們的腳步,也見證著我們和新道別的過程。雖然萬分不願意,但我們終究也來到了巴士站。這一刻,新的朋友們都一一向新說出祝福的說話。這時,巴士緩緩駛進巴士站,說再見的時刻也終於來到,縱使萬分不捨,我們也要和快要移民的新道別。

看著新乘坐的巴士隨晚風離開巴士站,巴士漸漸地在我們的眼前消失,心中一陣感慨,新雖然不想移民,但最終也要離開,在雯失戀時,一個人到達遠方的美國。

 

新移民美國後,由於沒有朋友,所以很多時都會寫信給每一個朋友,以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不過回信給新的人卻不多,除了我和鳴等幾個和新相熟絡的朋友外,就只有雯和團契的那位學妹,而我算是回信最多的一位,差不多每封新寄來的信,我也有回覆。在新移民美國一個月後,我再次收到了新的來信,信中除了告訴新在美國的生活外,還要求我找鳴和新的朋友──倫替新買生日禮物送給雯,新下了這〝命令〞,作為朋友的我,只好硬著頭皮找鳴和倫商議。

倫是新和鳴的朋友,在中三時我們和倫也是同班同學,那時的倫常常欺負和作弄新和鳴,也因此令他們成為朋友。表面上倫經常欺負新,但事實上倫是很關心新這個朋友,所以當倫知道新希望我們替他買送生日禮物給雯時,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不過新並沒有說過要我們買甚麼東西,為了能買一份合適的禮物給雯,我們便四處打聽雯喜歡甚麼,由於我們毫無頭緒,只好透過和雯比較相熟的鳴以電話向雯打探,起初只是鳴打電話給雯,後來變成了倫打電話給雯,而打探雯喜歡甚麼的任務也由鳴轉為倫。   

幾經辛苦,我們終於替新找到適合的禮物送給雯,雯收到了我們代新的禮物時,露出了喜悅的神情,雖然禮物是替新送的,但是雯亦很感謝我們替新購買禮物給她。

這事之後,倫和雯成了朋友,沒多久二人開始戀愛。事情的發展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倫本意是幫助新追求雯,沒想到反而是因為新,令二人走在一起,新彷彿成了二人的月老。身在美國的新似乎沒有任何傷感,也沒有責怪倫,至少在長途電話,以及寄來的信件中也是這樣,或許這樣的結局對新來說是最好。

 

在倫和雯走在一起後,定期回信給新的,除了我和鳴外,回信最多的,要算是那位學妹。學妹的名字叫做螢,也是團契幹事之一,就讀的班級低我們一級。這位學妹對任何人都很好,故此朋友也有不少,所以只是短短數個月,新已成了螢的朋友。聽說新移民前,偶爾間也會撥電話給螢,每次也談得很高興。事實上關於二人的事我也不是太清楚,畢竟我只是個旁觀者。

中四的暑假,我收到新的來信,信中大約是說,新認為螢喜歡了他,並寫了一封信去問個明白。看了新的信,我立刻感到不妥,螢對每個人都這麼好,對新亦一樣,或許是新從未試過有女孩對他這麼好,才會令新誤會。我清楚知道新和螢友情很可能因此毀掉,但這時的我除了乾著急外,只好祈求上天令事情不會變成我想像中那樣壞。

對於新的行動,我雖然反對,但又感到理解。由我認識新開始,已經知道新是一個很怕孤獨的人,身為家中獨子的新,自少便沒有人分享新的喜與悲,看到別人一雙一對,而自己影孤隻單,我想很多人都會因此而對愛情有所渴求,尤其是新這種人。希望有一段愛情的新,從未試過有異性對他好,所以當有異性對他好的時候,很容易誤以為別人喜歡他。

加上在雯的事上,新一直只是默默地看著雯和自己的朋友談戀愛,內心的感情似乎無處可逃,螢的出現便成了新感情的避風港。可能是害怕失去,所以當新認為螢喜歡他的時,新想也沒有想,便寫信給螢問個明白,做成了這個局面。不過這些都是我個人的推測,事實上新是不是因為這些原因而這樣做,或許只有新最清楚。

正如我估計的一樣,新和螢的友情因為新的信而告吹,螢也因這件事而生氣和不開心,此後螢再沒有和新聯絡,二人差不多成為陌路。

失去了螢這個朋友後,新亦傷心了一陣子,不過在新心裡,最想念和關心的,都是雯。

 

中四暑假的結束,代表著忙碌的中五生涯由此展開。一個接一個的測試,一浪接一浪的功課,令我回信給新次數少了很多。這段時間中,倫和雯的感情發展得很好,輝亦再次談戀愛,而鳴更和靜成了一對,唯獨我仍是一個人孤單地面對著會考這難關。

會考過後,便是漫長的假期,在這段平靜的日子裡,我除了和鳴等朋友四處玩樂外,偶然間亦會寫信給新,略略告訴我們的近況。而新亦在信中告訴我,他將會回香港,回港的日期正是放榜的前一天。

 

終於新回來的日子也來到了,在數天之前,倫和雯已經約好了我和鳴到機場迎接新。看著新從人潮中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們這班新的朋友立刻走到新的面前。看著眼前的新,這張熟悉的面孔又告訴我,這一年間我們都經歷了不少事,也成長了不少。在我們看著新的同時,新的目光卻集中在倫和雯這一對身上,新的眼神中充滿了安慰和滿足的,就像是為倫和雯這一對祝福一樣。不知道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有沒有留意到新這種眼神,但我知道新似乎長大了,至少新明白到有時候,自己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倒不如為她祝福。

離開機場,新到了親戚的家中,放下行季後,便和我們一起吃晚飯。一年沒有回香港的新,聽著我們細說這一年來所發生的人和事,還有明天會考放榜後我們各人的打算。其中最令新感興趣的就是鳴和靜成為戀人這事情,當新知道鳴和靜故事後,臉上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新又怎會想到經常鬥氣鳴和靜會成了這麼要好的一對。

晚飯過後,倫因為要送雯回家,所以和雯提早離開,而鳴則約了靜,留下來的只有我和新。

「為甚麼靜會選擇了鳴這種人?」新不解地問。

「我又怎會知道,或許連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喜歡對方。」我對著新苦笑。在感情的世界裡,有很多事也是無法解釋,也沒有需要去解釋。

「真是妒忌鳴那小子,竟然找到靜這麼好的女子。」從新的說話的語氣中,我感到新既羨慕又妒忌。

 

翌日,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步入校門,等待著如同〝生死狀〞的會考成績單。新就在這緊張的時刻來到這所曾經就讀的學校,探望舊同學和老師,既然這天是會考放榜的日子,新當然打聽一下每個人的成績和未來的動向,其中以雯的消息為新最主要打聽的對象。

打聽了雯的去向後,新便到我的班房找我。新聽到鳴放棄在原校升學,到了另一所較差的學校修讀會計時,便對我說:「想不到鳴這個凡事沒所謂的人,會為了自己理想和興趣而有這種決心。」。新的說話令我想到鳴可以為自己的理想而付出,對愛情會不會一樣?而我和新在愛情路上又會否做為愛情付出,而不望回報。

新在香港逗留了約一個月,然後便回到美國。而我和鳴等人,也開始著中六的生活。

 

這幾年間,新也很少提及雯,反之新很多時也會提及在美國所認識的人,除了雯以外,這些年來令新動心的女孩就只有 Rene 這女孩,可惜最後卻因為種種原因,令二人沒有結果。

在雯的身旁,新永遠也是看著雯和自己的朋友戀愛,站在新和朋友之間的我,默默看著新飾演著雯的配角,這次新寄來的相片中,那位女孩會不會是新的主角?還是新又再飾演著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