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遙遠的親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回

中回

下回

 

    

這些事發生在文革時期我們家那一條胡同堙A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那已經成人的大哥大姐們都到了談婚說嫁的年齡了。天知道這些事我應該說出來才好,事已遙遠,記憶猶新。

過去有河塘就有水,河水是清的,水中蘆葦間有遨遊的魚和青蛙。到了下雨的時候,蛙聲連片,我們叫吵蛤蟆坑。

即使不下雨,也時常有蛤蟆往農戶堿透了的土牆根媃p。

蛤蟆太多了,胡同北的辛酉大叔的小子一生下來就起了一個蛤蟆的名字。

辛酉大叔是四類分子。

村堣H把四類分子念成“四堣壑l”。

那年月四類分子除了下地生產就是掃大街掏大糞,辛酉大叔日常生產就是專掏大糞,因為天天拉大糞車,人們稱他開坦克。

有個電影叫 火車司機的兒子 ,二十多歲的蛤蟆則被稱作坦克司機的兒子。

在農村,階級鬥爭的界線會因家族關係或鄰里關係而淡化。四類分子們和一般人沒什麼區別,只是逢年過節,都要叫到一起去掃大街,大隊支書就在大喇叭堻菕G“全隊四堣壑l們——,趕快集合了……”拉著長音,親切,就差沒說“四堣壑l同志們”了。

“我們家也要蓋房子了。”辛酉大叔仰望天空,向全世界宣佈。

有成分論,不唯成分論,重在政治表現。人家辛酉大叔可以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你管得著麼!

一連幾天,天都下著霪霪小雨,到了禮拜天,我們四五個小孩子去了離村很遠的河邊,那埵酗@塊辣椒地,我們到地堸蔚C辣椒。四周都是煙霧,看不到幾個人,賊頭賊腦地各自揪了一筐子青辣椒,在上面敷上青草遮掩一下,然後,沿著田間小路跑著偷回家去。

不敢給家堣H說,放到倉房堙A幾天以後青辣椒都爛了。

我要說的是,那天在河邊看見辛酉大叔和蛤蟆哥正刨一棵大柳樹。因為我們小孩子是偷,心堜T然發虛,看見了大人就趕緊溜了。

再見到辛酉大叔的時候,是兩天後在學校操場堛漣憪P會上,一聲把富農分子押上臺來,辛酉大叔被兩個民兵擒著胳膊展現在小學生們的眼前。

辛酉大叔偷了大隊的樹。

農民家堣@般種的是楊樹、椿樹、榆樹、槐樹,也許是迷信,唯獨不種柳樹。

村邊或河堤才種柳樹的。

民兵發現河坡上多了一個坑,少了一棵柳樹,而辛酉大叔家做檁用的木頭卻多了一根去了皮未幹的柳樹幹。民兵排長說,河邊上有幾棵樹,什麼樹,什麼長相我都一清二楚,李辛酉你休想逃過我的火眼金睛,抵賴,那是大白天說夢話。

事已經出了,辛酉大叔還拉攏腐蝕大隊幹部,送一條青山牌香煙,當時的青山煙一盒七分錢。

批判會上辛酉大叔低頭認罪。

批判會上廣大群眾勇躍發言。

階級敵人不甘心自己的失敗,還會捲土重來,瘋狂反撲,實施各種伎倆,蠱惑幹部群眾。

它們恬不知恥,死不改悔,窮兇極惡,打著不走趕著倒退,萬惡不赦的富農分子李辛酉挖社會主義的牆角,刨人民公社的柳樹,成心不讓萬千楊柳在共產主義春風媊ぐ降_來。

階級敵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

它們一定會遭到可恥的失敗。

讓階級敵人在革命群眾面前瑟瑟發抖吧。

我們大聲疾呼,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敢於鬥爭,敢於勝利。

不獲全勝,決不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