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神 龍 戰 記

大 輪 迴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高小寒盯著黑板上不斷吱吱亂叫的粉筆,思緒已經飛到了很遠的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他總是有這種奇怪的幻覺,覺得自己曾經生活在一個和現實世界完全不同的空間,他甚至可以從中分離出很多張面孔來,就好象是些許久未見的老朋友。

鈴聲終於響了,這個新業大學建築系三班的學生從冥想里回過神來,拿起課本鑽進了人流之中。

他的相貌非常清秀,眉宇間總是有種淡淡的優雅之情,看起來仿佛天生就是個如徐志摩般的詩人,如果再配上副眼鏡的話,文學會肯定會破格吸收他爲種子的。

“小寒,晚上去唱歌。”身高一米八八的趙慶華從後面趕了上來,摟住了他的肩膀,這個睡在上鋪的兄弟神秘的眨了眨眼睛,低聲告訴他說:“我還約了倪娜和孫佳,怎麽樣,你準備選哪個?”

趙慶華對女孩子的確有一手,居然連校花都給約出來了,面對這樣的誘惑,高小寒的表情也激動了起來,盯著面前這個巨人般的兄弟問道:“你不是在騙我吧?如果騙我的話你可小心點!”

趙慶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目光突然投向了前方——一個婀娜的少女正在緩緩的向系館走去,背影絕對稱得上是千古風流人物。趙慶華只感到一陣目眩,立刻撇開朋友追了上去,同時回頭做了兩個八的手勢,意思是八點種在八爪蛙見。

高小寒苦笑著搖了搖頭,實在無法想象他怎麽會有這麽旺盛的精力。

此刻時間剛剛六點,即使吃過飯也才六點半,所以他決定先到前門的書屋去轉轉,看看有什麽新到的原版書。步上二樓,剛剛翻了兩頁丹下健三,旁邊突然傳來一個若隱若約的女孩子的聲音。高小寒扭過頭,奇怪的發現四周居然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

可能是收音機吧,高小寒這樣解釋道。

他正準備繼續看下去,那個女孩子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凝神一聽,竟然好象還是在對自己說話。於是他又轉過頭,可惜四周還是嫋無一人。

“不用找了,我不在這里,如果想見我的話就到肯德基二樓來。”

高小寒沈默了有半分鐘,然後全身的毛髮陡然間全都立了起來。他的心臟跳的厲害,如果不是用手按著,他懷疑很可能已經從嗓子里跳出來了。

爲什麽會有這種幻覺?難道是腫瘤壓迫到了神經?

高小寒慘白著一張死人面孔走出了書店,虛弱的往寢室走去。他還這麽年輕,還有大把的人生沒有享受,難道死神就已經要把他帶走?

淚水湧上眼眶,模糊住了整個世界,在抽噎聲中他突然聽到了一陣笑聲,銀鈴般的女孩的笑聲。

“你的膽子還真小啊!真想不通南宮他們爲什麽會對你這麽看重。你聽著,我現在是在用波遙感在和你對話,如果你想瞭解事實真相,就馬上來肯德基。”

高小寒終於停住了腳步,仍然不能確定幻覺的真實性。他一步一挨的來到了肯德基二樓,忐忑不安的四處張望著,突然他發現最里面靠窗的位置上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正在對他招手。

她有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有著一個微微上翹的可愛的鼻子,還有著一張性感溫潤的嘴唇。她的長髮泛著一種神奇的淺黃色的光澤,高小寒還從沒見其他女孩子染過。

“你叫我?”高小寒走到女孩面前不信的問,記不起自己曾經認識這樣的美女。

“我們剛才不是已經聊過了嗎?在這里。”女孩指著腦袋笑了笑,眼里始終有種說不出的高傲之色。

“剛……剛才真的是你?!”高小寒結巴的問,腳趾都有些發軟了。

“當然是我,不然會是誰?”女孩玩弄著手里的水杯,淡淡說道:“我知道你一定還無法弄清發生了什麽事,其實你跟我們一樣,是具有非凡力量的除靈師。”

“除靈師?”高小寒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字眼。

“不錯,就是剔除髒東西的專家。”女孩的大眼睛緊緊的盯著高小寒,指著周圍神秘的說道:“等你的天眼開了之後,就會看見它們了。”

“它們?”高小寒脊柱底部猛的升起一股寒意,好象被滿屋子的惡鬼包圍了一般。

“這些傢夥無所不在,可以寄生在任何生命身上,可能是你的朋友家人老師同學,也可能會在你的寵物你養的植物體內,就連我喝的這杯水,里面的微生物也可能被寄生。”女孩說了這些話後,突然指著對面的一個高個子的女孩說道:“她就是個被寄生了的人,你想不想見識一下。”

如果可以回答的話,高小寒一定會說不想,可惜他已經被恐懼凍僵了,所以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女孩從背包里取出了一顆黃豆大小的玻璃球。

“這可不是普通的珠子,我們叫它顯靈丹。只要有它在,周圍兩丈範圍內的髒東西就都會現身。”女孩一邊說著一邊把顯靈丹從地上滾到了高個女孩的腳下。

高小寒的眼球跟著珠子一起向前移動,突然間一種奇妙的淡藍色的火焰在他腦中炸開,火光里他看見了一個只有在噩夢里才會見到的可怕的景象:一隻三隻腳的怪獸緊緊趴在高個女孩的背上,從它肚子里伸出的無數觸手則深深的插在女孩的身體內。

高小寒再也忍不住了,拼命的發出了一聲慘叫,周圍的人吃驚的看著兩人,可是對怪獸的存在視而不見。

“普通人是看不見的,只有具有我們血統的除靈師才能發現它們……呀,不好!”

女孩突然自座位上竄起,向著高個女孩沖去。那只怪獸肚子上的觸角不知何時竟已全部收了回去,它三隻腳一點宿主,一跳就跳了三米高,然後貼著屋頂飛快的向外逃去。

女孩手一揮,一道極亮的光芒向著怪獸飛去,呲的一聲悶響,它的一條腿就掉了下來。淡蘭色的亮光從傷口流出來,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象血液一樣。

怪獸發出牛一樣的喘息聲,向著女孩猛衝過去,可是還未觸及對方身體,一把長劍已將它從頭到腳劈成了兩半。怪獸跌倒在地上,很快就電火花似的炸了開來,如果不是身在肯德基,高小寒很容易懷疑那只是一場科幻電影。

女孩拉著高小寒快步離開了速食店,再不走的話那些人肯定會把他們當成瘋子的。兩個人沿著街一直向下走去,高小寒不知道女孩要帶自己去哪里,而且也沒有想知道的意思,從看到怪獸那一刻起,他就進入了假睡眠狀態。

人在受了強烈的刺激後潛意識就會拒絕再接受更多的資訊,醫學上稱之爲強迫性心理屏障,高小寒的症狀雖然沒有那麽嚴重,不過短時間內卻不會有太多的意識波動了,甚至連八點種的約會也給忘的一乾二淨了。

長街盡頭有一輛別克停在路旁,兩人一進去車便向前駛去。前排的一個留平頭的青年瞟了眼高小寒,問道:“他怎麽了?”

女孩不屑的笑了笑,搖頭道:“只不過看了思念獸一眼就給嚇成了這個樣子,他這種人會是傲龍?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南宮從來沒有搞錯過任何事,他說是就一定的是,你又何必在那里瞎猜。”開車的冷面男子突然冷冷說道,同時把車拐進了上山的公路。

“我不是不信南宮,只是有點懷疑。”女孩又看了一眼高小寒,發現對方仍然處在昏昏噩噩之中,於是伸手翻開了他的眼皮。

“如果你是傲龍的話,一定會有些警示的。”女孩一邊嘟嚕著一邊將頭頂的燈打了開來,赫然發現高小寒的眼瞼里面竟在慢慢的充血,那些細小的血絲越積越多,最後變成了一個梵文的佛字。

“他果然開了天眼!”女孩吃驚的叫了起來,但就在這時車也停住了。

外面是座很大很豪華的別墅,門口擺了兩個很大的石獅子,在現代的年代里顯得有點不倫不類,不過稍微瞭解點法術的人就會知道它們的存在其實只是爲了佈置強烈的結界。

走進屋子時高小寒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恢復了知覺,猛然間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封閉的地方,他的心頭又不由一陣狂跳。

“終於把你盼來了,傲龍。”一個二十四五歲黑黑瘦瘦的青年快步走了過來,親熱的握住了高小寒的手。他的眼前雖然隔著厚厚的鏡片,可是仍然擋不住那火樣的熱情。

“對不起,我想你們認錯人了,我叫高小寒,不是什麽傲龍。”高小寒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他可不希望自己跟這些人攪在一塊。

“你的天眼既然已經開了,怎麽會還沒記起往事呢。”青年伸出一隻手掌,在高小寒的頂門一拍,一股柔和的力道立刻注入了他的體內。

迷茫的蘭色中他似乎突然進入了一個神魔的世界里,他的身上穿著雪亮的盔甲,手里握著一把方天化戟,站在高聳入雲的山巔之上,無數飛翔在天空的怪鳥撲面向自己襲來。

“傲龍……”一個黑甲戰士舉弓射落三隻怪鳥後來到了自己身旁,赫然正是面前的青年。

“你想起來了嗎,我遠古的朋友?”青年的聲音像夢一樣神秘,陡然勾起了高小寒記憶底層的回憶。

“夜神?”高小寒脫口喊出了這個名字。

青年眼里立刻泛起了淚花,緊緊擁抱住了高小寒。“沒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