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舊 生 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歌手克勤早前有首歌叫《舊生會》,第一次聽的時候,已經令我想起很多以往的事情,所以想為此寫些東西。不過一直沒有構思好,因此到現在才開始動筆。如果《最愛演唱會》是某朋友往事的主題曲,《舊生會》算不算是一個延續呢?

 

楔子

很久沒有到過一些舊同學的聚會,很主要是害見到某個人,或從中知道某個人的消息,可能是我害怕接觸到相關消息後,會令自己胡思亂想。其實那個人已經在我的世界漸漸淡出,但是幾年來養成的習慣,並不是一下了可以改掉的。當然凡事會有例外的……

 

故事開始

「阿鳴那小子怎樣還沒到?不會是給他“放飛機”吧?」我帶點不耐煩。

「你也知道阿鳴是怎樣的人,遲到和沒到也是常常發生的事。」南淡淡地道。

於是我打算用手提電話和鳴聯絡。可是電話卻沒有人接聽。

「手提電話沒有人接聽,唯有再等一會。」我無奈地道。

「說起來,我也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參與過這類型的聚會。」我喃喃地道。

「是你沒時間出席吧!」南隨口答道。

沒有時間,其實只是其中一個理由,另外就是怕再接觸某個人的一切。不過現在這個理由已漸漸不成立,所以這次我便決定出席舊同學的聚會。有時候,這些聚會出席的,大多是平日常常和我聯絡的朋友,所以有時會覺得像是朋友聚會多於舊同學聚會。

和南閒聊了一會後,便看見鳴匆匆趕來。

「鳴,這麼多年,你這個「好習慣」仍然沒有變。」我苦笑。

「就因為這麼多年,我們也應該習慣鳴這個「好習慣」。」南也對著我苦笑。

聽到我和南這樣說,鳴也覺得不好意思,便陪笑道:「對不起!因為遲了離開公司,所以遲到了。」

「早猜到是這個理由,和你做了這麼多年的朋友,也知道你會這樣。」南對鳴說。

 

到了聚會的餐廳,部份人已經到了,當中有我的好朋友輝,還有曾經是鳴的女朋友的靜。見到輝,當然少不免要寒暄一番。鳴和南和各人打招呼後,也找了座位坐下來。當鳴和靜打招呼的時候,沒有甚麼不自然,但是鳴的眼神好像閃過一絲尷尬,不知道會不會是看錯呢?

不過我並沒有深究,因為只有鳴自己才會知道自己對靜是怎樣,會有甚麼感覺,

身為旁觀者的我,好像沒有必要這樣做。

沒多久,其他人也來到,聚會便正式開始,雖然只有十多位舊同學出現,但是這樣的人數氣氛可能會更好。既然是舊同學聚會,少不免談起自己的近況,還有其他舊同學的近況。

聽到一些沒出現的同學的近況,也會留心一下,看看我們每個人畢業後走了甚麼路,而我聽到某個人的消息時,更是特別留心,因為在中學的時間,有一段很長時間喜歡了一個人──慧。當然這也是一些很過去了的事情,不過偶爾聽到有關這個人的事情時,也會留心起來。

 

回想起來,那時正是我中四的時候。

最初的時候,我並沒有特別留意慧這個人,對我來說,慧只是一位同學而已。直到某天,慧轉換了髮型步入班房的時候,由那刻開始,我便開始留意慧,也可以

說是由那刻開始,令我對這個人的感覺起了變化。

漸漸我便把注意力集中在慧的身上,不論上課,還是小息的時候,也會偷偷看著慧,慢慢好像成了習慣一樣。但那時,除了是偷偷看她外,就沒有其他的行動,

甚至連說話也接近沒有,要不是一起籌備活動的話,相信也沒法和她接近及說話。

的確,如沒有其他因素影響,當年的我,根本不會主動接近慧。事實上,那時我算是個十分被動的人,對著異性就很易不知所措。是以那時的我並沒有和慧因為一起籌備活動而變得熟絡,除了這方面的事情外,也沒有和慧說話。但對當時的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突破,至少我和慧是有接觸,而我也滿足於當時的情況。

或許是我也知道,自己和慧好像是有一段距離,在學業上成績比不上慧,生活方式、性格等等也有差異。在種種情況下,我只是暗戀著慧,不過在這段時間中,我不斷找方法去更進自己,希望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因此在這段時間,和慧的距離仍是膠著狀態,沒有任何突破,而時間便漸漸過去。由中四漸漸步向暑假。在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某次,因為籌辦活動成功,所以和同學們一起燒烤以作慶祝,慧也是其中一個參加者。那時候,我們到了一個海灘附近燒烤,當時的我很高興,這是首次和慧在學校以外的地方見面,儘管還有其他同學、朋友,但對當時的我來說,已經是心滿意足。

至少我可以看到慧在學校以外的一面,看見穿著便服的慧,而不是穿著校服,這已經是做夢也沒想過的事情,何況這應該會比學校多些機會和她交談。可惜的是,那晚慧和她的朋友因事而要提早離開,無法和我們渡過整個活動。

就在慧和朋友一起離開的時候,由於擔心慧的安全,所以我俏俏地跟著她們,暗暗地保護著慧,如果發生了甚麼事的話,也可以第一時間出手出相助。其實那一刻我是十分渴望自己能伴在慧的身旁,親自送她回家,只是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奢望。但那時那種感覺和情境,卻一直印在我的心上,成了回憶中重要的一幕。

 

又有一次,我和慧等同學為學校籌辦了宿營,而那次的宿營所有籌辦的幹事也要參加,因此我和慧等人便參與其中。記得有一晚,慧要和其他幹事要為第二天的活動進行采排,由於自己不是負責這活動,故此便不需要進行采排。

看著慧和其他幹事在采排時有說有笑,心裡也有點妒忌,也希望自己能參與其中,當然那只是空想而已。那時的我只是靜靜地看著慧的一舉一動,不過當時的我也擔心自己一個人在看會給人懷疑,幸好沒多久有位老師過來和閒聊,直至到天亮。

那個日出,或許是我最難忘的一個日出,到現在我仍記得那個日出是甚麼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