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明宇在一收回力量之後,頓時感到腿軟,整個人支持不住地倒了下去。

一旁的玲奈見狀,連忙扶住了明宇,同時手上開始將純淨的神聖能量注入了明宇的體內。

由於神聖力量擁有治癒性,所以很快地明宇的精神和體力就恢復了過來,很快地就看到了明宇精神奕奕的樣子。

而豔兒則是帶著點歉意望著明宇,因為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對明宇出手那麼重,所以她深怕明宇會因此而討厭她,不由站在了一旁不敢說話。

明宇看到豔兒的樣子,不由訝異地問道:「豔兒妳怎麼了呢?」

豔兒一聽到明宇的話後,不由大哭了起來,同時撲到了明宇的懷裡。

明宇看到眼前的情況不由一愣,很自然地就拍拍了豔兒的背,同時眼神向著玲奈詢問著現在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

玲奈則是以搖了搖頭來回答明宇,表示她也不知道豔兒是為了什麼會這樣。

明宇無奈,只好輕輕地豔兒的身子給扳了過來,同時柔聲問道:「豔兒怎麼啦!有什麼不快樂的事可以告訴主人喔!不要再哭了,這樣主人會很心疼的。」

明宇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懂得這樣說的,反正就自然而然地說了出來。

而豔兒在聽到明宇的話後,不但沒有停止哭泣,同時還哭得更加地厲害。

好不容易豔兒停止了哭泣,明宇的心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主人!你不會討厭豔兒吧!」

豔兒不哭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個,讓明宇有些訝異。

「我為什麼要討厭豔兒呢?豔兒又沒有做什麼讓我不高興的事啊!」

「因為..因為豔兒傷了主人,豔兒知道自己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請主人處罰豔兒,但是請主人一定不可以討厭豔兒。」

聽到豔兒哭泣的原因竟然是因為這個,明宇不由心裡覺得有些好笑,不過他同時也感覺到了豔兒對自己的依賴,心裡不由升起了絲絲的暖意。

「那好!就罰豔兒給主人打一下屁股。」

明宇說完就將豔兒的身子轉了過來,同時將豔兒的屁股翹得高高的面向自己。

豔兒被明宇這樣突如其來地動作給嚇到了,連忙想要掙脫,可是明宇早就已經預料到了豔兒一定會反抗,所以他早就以眼神示意玲奈幫忙,因為這樣豔兒再怎麼掙扎也跑不掉了。

看著豔兒那穿著黑色小皮褲的臀部,明宇突然欣賞了起來,同時手也不自覺地摸上了豔兒的豐滿的臀部。

當明宇的手一摸到豔兒豐滿臀部時,豔兒發出了一聲呻吟聲,同時不斷地扭動著,但是卻已經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麼激烈了。

正當明宇有些沉醉於眼前的美景時,一聲咳嗽的聲音打斷了他。

咳嗽的聲音正是幫助明宇捉住豔兒的玲奈所發,只見玲奈正用一種懷疑的眼光望著自己。

對於玲奈的注視明宇不由有些心虛了起來,連忙將手移開了豔兒的臀部。

同時明宇心裡不禁覺得奇怪,怎麼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和行為產生呢?自己應該不是一個這樣的人啊!

正當明宇心裡正在奇怪於自己怎麼會做出這麼失禮的事情時,玲奈說話了。

彷彿是感覺到明宇心中的疑問一樣,玲奈解答了明宇心中的疑惑。

「主人不用覺得奇怪,因為豔兒妹妹本身就是妖豔魔女一族中的一份子,而妖豔魔女一族其身體會散發出一種很特殊的吸引力,讓人不自覺地會對她們產生欲望,主人這樣的反應已經可以算是不錯的了,有的人一跟她們一族的人接觸到就馬上撲上去,所以主人不要覺得自己很奇怪。」

聽完玲奈的解釋,明宇不禁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不過他倒是想起了剛剛那種心中突然升起的欲望,還好自己有玲奈在身邊提醒自己,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而豔兒在發現明宇的手離開自己的臀部之後,心裡不由有種淡淡的失落感,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不過她倒是對剛剛那種感覺覺得很舒服,有機會的話她還想再試一次。

「我看今天就練到這吧!我去準備一下吃的,妳們兩個先去洗澡吧!馬上就可以吃飯囉!而且我今天還買了妳們兩個最愛吃的煎餅,保證讓妳們兩個吃個夠。」

明宇說完之後便起身離開去準備三人的晚餐,而留下了玲奈和豔兒在當場。

「豔兒妹妹!妳剛剛這樣做會害到主人的,以後不要再這樣了,知道嗎!」

「可是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是主人突然來這一下,我也有點措手不及啊!以後我會注意點。」

豔兒在聽了玲奈的話後,不由吐了吐舌頭,同時替自己解釋。

「唉!不是不讓妳跟主人有親密接觸,只是因為主人現在的力量不夠,沒有辦法去消化和供給妳所需要的能量,過早的親密接觸只會對雙方造成傷害而已,根本沒有辦法長久。」

「是的,姐姐!我知道了。」

豔兒一副小孩子做錯事的樣子,點著頭認錯。

「好啦!姐姐也不是要怪妳,因為姐姐也知道妳的體質本來就比較特殊,所以姐姐以後也會幫妳注意的,現在我們先去洗澡吧!」

玲奈說完便露出了笑容,同時拉起了豔兒的手,兩個人嘻嘻哈哈地往浴室而去。

在明宇非常積極地練習之下,他對力量的控制有了很大的進步,同時他現在也能將更多的能量納為己用。

雖然在面對兩女的時候還是不免會落居下風,但是已經沒有了前幾次那種狼狽的樣子,即使最後會敗,但是卻已經可以讓兩女在跟他練習時多花幾分精神了。

而兩女心中也暗自驚訝於明宇的進步,由於她們每天都跟明宇練習,所以對他的進步速度有深刻的體會,雖然現在的明宇在她們的眼中還不算什麼,不過他進步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每天跟他練習都不能用同樣的方式,兩女也在不知不覺當中認真了起來,同時也期待著明宇帶給自己的驚喜。

而在這段練習的期間,明宇也不間斷地進行著心的鍛鍊,他發現心的鍛鍊雖然在當下不一定有什麼效果會產生,可是當他運用在對力量的控制和對敵時,他發現自己有了極大的改變,同時對環境的感受力也有著極大的轉變。

平靜的生活就這樣過了好一陣子。

而就在今天早上,明宇正準備要去拿報紙的同時,驚訝地發現信箱裡竟然有兩張邀請函,而那兩張邀請函上分別為金色以及綠色,明宇在驚訝之餘連忙打開了金色的那封,只見裡面清楚地用大字寫著:「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而另外一封裡面的大意則是邀請明宇去參加什麼暗皇挑戰盃的,在看完兩封邀請函之後,明宇的心中突然覺得一頭霧水,搞不清楚這兩封邀請函是何人所寄,也不知道是什麼人跟自己開玩笑。

一想到這,明宇不由起了好奇心,本來他想要把這兩封邀請函當作有心人的惡作劇,可是後來仔細一想,敢這樣跟自己惡作劇的人,恐怕應該是自己的好友吧!這也讓明宇決定要去看看,因為那什麼暗皇挑戰盃的聽起來好像蠻特殊的,自己長這麼大還真沒聽過什麼暗皇挑戰之類的東西。

在決定了之後,明宇便把兩張邀請函給收了起來,同時在收起來之前仔細地看了上面的邀請日期。

他赫然發現金色那張邀請函上面的日期竟然就是後天,這個發現讓他不禁有種做夢的感覺,因為那代表著他馬上就要見到這金色邀請函的主人了,他不由心裡開始思考起了各種可能性。

但不管是那一種可能性,明宇都沒辦法可以跟眼前這神秘的邀請函扯上關係。

在想了一陣之後,明宇終於決定不想了,反正馬上就可以見到這金色邀請函的邀請人,自己也不用那麼著急,如果有危險的話就跑不就好了,現在自己的力量應該也進步了不少,打不過應該也可以跑得掉吧!

而對於那什麼暗皇挑戰盃的,明宇倒是抱著想要去觀望的心情,因為既然說是什麼挑戰盃,那應該到時候會有許多所謂的高手會出現才對,自己看能不能藉著這個機會偷學一些高手的招數,看看跟自己領悟到的到底是差在了那裡。

心中的計畫一定,明宇不由把這些事給拋到了腦後去,接著就去把還在睡美容覺的兩女給挖了起來。

在一個沒有一絲陽光的幽暗房間裡,一名黑衣人正站在了一旁,同時在他的左側,有著一位臉上帶著面具的男子坐在其上。

「挑戰盃的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了?」

出聲問話的是那名臉上帶面具的男子,那面具彷彿有著一種特殊的魔力一般,讓人望之會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

「主上!我們已經將邀請函分別寄給了有資格參加挑戰盃的各大勢力。」

原來那名站著的黑衣人是那名帶面具的手下。

「很好!那你可以下去了,順便將之後的計畫安排一下。」

只見黑衣人很恭敬地向著那名臉上帶著面具的男子行了個禮便退了下去,留下了那名帶面具的男子待在了當場。

過了一會,只聽到那帶面具的男子以不同於剛剛的聲音自語道:「這次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可以將那些名門大族一網打盡,同時可以讓我族再度地君臨天下。」

說到最後,那名男子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這時,如果仔細地觀察,可以從那面具中流露出來的眼神,看到裡面閃動著一絲莫名的興奮以及一絲的貪婪。

明宇本來還不錯的心情被兩張莫名其妙的邀請函給打亂了,因為這兩封邀請函連出自於何人之手他都不清楚,那種完全弄不清楚狀況的感覺讓他感到有些心煩,所幸這些情況在他看到豔兒之後就消失了。

當明宇一進到豔兒和玲奈所住的房間裡,首先映入眼廉的是兩女穿著絲質睡袍的模樣,而且豔兒懷裡還抱著一個很大的小熊抱枕。

走近一看,明宇不由自主地深深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

兩女所穿著的睡衣是屬於不同型的,豔兒身上穿的是一襲黃色絲質的睡衣,透露出了可愛的氣息,而玲奈則是穿著純白色蕾絲邊的絲質睡衣,將她那種發自於自然的聖潔氣息更加地突顯出來。

看了好一會,明宇才有些捨不得地將兩女叫起床,這幾天他都是擔任兩女鬧鐘的角色,雖然兩女都不用上課,但是由於兩女都有要看的電視節目,而由於明宇幾乎每天都會比較早起,所以她們兩個便拜託明宇到時間要叫她們兩個起床。

悄悄地靠近了豔兒熟睡的臉龐,明宇突然起了想要惡作劇的念頭,只見他輕輕地用衣服的一角,然後慢慢地、很輕柔地搔著豔兒的鼻子。

而豔兒在被這樣搔擾之後,先是伸出手來想要把這個讓她感到難過的東西撥開,可是明宇那會讓她如願,只要豔兒的手一伸過來,明宇馬上就移開。

沒過多久,豔兒終於放棄了繼續跟這東西的爭鬥,於是她一個大翻身,整個人翻到了另外一面去,想要藉此來躲過這個搔擾。

明宇那會這麼簡單地就放過她,不動聲色地再繞到另外一邊,用與剛剛同樣的方式繼續挑弄著豔兒的鼻子。

最後,豔兒終於忍不住地打了個噴嚏,整個人有些無力地坐了起來,可是即使她坐了起來,但是手裡卻還是抓著那個小熊抱枕。

「豔兒!豔兒!該醒醒囉!起床的時間到囉!」

明宇一邊拍拍豔兒光滑的臉蛋,一邊呼喚著。

突然,豔兒將手中的小熊抱枕往旁邊一丟,接著在明宇還來不及反應的當下反身抱住了明宇,就像她剛剛抱小熊一樣。

「還是抱主人的感覺最好!」

豔兒低頭喃喃自語著。

明宇也早就習慣早上被豔兒這樣抱了,不過他還是露出了笑容,接著很親切地說道:「豔兒乖!起床的時間到囉!不要再賴床了。」

豔兒只是無言地點了點頭,但是環抱在明宇身上的手卻沒有任何一絲鬆動的跡象。

察覺到這情形的明宇,臉上不由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正當明宇準備要再說話的同時,豔兒卻自動地把手放開,同時用極快的速度往廁所跑去。

明宇看到豔兒突然的反應之後,不由呆楞了一會,隨即對眼前的情景無奈地搖了搖頭,因為接下來要叫的玲奈可比豔兒難叫得多了。

因為叫豔兒起床,頂多就是要讓豔兒抱上好一陣子而已,可是如果是要叫玲奈起床的話,那可就沒這麼地輕鬆了。

緩緩地移到玲奈的身旁,看著玲奈聖潔的臉龐,明宇不禁覺得自己好像突然被迷住了,因為玲奈不只是擁有著天使般獨特的聖潔氣息,同時因為玲奈的外表很像是大姐姐,明宇常不經意地發現到玲奈豔麗的一面,或許玲奈比豔兒更妖豔也說不一定。

而且每次明宇看到在玲奈身上出現的聖潔氣息和豔麗的感覺混合在一起時,他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要凝視著眼前這位美麗的天使。

正當明宇沉醉在玲奈那種迷人的睡態之中時,玲奈忽地睜開了眼睛,同時兩顆明亮的雙眼像是在找尋著什麼一樣。

當她一看到明宇的存在之後,不由整個身軀緊挨了過來,同時張開了那鮮豔欲滴的紅唇,重重地吻上了明宇。

是的,這就是明宇覺得玲奈比豔兒還難應付的原因,也不知道為了什麼,每次叫玲奈起床時,同樣的事情都會發生一遍,雖然這是一種很香豔的經驗,不過明宇還是覺得很害羞,同時心裡也感到很奇怪,怎麼玲奈會每天早上都要給他這麼一個又深又長的吻呢?

不過現在的他沒有那個閒功夫去想那些東西了,現在的他正沉醉在了那種綺麗的情境之中,再也分不清什麼東南西北了。

這就是每天明宇叫兩女起床時會接受到的待遇。

好不容易結束了與玲奈的長吻,又再一次地擁抱了豔兒之後,明宇終於有空可以去準備早餐了。

明宇都還記得第一次叫兩女起床時的情景,到現在一想到他都還覺得很害羞。

不過明宇自己也發現到,當經過早上這麼一個親密的接觸之後,整個人變得很神清氣爽,同時也很有元氣地迎接每一天的開始,他把這歸功於人逢喜事精神爽。

同時他也把那兩封邀請函的事情給拋到了腦後去,開始了他快樂的一天。

一對母女正一起在一個大型的購物賣場逛著街。

「媽咪!我想要請家教老師。」

說話的是那名少女,只見少女留著一頭又直又亮麗的金髮,同時身上散發出了一股貴族氣息。

「寶貝!怎麼啦!學校老師教的聽不懂嗎?」

那名貴夫人在聽了少女的話後,不由露出了關心的表情。

「那個老頭子不太會教,反正我也不想要他教。」

說到最後金髮少女的聲音越來越小。

「好....好!媽咪這就去幫妳找一個最棒的家教老師來教妳,到時候妳可要乖乖地學喔!」

貴夫人聽了少女話之後連忙安慰著她。

「謝謝媽咪!媽咪最好了!」

說完那名少女便在貴夫人的臉上親了一下,接著就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每到下午,就是明宇和兩女練習的時間,吃完飯後,明宇早早就已經換上了全套的運動服在做著熱身,不過今天很反常地,都已經到了練習時間,卻沒有半個人來練習場,這讓明宇心裡有些覺得奇怪,該不會兩女都忘了現在是練習時間吧!

一想到這,明宇決定要去看看情況,看到底兩女正在做什麼,順便提醒她們一下,現在已經是練習的時間了。

於是他很快速地往客廳移動著,因為以他的了解,兩女非常有可能是因為看到了某台的節目非常地好看,就忘了時間了。

一想到情況有可能是自己想的那樣,明宇不由搖頭苦笑著,對於這種情況他這個做主人的也是無可奈何。

一到了客廳,明宇赫然發現裡面空無一人,靜悄悄的,連一點聲音都沒有,明宇不由感到有些訝異,連忙往兩女的房間走去。

打開了房門之後,依然是沒有半個人在,這下明宇不由心裡開始有些著急了,因為兩女最常去的地方就只有這幾個地方而已,可是卻都沒有人在,不由讓明宇替兩人擔起了心來。

正當明宇在擔心兩女之際,光明的聲音卻在這時傳來。

「怎麼了,很擔心她們兩個嗎?」

光明一劈頭就問了個廢話問題。

「那當然啊!她們兩個對這裡根本就不熟,萬一迷路的話怎麼辦呢?這樣太危險了,如果遇到壞人就完了。」

說到這,明宇心中的焦急又加深了。

「你別擔心,因為我剛剛有感覺到她們的能量波動,她們好像是往某一個方向去了,因為那個地方有著兩股非常極端的力量,而這兩股力量剛好就是她們兩個一族的,所以她們才會趕去看看的,你就不用擔心了,她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原來光明早就感覺到兩女的動向,所以在看到明宇這麼地焦急之後,他才把這些情況告訴明宇,讓他不用這麼地擔心。

聽到光明的話後,明宇本來懸著的心不由放下了許多,不過他轉念一想,如果情況是照剛剛光明所說的,那兩女也有危險存在,尤其是玲奈,上次的事件明宇都還有印象,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那怎麼行!我可是她們的主人耶!萬一她們兩個遇到危險,那我會良心不安的,不行,我要去看看才放心。」

「光明!你告訴我方向,我這就去看看情況。」

光明彷彿也顧慮到明宇心中所擔心的,但是他還是沒有將兩女去的方向告訴明宇。

「想要知道她們在那裡,你就用你自己的能力去感覺吧!順便也可以知道這段日子以來你進步了多少。」

聽到光明的話後,明宇一開始還有些生氣,不過由於擔心兩女的安危,所以他馬上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仔細地去感覺能量之間的牽引。

明宇在感覺的同時,不自覺地運氣了聖光意訣,整個人又開始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同時整個人有越來越亮的感覺。

在明宇的仔細感覺之下,終於補捉到了一絲絲能量的動靜,他連忙將注意力集中起來,全力去感覺那股細微的能量波動。

慢慢地,在明宇的努力之下,他已經可以更清楚地感應到能量的波動,當他辨明了方向之後,一運氣,整個人以飛快的速度急奔而去。

而在另外一邊,豔兒和玲奈則是遇到了一件有些棘手的事情,由於她們兩個人是因為感覺到了彼此種族之間的氣息在相鬥,所以才忍不住地想要過來了解一下情況,沒想到卻發現了出乎人意料之外的變化。

因為在交戰之中的兩個人,或者應該說是一天使一惡魔,竟然都是玲奈和豔兒所認識的。

「碧麗絲!」

「倫貝兒!」

當一見到交戰中的兩人時,玲奈和豔兒不約而同地喊出聲來。

本來兩女是不打算現身的,因為她們都有著各自的顧慮,不能輕易地將自己的行蹤曝露,所以雖然她們在感覺到兩股極端的力量相鬥之時,她們也只是想要看看情況而已,並沒有想要出現的打算。

而原本在相鬥之中的兩女,在聽到呼喊聲之後,皆不約而同地往發聲的人看去。

一看之下在相鬥的兩女不由怔住了,因為她們遇到了自己所認識的人,這讓她們感覺到十分地訝異,而且看到一個天使和一個惡魔站在一起和樂的樣子,她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

還是玲奈和豔兒首先反應了過來,同時各自往認識的人飛去。

那被玲奈叫做倫貝兒的女天使一見到玲奈向她靠近,迫不及待地對玲奈說道:

「玲奈!妳來得正好,我出來剛好遇到這個惡魔,我們一起聯手消滅她。」

玲奈聞言只是微笑了一下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

正當倫貝兒在奇怪之際,玲奈這時開口問道:「倫貝兒!妳怎麼會在這裡呢?」

「還不是為了找妳,妳知道妳現在的處境嗎?」

「我的處境?」

「是啊!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漢斯一回到天使界之後就向審判者控訴妳的罪狀,所以現在審判者已經派出了人要將妳捉回去跟漢斯對質,我一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立刻跑出來,想要先通知妳,卻沒想到在出來的途中讓我遇上了這個魔女。」

聽完了倫貝兒的敘述之後,玲奈心裡一直在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雖然她早就已經預料到事情會朝這個方向發展,不過一直到現在終於從倫貝兒的口中親耳聽到,那種震撼的感覺不由讓她的心裡嘆息了一下。

「該來的還是跑不掉。」

玲奈的心裡不由嘆息著,她同時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現在的她對於自己的情況也有了打算,因為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如果跟來捉自己的人一起回去的話,那自己不管再怎麼澄清自己的清白,恐怕審判者都不會相信的,因為漢斯一定不會讓她有這個機會的。

再加上對現在生活的滿足和享受,所以在這一刻玲奈的心中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而另一邊的豔兒也正在跟碧麗絲閒聊著,豔兒和碧麗絲兩個人是很好的朋友,碧麗絲是屬於魔界中另外一族的,這個族稱為迷翼族,她們擁有比其他的惡魔多出一對的翅膀,速度是她們的專長,同時對空間的感知能力也是其他族所比不上的。

而豔兒之所以會認識碧麗絲,也是因為豔兒愛玩的個性使然,由於豔兒常常往外跑出去在魔界遊歷,有一次就在一個特殊的因緣際會之下遇到了碧麗絲,那時候的豔兒和碧麗絲還是很小的惡魔,而彼此都沒有什麼同年齡的朋友,所以兩個人很快地就變成了好朋友。

不同於豔兒的活潑和充滿元氣,碧麗絲則是一個非常冷靜的人,她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向來都是豔兒很佩服的,所以有一段時間豔兒和碧麗絲一起結伴到處遊歷著,直到後來豔兒被家裡捉回去之後才結束了那段令兩人難忘的旅程,兩人之間也因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也因此,當豔兒再度見到碧麗絲時,她不由感到非常地興奮,邊拉著碧麗絲的手邊問著碧麗絲。

有別於其他的惡魔,碧麗絲擁有著一頭深綠色的長髮,同時身形較豔兒要高上一些,是屬於那種高瘦型的,雖然有些地方沒有豔兒那麼地豐滿,不過卻另有一番吸引力。

而碧麗絲一邊與豔兒敘著舊,一邊不停地觀察著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天使,同時她的心裡也感覺到很奇怪,因為看情況豔兒好像是跟那名天使一起來的,兩人竟然沒有半分敵意出現的樣子,不由讓碧麗絲心裡訝異非常。

「豔兒!妳怎麼會跟天使在一起呢?」

碧麗絲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妳說玲奈姐姐嗎?那是因為我現在跟她是好姐妹啊!」

豔兒笑得非常開心回答著碧麗絲的問題。

「好姐妹?天使跟惡魔怎麼有可能可以當好姐妹呢?」

一聽到豔兒的回答,碧麗絲不由露出了十分驚訝的表情。

而在一旁的倫貝兒在聽到好姐妹三個字時,也同碧麗絲一樣露出了十分驚訝,不敢相信的神情。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當下豔兒便將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遍,而玲奈也將自己發生的事情完整地向倫貝兒敘述著。

倫貝兒和碧麗絲在聽完兩女的說明之後,都露出了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看著兩女,同時臉上都有些不相信的表情,因為在她們的認知裡,還沒有聽過可以同時跟兩個魔女或兩個天使訂立契約的人類,如果是魔女的話就算了,可是從來就很少聽過有天使會跟人類訂立契約的,所以她們都有些不太相信這個說法。

「不管怎麼樣!玲奈姐妳必須要將這個惡魔捉回去證明妳的清白才行。」

倫貝兒說完就將手指向了豔兒。

換做是以前的玲奈,或許對倫貝兒的提議會毫不猶豫地贊同,可是現在的她在聽了倫貝兒的提議之後,心裡竟然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

因為在她跟豔兒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她開始對自己之前所抱持的信念有所動搖。

難道惡魔就一定都該消滅嗎?每一個惡魔都是十惡不赦的大壞人嗎?可是至少她在豔兒身上完全看不到這些情況。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她不但不排斥豔兒,同時還很喜歡跟豔兒一起相處,這種情況是她以前所從未想過會發生的,到現在她都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轉變。

玲奈的內心有些掙扎,她也知道將豔兒補捉回去也許可以替自己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在跟豔兒相處之後,現在的她早就已經打消了這樣的念頭,因為現在的生活她發現她比以前要快樂得多了。

而倫貝兒在看到玲奈並沒有照她的話跟她聯手去補捉豔兒時,整個人不由傻住了。

因為玲奈的個性她非常地了解,以前玲奈就是她所崇拜的對象,因為她嫉惡如仇,同時又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可是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玲奈的力量大減,從本來的二階中位的力量下降到了一階,可是不管倫貝兒怎麼問玲奈她都不肯說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她變得比以前更加地憎恨惡魔。

可現在眼前的玲奈態度竟然有著十分驚人的轉變,這讓倫貝兒一時之間有些難以接受。

「倫貝兒!別打了,我是不會再回天使界了,因為豔兒現在是我的好妹妹,所以我不會用她來證明我自己的清白的,妳如果還是我朋友的話,那就別再逼我了。」

玲奈語重心長地說出了這一番話來。

「不行!我怎麼可以看著玲奈姐妳遭受這種待遇,我不知道玲奈姐妳到底是怎麼了,既然妳不出手,那我就幫妳出手吧!」

說完倫貝兒便以飛快的速度向豔兒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