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女兒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天山派,彩旗高揚、嚷聲震天,一派喜氣洋洋。

再過十天,是天山掌門易涵東的六十壽誕,兩個月之前,遠遠近近的賀客、賀禮就如雪片般飛來,這偌大的天山派,竟給塞了個滿!後面還有人源源不斷地前來,不得已,這個生日只得提前過了。

天山派宏偉的大門右側有一個寬敞的大壩,壽宴便是在這媮|行的,而現在,宴席已經過半,不知是誰提議,易涵東竟給他十六歲的獨生女兒飄飄搭起了比武招親的擂臺!

臺上刀來劍往好不熱鬧,台下喊聲雷動群情激昂,易涵東似乎並不以爲意,倒是他的妻子鳳姬一直站在擂臺的一側,神情很是激動。

擂臺正中,雙手叉腰神情譏俏的,便是飄飄,她身著大紅色短裝,很是英姿颯爽,身前半趴著一個勁裝青年,呻吟了半晌才慢慢站起身來,垂頭喪氣地下了台去,台下人不住起哄,飄飄也忍不住嘻嘻笑起來。

易涵東只是搖頭,鳳姬急得斥道:這孩子!飄飄極是任性,出手也絕不謙讓,加上她對這些仰慕者挑三揀四,連上這一個,已經有十三個前來求婚的少俠被她打下台了!

這一輪,仍是易小姐勝,還有哪一位少俠上來挑戰的?台側走出一個少年,揚聲一喊,很是得意。

台下一個聲音叫道:易小姐那牯}亮,我倒想上去試試,可是,我怕上了這擂臺,便上不了家埵拲C的床了……”話聲未落,台下一片大笑。

笑聲中,另有個聲音接道:老六,你怎洶ㄓW去試試?慾H一看,人群中站著八個衣著相同的男子,看行頭定是崆峒派的八傑了,剛才說話的便是老三楚天義,被叫的是個身材矮胖的青年,一雙眼睛卻有些色眯眯的,只見他嘿嘿笑道:我倒是想上,可怕小姐鞭子太狠,打壞了吃飯的傢夥可不妙。,慾H又是大笑,八傑的老大藍厲人斥道:放肆!老六忙掩了嘴,易涵東的臉色已經不好看了。

眼見台下起哄者居多,真正敢上來動手的越來越少,鳳姬真急得不知怎洵O好,雙眼四顧中,竟發現的一旁宴席上,還有個紫衣少年正悠閒地喝酒!

他側身坐在桌旁,對這邊的喧鬧似乎充耳未聞,然而鳳姬卻一眼看出,這少年必定身懷絕技!

她給身旁弟子使了個眼色,那弟子來到少年身後,拱手道:這位公子怎洶ㄔh湊個熱鬧?

紫衣少年頭也不回:這種鬥法無趣。

那弟子道:願聞其詳。

少年道:上了台去,若輸給你家小姐,日後難免落個鬥不贏女人的話柄,若贏了,嘿嘿,這不明擺著你家小姐日後要受欺負活C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在場的人卻個個聽得清楚,鳳姬不禁對他很有好感,忍不住問道:那依公子看,應該如何是好?

少年道:比武招親嘛,只要把敢上臺的人一個一個趕了下去的便是贏家,哪用得著小姐親自出馬,無趣無趣。

這話說完了,他依然沒有回過頭來,自顧端著酒杯喝個不停。他搖頭晃腦地連說了幾個無趣,倒把飄飄給逗得笑起來。

那邊藍厲人冷冷道:聽這口氣,這位公子自信得很呢,不知師承何派、尊姓大名呢?

區區小名,不足挂齒。少年淡淡道。

敢放大話,不敢來動手活H楚天義揚聲叫道。

少年這才回頭來瞟了一眼,他神情不算冷峻,卻讓在場慾H都不由得心跳了一跳。

好,就你!他指了指楚天義,身子一動,便如一面紫色旗輕飄飄掠上了擂臺。

好!鳳姬暗贊一聲,不由得放下心來。他既上了台,楚天義不得不跳上擂臺,這一來,全場注目的焦點就集中在他二人身上。

請!上臺許久,少年始終背負雙手不看楚天義,楚天義終於按捺不住,先行拔劍!

劍光微寒,悄無聲息地抹向少年的脖子,楚天義本來就是崆峒八傑中個人劍法最高的人,這一劍無疑占盡了快、准、狠,誰看了他這一劍,都會覺得自己脖子一涼。

然而,紫衣少年沒有,他只稍稍動了一動,楚天義便覺得那一劍抹進了自己的心――透心的涼!

誰也沒看清少年到底是怎為坁滿A只覺得紫影一晃,楚天義的劍便落了空,似乎那少年根本沒動,只是楚天義的劍失了準頭,劃向了另一邊。

好!喝這聲彩的竟是飄飄,她揚頭看著冷汗涔涔的楚天義,那神情說不出的志得意滿,慾H都不由得笑了:易涵東與崆峒派掌門饒青龍向來交好,飄飄卻與八傑一向不睦,就在今日席上,八傑中的老六剛讓飄飄打落了一顆門牙,因此才不敢上臺比武,這少年一招勝了楚天義,可不給飄飄錦上添花了活I

易涵東此時卻不生氣,只不動聲色地看著紫衣少年,那邊藍厲人見楚天義失手竟也上了火氣,喝聲下來便自己跳上了台。藍厲人長於掌上功夫,滿場只見他一雙肉掌交篨謆腹A紫衣少年並未出手,只仗著身法不斷退讓,可無論對方怎洛斑ㄙg不到他的衣裳,只見他從容不迫地在台止遊走。

滿場寂靜,這份身手已足以令慾H啞口歎服!猛聽一聲大喝,場外竟大鷹般撲來一個黑影,朝著少年便是當頭一劍,少年喝聲來得好!身子一轉,竟不知從哪抓來一把劍,迎上去便是一招,藍厲人已是气喘吁吁,見來者正是饒青龍,立即退到一旁。

轉瞬之間,少年和饒青龍已鬥了數十個回合,明眼人一看便知饒青龍除了功力稍厚,絲毫沒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少年靈動的身法逼得左支右拙,楚天義這下更是冷汗直流:他剛才那一劍在這少年眼中,直如小兒耍劍一般!

二人鬥到正酣處突然同時撤劍,只見一黑一紫兩道人影飄落擂臺兩邊,饒青龍哈哈大笑:痛快!痛快!好久沒遇到如此紮人的對手,小夥子再練幾年,定成一代宗師!

少年淡淡一笑,躬身道:前輩過獎。

饒青龍跳下臺來,八傑忙侍立身後,只見他黑著臉道:就知道爭強鬥狠,也不掂掂自己有幾斤重!這話說得重,八傑卻無一人敢答言。

饒青龍見了易涵東很是激動,大叫著撲過去一把拉住:大哥,咱們可有十多年沒見面了!

易涵東呵呵笑道:是啊,你跟三弟都風光了,就把大哥我給忘啦!

豈敢豈敢。旁邊過來一個滿臉堆笑的中年男子,正是點蒼派掌門季明升:早就想著幾兄弟一起聚聚,一直沒時間,這次大哥壽誕,小弟連逼帶拖地拉著二哥一起來了!

二十年前,易涵東、饒青龍、季明升以及當時的武當派大弟子司徒倫聯稱四劍,四人聯劍江湖,行俠仗義,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後來司徒倫猝死,其餘三人便各走一方,雖然常有聯絡,卻也很久沒見過面了。

三人想起當年的時光,不由一陣唏噓,饒青龍指著那紫衣少年道:現在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這些人,都老啦!

紫衣少年這時突然搶到三人身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小侄見過三位伯伯!

三人大驚,饒青龍、季明升都看著易涵東,易涵東莫名其妙地錫縣漶G你是何人,怎地亂攀親戚!

少年將手中佩劍高舉過頭:小侄司徒臨風,家父武當司徒倫!

慾H均皆失色,誰能料到這少年便是司徒倫的兒子!饒青龍大叫道:啊,是了是了,方才我總覺得這小子的劍法眼熟,原來是四弟的兒子!他喜衝衝地奔過去扶起司徒臨風,忍不住老淚縱橫。

易涵東大驚,也欲上前去,季明升輕輕將他擠到一旁,低聲問道:大哥,那事,是真的嗎?

哪事?易涵東急於去看司徒臨風,脫口便道。

姬雁塵的事。季明升口氣淡淡的,卻讓易涵東好吃了一驚,慾H竟都別過臉來看他倆,神色間掩不住的關注。

易涵東心中一寒,半晌道:原來,各位都是沖那事來的?

 

易涵東臥房一側的小閣內,正對著門擺著一副靈位,上書四弟司徒倫之位幾個大字。易涵東、饒青龍、季明升三人一字橫排恭謹地站在靈前,鳳姬、飄飄、司徒臨風站在他們身後,各人手執三枝香,口中念念有辭。

念畢,慾H一齊朝靈位拜了三拜,始放下靈香。

臨風朝靈位再次跪拜,爾後便直挺挺地跪拜向易涵東,也不說話,季明升、饒青龍都是一歎,加上鳳姬、飄飄不知所已,也都看著易涵東。

良久,易涵東道:那事,你們都聽說了?這話,問的自然是饒青龍、季明升和司徒臨風。

三人默承,易涵東又道:那活A你們都是來問老夫要人的了?

饒青龍揚聲道:大哥,要人不要人咱別說得那珍躠央A既然江湖傳聞那女人就在天山派,你這做掌門的自然要拿出個說法來才對!季明升了一聲,顯然也同意這種說法。

易涵東扶起司徒臨風,冷冷道:若是二十多年前你們這牴#佌}了,別人這牴#佌}了!二十年後的今天、你們兩個!竟然也這牴﹛H!

易伯伯……”“臨風。易涵東的臉色瞬間沈重下來:你可知姬雁塵的來歷?

臨風搖搖頭: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殺父仇人!易涵東苦苦一笑:姬雁塵,太可怕了……”

二十年前,姬雁塵是個美若天仙的女子,沒人知道她的來歷,她似乎沒有野心,只以玩弄男人、玩弄感情爲樂,而且專門玩弄那些江湖聲望頗高的男人。她是典型的蛇蠍美人,因爲她最大的嗜好是殺人,一旦成爲她的獵物,就能在她身上得到一天一夜最快樂的享受,然而快樂過後面臨的就將是她的絕殺!她從來只殺男人、而且只殺得到過自己給予的快樂的男人,可是即便如此,死在她手上的男人還是比比皆是,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即便如此,還是不斷有男人前赴後繼地拜倒在她腳下成爲她的獵物!

臨風的父親司徒倫是姬雁塵的最後一個獵物,也是姬雁塵唯一一個沒能得手的獵物。他在一次奉命外出時出手援助了一個女子,這在江湖上本是尋常之事,然而他怎洶]不會想到,這個可憐無助的女子便是九命毒仙姬雁塵!她更不會想到她會因這一面之緣而陰魂不散地堅持要嫁給他!在發現他已是有婦之夫後她更是惱羞成怒,誓滅他滿門!此女不但擅長使毒而且武功卓絕,武當派幾次出頭都無功而返,司徒倫無奈之下攜妻子杜婉冰遠赴關外,誰料姬雁塵窮追不捨,竟在杜婉冰分娩當晚下手!幸得易涵東等三人及時援手才搶下了孩子,而司徒倫與杜婉冰夫婦雙雙墜崖而亡。

易涵東絮絮地說著,當年正是他危急關頭救下了孩子並將他送回武當,他怎洶]忘不了那晚正是月圓之夜,他抱起孩子奪路而逃,身後響起司徒倫墜崖前絕望的呼喊……

臨風已滿臉橫淚,卻聽一陣抽泣,竟是飄飄在一旁哭了起來。

易涵東一拍桌子,狠狠道:不要說她藏在天山,即便她的一根頭髮路過天山,老夫也要把她嚼著吃了!

師父師父!門外幾聲急喚,一個天山派弟子叫道:不好了,客人們都中毒了!

晚飯也是在外面廣場上設的,大家的胃口卻都不怎泵n,季明升一句話挑明瞭大家的來意,氣氛便立即顯得怪異起來,易涵東等幾人又不在,這頓飯便吃得冷冷清清的。

不料宴席還未過半,就有人捂著肚子大叫肚痛,大家竟象得了傳染病一般全都捂肚叫痛,弟子們一時著了慌,否則不敢來打擾他們說話。

閉息!還未走近,臨風突然道。易伯伯,有巴豆嗎?

慾H一愣:要巴豆做什活H

這毒叫萬紫千紅,巴豆是最好的解藥。

慾H心中一凜,趕忙屏息。

原來這萬紫千紅正是姬雁塵的成名毒藥之一,其粉末混在空氣中揮散開來,可同時放倒多人,初時跟吃了巴豆一個形狀,時間一長毒性便會加深,輕則致殘重則致命!

宴席的一角,飄飄斜倚在桌旁,偷偷地看著不遠處那個紫衣少年,他一動不動地看著大家排成長隊等出恭,眉毛都擰成了結。

想起易涵東他們知道這少年身世時狂喜的模樣,她心堿滋滋的:在自己比武招親的擂臺上大現風光的人果然是不同凡響的。

夜半更深,桌子還沒來得及收拾,壩上的燈先一盞接一盞地熄滅了,天上開始飄起了雪,更惹得大夥心緒不寧,慾H都圍著堆坐著,全場靜默。

大哥,你說怎玷鴔a。過了許久,饒青龍忍不住喊了一嗓子,大家都側頭看著易涵東。

易涵東面色鐵青,一雙拳手握得鐵緊,恨然道:眼下看來,姬雁塵確在天山,老夫不察之責難免,然而當務之急是大家合力除去此患……”

大哥先不忙攬責任。季明升突然出聲,他環顧全場,緩緩道:姬雁塵藏匿天山的消息是不久前才傳出來的,適逢大哥壽誕,這事不免有些蹊蹺,至於這消息是真是假只怕還有待商榷……”

他略一停頓:爲了避免嫌疑,也爲了儘快查出真相,水落石出之前,在場各位最好都不要離開天山。此話一出,大夥反應激烈,倒有大半是不願意留下的,看著這亂糟糟的場面和臨風越皺越緊的眉頭,飄飄生平頭一次對母親之外的一個女人産生了無比濃厚的興趣。

嗯。易涵東鼻子媦Q出一聲悶哼:如此甚好,各位既都是有心而來,必不願如此就回,來人,守住四面出口,從現在起,不准任何人進出!

天山派共有四個大院,朝東的院子一向是弟子們練功的地方,南邊是客廂,西面臨山的是弟子們的臥房,南邊往外就是天山派的正廳了。

來的客人大多住在東、南兩院,弟子們有任務的就在外巡邏,沒有任務的都只在西院活動,出了後門便上山,練功、活動什洩滬豸]寬敞。

昨天還熱熱鬧鬧的天山派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各人見了面也不大說話,仿佛一張口毒便會趁隙而入似的。

崆峒派住在東院,饒青龍不在,崆峒八傑自顧在房婸△萛車邪隉C

聽說那女人不論長相還是媚功都堪稱絕頂,六師弟你可要把持住哦。楚天義挑了一粒豆子扔進嘴堙A一邊調笑著說,其餘幾人都跟著一陣竊笑。

藍厲人沈聲道:你怎洶˙”漱k人下毒的功夫堪稱絕頂呢?她只需呼口氣,放倒你們幾個比踩死只螞蟻還要便宜!

老六吐吐舌頭道:莫不是江湖傳聞過甚?她要有那狩F害,用得著消聲匿[二十年不敢露面?

她不是一直宣稱凡世無淑人嗎,說不定是找到了如意郎君所以不想再在江湖上鬼混了?另一個聲音接道。他話音未落,房堣S一陣竊笑。

那女人橫行江湖的時候你們都還沒生出來呢,小心她一時興起,你們的小命就沒了!耳邊陡然響起一個混濁而高亢的女聲,慾H慌忙四顧,窗邊一個人影一閃即沒,藍厲人已跳出門去。

放手呀!被他抓住的竟是飄飄,鳳姬和臨風聽到響動已出現在院門口,大夥都是一愣,飄飄連忙縮身到鳳姬背後,猶自撇著嘴嚷道:我從這路過,聽你們在說姬雁塵,有點好奇才偷聽的,嚇唬你們的話,可不是我說的!

八傑對望一眼,轉身進了房間,鳳姬嗔怪了幾句,拉著飄飄便回,臨風忽然道:小侄對姬雁塵也頗有興趣,嬸嬸能否告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