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糟糕!」池依雯低罵一聲,明明想得好好的思路竟然提起筆寫不下去,而且看見劇中的男主角--宋劍雄愛上了一個不出色的女孩,心裡就十分難受,而且這種難受竟不是普通的難受,是自己從未經受過的絞心的痛,使她真的懷疑自己是否有心臟病。

池依雯放下手中的筆,輕輕地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腦中思考著怎樣交差,幾天之後就得交稿了,到時候怎樣交代?

她總不能說:「我一看到男主角和女主角親熱就心如刀絞地痛。」

主編定會嘲諷地回敬: 「妳該不是愛上了他吧!」

「愛!」池依雯搖了搖頭:「怎麼會可能呢?他可是虛構出來的人物,而且是我自己虛構出來,如果讓別人知道,定會笑掉大門牙的。」

依雯的處女作《夏日狂戀》這本書可是搶手貨,到目前為止再版了十多次,如今還是洛陽紙貴,風行一時,供不應求,為了滿足廣大讀者的需求,她準備再寫一本續集,可是一想到貌不驚人的平凡女主角竟能吸引英俊瀟灑大方的宋劍雄,心中怒火不禁昇起,為了「愛情」二字,她決定繼續寫這本小說,大不了吃一個月公仔麵。

×××           ××× 

「妹妹,我要去台灣一趟,妳要我給妳帶什麼東西回來嗎?」宋劍雄輕聲細語地問著宋劍靈,只有在小妹妹的面前他才表現出難有的溫柔。

這個宋氏股份有限公司的老大,總裁----宋劍雄,在香港的金融業、建築業、工業、娛樂圈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可以誇張點來說,他跺一下腳整個香港也得翻了三翻,不僅僅如此,他還在香港政界安插了自己的心腹,厲害程度可想而知了。當然,他可不會目光短淺到只在香港做生意。連續幾年他在歐美市場打開一片新天地,為公司認得了鉅額的利潤,鞏固了自己的地位。97回歸後,他又連續在臺灣投資了百餘間分公司,進而又一步開拓了臺灣的市場。事業上一帆風順的他,家庭卻並不美滿。在宋劍雄十八歲那年,他的雙親相繼離開人世,只留給他一間負債纍纍的小公司和他的妹妹--宋劍靈。家庭的破碎並沒有使宋劍雄倒下,他堅強地承擔起撫養妹妹的責任,在在短短的兩年裡,頭腦精明的他挽救了面臨破產的公司,接二連三地又建起許多分公司,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終於成為香港最令人羡慕的企業家。多年的奮鬥,使他養成了冷傲的性格,在眾人眼中的他是一個高貴、高不可攀的男人,只有在宋劍靈的眼中,他才是一個好哥哥,最體貼的哥哥。

三十五歲的宋劍雄至今還未成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相信女人,而且是極為不信,在他眼中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樣的,一樣的貪慕虛榮。當然他也是正常的男人,也有他的需求,他幾乎每個月都換一個情婦,因為他怕時間久了,她們會纏上他,要求和她結婚,因此在他心中只有宋劍靈最重要,不管她要什麼,都會想盡辦法開滿足她。

這次去臺灣的主要目的是看看他在臺灣的投資運轉情況,並適當的再做新的投資。

劍靈偏著頭想了想:「你能不能幫我買一本《夏日狂戀》?」

「《夏日狂戀》?」未聽說過「是什麼樣子的書?」宋劍雄疑惑地問著。

「是一本言請小說。」劍靈說。

「言請小說?」宋劍雄為難地皺了皺眉頭,他可是從來都不看這些「幼稚」 的玩意。

「好不好你給我帶回來一本嗎?」劍靈撒嬌地搖了搖他的胳膊。

宋劍雄頓時軟了下來:「好吧!唉,真拿妳沒辦法!」

  ××××                    ××××     

宋劍雄順手拿起一本書看了幾眼,慢不經心地問了售貨員幾句:「有沒有《夏日狂戀》這本書?」他那裡知道這時的售貨員正在沉迷於他的外表呢?那會聽到他的問話。

許久,宋劍雄聽不到答覆,抬起頭來,看到那個女售貨員正在直愣愣地盯著他。他心中十分不奈,不禁加大了聲音:「有沒有《夏日狂戀》這本書!」

女售貨員被宋劍雄這麼一吼突然回過神來,頓了頓:「有……有……不過只剩下最後一本,所以封面有點……」還沒等售貨員說完,宋劍雄就不奈煩的揮揮手示意叫她不要再說下去了。

「快把那本書拿給我!」他可不願把時間浪費在這裡。

他回到酒店後,一股腦兒坐在梳化上,無聊地扭開電視機,想著臨來台灣前醫生的話:「如果你再不休息一下的話,恐怕你的身體會在一年內垮掉,你應該注意,保重自己的身……」是不是真的該休息一下呢?聽說臺灣有許多名勝古蹟、旅遊勝地,反正這次的任務已經完成,也許休息一下會更好一些。

想完,決定從明天開始進行自己「休息活動」,第一站是哪兒呢?管他的,明天再說。

他脫下緊貼身體的西裝,較好了水,輕輕鬆鬆地洗一個熱水涼,披上浴巾躺在床上期望能像以往那樣倒頭就睡,可是睡神並沒有像往常那樣眷顧他,也許是今天太興奮了吧!翻來覆去怎也睡不著。他沒有辦法,只好捻開燈坐了起來,吸了一支煙。突然看見書桌上那本《夏日狂戀》,不知為什麼突然奔出翻一翻的念頭,反正呆著也是無聊,不如翻一翻吧!

「閑來看幾頁,也沒有甚麼意思,幹嗎有那麼多人搶著賣?」他正要合上,突然「宋劍雄」三個字蹦入他的眼幕,教他差點兒跳了起來。「該死的!怎麼會用我的名字!」他不咒罵起來,雖然如此,想要他這時合上這本書看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從頭到尾,完完全全地看了一遍,氣得他狠狠地把它摔在地上。怎麼可以這樣用他的名字亂寫一通,把他寫成那個樣子。他一定要我找到這個作家,狠狠地揍他一頓。

他急急忙忙打了個電話給趙韻逸。

趙韻逸是自己的心腹,也是自己的至友,是宋劍雄派來台灣的代理人,今天也不顧是三更半夜,也非要消這口氣不可。

鈴!鈴……幾聲鈴響之後,電話的那一邊有人打著呵欠問道:「喂!誰呀?」語氣中盡是不滿。

「韻逸,是我,劍雄!我正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你還有要我幫忙的事,真稀奇!」韻逸一聽是劍雄的電話就立刻變改了另一種態度。他們二人是天下間最要好的朋友,平常只有韻逸糾了膽和他開玩笑。

「好了,韻逸,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我想你幫我查找一個人。」

「一個人?行!行!沒問題!他叫甚麼名字?」

宋劍雄這才想起來,那本書的作者的名字他還不知道咾!他輕輕地撿拾起被他扔到地上的書,看了看封面,沒想到封面原來缺了一個角,而缺的那個角正是作者的名字。怪不得那個女售貨員說封面有點毛病,這麼說來還是真的,剛才他怎麼都沒有注意呢?

宋劍雄沮喪非常的對著電話那邊的韻逸說:「我不知道他叫甚麼名字,不過我知道他是言情小說--《夏日狂戀》的作者。我要他的全部資料,你一定有辨法的!」

韻逸沉吟了一會兒:「好吧!三天後我給你資料。」

「不行,我要在明天晚上就知道,就這樣吧!」

××××                    ××××

「叮!叮!叮!……」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吵醒了沉睡中的池依雯。

「誰呀?好不容易才可以休息一天,還不讓人好好地睡一覺,有沒有搞錯!」依雯揉了揉剛剛睜開的大眼睛,不住的埋怨道。

她打開門,正要責備按門鈐的人,卻給愣住了。

這個男人太英俊了,太有型了。一張有型的四方臉,兩台條橫濃濃的劍眉,一雙難以捉摸的眼睛,深不可測,高高挺挺的鼻樑,微閉的嘴唇,顯示出優美的弧線。     

他不動聲色的站在門外,從他的身上發出懾人的氣勢,令依雯動心不已。

池依雯常常說,評價一個男人是否英俊,是否夠酷,主要不是看他的樣貌,而是看他是否具有「三氣」。即是氣勢、氣質、氣度,這些與生俱來的特性是後天學不來的。只有擁有這三氣的男人才算得上真正的男人。

她眼前的這個男人氣質、氣勢都具有,就是不知道他是否具有氣度。然而使依雯呆呆地站在那兒的原因,主要不是這些,而是這個男人的長相實在是自己虛構出來的男主角--宋劍雄太像了,不僅是像,而且是一模一樣,餅印一樣。

宋劍雄自從趙韻逸那兒得知作者竟然是一個女人之後,就打消了揍她一頓的念頭,因為他從來不打女人的,但是仍然想警告她,不準她再用自己的名字寫書。當池依雯開門的時候,他靜靜地打量了她一番:細細的柳葉眉下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清澈見底,小鼻子微微的向上翹,兩片薄薄的紅唇合在一起像一顆熟透了的小櫻桃,有一股讓人親嚐一口的感覺。她穿著睡衣出來,頭髮亂蓬蓬的,一看就知道剛剛睡醒。

她一開門,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雖然不很漂亮,但卻給宋劍雄一種說不出來的清新的感覺。

許久,池依雯才回過勁來,清了清嗓子,用清脆的聲音問宋劍雄:「你是來找我的嗎?可是我不認識你呀!」

「她聲音真好聽!」宋劍雄心想。自從見了池依雯,先前的念頭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反而產生了一種戲弄她的想法。

「妳不認識我?」宋劍雄故然把聲音揚了揚:「我叫宋劍雄,我可是妳筆下創造出來的人物,妳創造了我。我是特地來找妳的。難道妳想讓我臥睡在天橋底下嗎?」宋劍雄心中暗笑著,看著池依雯的反應。

沒想到的是,池依雯沒有他預想中的吃驚,反而鎮定非常地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一定是自己太累了,想得太多了,才會造如此離奇的夢!」他說完真的好像是造夢一樣,打了一個呵欠,又進屋去睡覺了。

對於這種結果,是宋劍雄萬萬沒有想到的。他突然童心大起,跟著她進了屋。

宋劍雄看著她沉睡的模樣,實在十分可愛,雖然不十分雅觀:身體橫躺在床上,一條腿掉在床的邊緣,被子落在地上。他長嘆了一口氣,把她抱起來輕輕的放在床上,然後為她蓋上被。在這過程中,她竟然一下子也沒有動,他不得不為她深深地擔心,睡得那麼沉,萬一真的有壞人來了怎麼辦?

××××          ××××

天呀!她竟然整整的一天,連睡姿動也沒動。宋劍雄暗自皺了皺眉頭,她是不是睡「過去」了,還是想想辦法把她弄醒的好!

「池依雯!」他在她的耳朵旁邊大吼一聲。終於有動靜了,卻沒有想到的是她翻了一個身有繼續睡了過去。不過,這證明了一個事實——她還沒有睡過去,真是謝天謝地!

宋劍雄東找西尋,找到了一根棉花棒,拿在手中,在池依雯的鼻孔處亂騷一陣,終於——

她連續打了幾個呵欠,慢慢地醒了過來。

她猛地一躍坐了起來,嚇了他一跳。

池依雯睜大了眼睛,衝著她大吼:「我的夢都醒了,你怎麼還不消失?」

宋劍雄覺得實在是應該讓她的小腦袋清醒清醒一下。

池依雯的脖子被宋劍雄掐起來:「妳給我好好的清醒清醒一下,這不是在造夢,這是現實!」

池依雯被掐得有點喘不過氣起來。他掐她老實說真是大力了一點。他肚中的氣消了一半,才發覺她的臉憋得通紅,眼睛也閉上了,腳也不踢了,他的直覺告訴自己「不好了!」。他放下她,她果真一動也不動。這下倒急壞了宋劍雄。他只是想讓她清醒一下而已,可沒有想殺她的念頭。他急中生智,用那性感的唇對準她那顆成熟的小櫻桃嘴,用力直往下吹氣,再大口大口地向外吸氣。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人工呼吸,但是起碼可以一試,避免真的搞出人命。

池依雯緩緩地回醒過來,先將眼睛睜開一小縫,想偷看「那傢伙」是否還在。

這一看,羞窘得她滿臉通紅。

她看見宋劍雄正在「吻」她,雖然這算不上是吻,但……哎!這可是她第一次給一個男人如此這般的觸摸,而且把她的初吻奪走。這種感覺多麼的微妙,而且肉體上還產生一股從來未曾有過的衝動,由上湧到下,害得她不得不用僅餘的一點理智去平息它。一想到這種感覺是英俊瀟灑的宋劍雄帶來的,就不僅使她的心蹦蹦直跳。

正在用心的進行人工呼吸的宋劍雄,哪有心思注意她的變化。

片刻之後,池依雯感覺到宋劍雄的唇離開了她的唇,一股失望的感覺不由而然。她只聽到他自言自語:「難道是我用錯了方法,怎麼這麼一大半天還沒有醒過來。」聽到這兒她知道不能夠再佯裝下去了,於是慢慢地睜開她的眼睛。

宋劍雄一見她睜開眼睛,驚喜萬分,脫口而出:「謝天謝地!我不用負上謀殺罪名了!」

這句話一說出口,差點沒把池依雯氣死,剛才的好心情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劈頭就問了他一句:「你是誰?」

「我……」宋劍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是宋劍雄呀!今天早上不是告訴過你嗎?」

「今天早上?那不是夢嗎?我一直以為是在造夢呢!」池依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緊張的握緊被子:「今天早上?那你豈不是和我呆了一整天,你……你都看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

她緊張也是不無理由的。

通常她睡覺沉得像豬一樣,就是小偷來把她偷走賣掉都不知道,萬一宋劍雄心懷歹意,那她一定躲不過。她心裡這麼想著,自然的也從神情中流露出來。

這些看在宋劍雄的眼中不敢暗自偷笑起來,這樣小丫頭總是讓人興起捉弄她的念頭。

宋劍雄有趣味地看著她,然後對她邪邪地一笑:「想看的都看過了,想做的也都做了。」

就這兩句模糊的話,卻令她沮喪地低下頭,細聲地說一句:「完蛋了!」

其實當時她若細心點,一定會捕捉到宋劍雄眼中的捉弄之意,可惜……

真沒想到這丫頭這麼容易就上當。嘿!好玩極了!

「怎麼?只是看到妳睡覺時不雅觀的樣子,看不過眼就把妳放正。你這副樣子好像是我欺負了妳!」

「真的!」池依雯抬起頭,用詢問的眼光看著他。

而宋劍雄則是一副妳愛信不信由妳的樣子。

「這真是從書中走出來的嗎?」池依雯一下子下了床,轉了一圈,把剛才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這個女人真是善變,宋劍雄努力的點了點頭,因為他實在是不願意欺騙她。

「那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住在這裡,難道要出去住在天橋底嗎?」

「這個……這個問題!」池依雯認為錢的誘惑力比愛情便誘惑力還大。「我這裡……可是……可是生活很苦,三餐不一定能吃的上。」她盡力的推搪,可是說詞並不誇張,她最近的生活的確十分清苦,星期天一睡就一整天,不是沒有道理的。

她認為睡一整天不僅可以休息,而且可以省下兩餐飯。一想到飯,池依雯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她才記起已經有一整天沒吃東西了。

她肚子裡的「咕嚕」聲不經意地被宋劍雄聽見。

宋劍雄微微一笑:「苦!我不怕,一天吃不了三餐總比沒得吃好得多!好了,就這樣算吧!現在我們先解決肚子的問題吧!」

池依雯臉上微微一紅,心想:「他一定是聽見了?」

「那間房暫時給你住!」池依雯指了指左邊第二間,那是她妹妹池依婷渡假時來住的地方。

「別找錯,裡面的裝飾可是和我的房間一模一樣的!」

「還是妳自己別走錯!」宋劍雄含笑望著她。

「怎麼會呢?」池依雯的聲音小得連自己都差點聽不見。因為她十分瞭解自己的記性,時常會走錯,尤其是晚上的時候,常常因為累得糊里糊塗地走錯房間,第二天早上起床才發現,希望從今之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

「好,我先去看看房間,妳快去煮飯吧!」宋劍雄用左手指了指廚房。

「妳憑什麼命令我!哼!」池依雯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他的話似乎有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