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程 式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當步登天與吉光羽終於排除萬難,踏進這藏寶秘穴的一刻,他們那傷痕纍纍的身軀雖然疲乏得近乎虛脫,心情卻委實興奮得難以用筆墨形容。

因為他們付出的代價,也未免太大了:餐風露宿,跋涉千里,東訪西尋,走南闖北,多番輾轉查探之下,才探得藏寶圖的下落;還要先後跟同樣覬覦這個寶藏的江湖上十八股勢力周旋,經歷一番你死我活的龍爭虎鬥,爾虞我詐的勾心鬥角,以至前後一共折損了八十多名幫堨S弟,才終於把藏寶圖奪到手中。之後,還要殫精竭銳,搜索枯腸,花上了近三年的功夫,才成功破譯出圖上所隱藏的密碼,再依照圖中指示,尋到了此地,一路還要提心吊膽,設法防避敵人的跟蹤暗算,抵擋仇人的截擊埋伏;等到終於來到藏寶山洞中,又為了破解洞內洞外的各種奇門機關陷阱,而幾乎送了性命。可說是付出了無數的血與汗,心力為之交瘁。

如今,終於可以向寶藏踏出最接近的一步,可以踏進這最後一重的堿}來了。之前付出的一切,彷彿都值得了。

兩個人才踏進去,抬頭一望時,都不禁完全呆住了,眼睛一時都睜不開來。

只見一室都是金光、銀光、珠寶閃光。金銀堆得像幾個小山,遍地都是載滿各色珠寶器物的大木箱,有珍珠、瑪瑙、翡翠、白玉、珊瑚、鑽石,還有數不盡的珍貴古玩……那是凡人活了一輩子也不曾夢想過幾回的一幅情景。

然後,兩個人幾乎瘋了似地,同時狂叫了一聲,一躍而起,就直撲了過去。

「大哥,我們不是在做夢吧?」

吉光羽狂笑狂跳著,雙手抓起大把的金銀珠寶,就向上亂拋亂擲。

「當然不是。」步登天喘息著,激動地答。

可惜吉光羽卻沒有看到身後的結拜把兄步登天眼睛媃J然閃過的一絲陰沉惡毒神色。

所以,當他還沒來得及從極度亢奮與激動中清醒平靜過來時,忽然便感到背心傳來一陣冰冷而強烈的刺痛,他一怔,下意識地一低頭,接著已看見一截刀鋒從自己前胸透了出來,看見噴泉般的一股鮮血正從自己的心房部位飛濺洒下。

一霎時間,他已意識到這是甚麼回事。

他猛然回身,睜著一雙充臆著驚怒的眼睛,看著步登天。

步登天神情卻已變得出奇平靜,冷漠。

他只淡淡的說了兩句話:「你應該早就提防到有這個後果的。而你沒有,那只因為你蠢,你蠢,所以就該死。」

吉光羽張大了口,吐出的卻不是說話,只有鮮血。他已經沒法子對這兩句冷酷無情的話語回應一些甚麼了,縱然他已不得不同意於對方的這個觀點。帶著遺憾、不甘、痛苦與悔恨,他終於倒了下去。

步登天這才放聲獰笑起來,笑聲在洞穴中不住迴蕩:「現在,所有的寶藏都是完全屬於我一個人的了。我才是最終的勝利者!」

他說著,沒再花功夫朝地上把弟的屍身看上一眼,便一步從屍身上跨過去,開始得意忘形地欣賞著四周那些已全屬於自己的戰利品。

他覺得非常滿意,估量這些價值連城的金銀珠寶,任他如何揮霍,便花足他十輩子也是不會花得完的了。

就在這時,擺放在角落堛漱@件東西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件尺許長闊,形狀四四方方,扁扁平平,遍體閃著金屬銀光的東西,似乎是由兩片光滑的方型金屬板摺疊而成的。

「是甚麼勞什子東西?」

他忍不住好奇心,小心地把那件東西撿起來。嗯,想不到入手很輕巧,遠沒外觀看來那麼沉重。他把這東西反覆端詳了一會,很快便察覺到,在兩塊金屬板的一端有兩處互相連接的楔合位,顯示兩者是像書頁一般被鉸連在一起的。他想了想,把它放到了一個木箱蓋上,然後探手向沒有楔合的另一端,輕輕把上層的那塊金屬板揭開來。

當然在這樣做的時候,他仍不忘全神戒備著,提防金屬板堶捧|有甚麼危險的機關佈置。

所以當金屬板一揭開,他已立刻向旁掠開數步,先行避到一個安全距離。

然而一點動靜也沒有。他這才小心翼翼,把頭微微探近去,一看之時,頓即楞住了。

只見已成直角張開的兩塊板,朝堛漱@面竟都另有乾坤。上面的那塊,底子堻煽O著一塊黑灰灰的,質地不明的,表面像玻璃鏡子一般能反射影象的屏幕;而下面的那塊,卻齊整有致地配置著好幾十顆凸出的,看來像是按鈕的小方塊,小方塊縱橫成排,合排成一個小小長方形矩陣。

饒是步登天大江南北闖蕩了大半生,也算得是見多識廣,卻也實在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一件簡直叫不出名堂的東西。

他心中正自嘀咕不已,忽然卻見那塊小屏幕上竟赫然無聲地閃起了一片亮光來。

步登天一驚,趕緊後退數步,抽出腰間佩刀,緊緊握在手上,預備隨時揮擋暗器。

哪知亮光閃了幾閃後,忽然一下子凝定在那塊屏幕上,凝成一片晶藍色的光。接著,更古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一些彩色的活動小圖案開始飛快地在屏幕上不住閃過,一會兒,一張活生生的人臉猝然出現在屏幕上!

「鬼……?」這是自然而然,閃過步登天腦海的第一個念頭。他登時毛髮直豎,驚叫一聲,饒是他膽大包天,也幾乎嚇得便要馬上轉身而逃。

卻聽從那金屬東西中,又突然響起了一把人聲:「喂,你鎮定點,不用怕!」

步登天面色發白,牙關打戰,兩條腿一時竟不聽使喚,釘在地上,只好強自鎮定心神,深吸口氣,硬著頭皮回過頭來,凝目往那小屏幕上的人臉望去。

這一看之下,不禁又呆了。只見那竟是一張孩子的臉,看上去還不過十一二歲年紀,只不過髮式非常古怪,全不像是與步登天同一年代的髮式。臉下還現出半個上身,身上穿的也是步登天從所未見的一種衣服。

步登天實在想像不到,自己竟會遇上這種駭人聽聞的咄咄怪事。他不禁顫聲道:「你……你看得見我……?你……你到底是甚麼人?為甚麼……你會躲到這樣一塊……一塊板堨h的?」

那孩子搖搖頭,面上泛起一個揶揄的笑容:「真是笨蛋,連電腦也沒見過!」

步登天聞言怔住,剎那也忘記了對「笨蛋」的二字嘲諷作出任何憤怒回應:「你說甚麼……電腦?」

那孩子不屑道:「不就是電腦嘛!或者叫電子計算機也行!」忽又嘆了口氣:「唉,也難怪,畢竟是古代人!總之我告訴你,你不用怕!我是不會跳出來吃了你的!我是人不是鬼,明白麼?只不過我是活在二零六幾年,即是距離你活著這年代很多很多年後的人,現在只是透過電腦在跟你說話啊!」

步登天聽得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但只要聽到對方是人,就稍稍放了點心,不過畢竟仍自狐疑萬分,想了想,驀地運功一跳,輕輕跳到那金屬盒子後張頭一探,奇怪!盒子後面一點古怪也沒有。他實在打破了頭也想不明白甚麼是電腦,而一個人又是怎麼能夠縮身藏在一個扁扁平平的盒子堶悸滿H

那孩子又在金屬屏幕媢D:「喂,你不必左看右看了!快回到前面來!」

步登天一怔:「我在你後面,你也能看見?」

那孩子大笑起來:「當然能哪!笨蛋,因為我早已透過一串電腦程式,預先把好幾個隱閉的電子監控鏡頭安裝在這山洞四周了!所以,我不但現在能看見你,剛才在這媯o生過的事情,我也一清二楚!你為了獨吞寶藏,把自己的拜把兄弟殺了,是不是?嘿嘿,果然是無毒不丈夫!好極妙極,這樣的遊戲角色才好玩嘛!」

步登天頓時又驚又怕,捧著頭怪叫道:「甚麼電腦程式?甚麼電子監控鏡頭?天哪!我真的通通也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那孩子又嘆口氣,帶點不耐道:「用最簡單的話來說,你就是我一直操控著在玩的一個先進電腦遊戲中的角色。當然,你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還能有充份自主的思想與決策,只不過,你命中將遇到的甚麼人,甚麼事,卻是完全在我的操控之中!比如說,你這次能成功找到寶藏,就該謝謝我,因為是我操控你……不,應該說是在我暗中指引你的一步步程式安排之下,你才能成功的。唉,算了,我說了這許多,我想你都是一點也不明白的了。這樣吧,你就乾脆把我看作一個能主宰你命運的神好了!」

步登天的確是越聽越糊塗。但這時,他大概也明白到,怕也沒用,於是索性走回到那電腦屏幕前,茫然地苦著臉盯著屏幕中的那孩子:「這種荒謬的事情你叫我怎能一下子相信?」

「你不相信?」那孩子瞪起了眼:「那我問你,一個現代科技產品:電腦,是怎麼可能會在你活著這年代出現的?你說吧。你知不知道,電腦這東西是直至二十世紀才被發明出來,廣泛應用的?而像你現在看到的這種,不必倚賴電池或接駁交流電力,而能透過程式穿越時空直接輸送電源,控制開關的第二十代超級電腦,更要直到廿一世紀中才能發明出來!」

步登天聽著這些遠在他知識範圍以外的事情,根本就連一句也搭不上嘴。他唯一最關心的,只是眼前的寶藏,於是稍想之後,他問道:「那麼,你告訴我……這寶藏到底是……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還能不能要?」

那孩子哈哈一笑:「當然還能要,而且那都是貨真價實的寶藏!」

步登天大喜,貪婪之下稍稍忘了恐懼,想想卻又狐疑地:「那你為甚麼要這樣幫我?」

「我幫你是因為要贏這個電腦遊戲嘛,笨蛋!因為這遊戲還有別的玩家在玩的!現在成功讓你找到寶藏,我已贏了第一關,得到十萬分了!喏!好開心呀。」

步登天又吃一驚:「你的意思是,還有別的人……別的神,在一直玩我?」

「每個玩家所選定的操控角色都是不同的古代人,不能重疊的。」

「那你為甚麼要選我?」

「因為你為人夠狠,夠絕,夠卑鄙,戰鬥力又夠高咯。」

步登天聞言為之氣結,此時他的恐懼心情已漸平復,舛驁之性又開始被喚起來了,忍不住冷冷道:「你看來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小傢伙!憑甚麼卻要大爺我受你的操控?」說著握刀的手一緊,已暗自在提聚功力──雖然他也隱隱開始明白到,眼前這個根本只是人的影象,並不是人的真身。

那孩子微微一怔,隨即又笑起來:「早知道你會這樣說的了!你很不服氣,是不是?話說回來,要是設身處地,換成是我我想我也會感到很不服氣的。不過,步先生,在你打算發脾氣之前,我只希望你能明白兩件事。第一,你就是用上十成功力,把你面前這個電腦劈個粉碎,打個稀爛,也是絲毫傷害不到我身上的。難道你以為我真是個縮在堶悸漱p矮人麼?第二,我操──控你,對你不但一點壞處也沒有,而且好處還多著呢。莫忘記我們是坐在同一條船上的,我的目標只是最終贏得這個遊戲,拿到高分數,而我要達到這個目標,就不得不倚靠你,你不妨想想,試問我又有甚麼理由來害你計算你?有甚麼理由不想你好我好的?」

步登天聽他說得頭頭是道,一想確也有理。當下便即散去功力,放鬆下來:「這話也說得極是。」片刻又嘆氣苦笑道:「那你到底要怎樣才算是最終贏了這個遊戲?你要怎樣才會肯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