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天下第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李小牛的命運,是自從碰上申大老板之後,才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的。

李小牛的父親,是一位庸碌半世的退職老鏢師。父親在告老回鄉後不久,也就是在李小牛十歲的那年,就一病而死,遺下孤苦無依的兩母子,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未幾,母親也因貧病交煎而含恨身故,李小牛從此更成為孤兒,隻身東漂西蕩,要靠著偷雞摸狗,討飯行乞胡亂打混日子。

有一天夜堙A當他偷摸進鎮集上最大的一家“利豐隆”米店中正要偷點米糧時,卻不幸地被兩個如狼似虎的店夥給逮個正著了。兩個店夥不由分說,把他硬扯進後堂,正要動用私刑,先把他揍個半死再說,哪知李小牛畢竟自小跟隨父親習過一些粗淺功夫,又仗著年輕力壯,才三兩下便從店夥手下掙脫,更出其不意,一揮拳就把其中那較老弱的店夥狠狠打翻。

李小牛當下拔腿就跑,哪知才一轉身,卻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李小牛吃了一驚,抬眼一望時,頓然一連打了三個寒噤。

只見來人一身黑衣,體型剽悍,慘白的臉皮上一雙三角眼透著叫人無故心寒的凶光,站在那埵釵p淵停嶽峙,渾身散發著殺氣,憑李小牛的江湖歷練,一看而知絕不是個好惹的傢伙。

李小牛面色一變,結巴道:「大……大爺……」

黑衣人卻只冷冷盯著他,一言不發。

李小牛眼珠一溜,心念疾轉,為求盡快脫身,也管不得三七廿一,一咬牙,暗暗抬起右腿,使盡吃奶的力氣,一下便向對方下陰踹去。這是他在江湖草莽之中,摸爬滾打了這幾年間,從下三濫街頭混混身上學來的臨敵智慧:要就不出手,一出手就要直擊要害,以盡快把對方打倒,令對方一下喪失所有反擊力量為唯一目的,至於過程與手段如何,則絕不在考慮之列。

只可惜眼前這黑衣人絕非尋常江湖混混可比。李小牛右足才一抬起,脛骨就感到一陣徹骨痛楚,甚至還未來得及看清楚對方是如何以掌鋒切擊在自己脛骨上的,人已站立不穩,一屁股栽在地上。

看那黑衣人時,渾身上下卻像根本從沒動過分毫,仍自兀立如山,銳目眨也不眨地盯看著他。

李小牛心驚膽顫,一時也忘了痛楚,暗呼:「這下完了!」

這時候,申大老板就在黑衣人身後出現了。

申大老板有著天下所有大老板該有的圓圓臉龐,胖胖體軀,以及一個鼓鼓的大肚子,只沒有天下所有大老板面上應有的和氣生財的討好笑容。而且他的衣著打扮絕不華麗浮誇,只是一襲緞子長袍,一雙粉底官靴,腰帶上綴了幾顆明珠,左手無名指上也戴了個漢玉斑指。

他一邊抽著旱煙,一邊以陰沉的目光,打量著李小牛,一邊緩步走進後堂。李小牛登時有點頭皮發麻,感到對方看自己的目光如在看著一頭牲畜,似乎正在掂量著自己身上有多少精肉可割下來論秤拿到市場上零賣一般。

「這小子是誰?」

店夥道:「回大老板,是個來偷東西的不知死活的小毛賊!」

李小牛急不及待一骨碌站了起來,隨即熟練如流地裝出了一副最標準的可憐相,討饒道:「大爺饒命!求大爺可憐則個,小的已有三天三夜不曾有粒米下肚,這才會餓昏了頭,一時迷了心竅,求大爺網外開恩!小的以後是無論如何再也不敢的了!」

申大老板卻似乎連一個字也不曾聽進耳去,大概是聽得太多這種廢話,已聽得麻木。他只顧一直牢牢打量著李小牛,好一晌,才忽然問:「好小子!看你方才那兩下子,似乎還習過一點功夫,身手還不賴哩!」說著轉望黑衣人一眼:「是嗎?」

黑衣人微一頷首:「以他這麼一點點年紀,也算得不賴了。」

申大老板聞言滿意地點點頭,又轉向李小牛:「嗯,你今年多大了?」

李小牛訥訥道:「十七歲。」

「嗯,不錯不錯。」申大老板說著,在李小牛身周繞行了一圈,開始由頭到腳仔細端詳著他,那目光越發更像在掂量著一頭牲畜了:「叫甚麼名字?」

「李小牛。」

申大老板聞言一怔:「我呸!這是甚麼狗屁名字?你父母難道都是不識字的粗鄙農民嗎?」

李小牛搖搖頭,隨即卻又點點頭:「我爹娘的確斗大的字認不得幾個,卻不是農民……我爹生前是個鏢師。」

「哦,難怪會幾下把式!」申大老板想了想:「你父親已過世了麼?那你家中還有些甚麼人?」

李小牛又搖搖頭。

申大老板目光忽爾一閃:「那好極了。」

李小牛心頭不由一凜:這話到底是甚麼意思?這傢伙不是打算真的要把自己拿到市集上去賣吧?

接著,申大老板先斥退了兩名店夥,然後向李小牛把手一揮:「來,坐下再說話。」

李小牛登時受寵若驚:「甚麼……?」

申大老板一皺眉:「叫你坐你便坐吧。」說罷,已自顧在正中的一把交椅上大馬金刀的坐下來。

那黑衣人卻仍卓立一旁,看樣子是他的近身護衛之類。

李小牛呆了呆,心想反正如今已是肉隨砧板上,也只能見一步是一步了,遂依言在下首怯怯地坐下。

這時,下人進來,為申大老板沏上了茶。

申大老板先呷了口茶,才徐徐道:「告訴你,我就是這兒的大老板,人人都叫我申大老板,因為我的生意遍及南七北六十三省,不管是衣食住行,只要是你想得出來的生意,我都做,而且一直做得很好。」

李小牛聽著不由暗自吐了吐舌頭:不想今天竟誤打誤撞,撞著了一位財神爺!只是肚堳o開始不住嘀咕,實在不明白對方為甚麼要跟自己說上這許多話:難道他要請我為他辦甚麼事麼?只不過憑我這麼一個連兩頓飯也沒法吃得飽,一點屁本事也沒有的毛頭小子,又能為人家辦得了甚麼事?

申大老板又抽了口旱煙,忽地把上身微微俯前,兩眼瞇成一條細縫,神情語調都變得煞有介事地:「現在,我要你認真回答我一個問題。」

李小牛一怔:「大老板請隨便問吧,小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申大老板的胖臉上逐漸漾起一絲古怪的笑意:「你活了這些年,可曾有過甚麼夢想?」

這沒來由的一句話,頓令李小牛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甚麼?」

「我說的是夢想。難道你連夢想也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嗎?」

李小牛只好按捺下滿肚疑團,想了想,有點自傷自憐的苦笑道:「像我這種人,還能有些甚麼夢想?但求每天三餐兩宿不用愁,也就是了。」

申大老板聞言有些不屑地搖搖頭,隨即又正色地一字字道:「你是習過武的,告訴我,難道你這輩子從來就沒有夢想過,有一天能成為天下第一的武學高手的嗎?」

李小牛當堂吃了一驚:「你說甚麼……?大老板,你老人家不是在跟小的開玩笑吧?」

天下第一的武學高手!這對李小牛來說,簡直是連做夢也不敢想像能達至的荒謬「夢想」!李小牛忽然真有種放聲哈哈大笑出來的衝動。

申大老板面色一沉:「我哪有這閒功夫跟你開甚麼玩笑?」霍地腰板一挺,雙臂向上一揚,神態竟像完全變了另一個人,變成一個無比倨傲、豪宕、驕恣的王者,朗聲道:「你聽著!只要你現在跟我說,你有這個夢想,而你亦願意為這個夢想而窮盡一生之力去追求,去奮鬥的話!我就保證能夠幫助你達成它!」

又一次,李小牛完全呆住了:這人難道是個瘋子不成?

他腦中亂作一團,良久,才能支吾地勉強迸出了一句話來:「這個……我真是做夢也不曾想過……」

申大老板冷笑著:「莫非你是懷疑我沒有這個能力?」

李小牛只有苦笑:「小的不敢……」

申大老板低頭想了想,又道:「那你定是心堜_怪,我為甚麼平白無端的要這樣幫你吧?」

李小牛點點頭。

申大老板曖昧地笑了:「放心吧,我是個生意人,從來不會做虧本的生意!我幫你,當然是有條件的。」

「那是甚麼條件?」

「條件現在不忙說。我要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想不想成為天下第一,萬人仰望的武學高手?想不想跟我達成這宗交易?」

李小牛剎那思潮洶湧,心亂如麻。

天下第一四個字,不管是多麼可望而不可即,卻是多少習武之人一生魂牽夢縈,一直念茲在茲,捨生忘死,不惜一切也要追求達到的至死不渝的夢想?這四個字有如一個魔咒,多少年來一直令天下武林人士如痴如醉,如瘋如狂。為此可以絕聖棄智,可以殺身毀家,可以六親不認,可以忍受無窮痛苦,無窮寂寞孤單,畢生成其奴隸而不悔;可以因之血流成河,白骨盈野;師徒親友因之反目成仇,生死相拚;可以為此陰謀百出各出機杼;可以為此將人性天良都在頃間喪盡……

如今,申大老板卻將這個巨大誘惑一下擺在了他面前!

生命對李小牛來說已是如此乏味,如此令人絕望,就算這真的只不過是一場大夢,一場最荒謬的把戲,只要能在剎那間迷醉其中,滿足其中,那又何妨?那又有甚麼不值得的?以李小牛如此慘苦之身世,無望之前途,悲涼之人生,一無所有之境況,又有甚麼是可以輸掉,或者怕輸掉的?

李小牛就那樣呆呆想著,呆呆地靜默地想著,好半天也難以有所決定,這時卻聽肚中饑腸忽然咕咕一陣響動,這才想起自己三天未曾吃飯,早已麻木的飢餓感一下又開始鋪天蓋地折磨著他的腸胃了,李小牛實在餓得難受,只想一切快點完結。

於是他終於深吸一口氣,毅然一咬牙,一點頭,斷然地:「想!我好想好想!」

申大老板聞言仰天一陣大笑:「好!真太好極了!那一切就從你這句話開始!」稍頓:「嗯,今天晚上,你便在這兒暫住下來吧。明天一早,我便會馬上為你安排一切!嘿嘿,你就準備著吧!準備開始接受一個精采美滿的全新世界吧!你的人生從此將會打開全新的一頁!」

申大老板說著,便站起身來,正要走出門去。

李小牛卻忽然怯怯地開口:「大老板……我餓了,可不可以先賜我……一頓吃的?」

申大老板一呆,隨即又自大笑不已:「行!吃飯罷了!人來,馬上給我備一席上好酒菜來!」

下人應諾而去。

申大老板又笑望著李小牛:「你知道嗎?由今天起始,你這輩子是再也不用挨餓的了。」

李小牛大喜,當即拜謝在地。

申大老板一把將他拉了起來,就在大笑聲中頭也不回地領著黑衣人揚長而去。

 

當夜,李小牛在飽餐一頓之後,馬上就被下人如待上賓般接待著,帶進一間上房更衣沐浴安歇。

李小牛一直飄飄然如在雲端,迷迷糊糊地接受著這一切。

天下竟有這樣荒唐古怪的事,片刻前還是個一無所有,受盡世人輕賤的卑微小子,竟然就在一忽間搖身一變,得到了富家公子少爺般的待遇。

如果這真是個夢,他只希望這個夢不要太快就做完。

 

翌日一早,下人進來把他喚醒,服侍他盥洗已畢,便把他帶到前廳用茶。

只見申大老板與黑衣人都已在廳上等待著他。

李小牛也不客氣,向二人施了個禮,一坐下來便抓起點心塞進口中大嚼。

席間,申大老板向他介紹了黑衣人的身份與姓名,原來黑衣人叫作田破軍,果然是他的貼身護衛。

李小牛但覺這黑衣人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心中對之不免著實存有七分畏懼。

申大老板直等他喝足吃飽,才表示要帶他去一個地方。

李小牛問要去哪堙H

申大老板只笑不答。

李小牛無奈也懶得再問。

三人走出米店大門,見早有一輛寬敞豪華的馬車停在階下。

三人登車上路,馬車瞬即平穩地馳上官道,直朝城外飛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