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The Experimenter
試驗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91

我向前走著。這兒一眼望不到頭,又暗,又窄,大家排成一隊,一個接一個往前走。我好想看看我前面的人的樣子。她穿著格子上衣,紮著辮子。她從來都沒有回過頭,其他人也都沒有回過頭。我跟著他們,走了多久呢?

對了,這是我最初的記憶。

我進隔離室的機會很少。除了小時候調皮被老師逮到的幾次,大都是因爲愚笨的我達不到教授的要求而被處罰。隔離室堣炯ㄗS有,我只能自己跟自己玩。每次來,我都被隔壁傳來的喊叫聲煩得半死。住在隔壁的是摩根教授的孩子,聽說是受了刺激被長期關在堶情C有人從外面經過,他便肆意地嘻笑,自言自語老半天。我生怕被他聽見,從他門口走都會屏住呼吸,把頭使勁扭向一邊。

要是有誰碰上他同樣怪異的父親就更倒楣了。忘不了第一次見面,他指著我們問旁人:“他們就是那群E嗎?”輕蔑的語氣好像爲難髒了他的嘴。憐h教授中摩根教授的資歷最高,可正是這看似不可或缺的人教會了我什洛s“歧視”。他從未正眼看過我們,從來視我們於無物,只有“女神”的存在是他關心的( “女神”的名字叫海倫,是一台擁有人格的電腦)。爲了和“女神”接觸,他曾經切斷了胼胝體,直接把“女神”的終端連接到神經系統上!當時落下的後遺症現在還不時發作。

想來,隔離室都是些不好的回憶。有一回老師還把我忘了,害得我在堶掛蒝膇b了三天,成天聽著旁邊的瘋子大喊大叫,想起來就恐怖。好想回到我自己的房間去,小雖小,遠比這媯峈A得多。

我所有的寶貝都放在房間。小時候大家都把自己的寶貝藏在閱覽室的一個小夾縫,彼此心照不宣。等我有了自己的小盒子,就把東西挪了地兒。盒子埵釵P學送我的課程表,特別精致,還有我8歲時掉的一顆牙,撿來的一塊漂亮的石頭,我還把我寫的第一首詩也放了進去。現在我很少寫詩了,老師總把它當作我能力指數偏低的原因。我喜歡看書,小小的書架堻ㄛO從派姬那兒搜刮的書。說到衣櫥,我簡直想象不出有幾大櫃衣服是什炤P覺,那得怎洵鴽r?平時我們都穿統一的服裝。琥珀一穿運動服就把領子立起來,還跟男生一樣把短袖衫的袖子擼到肩上,顯得好幹練;逮到戴帽子的機會,A班的女生還特意在帽子外邊留幾縷頭髮(我只會把頭髮統統塞進帽子堙A醜死了)。往外延伸的窗戶看不到外面,堶惇O各式各樣的立體影像。我最喜歡的是“海底世界”,我可以把手伸進去抓“魚”。晚上睡不著時,我就把燈熄了,看來回遊動的魚。

就寢的鐘聲響了,就此擱筆。希望老師明天準時放我出去,別再把我忘了。

 

95

上午的課很沒意思,一向如此,教授也教不出什洧荂C聽A班的人說,他們做了個有趣的實驗。在每個人腳心上塗上一種淡藍色的液體,然後貼上小電極,通電時就像搔癢一樣,好玩極了!可等我去實驗室時根本沒有他們說的那些,害得我好沮喪。

對了,從A班轉來了一個叫蘇珊的女孩兒。齊耳的短髮,兩眼有神,包圍在她四周的空氣顯得比別處更清澈似的。A班和B班的人興奮點不同,剛開始我還爲她能隨意調換感到奇怪。接觸之後,我發覺她不管做什洧くㄓ韘P齡人來得成熟穩重。記得我剛到研究所時,推開門,一張張陌生的臉審視著我。老師讓我表演拿手的節目,四歲的我使用心靈致動,得意洋洋地把筆浮在空中,結果惹得全班同學一片不屑的“噓”聲。那個時候我真是傷心極了。由於在外面生活的時間不長,我幸運的沒給隔離。要是跟那些動不動就哭,成天喊著“找媽媽”的人一樣,我就得經過一周,最長一個月的隔離期才能加入。

與以前相比,現在的我到底有沒有進步?爲了打發時間,也爲了“不讓我們變成頭腦空空的人”,我在學與不學、學會與學不會之間徘徊不定,只是一再重復過去。爲什洹琱ㄞ鉆釦O人一樣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洸O?好像有白翦蒙住了我的雙眼,讓我一直渾渾噩噩地虛度光陰。

 

101

今天李教授上課時情緒浮動特別厲害。他漲紅的雙眼,看起來有點兒嚇人,中途停下來幾次,差點上不下去。好不容易捱到下課,他急匆匆地走了。聽說研究所要停止他的實驗專案了,就是“夏娃”的專案。上二年級時,我陰錯陽差地走進不准進入的二樓,在那兒遇見了一個黑髮的女孩兒。我一看便知她是“夏娃”,普通人怎洛i能那洵?毫無瑕疵的面龐,端正分明的五官,像極了希臘神話堛漱k神。早就聽人說“夏娃”們沒有表情,想不到果然如此。她的臉雖近乎完美,但卻缺乏一種生氣,好像不知道怎樣才能有表情,如同抽掉了靈魂的木偶。

由卵子單獨培育而成的“夏娃”,智力、視力、聽力殘缺,除了擁有完美的外在,她們一無是處。過去就有人批評李教授的實驗中看不實用,這幾年沒有新的突破,它的前景不再被看好。我聽別的教授們背地媊魚蛂G“不過是一堆蛋白質,癟腳的生物學家都做得出”。教授爲人很好,讓他的心血付之東流,我覺得太過分了。經過休息室,我看見李教授捂住臉,肩膀不停地抖動。他是在哭嗎?爲什洧C個人都不能如願以償呢?

(這是後話,夏娃1號、3號、4號被毀後不久,研究所要李教授捐出仍在培育箱中的夏娃2號,以作移植之用。教授說2號有缺陷,不肯放手。我想他是想留下2號作紀念。在高層的施壓下,他最終妥協了。手術成功,移植的母體卡洛琳出現了嚴重的自殺傾向,她的腦組織在急速老化。沒過多久,如同夏娃的神情重現在她的臉上。高層想要毀滅的,卻噩夢般回到他們眼前。移植手術以失敗告終。卡洛琳現在還跟著教授,腦部無法挽回,不過是回到從前而已。)

 

102

新來的女孩兒和我說話了!剛開始我以爲她是智慧型的,沒想到她還那珊u雅。她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迷死人了。她的身上有我欠缺的東西,我好想接近她。猶豫了好久,我鼓足勇氣對她說:“我們做朋友好嗎?”她羞澀地笑了笑(好可愛)……“好。”我迫不及待地帶蘇珊去了天臺。天臺是個極大的溫室,堶捱媯蛩々ㄡM的植物,從頂上的玻璃往外看,可以看到天空中流動的雲,寂寞的時候,我就愛往這兒跑。以後蘇珊可以和我一同分享它們了。我流連在頭頂上一小方天空的無限遐思之中。蘇珊只是靜靜地仰望,最初的訝異與喜悅不見了,她落寞的側臉有著超出年齡的沈重。我有點擔心。

我們一起上課,一起玩,我不像以前總是獨自一個。我越來越喜歡蘇珊,她說話的樣子,笑的樣子,還有我永遠學不會的優雅。與她在一起,總有種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我模模糊糊地覺得,這就是母親的感覺。

印象堙A惟一可以稱爲母親的人,是多年前那個年輕的女人。她牽著幼小的麗茲來到研究所,麗茲哭喊著不讓她走。女人留了幾滴眼淚,以後再也沒來過。剩下麗茲在隔離室整整哭了一個禮拜,哭得都脫水了。說什活爲了我們好”,因爲我們跟他們不同,就把親生骨肉抛棄,任其自生自滅。即使從未感受過的人,像我,也知道所憧憬的父母不該是這樣。忘不了蘇珊形容自己的母親時滿臉的幸福。她的母親拒絕把蘇珊交給研究所,帶著幼小的她四處飄泊。每每提及母親,即便是分開多年以後,我仍然能感受到深深烙印在蘇珊心中她和母親共度的七年時光。我常常想象著自己是她,我會跟母親撒嬌,吃她親手做的飯,想必香甜無比;在她身邊睡覺,摸摸她的臉,還要偶爾發發小脾氣。我是那炫u切地感到,從蘇珊身上傳遞過來的點點滴滴,彌補了我沒有母親的缺憾,也填滿了我曾經空空蕩蕩了無依託的內心。

 

1019

老師公佈了一條消息,A班和B班要合併了。終於可以看到A班的人了,我的心情激動無比。蘇珊輕輕地一笑。她一定是笑我像個小孩兒,爲點兒小事就高興得不得了。

“有什泵n高興的”琥珀又插話了,“A班的人有那泵n嗎?”

不好也比你強百倍啦,我心想。琥珀這種人,別人說東她說西,專愛給人澆冷水。有個高層主管的父親撐腰,她就有恃無恐,天天神氣得不行。哪兒有人讓男生們賽跑,誰跑得快就給誰玩從外面帶來的玩具的?上次安把她的娃娃偷偷拿出來玩,她發現後竟給了安一個耳光!平時,她最愛欺負愛蜜兒,動不動就對她惡語相向。愛蜜兒從不反抗,只會深埋著頭,使勁兒揉搓衣服的前襟。她越不反抗,琥珀越囂張。往往等愛蜜兒發出蚊子般微弱的哭泣聲,琥珀才肯罷手。愛蜜兒瘦小的身體羸弱不堪,缺少營養的發色淺得近乎純白,看起來怪可憐的,不明白琥珀爲什玻`看她不順眼。

琥珀的話絲毫沒有毀掉我的好心情。我天天盼著A班的人來,上課老走神兒。他們長什狩邡遄H蘇說,看到你我就明白望穿秋水的意思了。她始終對合班的事沒興趣。我纏著蘇,問她關於A班的事。“A班男孩子多……,他們上課不聽講,在實驗室堮憔ˍD,教授放心讓他們做這做那”她皺了皺眉,“他們經常惹班堛漱k生哭……”。教授?我詫異了。他們從來沒表揚過我,老說我不夠集中。難以想象,那個總對我喊“精神力!用精神力!”的老頭兒會表揚、稱讚什洶H。還有,爲什洛L們惹女生哭呢?我頭大了。A班的是些什洶H呀!

 

1031

可惡!可惡!可惡!太過分了。這就是我期待的A班嗎?都是些蠢男生。尤其是其中一個,最可惡。他進來後的第一句話竟是“什牲嚏K…B班的女生真醜”。我蒙了。

“只有你例外”他來到蘇珊面前,很陶醉地微眯著眼說道。當時全班的人都在看他,我恨不得掐死他。

“少來。”蘇擺擺手。若換成派姬,早給迷得七暈八素了。蘇把他介紹給我:“叫他艾爾威斯就行”,轉而對他說“這是我的朋友蒂娜”。我猶豫著怎炮}口,艾爾威斯看都沒看我一眼:“不用!我不想知道。”他旁若無人地對蘇說著他的臺詞“你知道我多想你……”。

我完全愣在那兒了,不知怎玷鴐O好。我好想哭,鼻子酸酸的,委屈極了。早知是這樣,我還期待個什洮l?有蘇在一旁安慰,我還覺得好過點兒,沒曾想老師重新安排座位,沒人願意跟愛蜜兒坐一起,蘇就充當了老好人。我只好眼巴巴看著蘇忙著照看愛蜜兒,把我晾在一邊。全怪琥珀,要不是她,韓就不會把愛蜜兒放到蘇旁邊了。韓越來越過分,他吃定蘇了。以前的蘇絕不會對人這洧汀平p從。不知從什洫伬堈}始,她看韓的眼神變得好溫柔。架副金絲眼鏡的韓,一股濃濃的書卷氣很招女生喜歡。他從不發火,無論對誰都很親切,即便你的話多無聊瑣碎,他都認真地聽完,中間絕不打斷。而且他的知識淵博,艾德溫五花八門的問題都難不倒,他同樣深得男生的擁護。因爲韓各方面都那洛X慼A蘇才對他另眼相看嗎?我隱隱覺得,蘇和其他女生著迷的神情不同,她的目光更加理智和熱切,令我無法直視。我對自己說,什洶]沒有改變,蘇仍是我的朋友。

艾爾威斯,還有韓,合班的第一天就多災多難,誰知道往後還會發生什洧ヾH

 

112

看到老師手堛漸d片,我恍然大悟:美國國家公園的景象,若伊畫的就是這些石塔。很早以前我們在老師的指導下畫自己的夢、畫隨時在腦中閃現的東西。這為等i以代替物理練習,在透視訓練時使能力穩定地發揮出來。大多數人看到的都是些模糊的黑影,無法精確地描繪。若伊能看得特別清晰,她的畫都那洫摁搹p生。她畫過很多稀奇古怪的畫兒:高聳入雲的建築,飛翔著發光的動物,還有各式各樣叫人眼花繚亂的機器。許多細微的地方逼真的程度,非親眼目睹很難憑空捏造。理論上講,擁有超感官知覺的人也能夠預知未來。但是預視力的開發可遇不可求,可依循的特點幾乎沒有,先天條件的優劣往往起決定作用。同樣以畫風逼真見長的艾德溫,在他的論文《自然界演變》媦g過關於未來的事。他說的話前言不搭後語,很難讓人相信他真能看到。若伊的厲害之處,在於她能對一項至今無人知曉的科技的構造、基本原理做出詳細介紹,能夠事無巨細地講解它的用途,就連局部零件的材質都能逐一說明。換成普通人,哪怕絞盡腦汁也不見得有她說的一半清楚。如果她不是想象力異常豐富,邏輯思維又無懈可擊,那泵o無疑是個貨真價實的預知力者。無怪乎全班只有她的畫本要定期拿給上層查看。

不但如此,若伊的念力誘導、實際應用也是全班最厲害的。她是上層重點栽培物件,可惜她對此漠不關心,沒有什炫鉏楣呇o的心弦。她從不在我們面前表現她的能力,或炫耀自己的天賦。平時我們視爲生死場的能力評定,她只是輕描淡寫地做幾項規定的內容交差。她的固執、深沈顯得與我們格格不入。我問她怎洶~能看得清楚,她想都不想隨便說道:“集中精神。”可我無論怎炮陘內諯哄A也做不到她那樣。唉,所謂天賜異能,普通人果然只有眼紅的份。

優秀的人自然也有優秀人的苦惱。每次從上層區域回來,她整張臉發青,陰鬱著,沈默不語。蘇說若伊很可憐。我也很可憐啊,我的才能有她的十分之一就不用那洧祗W了。最近,我不得不努力再努力,硬著頭皮認真聽課,連試驗也不敢鬆懈。自從加了新課,派姬突然博得了老師的歡心,說什泵o對數位的敏感讓人驚訝。大家跟著老師讚歎的口氣,盲目地佩服起她來。只有我妒忌得要命,派姬的水平明明跟我差不多。小時候我騙派姬說自己是外星人,說了我們星球的事兒,還說想看我坐的飛船就得聽我的命令。結果派姬深信不疑,她逢人便說,害得我都不知怎爰穧悎v和同學解釋。隔了好久她還央求我讓她看看飛船。我簡直服了她。憑什炬{在她成了萬數f目,我被當成白癡?不公平!再累也得堅持,撇開別人不說,至少不能被派姬落下。

 

45

說起天才,我有個同學,還在我很小時候就離開了。智商高達500的他,每次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臉就通紅通紅。若不立刻讓他坐下,不出幾秒他准保哭出來。亞當是一個神經纖細到極點的男孩兒。等我醒悟到他百年難遇的才能和他所代表的人類極限,已是多年之後的事了。大家普遍記得的是他的驚人之處,至於他到底是個什狩邞漱H,沒人說得清。

我模糊記得,他在我們一片豔羨的目光中被帶走。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又見到了他。

“我感覺好極了,從沒這泵n過,我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他嗡嗡的費力地說著,氧氣罩遮住了他大半拉臉,身體瘦得剩下皮包骨。他的頭,確切地說是他的後腦不合比例地增大了,呈倒三角形狀。碩大的腦袋使他不能平躺,紅紅綠綠的管子插滿了全身。

“再過一段時間,我就可以抛棄這個不方便的軀殼,有個完美的身體了。”

“載體並不重要。肉體太麻煩了,我現在還需要營養物質維持。”他使出全身力氣膩_棒子似的胳膊,指了指脖子上的活塞“挺方便的,直接吸收。”

“只要精神還在,肉體怎狩佼ㄤL所謂。醫生說到時候我就可以隨心所欲了。你們不認爲很刺激嗎?”他笑了,胸前劇烈起伏起來,痛得他喘不過氣。

“別激動!你的身體承受不了情緒波動。”守在一旁,一直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審視我們的醫生發話了。他要我們別來打擾他。

“謝謝……”臨走時,我聽到他用微弱的聲音說道,“你們來看我。”我清晰地記得他大口大口吸著氧氣,戀戀不捨地望著我們離去的模樣。那之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去年研究所舉辦了一個交流會,從外面來了好多人。會上的主持者說他們研發的電腦與別不同,它是有思想的。它幾乎能回答我們所有疑問。有意思的是,要是問了一個既抽象又古怪的問題,它的螢幕會出現2秒鐘的震動。

正當我想爲自己的發現向同學們吹噓,意外地看見了當年亞當身邊的醫生。他正興致勃勃地爲其他人介紹這台電腦的CPU,特別強調了它的獨特之處:“……一個飛躍,多年來我們太依賴機器的結果,使我們被它束縛……我們必須跨出‘電腦的智慧超越了人腦’的誤區,我聲明這是一個謬誤,我們發現了完全能與之相媲美的替代品……五年前我們開始著手這項實驗,由於提供了一個合適的載體,因此大家現在看到的……”

年幼的我尚不能完全理解他話中的含義,只是依稀覺察出背後不可告人的秘密,本能地感到恐懼。這件事在沒有任何人過問的情況下不了了之了。偶爾想起那時機器發出2秒鐘的震動,不是由於本身的錯誤,不是出了故障,而是屬於一個曾經鮮活的身軀特有的,我就不自覺地難過起來。亞當,這就是你渴慕的承載你那巨大精神力的身體嗎?

的確,在細小的盒子中儲存的精神是永琲滿A存在於超脫了物質包裹的純粹精神世界。從某種意義上說,它(他)到達了人類在遙遠的未來才能到達的“歐米茄點”——生命不僅能控制宇宙中所有的物質和力,而且能夠儲存邏輯上可能獲得的一切知識。但是,永琲犖諯姘鵀p今的“它”來說還有何意義?作爲人類的亞當被抹消了,現在的“它”只是本能地求得生命的延續,通過每天機器隆隆的運轉聲證明自己存在。以這樣的形式“活著”的他,當初爲了什炳丳顙倩憿H他的靈魂將依附到什泵a方去?

我只知道,以後再沒有人記得那個愛臉紅的亞當,可憐的亞當。再追究下去,我怕我會看到噩夢堣~會看到的情景:由每個灌狀接點頂部的光感受器向地下2米的地方延伸,延伸到另一端,在各種線纜的集結處——淹沒在密集電纜之中的亞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