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當明宇運起了聖光意訣的第一層心法時,他覺得全身好像都被包圍一樣,淡淡的光芒從明宇的身體裡開始散了出來,慢慢地對他形成了一個保護膜,將他包裹在了光中,但依稀可見他的身影,因為光的強度還不是非常地強。

而明宇心裡則是另外一番感受,因為他發現當他運起了聖光意訣時,他感到心裡好平靜,而且好快樂、好滿足,彷彿將心中的黑暗慢慢地驅散了開來,於此同時,明宇本身由於心境的改變,整個人的氣質也在一瞬間提升到了另外一個層次。

這時,在妖豔魔女一族的大殿裡,辛吉雅正冷著一張臉,顯然此刻她的心情非常地不好,而坐在她旁邊的理奈,則是一臉面無表情,不知道內心在想什麼,因為就在剛才,紅豔天已經把發現到豔兒的情況給回報給了理奈,而理奈覺得這些事情有必要要讓辛吉雅知道,於是便將這些情況告訴了辛吉雅。

「理奈!妳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豔兒竟然已經跟人類訂立了契約,而且還招惹上了我們的死敵天使族,這個ㄚ頭真是愛讓人操心。」

理奈聽了辛吉雅的話後,臉上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並沒有任何的表情出現,彷彿對辛吉雅說的這些話並不感興趣。

「母親大人!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再看看情況再說,因為現在我們手頭上的情報略顯不足,如果貿然行事,恐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辛吉雅在聽了理奈的話之後,不由思考了起來,因為這些情況也是她所考慮過的,畢竟她能當上一族之長,可不完全是靠著美貌得來的,更多的是她處理事情的態度和能力。

「既然這樣,那就依妳所說,嚴格監視那名人類以及天使族的動態,有任何異動的話要盡快地向我回報。」

理奈微微地點了點頭,身形便消失了。

「為什麼最近老是覺得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樣,難道會跟豔兒有關嗎?」

說完辛吉雅不禁嘆了口氣。

而當明宇從深沉的入定中醒來,習慣性地深吸了一口氣,感受那種心靈與天地結合的美妙感覺,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沒想到練習聖光意訣有這樣的效果,看來自己以後要多加勤練才行。」

明宇在自語了一番之後,便起身去看看正躺在床上的玲奈。

看著眼前這位美豔的天使,明宇出奇地並沒有被她的神聖氣息給嚇到,同時他的心裡湧出了一些連自己也不太明白的複雜感受。

是啊!眼前這位美豔的天使已經跟豔兒一樣都已經跟自己訂立那什麼契約了,那是不是代表自己以後也要跟她生活在一起呢!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感覺上自己好像多了兩位姐妹,因為豔兒給他的感覺就好像一個需要寵愛的妹妹一樣,而眼前的玲奈則是散發出了那種大姐姐的氣息,雖然帶著濃沉的憂鬱,不過明宇相信時間會改變很多事情的。

床上的玲奈還是保持著原本的睡姿,但是神情已經從原本的痛苦轉而為安穩,同時身上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了,臉色也比較不會那麼地蒼白嚇人了。

「主人!你在做什麼啊?」

豔兒的聲音忽然在明宇的心中響起,這倒是把明宇給嚇了一大跳,沒想到豔兒已經甦醒了,於是明宇也顧不得玲奈了,馬上就跑到了豔兒的房間。

一進了房間,一道黑色豐滿的身影以讓人躲避不及的速度撲了上來,那種入手的觸感對於明宇來說可以說是非常地刺激,讓他一下子忽然忘了自己在那裡。

好在明宇很快地就回過神來,正想要跟豔兒說幾句話時,豔兒粉嫩的紅唇已經印了上來,明宇就這樣又被豔兒給偷襲了。

雖然這應該可以算是一個香豔的偷襲,不過明宇卻好像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樣,連忙掙扎著。

好不容易才從豔兒的熱情當中恢復過來,明宇的臉上盡是豔兒熱情的印記,他的表情有些好笑,彷彿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豔兒一樣。

「主人你怎麼了?是有那裡不舒服嗎?需不需要豔兒幫你看一下呢?」

說完豔兒就將自己的額頭給印上了明宇的額頭。

而就在兩人的額頭交接之時,明宇和豔兒的身體各發出了不同的光芒,明宇的是金色微弱的光芒,而豔兒則是全身上下散發出了一種非常深沉幽暗的光芒,不過這現象很快就消失了。

「主人你….

豔兒一副想說什麼的樣子。

「怎麼啦?豔兒想說什麼嗎?」

對於豔兒露出的這種情況明宇覺得有些好笑。

「主人你是不是吃了菠菜啊?」

「菠菜?好好的我為什麼要吃菠菜啊?」

明宇露出了一副很疑惑的表情望著豔兒。

「因為我看電視都是這樣演的啊!吃了菠菜之後突然變得力量很大,該不會主人你跟他一樣吧!」

「妳該不會是說大力水手吧!」

豔兒歪著頭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嗯!好像真的是叫大力水手吧!」

「我頭有點暈,誰能扶我一下。」

明宇腦中突然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妳們魔界也有電視可以看?」

明宇忍不住問出心裡的疑惑。

「好像吧!不過我們都叫它滅心鏡,因為它不只可以看主人所謂的電視,同時還可以看到很多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情,媽媽和姐姐就是用那個來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我都把它拿來看看一些有趣的畫面,所以常被罵!」

說到後面,豔兒還吐了吐舌頭,一副俏皮的樣子。

「這麼說來的話,那我們人間流行一些什麼,妳們那邊也是一樣的囉!」

看到豔兒點了點頭,明宇心中的驚訝之情更濃,萬萬沒有想到魔界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地方,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對了!主人!豔兒可以請問主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因為豔兒感覺到自己本身的力量好像突破了不少,而且就在剛剛,豔兒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主人的力量是非常地純淨,幾乎沒有一絲的雜質,豔兒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所以豔兒想,主人身上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主人應該不要緊吧!」

說完豔兒就以一種很擔心的神情望著明宇,彷彿深怕他有個什麼意外一樣,看在明宇的眼裡,心裡頓時有種暖暖的感覺升了上來。

「呵呵!這我倒是也說不上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能說那實在是太像一場夢了吧!有種讓我覺得不真實的感覺,所以也很難跟妳形容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也許以後有機會再跟妳詳細地說明吧!」

說完之後明宇一臉有些無奈的表情,一方面是因為真的叫他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他自己現在也不太明白他自己的身體,所以他暫時將它放到了一邊,等有機會再去進一步做了解,而另外一方面明宇則是不希望讓豔兒為自己擔心,因為他感覺得到豔兒是真的對自己感到關心,所以明宇在還沒將事情完全地弄明白之前,他選擇了先保持神秘。

「豔兒!妳的身體真的完全都沒事了嗎?」

明宇為了要轉移豔兒的注意力,故意將話題扯到了別處。

明宇此話一出,豔兒先是點了下頭,接著又露出了些許困惑的表情,顯然這當中有些事已經超出她的理解範圍之外了。

看到豔兒這樣的表現,明宇不由奇道:「豔兒!妳怎麼了嗎?難道是說有什麼問題嗎?」

「主人!問題倒是沒有,不過奇怪的事情倒是有。」

「怎麼說呢?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嗎?說出來讓我聽聽嘛!也許我們有辦法可以解決呢!」

「是這樣的,豔兒自從受傷醒來,就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和力量都往前邁進了一大步,而且整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就好像被某種東西給滋潤了一樣,那種感覺豔兒也不太會形容,不過這還真是豔兒生平第一次呢!」

聽完這話,明宇本來有些擔心的心情不由放了下來,本來他還對光明的話有些半信半疑,不過現在他倒是已經不會擔心了,因為他知道豔兒會有這樣的感覺應該是自己的關係,因為自己在練習聖光意訣的時候心裡也有種跟豔兒一樣的感覺,多半是自己的感覺傳遞到了豔兒那裡吧!明宇猜想

「那是因為妳的主人得到了某種特殊的力量,而且又修練了某種特別的功法所致。」

明宇一聽到這聲音,不由嚇了一跳,連忙轉頭望去,只見玲奈正神情冷淡地站在了門邊。

看到玲奈的出現,明宇連原本那一絲絲的擔心都也給拋到了腦後,因為眼前的玲奈看起來就剛自己剛見到她的時候一樣,甚至感覺還要更好。

但是豔兒心裡的感受卻是全然地不一樣,原本她看到玲奈心裡應該是會生出強烈的排斥感的,可是現在她卻感覺不到心裡對玲奈有任何一絲絲的排斥,就好像兩個人是朋友一樣,那種感覺讓豔兒不知不覺發楞了起來。

「呵呵!你們為什麼要用那種表情望著我呢?難道我有那裡很奇怪的嗎?」

玲奈在看到明宇和豔兒楞楞地望著她後,本來冷淡的表情突然為之一變,竟然笑了起來。

玲奈這一笑,可真把豔兒和明宇給大大地嚇了一跳,因為這前後的落差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人無法想像那是同一個人。

而玲奈在看到兩人直直地望著她看的那種驚訝表情,眼裡的笑意更濃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呢?」

玲奈說話的同時人也慢慢地向著明宇走了過來。

「妳說我嗎?」

明宇有些詫異地指了指自己,顯然有些不太確定。

聽到明宇的話後,玲奈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當然啊!不然你認為我是指誰呢?」

弄清楚玲奈是問自己之後,明宇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將心裡的驚訝給平復了下來,人也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因為玲奈的改變讓明宇有些不能適應,而且說一句老實話,笑起來的玲奈真美,難怪會當上天使,真是當之無愧啊!明宇心裡突然浮出了這個念頭。

「我叫明宇,目前二十二歲,單身,沒有女朋友,同時無不良嗜好….

明宇習慣性地將自己平常上台的自我介紹給搬了出來,正當明宇要再往下介紹的同時,玲奈制止了他。

只見玲奈將如白玉般的手指輕輕地按在了明宇的唇上,制止了他繼續開口介紹的行為。

這一瞬間,明宇石化了,而且是徹底地石化了,整個人就像是石雕一樣,一動也不動,只懂得呆呆地站在原地。

玲奈先是對著明宇笑了一下,接著才開口說道:「我知道關於你的一切,我的主人,所以您不用對我特別說明,因為我們之間可以透過想法互相地交流。」

玲奈這一解釋,反倒把旁邊的豔兒給嚇了一跳,尤其是那句我的主人,更是讓她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因為眼前這位美麗的天使竟然叫自己的主人為主人,這實在是一個太難讓豔兒接受的事實了。

接著豔兒不由轉頭往明宇望去,想要看看明宇在聽到這話之後的反應,想不到明宇竟是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顯然他早已經有了心裡準備,明宇這樣的反應倒是出乎了豔兒的意料之外。

「豔兒妹妹!瞧妳這麼驚訝的樣子,妳不是也跟主人訂立契約了嗎?那我說的妳應該也知道才對啊!」

看到豔兒一副吃驚的樣子,玲奈不由開起了她的玩笑。

「主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你又會跟玲奈訂立了契約呢?」

「還有玲奈,妳們天使族不是一向最看不起人類了嗎?怎麼會同一個人類訂立契約呢?而且妳不是已經知道他跟我訂契約了嗎?妳難道不討厭惡魔嗎?」

「因為呀!主人把我的心給偷走了。」

在說這話的同時,玲奈也拉起了明宇的手。

對於玲奈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明宇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同時心裡不由想道:「怎麼會差這麼多,現在的玲奈怎麼好像變成了一個美豔的大姐姐一樣,難道說訂立契約會變成這樣嗎?」

一想到這,明宇不由連忙對心裡的光明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過了好一會,光明懶懶的聲音才回答道:「什麼事這麼大驚小怪的啦!我正很安靜地在休養著呢!」

「你這傢伙,你倒是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怎麼一訂立契約之後前後差這麼多啊!」

因為眼前的明宇所遇到的這個情況可以說是太讓他感到措手不及了,有種狀況外的感覺,於是他馬上想到一定是光明有些事情沒有告訴他,不然不會發生這些情況的。

「咦!我沒告訴過你,只要你一接受我的傳承,那跟你訂立契約的人都會對你有種莫名的好感,有點像是戀愛般一樣的感覺,而且你又怎麼知道這名天使本來的個性是如何,你根本對她一無所知吧!我勸你還是多花點心思去了解女孩子吧!這可比教你學聖光意訣要難多了。」

明宇一聽到光明的話,驚訝到連嘴巴都有點闔不太起來。

「等等,如果我沒聽錯的話,你是說玲奈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她跟我訂立了契約,所以對我有好感?」

「當然啊!不然你以為我跟你說的接受我的傳承好處多多是什麼意思?該不會你很單純地以為接受我的傳承就只有獲得力量這麼簡單又單調吧!」

「我還以為是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而已,沒想到

明宇有些說不出話來了,因為這實在已經是超過了他所能認知的範圍了。

「呵呵!強大的力量當然是一定的啊!不過那只是好處當中的其中一種而已,還有很多的好處等著你去發掘呢!小心女人之間的戰爭喔!那可是不管你是什麼種族的都一樣喔!好了,聊了這麼久了,我也該去睡了,下次有嚴重一點的事情再叫我吧!記得要多練習聖光意訣,這樣之後我可以出現的時候才可以比較長,一切就靠你囉!拜拜!」

當光明說完之後,明宇的心中響起了一陣關門的聲音,彷彿光明回到了屬於他自己的個人房間一樣。

「女人之間的戰爭?那是什麼東西啊?」

明宇感覺到好像自己的心中又有了一個新的問題。

而就在明宇跟光明弄清楚情況的這一小瞬間,豔兒和玲奈已經兩個人自顧自地坐在一起,開始聊了起來,不時還夾帶了幾聲歡笑聲,顯見兩人聊得十分地融洽。

如果眼前這個情景讓其他的天使或惡魔看到,他們一定會吃驚到不行,因為一出生就是死敵的兩種種族竟然有辦法可以心平氣和好好地坐下來像朋友一樣的交談,這是前所未有的。

其實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當明宇接受了光明的傳承之後,他的精神力已經緊密地與豔兒和玲奈結合在了一起,而當他在接受光明那強大的力量之後,豔兒和玲奈也同時像明宇一樣接受了洗禮,兩個人都得到了精神上和實質上的淨化,所以對於對方的身上的氣息,已經感覺到有些親切,因為她們都是跟明宇訂立契約的,所以兩個人身上的氣息竟然變得不再產生排斥現象,而進而產生了一種吸引的力量。

看到兩女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得很要好的同時,明宇不由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

看著眼前的情況明顯地沒有自己插嘴的餘地,明宇很識趣地去準備了餐點,順便逃離一下這種有些怪怪的氣氛。

「豔兒妹妹!妳當初是怎麼跟主人訂立契約的呢?可以說給姐姐聽聽嗎?」

豔兒聽到玲奈的這個問題,臉上不由露出了回憶的表情,同時眼裡閃動著一種奇特的光芒,同時嘴裡緩緩地將當初跟明宇相遇的情形給說了出來。

當聽到豔兒是因為誤打誤撞的原因而跟明宇訂立契約時,玲奈不由笑了出來,沒想到豔兒跟自己也是在糊里糊塗的情況之下就跟明宇訂立契約了。

「豔兒妹妹!那妳覺得明宇這個人怎麼樣?」

豔兒聞言,不由想了一下,接著開口說道:「主人給我的感覺是從來沒有人給我的,同時主人有種莫名的氣質吸引著我,讓我不自覺地會想要去捉弄他、去逗他還有親近他,彷彿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才有生存的意義。」

聽到豔兒這樣子的說法,玲奈不由心裡大吃一驚,因為她本來以為豔兒是被強迫的,應該多少會有些不願意才對,甚至應該可以說是有些無奈,可是現在她卻看到了豔兒對明宇依賴的程度之深,讓她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她也希望能像豔兒一樣去體會那種感覺一樣,當她自己意識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當一開始玲奈發現自己跟明宇訂立了契約之時,她的心裡是有那麼一點點不甘心,但是不知道為了什麼,除了有一點點不甘心之外,她竟然沒有任何厭惡的情緒產生,這真的是讓她很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她親身體驗,她實在是沒有辦法去想像自己竟然會認一個人類當主人,而且竟然還要跟一個惡魔做姐妹,這一切的一切都這麼地突然,突然到玲奈有些招架不住了。

尤其是當玲奈看到豔兒跟明宇親熱的樣子,她竟然產生了一種很微妙的情緒,一種類似於羨慕的情緒,但是她的自尊又不願意讓她就這樣像明宇屈服,所以她才會用剛剛那種方式來對明宇,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會對明宇有那麼親暱的動作,但她卻有種自然而然的感覺產生,所以她連忙轉移了注意力,找跟自己同樣處境的豔兒攀談了起來。

沒想到豔兒的反應和對明宇的感覺大出她的意料之外,而且玲奈竟然產生了一種像豔兒這樣子也不錯的感覺。

「來吧!兩位美女來吃點東西吧!雖然我不知道妳們平常是不是有吃東西的習慣,也不知道妳們喜歡吃些什麼,不過試著嚐嚐看吧!」

說完明宇就拿出了煎餅,一人遞給了一份。

而兩女在突然聽到明宇的聲音時都不由自主地往明宇看去,接著再看到明宇手上所拿的煎餅,不由一起露出好奇的表情望著明宇。

看到兩女望著自己的那種有些帶著疑惑的表情,明宇笑著對兩人解釋道:「吃吃看吧!這可是我自己親手煎的喔!雖不敢說有多好吃,但絕對不難吃,相信我吧!」

聽到明宇說是他自己親手做的之後,豔兒和玲奈皆不約而同地看了對方一眼,接著就看到兩道迅捷的身影往煎餅而去。

看到兩女來勢洶洶地朝自己而來,明宇不由有些傻住了,不過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在兩女將要碰到煎餅之前,他已經用自己的身體將煎餅給保護了起來,接著整個身體往後退了一步,同時口裡叫道:「慢著!都給我慢慢來,不要搶。」

說也奇怪,在明宇說完這句話之後,兩人一黑一白的身影立刻就緩和了下來。

兩女在停下來之後,又很有默契地互看了一眼,接著又同時將頭給轉到了明宇那邊,接著兩女不約而同地向明宇伸出手來,這個舉動可把明宇給笑死了。

明宇萬萬沒有想到會出現眼前這個情景,兩個人就好像小孩子一樣,他不由覺得非常地有趣。

輕輕地將煎餅交到了兩女手上,明宇不由示意兩女坐下來。

而兩女竟然又很有默契地對著明宇點了點頭,同時坐了下來,不過卻是面對著對方而坐,有種對立的感覺。

「我說啊!妳們兩個這樣是在做什麼呢?剛剛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我才離開一會就變這樣呢!誰來告訴我原因!」

看著兩女沉默以對的樣子,明宇不由生出了一絲好奇心,想要弄明白,同時他也想要搞清楚一下現在的情況。

「我..

「我..

兩女又不約而同地說出了同一個字,接著又互看了一眼。

「好啦!那豔兒說吧!到底是怎麼了?」

明宇一看這樣下去不行,兩個人的態度這樣怎麼有可能可以問出個什麼結果來,不由示意豔兒來說明。

「主人!其實也沒有什麼啦!豔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說完豔兒又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那玲奈妳來說吧!」

明宇一看豔兒露出了思考的表情,不由把希望給放在了玲奈的身上。

「主人!是這樣的,我想豔兒應該跟我一樣有同樣的感覺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和豔兒剛剛也是好好的啊!可是主人你一出現我們就變得奇怪了,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說完玲奈也跟豔兒一樣露出了一副思考的樣子。

明宇一看問不出個什麼結果來,不由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先吃吧!煎餅涼掉了就不好吃了。」

說完明宇首先拿起了盤子裡的一塊煎餅開始吃了起來。

而兩女見狀,也學明宇一樣拿起了煎餅吃了起來。

越吃越好吃,兩女吃的速度開始快了起來,本來明宇就沒有準備很多,因為在他的觀念裡,女生應該都是吃少少的,一副隨時都在減肥的樣子,所以他想兩女既然也都是女的,那應該也差不多吧!

結果沒想到他錯了,而且是錯得離譜,因為兩女不但吃光了自己的,甚至連明宇特別為自己做的都被她們兩個給瓜分了,因為明宇的食量很大,所以他特地為自己多做了幾個,結果弄到最後竟然是明宇自己只吃了一個而已,其他的都進了兩女的肚子裡了。

「呼!好滿足、好好吃喔!想不到主人做煎餅的技術這麼好。」

豔兒一副吃飽喝足的樣子,同時輕輕地摸著肚子,臉上盡是滿足的樣子。

「主人!可以教玲奈怎麼做煎餅嗎?玲奈想要以後有機會可以做給主人吃。」

邊說玲奈邊露出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撒嬌的樣子,讓明宇登時有些受不了而害羞了起來。

而一旁的豔兒看到玲奈這樣子,也不甘示弱地向明宇撒起了嬌來。

兩人又很有默契地各拉住了明宇的一隻手,輕輕地搖了起來,到最後,明宇給搖到實在是受不了,於是只好兩個都答應一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