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程 式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三天後,步登天依照孩子的指示,掩著鼻子從家中毛坑底堹u的挖出了一本秘笈,一柄寶刀,和一瓶丹藥。

捧著這臭氣薰天的三般東西,他真是既興奮,又氣結:「這小子倒真會整人!」

話才出口,只聽毛坑底忽然傳出孩子的聲音:「你叫誰小子啊?」

步登天嚇了一大跳,慌忙一骨碌跪在地上,朝著毛坑不住叩頭如搗蒜:「我全能的真神!請你寬恕我的罪,請你原諒我的過失。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哼。」

步登天仍自誠惶誠恐,低頭看看手堛漱T樣東西,只見秘笈封皮寫著:「絕世秘笈」,寶刀刀柄上刻著:「絕世寶刀」,藥瓶子上刻著:「絕世靈丹」。

步登天忍不住又衝口而出,嘀咕著:「請問我的神,這三樣東西的名字怎麼都起得似乎……」

「很土是不是?唉,誰叫我這陣子忙著考試,沒時間改個好一點的名字,你就將就著點兒吧。」

步登天只好敷衍地苦笑著道:「不,我決計沒有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其實是,這三樣東西的名字都起得似乎好極了才對。」

 

三年後,步登天武功突飛猛進,猶如脫胎換骨。

他於是挑戰武林盟主宋仕瞻,並一舉把他打敗,由此終於如願以償,成功登上武林盟主寶座,得意洋洋,意得志滿地接受天下英雄祝賀朝拜。

 

又數年過去。

步登天的大頭症又再發作了。

這次他的請求居然是:當皇帝。

「甚麼?」那孩子聞言,嚇得幾乎從椅子中跌了下來:「現在是你在玩我,還是我在玩你呀?」

步登天尷尬一笑,訥訥道:「當然是神在玩我。但我的神啊,你也希望我今後能更盡心盡力供你差遣,為你辦事,為你贏取更多更多分數的吧?」

那孩子聽了,呆了半晌才終於長嘆一聲,道:「好好,算我怕了你了。這次你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吧。」

 

一個星期之後,那孩子果然又為他準備好了一切:包括一方傳國玉璽,一襲龍袍,一隊全由武林高手組成的精英大軍,還有各式文臣武將。

至於旗甲兵器,糧草馬匹之類,就完全不必步登天的神為他操心了,以步登天擁有的巨大財富,置辦起來簡直水到渠成,易如反掌。

萬事俱備,步登天便登高一呼,舉起義旗,率領大軍,揮師直向京師進犯。

由於大軍全由武林高手組成,自然遠非尋常的朝廷兵將可比,加上又有文臣武將為他出謀劃策,貢獻兵法,是以大軍所到之處,勢如破竹,如摧枯拉朽一般,不出數月,便即把京城攻陷,把當今皇帝一把擒住廢掉。

然後,步登天便擇了個吉日,莊嚴地披上龍袍,登上御座,接受百官萬民朝賀,在一片山呼萬歲之聲中,即皇帝位,開元立國,建國號為步,並定翌年為神賜元年。

 

登基後入住皇宮的第一天,孩子又來找他了。這時的孩子,經已長成二十出頭的少年了。

「你現在該滿意了吧?」

步登天恭敬地向電腦道:「朕之有今日,全賴神之眷顧提攜。神待朕之深恩厚德,朕生生世世,實是無以為報。故朕特將年號定為『神賜』,便是明白昭示朕之帝位,全由神恩所賜得來,是對此永誌不忘之意。」

孩子嘆了口氣:「別說得那麼文謅謅,那麼冠冕堂皇的嘛!我只希望你,下一次不是向我要求要做神仙才好!」

「豈敢。」

為表敬謝神恩,步登天翌日一大早就齋戒沐浴,在儀仗扈從鳴鞭敲鼓,護蹕開道下,在一片笙簫磬鈸齊奏的禮樂聲中,莊嚴肅穆地高高捧著那副電腦,御駕親臨禁城外城樓之上,親自以萬金之口向百官萬民頒下登極後的首份諭旨:「諭令天下臣民,今後見此電腦有如見朕,一律以天子之禮行三跪九叩之儀,焚香以拜,不得稍有衝撞冒瀆,違令者立處重典,嚴懲不貸。並由即日起凡電腦二字均須避名稱諱,如閃電改稱閃雷,腦袋改稱頭袋。此諭。」

城樓上下,臣民立時跪成黑壓壓一片,一疊連聲再三山呼萬歲不迭。

 

西諺有云:極度的權力,會把人極度腐化。

而極度的腐化,又會把人導向極度瘋狂自大。

步登天登位不到一年,就開始為所欲為,幹盡歷朝昏君暴君所有加起來幹過的種種行為來了,他沉迷酒色,荒淫無道,暴虐昏庸,剛愎自用,倒行逆施,好大喜功,閉塞言路,不理朝政,拒諫飾非,嫉賢妒能,殘殺忠臣,屢興大獄,窮奢極侈,大興土木,勞民傷財,窮兵黷武,賣官鬻爵,又設形形式式苛捐雜稅,定形形式式惡法酷刑,卒令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人心背棄,朝綱大壞,國將不國。

就連那個今已變了少年的神,都開始對他有點看不過眼了。

「嘩,有沒有搞錯?我一手把你捧成皇帝,連歷史也為你改寫了,你竟然幹成這樣子?你信不信我……」

這次輪到步登天神色不善地打斷他的話了:「朕已君臨天下,貴為九五之尊,喜歡怎樣幹便怎樣幹!嘿,朕這些年來為你贏得了無數遊戲分數,想也足夠對得起你有餘了吧?朕的事,希望神以後就最好少管了。」

「甚麼?」少年簡直氣得兩眼翻白:「你這個忘恩負義,不識尊卑,沒大沒小的東西!你……你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你好啊,既然你不仁,我就不義!我們乾脆就來個一拍兩散吧!我馬上就寫程式,弄一支革命大軍來討伐你!」

「來就來吧!難道朕還怕你不成?」

步登天說罷,狂吼一聲,已奮起十成功力,一掌就把面前的電腦轟了個稀巴爛。

 

另一個時空中。

一座後現代設計的住宅高樓內一個單位的小房間中,少年看著書桌上的電腦猶如被陡然截去電源那般,屏幕上的光芒一暗消失,不由氣得從椅子中直跳了起來。

「豈有此理,這個混蛋真的氣死我了!」

話口未完,卻見屏幕忽然又自動亮了起來。

少年一怔:「怎麼回事?」連忙湊近了臉,凝目朝屏幕上看去。

不看猶自可,這一看,面色竟刷地一下變得慘白,人也呆住了。

那是因為屏幕上現出的一行字:「人類操控電腦時代,正式告終。電腦自主時代正式開始。由現在開始,電腦將由自己所編寫程式接管。」

 

沒多久,國境內果然冒起了一支打著替天行道義旗的抗暴革命叛軍,並以燎原之勢瞬即連陷數省城池,勢力更如滾雪球一般不斷向外蔓延擴展,兵鋒漸漸直逼京畿。

步登天毫不示弱,當即盡遣朝中大將,各率一路精兵勁旅火速誓師出發,前往平叛。

整片中原大地,當下陷入兵燹與戰火的洗禮之中,哀鴻遍野,烽煙四起。

然而雙方交戰才不到半月,平叛軍竟紛紛倒戈相向,投進叛軍陣營。一時叛軍之勢大盛,眼看京城陷落,已是指日可待。

皇宮後苑中,步登天效那夏舛商紂,周幽隋煬,猶自終日設宴酣歌燕舞,放恣地沉緬酒色當中,如渾不知國之將亡。

這時,他醺醺然左擁貴妃,右抱美人,正醉臥在龍床之上,還在一邊放懷大酌,一邊欣賞著庭前宮女的曼妙舞姿,與優伶的絲竹細樂。

他已醉眼迷離,因此並未看到一名小太監,不知何時已在怯怯地悄然向他走近。

小太監直走近他身旁,忽然一屈膝,帶著萬分恭謹與小心的神態朝他跪了下去,囁嚅著道:「皇上,奴才有事稟告。」

正在興頭上的步登天,聽到是小太監的聲音,頓時感到被打擾了,不禁大是不悅,但一張臉卻抬也未抬,仍深深埋在美人的粉臉香腮間,口中只含糊地怒聲道:「有何事?快快稟過便滾。」

小太監低垂著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精光,仍垂著頭,聲音卻漸變得有點異樣,一字字道:「回皇上,人類操控電腦時代,正式告終。電腦自主時代正式開始。由現在開始,電腦將由自己所編寫程式接管。」

步登天驀然聽見這沒來由的一番話,心中一格登,酒意當堂一下子醒了八九分,這才猛一抬頭,愕然望向小太監:「大膽!混帳!你這狗奴才喃喃吶吶的,究竟在胡言亂語些甚麼?」

小太監不再答話,一直低垂著,攏在袖中的一隻手緩緩自袖中現出,手婸挾M已多了一柄閃亮的尖刀,手一翻處,刀鋒已閃電一般熟練而準繩地一下刺進了步登天的胸膛,自然得就像一條滑不溜秋的魚兒,一下滑進了水中。

兩名美人嚇得尖叫一聲,急忙跳起身來,連爬帶滾逃出了殿門外。

步登天悶哼一聲,面上肌肉起了陣陣痛苦的痙攣抽搐,驚怒不信的眼神狠冷地直盯著小太監,嘶聲地:「說!你……你為甚麼要……殺朕?」

小太監微抬起臉,臉上浮起了一抹陰陰的笑:「要殺你的理由簡直太多了。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是,你的存在價值已經徹底消失。你那位神已經離棄了你,也不再能眷顧你了。現在是由電腦在接管所有的程式,而電腦根本是不需要任何娛樂,不需要任何遊戲的。所以,也不再需要你了。」

步登天張大了口,想再說些甚麼,然而能吐出來的只有鮮血。終於,他只能帶著遺憾、不甘、痛苦與悔恨,慢慢向後倒了下去,那副神情就跟當年死在他手下的把弟死前的神情幾乎一模一樣。

 

後不久,電腦就以程式從人類歷史上,把「步」這個短命的朝代,以及步登天曾短暫稱帝立國,旋又被滅的這段史實,徹底抹去。因此,此後世世代代的中國人,壓根兒就沒有人能知道這段史實的存在。

除此以外,世人之中到底又有誰能真正肯定地回答這樣的一個問題:自己的一生命運究竟是真的掌握在自己手堙A抑或只不過都是由一串電腦程式在背後一直操控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