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貂蟬戲呂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一回

苦不堪言先作父    奈何自有後來人

 

雪夜閉門讀禁書,很優雅,很悠閒,很幽靜,很有意境,很有意思,很有......

丁原燈下讀書,一陣寒風,燈苗搖搖擺擺舞起了醉芭蕾。

呂布盯著驚愕回首的丁原,像惡煞,很猙獰,狂牛的眼珠子是燈籠,挂在呂布的鼻梁兩邊。

呂布手堛漱p刀兒,賊亮,帶著殺氣,隨著燈苗眨眼,分明是在嘲笑丁原:老丁,怎泵^事啊?

丁原腦子一片空白。可是你知道,呂布是丁原的乾兒子,丁原是呂布的義父!丁原腦子再空白一片,再缺魂兒少氧,這一點他還沒有空白掉缺少掉。

“我兒,出什洧々F嗎?”丁原不願看到眼前這樣子,更不想再壞的事情出現。

“呸,住嘴,誰是你兒,我是你八輩祖宗。人人都敬我擎天白玉柱,駕海紫金梁。誰又敬你什活I咱倆好有一比,平素堣p孩子聽講的,狐假虎威。你逞能拿大,出盡風頭,其實你不過是跳踉小丑,你想當唐僧,你會念金箍咒嗎?”

“我兒——”

“呔,掌嘴,我認得你是誰,我的刀可不認得你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我已警告了你一次,有再一沒再二。”

賊亮帶著殺氣的小刀兒依然眨著眼在嘲笑什活C

“那活A呂布,打開窗戶說亮話吧,你的世界觀?什玳雂きo這洹痋A簡直是180度大轉彎。”

丁原畢竟是有身份的人,他還能鎮定,儘管他的心都悲忿得碎成了豆腐碴。

燈光妄想透過呂布,卻投下了半個屋子呂布的陰影,呂布說,“老丁你真傻,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不要怪我不仁,只能怪你無能。人都說好鳥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

“我誰也不怪,你是什泵n鳥,呂布,某冒死問一個很無聊的問題。”

“犯人臨刑前總要給他一頓好飯,也算是人道主義,我這人倒也是通情達理的,不就一個問題嗎,而且是一個無聊的問題,你說你說。”

“誰是當今世界上的英雄呢?”

“的確很無聊,影響了這堮ㄘう漁薵^,不過既然你問了,還是發表一下我的見解好,錯誤之處在所難免,在你死之前請不吝指教。前兩天做過一個夢,夢堿O你說的,將來有個人煮酒論英雄,我忘了那人是誰,似乎是我,似乎後來又變成了別人,夢這玩意兒,本來你已經死了,可是你還能走路,讓夢中的自己幹著急。”

“這倒讓我想起了一句詩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好詩,有點味道,像是偈語。反正英雄有那洧潃茪H,——不過那已經是你身後的事了,倘你硬要問誰是當今英雄,我可以推銷一下自己,但是還需有一個人合作。”

“狼狽?奸。”

“隨便你吧,反正你死到臨頭了,拿我的話說,你我合作是狐假虎威;拿你的話說,我和他搭檔是狼狽?奸。儘管你過去如何,現已風光不再,而他要勝你一籌。”

“他是誰?”

“有童謠唱,‘千里草,何青青,十日蔔,元亨亨’。”

“呀,老賊董卓!”

“算你聰明。”

丁原背過氣去,“既生老賊,何生丁原!呂布雜種,董卓給了你什泵n處?”

“好處嘛,當然有,比如日行千里赤兔馬,夜閃三星明月珠,應有盡有。”

“可惜我半輩子清正廉潔,沒有能送給你什玲妒哄C”

“煩不煩,已經好幾個問題了,還有什爰僈﹛C”呂布不耐煩問。

“引頸自刎,算我瞎了眼也算是對自己的懲罰。”

丁原執劍引頸。

撲,燈滅了。

呂布大叫一聲,疼死過去。一泡尿功夫醒來,撲著胸口,痛苦難狀。恨只恨當時未及親手砍了丁原,讓老傢夥搶了先,失了自己的體面。不過在場的就丁原和他呂布兩人,誰又知道這頭不是他呂布親手割下來的哩。

失去光色的沮喪也遠遁。

“董卓就是我丁原第二。”丁原頭突然發話了,聲音那炳y遠,呂布嚇了一哆嗦。丁原頭說,“你要提著我去見你新爹,所以我不怕你把我摔碎,我有話要說。”

 “勝者將軍敗者賊,哪那泵h廢話,還沒完?說啥子?”

“如果你當初認我?父是出於一片真情,那洹A認董卓則是?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現在都這樣了,也無妨。眉塢,聽說董太師已經完成了一半,真叫人歡欣鼓舞,不過好像是不對外開放,這將是一份寶貴的精神遺?。再者,也是更主要的,我要把當今紅得發紫的showgirl貂蟬蟬搞到手。”

“貂蟬蟬?”

“通俗歌曲演唱明星,年青人都知道,可見你老了,活該死。”

“可是你不行,遲早你會交待了。”

“交待什活A說!”呂布歇斯底里地嚎叫,啪啪給了丁原頭兩計響亮的耳光,又把丁原頭擲了一丈遠。丁原頭嘰哩咕嚕地滾著,爆發出一連串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

然後,丁原頭上的嘴緊閉,頭上的眼睛圓睜。

死靜。

呂布覺著身邊到處是幽靈在耍醉拳玩太極,猛回身,頭碰在畫戟的刃上,血淌了下來,畫戟什洫伬啀顐麭o堛滿H呂布納悶了,遠處丁原頭又說話了:“是我拿給你的。”

呂布再一回頭,丁原的無頭屍體站在不遠處。

毛骨悚然,惶恐之中?生了一個念頭,讓丁原活了吧,不然就要精神崩潰。

既然頭能說話,軀體能行動,那洹f布急於要把丁原頭安到丁原還在噴血的軀體上。

可是,再觸摸到丁原頭時,頭已冰涼。

丁原的軀體咕咚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遠遁的沮喪打了個旋兒又回來。

呂布失魂落魄,神情呆滯,耷拉著頭,提溜著丁原做怪的頭,灰溜溜投奔董卓而來。

有詩單道呂布的好處,詩曰:

國不可一日無君,

呂布不可一日無乾親,

這山望著那山高,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丁原只恨董卓惡,

不換思想就換人,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認爹也得嘗嘗新。

呀,

牙磣。

呂布說:“慾f鑠金,積毀銷骨,不要聽任何鬼話,特別是丁原的,他願當我老子,我才不願當他孫子堙C你們聽誰說了,我是他乾兒子,你們怎洶隨便叫人家爹。”

不願隨便叫人家爹的人趕緊閉上了烏鴉嘴。

董卓躺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我今得呂布,如旱苗之得甘雨也,有呂布,我就可以建眉塢,選一批美女妙婦金屋納嬌以備用。哈哈,我得封呂布三兩個高官厚爵,讓小白臉明白明白我在重用他。”

呂布感激啼零,決心死心踏地跟老董幹一場,倒頭拜在老董穿著趿拉板的腳下,“你老人家若不嫌棄,你老人家就是我親爹。”

董卓高興得屁股溝堳_笑紋,兩指厚的肥肉亂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