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江湖子弟江湖老。江湖,真的那麼易令人老嗎?

三十年,好像一眨間工夫便過去了。人生,又有幾多個三十年?即使是武林高手,也一樣逃不過人生大限。

說甚麼天下無敵?世間唯時間與命運,才能真正無敵於天下!

葉空今年,已剛邁過人生的第三個三十年。縱然武功練到他這種境界的人,與同年紀的平常人相較起來,身體自然顯得較為硬朗一點,然而他自知前面的日子畢竟還是已經不多了。

不過,即使死神明天便會造訪降臨,他自問也已活得無憾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唯一令他尚有一絲遺憾的是,有一個秘密即將伴隨著自己的離世而長埋地下,長埋在自己那將永遠不再有任何活動的腦袋之中。一個荒誕而離奇的秘密,一個一旦說出來,會讓自己被世人目為瘋子的秘密。

 

記得那年,他才過三十歲,意氣風發,初出江湖。雖然是初出茅籚,但在當時的年輕一輩武林人物中,他已算得上是一把好手,而且還已在江湖中著實幹出了幾件出頭露臉,轟轟烈烈的大事,闖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名頭:「鐵掌郎君」。

生命,此刻對他來說,正如初升的朝陽、盛綻的春花──年輕,英俊,武藝不俗,薄有名頭,而且出道以來還運氣不錯,一直罕逢對手──一切都是如此順利,如此美好!擺在他面前的,絕對是無限風光,燦爛似錦的一片前途!

人的名兒,樹的影兒。人有了名,就漸漸更會珍惜羽毛了。不能辜負江湖朋友贈予自己那個響噹噹的外號!因此,比起未成名前,他越發更加積極熱中於行俠仗義,救弱扶危,並以此為己任。更何況,這些事情本就是所有俠士們順理成章應當要做的,除了這些,他實在想不到自己生命中還有甚麼值得去做的更重要的大事。

所以,當他得知一個在江湖上惡名昭彰的魔頭易天行近日正在鷹愁峽附近一帶現出行蹤時,他馬上馬不停蹄,日夜兼程趕了十天路程,趕至此地,要為武林除此大害。

他花了一天工夫,果然在鷹愁峽找到了易天行。兩個人不由分說,就在荒山之中展開一場鬼哭神號的惡鬥!

易天行最擅長的,便是「冰封三尺一日寒」奇功!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成名好漢栽在他這一身獨門的陰邪惡毒功夫之下,全身紫脹,經脈凍僵而亡。據說有人曾在死者死後不久,為死者剖屍檢驗,發現死者不但全身血液都已凝成硬塊,就連五臟六腑,竟都已僵硬成冰雪、石頭一般。

初生之犢的葉空,在交手十招以後,在對方的陣陣幽冷掌風氣勁侵襲之下,經已感到渾身如墮冰窖,不斷寒抖起來。他心中一沉,暗忖對方功力顯然在自己之上,實在是生平首次遇上的硬手!這一戰看來勝負難料!然而憑著一股悍勇,以及自己賴以成名的「轟天掌」絕技,他仍苦苦撐持下去,一面沉思破解對手邪功之法,圖險中求勝。

易天行眼見自己已逐漸佔盡上風,不禁得意大笑:「臭小子!乳臭未乾,便學甚麼人家行俠仗義?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不如乘早投降,向大爺跪地求饒,乖乖叩上幾個響頭吧!說不定大爺一高興,不但可饒你一條小小狗命,還會破例收你為徒呢!」

「混你狗娘的屁賬!」

一聲怒喝之後,葉空到底還說了甚麼話,就連自己也不記得了,反正那都只不過是藉以表達憤怒的,意義不大的一番話。

激戰中,葉空趁著對手顧著說話,稍稍分神之際,驀地使出「轟天掌四十九式」中的一招「晴天霹靂」,尋瑕抵隙,一掌探入空門,疾向易天行右脅打到。

眼看這一招本應得手,哪知易天行猛地冷笑一聲:「笨小子,你上當了!」原來這是他故意賣出的破綻!飄然一閃,閃過來招,隨即踏步斜進,如鬼似魅倏已欺近葉空身前三尺,一爪便朝葉空右肩抓下。

葉空驟吃一驚,電光石火間,不容細想,只有倉皇急退,堪堪避過。

然而,這一退,已退至身後山崖邊上,將退無可退,處境已是兇險之極。

易天行得勢不饒人,自然更是連環進招,招勢如狂濤怒捲,要將葉空逼進絕路。

「認命吧!」

葉空如置身滔天巨浪中一葉小舟,左支右絀,不由驚怒攻心,只有盡量沉住氣,沉著應戰,漸漸反而被激起了一股昂揚鬥志。眼見情勢至此,已是生死一髮,他鋼牙一咬,狂吼一聲,竟拚著兩敗俱傷,魚死網破,乾脆不招不架,陡地默運全身功力,注於雙掌,掌風颯然,重重劈向易天行胸腹要害,攻敵之所必救。

這下輪到易天行大吃一驚,措手不及了。所謂兔子回頭兇似虎!何況葉空本身便是一頭猛虎!既入絕路,自然奮死一擊,全力反噬!

好個易天行!就在千鈞一髮間,他已閃電般連變數招,力求先將來勁化去。唯葉空這一掌,乃畢生功力所聚,何等剛猛霸道?只聽易天行悶哼一聲,雖及時避過了要害,左肩卻仍被葉空掌風掃中,登時如遭雷殛,一陣火辣辣作痛,已然受了葉空內力所傷,左臂一時提不起勁來。

葉空心頭一喜,正欲乘勢搶回先手,唯這一掌運力太猛,勢已將盡,急切間哪能再次變招?就在此時,耳中陡然傳來易天行一聲怒吼:「來而不往非禮也!」

說時遲那時快,冷不防一股玄寒之氣撲面襲至!與此同時,眼前寒光大盛!原來易天行盛怒之下,惡向膽邊生,已暗下決心誓置葉空於死地,竟不惜掣出他等閒不易出手的暗器:玄冰箭。這玄冰箭乃一直藏於袖中,以機簧發出,發出時無聲無息,無跡可尋,簡直讓人防不勝防。易天行一來自恃武功,二來也存心賴此暗器作危急時保命之用,是故從來只是備而不用,與人交手不到萬不得已時也不願使出,以免露底洩漏出去,將來敵人先有了提防之心,使用起來便不靈了。如今心切要報一掌之仇,卻是甚麼也顧不得了。為求一擊必中,暗器打出,他右掌還在同一瞬間運起「冰封三尺一日寒」功力,掌影翻飛,遍襲葉空上中下三路,先行把葉空去路全然封死,出手委實毒辣已極。

這下出其不意,葉空便非身處絕崖邊上,也是萬難閃避。葉空心頭一沉,心中只叫得一聲不好,玄冰箭已挾著尖嘯破空而至,直射咽喉!葉空不得已,上身向後一仰,使一個鐵板橋,身子直懸出了千丈絕崖之外,竟在間不容髮之下讓暗器堪堪在鼻尖擦過,解去一箭封喉之危。但緊接下來,易天行一掌又至。葉空至此已無可再避,嘴角不覺泛起一絲悲涼笑意,猛可一聲狂吼,聲震空谷。這一聲垂死的悲怒狂吼,竟把剛剛在雲間盤旋飛過的一頭大兀鷹也驚得身子一抖,驟然由高空一沉數丈,兀鷹連隨奮力把兩翅一振,拋下一串驚唳之聲,迎風遠颺而去。

隨著這一聲狂吼,葉空卻已拚盡餘勁,悍然接下了易天行的一掌。

只聽蓬然一響,如擊敗革。

易天行身不由主,被葉空掌勁激撞得倒飛而出,終於一下踉蹌滾跌在地,再張口吐出一口鮮血。再看葉空時,卻見他人如斷線風箏,已是彈射出了絕崖之外,正飄飄蕩蕩的,直向崖下重重氤氳雲霧中急墮而下……

易天行見狀長長吐一口氣,溢血的嘴角這才不期然漾起了一絲慘笑……

 

尖厲的風聲在耳畔急速嘯響,眼前景物亦幻化成一串串令人暈眩的白花花光影,走馬燈一般向上奔逐飆升,一切快得讓葉空的感官幾乎完全來不及捕捉,包括那一股前所未有的失重感覺。隨著他身子不斷下沉,地心吸力彷彿亦以倍數不斷加強,要把他帶到唯一的終點:地獄。那望不見的崖底就是地獄,死神已在那堭i開翅膀,等候將他擁抱。

他的五臟在翻騰,六腑在抽搐,在瀕死一刻折磨著他的不僅是體內的內傷,還有沮喪、絕望與恐懼。

看來運氣正在離他而去,原來世上果然不會有永遠的好運道。正如人一出生便在等待死亡,霉運亦永遠在隨時等待著每一個正在走運的人。

葉空當然不會就此甘心。未到呼出生命最後一口氣,他也絕不甘心。

雖仍望不見崖底,他卻知道崖底已在飛快逼近,生命將在任何一刻隨時終結,粉身碎骨式的終結。

臟腑漸漸不再翻騰抽搐,痛苦開始麻木……換來的是整個身體像被掏空了的知覺。腦海中陡然閃過一個僅存的古怪思緒:據說人在高處墮下時,不必等到著地粉身碎骨的一刻才死亡,早在這之前就會因為受不住那股強烈震駭的刺激,先已心臟爆裂,飛魂散魄而死。是真的嗎?

指尖在無意識間擦到了一點東西,那是垂掛在崖壁上的某種植物,是攀藤,是松樹枝榦?不!都不是,那是溺水者面前的浮草,是點滴的最後希望。

本已逐漸模糊的意識,陡地一下變得清醒。他意圖拚盡所有力量,去抓住它,可惜地心吸力不答應,讓他一次次功敗垂成。他感到指間傳來灼熱的炙痛……

然而 希望就是如許奇妙的東西,一旦在絕境中的人心堨X現成形,便將如老樹生根,不可斷絕。

葉空再次嘗試。幾經波折,終於把一根松枝抓實在手中。

葉空心頭止不住一陣狂跳,像快將負荷不了而隨時爆開。他整個人現在已懸垂在半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山風在急吹,松枝在搖曳……這根松枝雖然粗如兒臂,但突然掛上了百多斤的重量,眼看亦將支撐不了多久……

葉空悲哀地看著松枝開始彎曲,斷裂……

這往往就是造物主對人最愛開的一種殘酷玩笑:先給予你唯一的希望,再在你眼皮底下狠狠地把它奪走。

葉空慘笑著,心跳在剎那間突又加快了十倍,然後又好像一下戛然而止!他的眼前泛起一片空白,腦袋中也變得只剩下一片空白……

一條灰黑的巨大身影,就在松枝斷裂的一刻,橫空而降,伸出一條巨臂,把葉空攔腰抱住,接著以一種不可思議,超乎常人的矯捷身法,在半空中一記翻騰,翻過數丈外的崖壁,稍稍向下一沉,隨即又伸出另一條巨臂,不偏不倚穩穩妥妥地抓住了崖壁上的一根長長攀藤,身體就此隨著蔓藤如鐘擺一般左右擺動著。剛剛連串九死一生的動作,於他而言,竟似是盪鞦韆那樣輕鬆尋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