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一章

 

炎熱的天氣,令市集中的商人、小販熱得頭昏腦漲。他們雖全身也沾滿了汗水,但也不會休息,不斷大嗌,希望能吸引到多些顧客。他們天天也是一大清早便開始擺賣,買到黃昏才離去。現在已是中午了,一名少年才慢條斯理的走進市集,不是他走得慢,誰背著一張桌子都一定走得慢的了。他事先把桌子垂直,再用繩子把它綁在自己的腰上,腰前的繩子亦綁著五個葫蘆。他找了一個空位,放下桌子,把胡蘆放在桌子上。

他吸一口氣,大嗌道:「各位鄉紳父老,叔伯兄弟!張家家傳震天酒已經釀好五瓶了!想買便快!」

 

就在這時,四名大漢抬著轎子走到那少年面前,轎中人顯然是名大富豪。轎中人道:「賣多少錢?」

那少年皺皺眉頭,道:「……就一千兩吧!」其他商人、小販瞪大眼,呆了。一千兩!他們整個月賺到的錢也買不到一瓶酒!轎中人真的拿出一千兩出來!他拿走一瓶震天酒。他臨走前說:「我明天再來。」

那少年笑說:「客官,慢走。」

 

那少年的第二位顧客到了,是一名叫化。他一邊在地上爬,一邊喘氣,道:「水…………

那少年望望桌上的胡蘆酒,道:「好,你有多少錢?」那叫化慢慢地拿出袋中的兩個銅錢,兩文錢罷了。

別人以為那叫化口喝得瘋了,兩文錢想買值一千兩的酒。

誰知那少年笑一笑,道:「好吧,兩文錢成交!」那叫化接過酒,不斷地喝。

那少年笑說:「客官,慢慢喝。」

 

對面賣豬肉的大漢看癡了,他走過去那少年面前,拿出六文錢,道:「我要三瓶!」

那少年淡淡道:「好吧,不過一瓶十萬兩。」大漢怔了一怔,眼有怒火,把少年整個人提起!

市集的人想那少年敢對著出名牛脾氣的豬肉榮無禮,一定是什麼武林高手,但他們想錯了。那少年不斷大嗌,還差不多哭起來,滑稽極了,但當他看到市集外有另一名少年走進來,他眼睛亮了,大嗌道:「峰,救我呀!」

那個叫峰的少年拔起刀走到那大漢面前。豬肉榮放下賣酒的少年,用自己的豬肉刀指著「峰」,道:「你想怎樣,小伙子?」

「峰」提起刀,突然刀光一閃,豬肉刀已斷了兩截!豬肉榮吃驚地望著自己的豬肉刀,拋在地上,轉身溜了。全市集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峰」身上。

 

賣酒的少年叫張震天,十六歲,不懂半點武功,只懂製家傳的釀酒法。他不是喜歡生事,但他對自己的酒有一種執著,只有他自己才明白。提刀的少年是名刀客,名藍錦峰,也是十六歲,他用刀勝在夠快、夠準。

 

他們坐在市集外的梯級上,一人喝著一瓶震天酒。張震天望望藍錦峰,道﹕「我以為你不會再來。」

藍錦峰仰天把酒倒進口中,道:「為什麼?」

張震天狡猾地笑了笑,道:「你不是整日對著那林姑娘嗎?」

藍錦峰臉紅了一紅,道:「……我……不……」

張震天大笑道:「好了!我今天怕了,不賣酒了,我回客棧歇歇。」他走了,走了兩步便停下來,轉頭拋了最後一瓶震天酒給藍錦峰。藍錦峰望望手中的酒,笑問道:「你的酒總用葫蘆盛著,為什麼不叫它作胡蘆酒?」

張震天笑一笑道:「你難道不覺得震天酒這個名字較威風嗎?」

 

原來他們四處闖蕩江湖,這次來到長安。到了長安整整兩個月了,就以賣震天酒維生。

藍錦峰當然不會釀酒,他終日只是無所事事。但正是因為他無所事事,所以才能結識一位叫林彩蝶的女子。

她是昔時的英雄林雲英的後裔,現在她就是林家鏢局的唯一的千金。藍錦峰就懶洋洋的坐在她的房間中的一張軟椅上。林彩蝶正在幫藍錦峰補他的外衣,因為他的外衣破了一個洞。

她專心補衫的樣子就如一個慈母。藍錦峰就望著好,像看戲般欣賞。因為她實在太美了,美得沒法形容。她也沒有大小姐脾氣,這是最討男人歡喜的。

 

藍錦峰開始說話了,他道﹕「我今天去市集前遇到一個怪人。」

林彩蝶道:「怎樣怪?」她的聲線配合了她的美貌,一樣令人心動。

藍錦峰道:「那怪人只叫我晚上去一間叫石蓮樓的酒樓。」他又笑一笑,道:「一定是有人看得起我的刀法了,有組織想邀請我加入。」從他的笑容可看出他的興奮、緊張。

她道:「你想當殺手?」

藍錦峰道:「以我的刀法如不當殺手,簡直是浪費了!我要像幾年前的龍天絕一樣,當然也要做到像你的祖先林雲英般的英雄人物。」

林彩蝶知道自己阻不了他,便助他穿上外衣,嘆一口氣道:「好吧,你小心些!」她不是不緊張藍錦峰,而已她知道自己阻不了他,她也不希望藍錦峰整天無所事事,當然她也信得過藍錦峰。她看著藍錦峰走出去。

突然一位婆婆走進來,笑笑道:「他走了嗎?」

林彩蝶吃了一驚,問道:「孟婆,你說什麼?」

那婆婆笑道:「不要裝傻了。」

林彩蝶嘆一口氣,道:「你怎麼會知道有人在這堙H」

孟婆笑道:「我上次偷聽到的,我知道他是你的……」跟著笑了。

林彩蝶臉紅了,道:「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她眼睛一轉,又道:「尤其是爹,他是最麻煩的了,他知道後一定問長問短。」

孟婆笑道:「我由小看到你長大,我當然不會害你。」林彩蝶呼了一口氣,臉紅得如蘋果一樣。

 

石蓮樓,破舊得不得了,整個長安最舊的酒樓便是它,而它在十多年前已結業了。但沒人知道堶惘釣S人住,沒有人敢接近石蓮樓,因為它經常鬧鬼的。藍錦峰走進去,有一個頭髮斑白的老年男人在黑暗中出現,就站在他面前。藍錦峰認得他,他就是藍錦峰早上看到的那位怪人。藍錦峰第一句話道:「你是誰?」

那老人道:「石三。」石三,一個十分普通的名字,但他的人似乎不普通。石三二話不說,提起手中的一壺酒,遞給藍錦峰。他當然是要藍錦峰喝下。

 

藍錦峰接過來,不問任何話,一口氣喝下去了。

石三怔一怔,道:「你不怕酒有毒?」

藍錦峰冷靜地道:「你約我來,一定有目的,你不會下毒的。」

石三眼中有欽佩之色,笑一笑。

藍錦峰忽然倒下!

那壺酒沒毒,不過迷藥罷了。

 

石三把藍錦峰抬起,打開酒樓中的暗門,進入了一間大石室中。大石室又有三扇門,石三打開左面的門,走進去。大石室中,有一張大椅,椅上坐著一人。一個充滿威嚴、自信有人。他很矮小,不夠五尺,但他很瘦削,大概五十多歲左右。他明顯是石室中、或是石蓮樓的主人。

他只是靜靜地坐著,像是等待。過了一個時辰,石三出來了。石三向那主人鞠躬,道:「完成了。」

那主人道:「很好。」

他又道:「你查了藍錦峰多個月了,查出了什麼?」

石三道:「藍錦峰,出身地不詳,十六歲,獨子,父親藍威,也是個刀客,母親何小琳,是一名農家女兒,藍錦峰兩歲喪父,十歲喪母,然後開始流浪。」

他吸一口氣,又道:「門派不詳,到了長安兩個月,交了一個情人,叫林彩蝶,朋友只有張震天一個。」

那主人眼中變得緊張起來,道:「他父親的病有沒有遺傳給他?」

石三道:「我剛才對他的問話了,得出的答案是……」微笑笑,道:「有。」

那主人聞了,笑起來,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