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接著明宇就為兩女開始講解起了一些關於在人間生活所必需要注意到的一些細節部分,豔兒還要好一點,因為至少她不是第一次接觸人類的生活,可是玲奈就不一樣了,雖然她以前會在人界巡邏,可是卻僅僅止於找惡魔而已,根本沒有心思會去想要說了解人界的生活是怎麼過的,為此,明宇特別花了更多的時間在玲奈的身上,不過也因為這樣的關係,三人之間形成了一個很微妙的關係。

明宇一個人很悠閒地走在了路上,心情可以說是非常地複雜,自從豔兒和玲奈開始學會了在人界的生活之後,明宇就開始感覺到一個頭兩個大了。

因為兩女所擁有的好奇心還真不是普通的強烈,不但對任何事情都有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同時常常會問到一些讓明宇感覺到很害羞的事情。

尤其是當兩女學會用電視之後,明宇的麻煩就來了,每當轉到購物頻道時,那種情況更是誇張,因為兩女不但大買特買,甚至連一些不必要的東西也是買了一大堆,害得明宇不但得要一一地把那些完全用不到的東西拿去退還之外,他還得向人家道歉。

現在他都有點搞不太清楚到底誰是主人、誰是僕人了,每次當他想要對兩女進行再教育的同時,換來的往往都是兩人非常親密地撒嬌,彷彿吃定了明宇一樣,而且如果說只有豔兒這樣明宇還可以接受,畢竟豔兒本來就是所謂的妖豔魔女,但是竟然連玲奈也這樣,這就讓明宇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當渾身上下充滿了聖潔氣息的玲奈對明宇常不時地露出媚惑的樣子,那種成熟女人所散發出來的誘惑力,常讓明宇的定力大受考驗。

好不容易兩女不迷電視購物了,明宇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而今天的明宇剛好下午沒課,於是他正想說要去逛逛,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可以買回家給在家裡的兩女吃,逛著逛著,明宇來到了一家道館的前面,也不知道為什麼,明宇被裡面所傳出來的聲音給吸引了過來,放眼望去,只見有許多年輕人正在裡面揮拳吶喊著,明宇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了朝氣和活力,不覺心裡也突然振奮了起來。

突然間,有人從後面搭上了明宇的肩,他頓時嚇了一大跳,連忙回過身來,卻只見到一雙拳頭正對著他而來,他本能反應地往旁邊一閃,及時地閃過了那來勢洶洶的一拳。

當他注意到那雙有力拳頭的主人時,他不由驚奇地發現竟然是一個少女襲擊他,只見這少女身上正穿著道館的衣服,同時有著一頭亮麗的紅色頭髮,明亮的雙眼此刻正嚴肅地盯著明宇,明宇不由覺得有些莫名奇妙,於是在躲開了少女的一拳之後,便有些生氣地問道:「妳是誰啊?為什麼要突然從後面偷襲人呢?難道妳不知道這樣子很危險嗎?一不小心的話我就會受傷耶!」

「身手還不錯,果然是有資格可以來踢館的人,再讓我試試你吧!」

說完那名紅髮的短髮少女又突然一個迴旋踢踢了過來。

正當明宇在等著少女的回答時,突然見到少女又有了攻擊自己的動作,他不由有些生氣。

明宇決定要給這少女一點教訓,於是他運起了聖光意訣,整個人在一瞬間散發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同時明宇只覺得一股力量從身體裡踴了出來,整個身體一輕,在瞬間就閃過了少女的迴旋踢,而明宇並沒有馬上進攻,因為少女在發現迴旋踢沒有辦法奈何明宇的時候,她已經組織起了一連串的攻勢對著明宇而來。

但這時的明宇卻覺得眼前的少女動作實在是有夠慢,當下一個反手就將少女的攻勢給全部接了下來,不過由於明宇是完全靠著本能在反應的,所以姿勢有些不雅觀。

而為了有效地制止少女的攻勢,明宇很自然地就將少女的腿給抓在了手中,沒想到少女竟然因為重心不穩而倒向了明宇,明宇見狀,立即反應要將少女給接下來,卻沒想到迎面卻來了個大耳光,把他給打傻在了當場。

「哼!你這色狼,沒想到你除了想踢館之外,竟然還是這麼下流的人。」

明宇正摸著自己有些紅腫的臉頰,一聽到少女的話之後,他不由耐著性子說道:「小姐!我想這應該是誤會吧!我看起來像是什麼要踢館的人嗎?我想這之間應該是有所誤會了吧!」

「如果你不是要踢館的人,那為什麼你要鬼鬼祟祟地站在道館外面偷看,而且我看你那樣子就知道你就是,就算不是,也是來刺探我們道館實力的間諜,不過算你好運,本道館最強的道館之花正好在你面前,所以你要試探的話就來吧!」

說完就擺開了架勢,一副準備要迎接挑戰的樣子。

看到眼前少女流露出來的氣勢,明宇的心裡不由覺得好氣又好笑,氣的是怎麼會遇到這麼一個不講理的女孩,好笑的是自己竟然被當作什麼要來踢館的人了,可自己根本從頭到尾什麼事情都沒做啊!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這位小姐!我想妳應該是沒聽清楚我說的話吧!那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什麼要來踢館的人,我只是

不等明宇的話說完,只聽少女嬌叱一聲,整個人又攻了上來。

只見少女的攻勢大都集中在腿部,可以想見她的專長就是用腿攻擊,一時之間只看到少女腿的影子不斷地變換著位置,拼命地想要打開對手的一絲縫隙。

而明宇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些手忙腳亂的樣子,不過他竟然將少女的攻勢給全部接了下來,雖然動作並不是很優雅,不過至少是撐了下來。

此時,少女眼看自己得意的攻擊都被眼前這陌生的男子給全部接了下來,心裡也著實感到吃驚,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腿的威力,那可是經年累月所鍛鍊出來的,破壞力雖然沒有說到可以開山劈石,但讓人內傷或骨折可是常常會發生的。

因為自己道館裡常接受外來的挑戰,所以她先入為主地就認定明宇又是一個想要藉著挑戰道館而出名的人,於是她下手也不留情,一上來就全力攻向對手。

明宇眼看少女並沒有停手的意思,不由有些生氣,因為他覺得這樣的打鬥並沒有什麼意義,不過就在他想要喊停的時候,他的腦中突然浮現光明的聲音,只聽光明說道:「傻瓜!這是一個讓你練習控制力量的好機會啊!」

「力量控制?拜託!現在我可是正處於危險之中耶!你竟然還在那裡說什麼練習,你有點良心好嗎?」

「少在那抱怨了,我根本就沒看到那裡有危險啊!我看到的只是你對這個女孩在那動手動腳的而已,其他的我都沒有看到啊!」

聽到光明的話之後,明宇不自覺地有一種想要扁人的衝動,不過那只是想想而已,因為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同時明宇也覺得自己在說什麼都只是浪費口水而已,索性就不說話了。

「你首先要練習的就是對力量的控制,你可以專心在控制你自己的力量方面,最好是能讓你自己的力量跟對方差不多,這樣你進步才會快。」

「跟對方的力量差不多?那是什麼意思?又要怎麼做呢?」

聽到光明的吩咐,明宇將心中的幾個疑問一起問出。

「仔細去感覺對手體內能量的流動,同時將注意力整個反應在其上,只要你心念一動就可以做到了,試試看吧!等到你做到了再叫我吧!我睏了,先睡一下吧!」

說完也不理明宇的質問,光明的聲音就完全消失了,留下可憐的明宇楞在了當場。

深吸了一口氣,明宇將心中所有的雜念給排出了腦外,同時將自己的注意力都給放集中了起來,他突然有一種心靈清明的感覺,便很自然而然地照著光明所說的話做。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因為本來從明宇身上並不會感覺到少女所帶給他的壓力,因為少女根本就碰不到他,所以也沒有所謂的壓力可言,可是就在一轉眼之間,明宇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動作開始變慢了,而反應也開始有些變鈍了起來,少女的有一些攻擊都已經招呼到了明宇的身上。

所幸因為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消耗,那名少女的體力也被消耗了大概,威力自然也不像剛開始的那時候一樣了,所以明宇雖然被擊中了多次,但憑藉著本能反應,總是可以避開要害的攻擊。

當專心地投入戰鬥之後,明宇驚訝地發現到自己的反應竟然有越變越好的感覺,而且出手也不再是雜亂無章了,反而慢慢地有一種所謂的架勢出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也慢慢地從原本的有些凌亂漸漸地轉變為有模有樣。

現在的明宇可以說是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高興,因為他應用起自己的身體和力量可以說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不必提升力量也可以做出很多自己想做的動作,至少在心裡的感覺上可以說是順了許多,這也讓明宇有點樂此不疲,同時有點樂在其中。

明宇的轉變短髮少女也感覺到了,她的心情現在只能用驚訝來形容,不管是剛交手時的壓迫感到現在對手所外放出來的感覺,每一刻都充滿了變化,讓自己這個跟他交手的人都有種摸不透他的感覺,更不要說是針對他的弱點下去攻擊。

而且更奇怪的是那種自信的感覺,因為剛交手的時候,明宇給她的感覺是一個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但雖然是這樣,但那種波浪般強大的壓力卻始終盤據在她的心頭,後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對方的氣勢又完全地變了,變得不再那麼地讓自己有壓力,可是卻慢慢地流露出了一種自信的感覺,那種轉變的感覺是很奇妙的,說也說不上來。

對於這一連串的改變,少女的心裡產生了極大的好奇,不由打定了主意想要了解明宇轉變的原因。

除此之外,少女自己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力不從心了,因為打鬥的時間拖得太過冗長,所以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已經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麼猛了,反觀明宇卻一副游刃有餘,而且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讓她看了不知為什麼就有些生氣,可是她又沒辦法奈他何,於是一個假動作之後,少女向後躍去。

面對短髮少女突如其來的停手,明宇明顯地楞了一下,呆在了當場,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只能傻呼呼地盯著對面的女孩子看,想要弄清楚她現在到底想要做什麼。

「不打了啦!你真是個怪人,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一樣,真懷疑你是吃什麼長大的。」

這番話說得明宇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著明宇的樣子,少女突然對他的感覺有些不一樣了,本來她還認為明宇是那種專門想要來找麻煩的人,可是現在看到明宇的表現,她不由覺得眼前的明宇有些可愛,自然也就沒有了想要找他麻煩的念頭了。

這也是明宇此時所散發出來給人的影響,只是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而已。

現在的明宇有種渾然天成的氣質,讓人對他會感覺到清新同時也感覺到眼睛為之一亮,雖然還不能算是非常地顯眼,不過卻已經有種淡淡的影響力傳了出來。

「那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明宇在面對少女的時候,他心中的氣也早在經過剛剛的打鬥之後不知不覺地消了,於是他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這裡而已,誰知道這短髮少女又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行!」

少女一聽到明宇要走,不由出聲喊住了明宇。

看到明宇遞過來的疑問眼神,少女不覺有些覺得臉紅,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喊出這一句話,不過她很快地就想到了一個好理由。

只聽她接著對明宇說道:「至少你要留下你的名字和電話,因為我承認你已經具備了挑戰我的資格。」

明宇聽了差點沒昏倒,什麼叫具備挑戰的資格,就算明宇在外行,也可以看出剛剛如果不是自己手下留情,想要藉著這個機會來練習對力量的控制和熟悉度的話,自己早就將眼前的這名少女給打敗了,還挑戰呢!這話說得讓明宇的心裡覺得有些好笑。

「我想我應該不需要這個資格吧!更何況我本來就沒有打算挑戰妳啊!剛剛的事情只能算是一個很碰巧的誤會罷了,既然現在我們兩個都沒受傷,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再見囉!」

說完明宇就頭也不回地走了,而且為了預防少女還會有什麼小動作,明宇不覺地加快了腳步,甚至可以說是用飛奔似地逃離了現場,留下了一直望著明宇背影的女孩站在了原地。

「也許他可以當做我戰魂碑的第一個人選,看他的樣子應該是附近的人吧!就不信找不出你的下落來,哼!」

說完之後那名短髮少女就進了眼前的道館了。

其實這名少女的名字叫做上官萌,是這附近可以說是擁有非常地的勢力,這家道館的主人正好是她的父親上官書,而由於上官書本身是極富盛名的一大高手,所以有很多人都是慕名而來的,當然挑戰也是免不了的,因為只要有實力可以被上官書認可,那就等於離成功邁進了一大步,尤其是很多有實力的挑戰者到最後都成了上官書的徒弟,所以整個上官道館的聲勢和實力也不斷地壯大,儼然有天下第一館的稱號。

除此之外,上官書也是上官集團的董事長,上官集團也可以說是全球前一百大的產業之一,不但跨足了許多的領域,同時未來的發展也極被業界看好。

而上官萌則是上官書幾個子女之一,除了上官萌之外,上官書還有另外兩個女兒,分別叫做上官明玉以及上官豔情,前者目前正在上官集團國外的分公司擔任總裁的位置,協助自己的父親管理偌大的產業,而後者也正在國外攻讀博士學位,只有上官萌因為對於武藝有興趣,所以便跟著父親學習。

當明宇回到家時,才赫然發現到原來時間已經黃昏了,沒想到自己這樣子閒晃一下,就一個下午過去了,果然時間的流逝是不知不覺、很難以掌握的。

一進家門,明宇馬上感覺到了歡迎禮,只見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分別從左右兩旁不分快慢一起撲上了明宇。

不過明宇早有準備,只見他將自己手裡的幾個包包急速地丟了出來,同時一手一個抱起了那兩道迅速撲向自己的身影,同時明宇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意。

之所以明宇會露出無奈的笑意,那是因為他試過如果不抱兩女的話,那後果會很嚴重,因為兩女不知道從那裡學來了哭鬧這一招,只要明宇不抱她們的話,她們馬上就會裝出一副很可憐的樣子,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每次看到這個情景,明宇心裡總是不自禁地會嘆氣,到後來就演變成也慢慢地回應兩女的熱情。

不過明宇發現,好像現在的這個樣子也是蠻好的,至少那種有人在等待著自己的感覺是他非常嚮往的,而且抱著兩個大美人,明宇光視覺上的享受就夠他滿足了,更何況可以跟她們有親密的接觸,那箇中滋味就不用再提了。

而在明宇抱起了兩女的同時,兩女也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明宇的雙頰上各自留下了印記,只見兩個鮮紅的唇印留在了明宇的臉上。

明宇這不摸還好,一摸他不由大叫了起來。

「妳們什麼時候學會用口紅的?」

兩女僅僅是對著明宇笑了一笑,並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看到兩女的反應,明宇不由苦笑,想不到這兩個人學得這麼快,竟然已經學到了用口紅,其實明宇並不是討厭這種感覺,只是因為兩個人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用法,竟然在自己的臉上留下了那麼大的唇印,讓從來不曾被女生親過的明宇有些不太能適應。

「主人不喜歡這樣嗎?」

兩女看到明宇的反應,還以為他生氣了。

「生氣倒是沒有,不過倒是被妳們嚇了一大跳。」

明宇看到兩女又露出了一副可憐的樣子,不由趕緊出聲安慰著她們。

「那這麼說主人是喜歡這樣子囉!」

這個問題突然讓明宇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如果回答是的話,估計以後自己每一次回到家就會得到這種待遇了,可是如果回答不是的話,自己的心裡也不排斥這樣子,不由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比較好。

想了一下,明宇終於開口說道:「其實這樣也蠻好的,不過我更喜歡妳們兩個不擦口紅的樣子,那可比擦口紅好看多了,而且我也比較習慣。」

兩女聞言,不由抬起頭來,同時對明宇抿了抿嘴。

明宇見狀,不由吞了幾下口水,心中突然有點想收回剛才所說的話。

看到明宇的樣子,兩女不由對望一眼,同聲笑了起來,把明宇給弄得糊塗了起來,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怎麼會讓她們覺得這麼地好笑。

「主人!你是不是剛剛在外面跟人打過架呢?」

玲奈這突然出聲,可把明宇給嚇了一跳,心神也從剛剛的情境一變好像回到了剛剛遇到那個短髮少女的時候。

就在明宇正在奇怪玲奈怎麼會知道自己打過架時,豔兒已經開口笑道:「主人難道忘了我們跟主人是心意相通嗎?主人你剛剛能量的轉換那麼地頻繁,就算我們再遲鈍也可以感覺得到啊!」

「而且通常能量轉變得這麼快,一定是跟人動手的緣故,才會需要那麼大量的能量,所以我們就猜主人應該是在回來的路上跟人打了一架。」

聽了她們的解釋,明宇不由恍然大悟,他還以為是她們兩個有辦法可以看到自己或跟蹤自己呢!原來是因為這樣的緣故。

「不過主人,您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面對玲奈的問題,明宇先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接著才說道:「沒有啊!怎麼了嗎?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子問呢?」

「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剛剛可以感覺到主人能量的波動一開始很劇烈、很不穩定,但是後來能量竟然在一瞬間產生了極大的轉變,變得讓我們都有些察覺不到,但是同時也從劇烈的不穩定當中漸趨穩定,所以我們兩個很好奇那時是發生了什麼事。」

明宇一聽就知道兩女指的應該是自己在練習對力量的控制的那時候,因為那時候的感覺明宇到現在都還記得非常地清楚,那感覺是那麼樣地特別和奇特,可以說是明宇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所以當下他也把這理由給說了出來,不過他倒是沒有提到光明的存在。

畢竟光明的存在對於豔兒和玲奈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而且明宇考慮到豔兒和玲奈分別屬於天使與惡魔兩族,而這兩族又跟光明有著恩怨的關係,所以雖然明宇覺得自己應該要跟她們兩個說才對,不過仔細地思考之後,他決定暫時不將光明的存在告訴兩女知道,至少現在光明並沒有任何針對豔兒和玲奈的地方,所以明宇也並不想要破壞這樣的一種情況。

於此同時,明宇更突然興起了一個大膽的念頭,如果說由兩女來陪自己練習的話,那自己應該會進步的更快才對,因為如果對手是像兩女這個層級的,可不是想要請就可以請得到的,而偏偏自己卻有這個能力可以做到,不由讓明宇感到興奮,想到就做,明宇不由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告訴了兩女。

沒想到兩女對這個提議都是興趣缺缺,而當明宇問起她們興趣缺缺的原因時,她們的回答竟然是明宇太弱了,根本不夠她們打,打起來會很沒意思,明宇聽了之後,心中不由有了一股不服輸的念頭昇了起來。

於是明宇強制規定每天至少要有一個人陪自己練習才行,由於明宇強硬的態度,所以兩女也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了明宇。

當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明宇便迫不及待地就開始找其中的一位開始練習。

一開始是由豔兒先擔任明宇的練習對手,只見豔兒有些無聊地站在明宇的對面,而玲奈則是在一旁聽著音樂,雖然會偶爾望過來一下,但臉上卻寫著她對眼前這什麼所謂的練習不太有興趣的樣子。

明宇看到她們這樣子便知道她們心裡在想什麼,不過他也不想說什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始運行起了聖光意訣,將意念高度地集中起來,有一股力量開始從意念集中的地方開始慢慢地凝聚了起來,同時明宇也開始回想起跟那短髮少女戰鬥時候的感覺。

看在豔兒的眼裡,此時的明宇全身上下散發出了微弱的金色光芒,整個人的氣勢開始慢慢地改變,而空氣中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慢慢地凝聚一樣,不由眼露訝異地看了一下明宇。

隨著能量的累積,明宇身上的光芒越來越清楚,於此同時,明宇將意念集中到了自己的右手之上,只見右手在明宇集中精神的一瞬間產生了一個類似於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

而這時的豔兒和玲奈都感覺到了那種異樣的感覺,因為這股能量是她們所沒有感覺過的,可以說是非常地陌生,但是又沒有辦法忽略,兩個人不由互望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一絲不解,顯然兩人都對明宇這股力量的來歷並不了解。

尤其最讓兩女感到驚訝的,並不是明宇力量的大小,因為現在明宇凝聚起來的光球,其能量的大小對於兩女來說可以說是只能幫她們搔搔癢而已,並不會讓她們感到有任何的威脅,可是由於兩女對於能量的熟悉程度和控制程度還遠在明宇之上,所以她們都感覺到了明宇身上那股力量的純淨,那是一種不帶任何雜質的純淨,這可是她們前所未見的。

而此時的明宇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好像都快被抽光了一樣,由於一下子凝聚起了許多的能量,同時又透過意念將其集中在了右拳之上,使得體內的力量有些不勻,但卻也讓明宇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當這種感覺湧現時,明宇的身形動了。

透過金色光芒的掩蓋,明宇的身形已經讓人的視覺短暫地產生了死角,而明宇就正好利用這個機會,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同時右拳蓄勢待發。

而豔兒雖然短暫地被明宇的光芒所擾,但是她馬上做出了反應,只見她在一瞬間就凝聚出了一顆跟明宇手上拳頭大小一般的幽雷球,同時豔兒也靠感覺查探到了明宇的位置。

於是她做出了跟明宇一模一樣的動作,都是很直接地以能量球碰能量球,一時之間,金色光球跟幽暗色的光球相碰在了一起。

當兩股力量相碰之時,高下立判,當兩球相碰之初,明宇還可以短暫地支持一下子,但由於力量實在是相差太多,所以只見金色光球慢慢地在變小當中,而黑色的光球則維持著跟原來差不多的大小,表面上看起來明宇落敗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了。

兩人臉上的表情也分別呈現了兩極化的情況,明宇的臉孔滿滿是一副痛苦的表情,而豔兒的臉上則是看不出有任何事情發生的感覺。

同時,當明宇的金色光球縮小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只見明宇的眼神突然出現了一絲堅定,接著就看到金色光球勉強維持了一個小球的形狀。

「主人!別再撐了,這樣就夠了。」

豔兒為了怕傷到明宇,不由出聲提醒著。

而此時的明宇則是有苦自己知,因為當他運起了聖光意訣第一層的心法時,他感覺到能量不斷地補充著自己所需,但是他感覺那樣還遠遠不夠,但是明宇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希望能將那源源不絕湧現出來的能量凝聚起來,可是他的意念力卻已經開始鬆懈了,不管他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可以控制那股一直不斷湧現出來力量,這讓他有些灰心。

「別死要面子了,該放手的時候就要放手,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光明的聲音在這時突然傳來,讓明宇好像遇到了救星一樣。

「你說的簡單,你又不是我,你怎麼有辦法可以理解我現在的心情呢?」

不知道為什麼,明宇就是喜歡跟光明鬥嘴,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你的心情我多少也可以理解,因為我也有過你這一段時間啊!但是你這麼急也是沒有用的,因為畢竟你練習聖光意訣的時間尚短,同時你的意念力訓練還不夠,沒有辦法有效地控制那股源源不絕湧現出來的能量,你這樣子已經不錯了。」

雖然光明說的這個道理明宇也明白,不過明宇還是想要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樣的地步。

「那我平時該如何練習呢?」

由於明宇真的開始有了想要變強的念頭,但是又沒辦法問別人,所以他只好問起了光明,因為他知道光明一定有辦法可以讓他快速變強的。

「呵呵!你總算願意進行修練了,其實秘訣只有一個,就是多練習而已。」

聽到光明的回答,明宇的心中不由充滿了失望,因為這個道理他也知道,可是他希望知道的是能夠快速提升自己的方法。

明宇心中的失望光明當然感覺得到,他突然語重心長地說道:「不要好高騖遠,其實多練習已經是很快的了,不過如果你想要更快的話,那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教你,不過做不做得起來就看你自己了。」

一聽到有辦法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得到快速的提升,明宇不由又燃起了希望,但是他又有些害怕,不由小心地問道:「等等!你說的那個方法該不會又有什麼副作用吧!」

由於上次接受傳承的教訓,所以這次明宇學乖了,先把事情問清楚再說。

「別擔心!其實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要你進行心的修煉。」

「心的修煉?那是什麼意思?」

「顧名思義,就是進行心靈的鍛煉。」

「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把該怎麼做告訴我吧!難道你要你的傳承者一直都這麼弱嗎?這樣你也會沒面子的。」

明宇開始對光明用起了激將法。

「好啦!其實心的鍛煉是一種非常簡單的事情,換個解釋應該是說意念力的鍛煉,但這必須是全天練習的,也就是你必須要在你有意識的任何時間裡都要進行這項鍛煉,不過我建議目前的你可以進行聖光意訣第一層心法的全天候鍛煉,這樣子會比你這樣子的訓練來得更有效果。」

明宇很仔細地把光明的話給記了起來。

「你要保持隨時都凝聚著力量的狀態,但是是那種隱而不發的,就是像你剛剛那樣凝聚力量的狀態試著保持一整天,慢慢地你會發現你對你力量的控制會比現在要好得多了,這也是我自己之前鍛煉所用的方法,你可以參考看看。」

「全天候鍛煉!聽起來好像蠻有意思的。」

明宇的心裡針對光明的話開始計畫了起來。

「那我就先休息了,有事情再叫我吧!希望之後你叫我的時候你已經掌握了一些秘訣,才不會丟我的臉啊!」

說完光明又消失了。

而明宇的意識也回到了當場,因為剛剛意識的交流其實只有一瞬間而已,當明宇的意識一回來之後,他馬上感覺到了剛剛自己那種痛苦,他連忙將力量給消散了下去,整個金色光芒也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豔兒在明宇收回力量的同時,她手上的幽雷球也同樣地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