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這時的明宇突然在豔兒的耳邊說道:「豔兒!去幫那位叫玲奈的天使吧!」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豔兒不由有些反應不過來。

「可是那名天使剛剛還要殺主人和豔兒呢!而且我們惡魔和天使一向都是對立的啊!豔兒很難想像惡魔會去幫天使耶!可是不幫她的話,她撐不了多久,這可該怎麼辦才好。」

說完豔兒就露出了一副很苦惱的樣子,彷彿很難下決定一樣。

「豔兒!別想太多了,不管她是天使還是什麼的,畢竟她剛剛想要放過我們,現在她遭受危急,我們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呢?如果妳覺得很難下決定的話,那我來幫妳決定吧!妳不是說認我當主人嗎?那我現在命令妳去救那名天使。」

豔兒彷彿想開了一樣,在聽了明宇的話之後,連忙點了點頭,接著一展身形,去執行明宇的命令。

而這時的玲奈則是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由於本身的失血過多,再加上之前那一戰的消耗過大,造成了玲奈連自保都出現了問題,面對漢斯無情的攻擊,玲奈擋的非常地辛苦和勉強。

而漢斯在一波波不斷增強的攻勢之中,也開始感覺到了玲奈的變化,他知道玲奈撐不了多久了,於是他加緊了攻勢,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敗玲奈。

就在千均一髮之際,豔兒的出現讓玲奈閃過了致命的一擊,她再也撐不下去了,眼見豔兒來幫忙,她精神一鬆,整個人往下直直地落了下去。

在下方觀戰的明宇眼明手快,很迅速地接住了玲奈身體,不過他發現在他懷中的玲奈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昏了過去。

而面對眼前的變化,明宇心裡非常地著急,因為他發現當豔兒對上漢斯的時候,竟然情勢比玲奈更不樂觀,由於豔兒的傷勢較玲奈為重,所以沒多久已經在漢斯的攻擊之下險象環生了,有好幾次都差點被漢斯的劍砍中,不過雖然豔兒閃躲掉了幾次致命的攻擊,可是明宇卻很驚訝地發現到豔兒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而血也流的越來越多,情況並不是非常地樂觀。

正當明宇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他突然發現有一顆深黑色的光球已經慢慢地從明宇的身後往漢斯和豔兒而去,這顆深黑色的光球彷彿帶著無窮的力量一樣,當它在接近漢斯之後,突然開始加速了起來,同時以很快地速度擊中了漢斯。

而漢斯在遭受到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之後,整個人也被打得老遠,甚至吐出了一口鮮血,同時驚恐地望向四周,想找出這名偷襲他的敵人,不過很快地他失望了,因為他並沒有發現敵人的蹤影,不過他還是運起了力量將自己的傷勢壓下,想要盡快地解決眼前的惡魔,不過他赫然發現眼前的惡魔已經失去了影子,甚至連玲奈也一起不見了,當一發現到這個情況時,漢斯不由嚇了一跳,因為他甚至沒感覺到剛剛還在眼前的惡魔是怎麼樣消失的,起初他有些不相信,不過在他運用力量探查了周遭之後,才不得不相信惡魔已經離開了,緩緩地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漢斯帶著一臉的凝重而去。

而就在不遠處的角落裡,有一個紅色的身影自言自語地說道:「好在有及時發現二公主的情況,不然可真沒辦法跟主人交代,不過二公主也真調皮,竟然惹上了死敵天使一族,看來這情況有必要跟理奈大人報告一下。」

說完那紅色的身影就沒入了地下,完全消失了蹤影。

而這時的豔兒則是帶著明宇和玲奈拼命地跑,因為她很怕剛剛的那名天使會再追來,而自己已經是元氣大傷了,並沒有辦法再進行戰鬥,所以當漢斯被那個黑色的光球擊中時,豔兒趁這個機會運起了自己所剩不多的魔力,將明宇、玲奈和自己進行了一次轉移,地點正是明宇的家中。

在將兩人安全地轉移到了明宇的家中之後,豔兒終於忍不住也昏了過去。

現在唯一清醒的就只剩下明宇而已了,只見他很快地將自己家中的醫藥箱給拿了出來,同時對豔兒和玲奈進行了簡單的止血和包紮,等到她們的情況稍稍地穩定了下來之後,接著明宇才安心地去洗了個澡,而在洗澡之前,明宇特別吩咐了家裡的管家準備一些比較有效的藥材,順便去買些比較營養的東西回來,之後他就安心地去洗澡了。

當明宇洗完了澡,同時打開房門分別去看了豔兒和玲奈之後,他發現豔兒雖然看起來傷得很重,不過好像都沒有傷到要害的地方,只是血流的比較多,所以臉色有些慘白,他不由安心了許多,不過當他去看玲奈的情況時,他不由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發現玲奈的傷雖然遠不如豔兒來得多,可是由於傷口都是在一些要害的地方,所以情況並不樂觀,而最重要的是明宇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能幫助她,因為總不可能讓帶玲奈到醫院去給醫生看吧!

先不說那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明宇也不認為可以用對人的方法來對天使,正當明宇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突然聽到玲奈呻吟了一聲,同時很艱難地張開了眼睛,彷彿想要說些什麼,明宇見狀,連忙將耳朵靠近了玲奈的嘴邊,同時很仔細地想要聽清楚玲奈說的話。

不過仔細聽了好一會,明宇還是沒有聽到玲奈有說出任何的話,而當明宇轉頭再望向玲奈的時候,才發現玲奈又昏睡了過去。

不過看起來玲奈睡得並不安穩,因為明宇發現玲奈不時地皺起了眉頭,彷彿在經歷著極大的痛苦一般,這可讓明宇有些亂了方寸,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經意地,明宇發現了玲奈額頭上那代表著天使之力的天神徽章散發出了微弱的光芒,而且忽明忽滅地閃爍著,明宇並不了解這代表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玲奈,於是下意識地,明宇將手輕柔地在那微微發光的徽章上撫摸著,他發現當他撫摸了好一會之後,玲奈原本痛苦的表情慢慢地舒緩了開來。

一發現到這情況,明宇便持續輕柔地撫摸著玲奈額上那微微發光的徽章,而床上玲奈的神情也慢慢地漸趨和緩,正當明宇覺得差不多的時候,突然從明宇的額上出現了一個印記,並且從那個印記當中微微地發出了一道極弱的光芒,而那光茫則是直接地往玲奈額上的天神徽章而去,兩道光芒交會在了一起,同時微微地起了共鳴,一種奇異的感覺湧上了明宇的心頭。

這種奇異的現象把明宇給嚇到了,不過很快地他就發現到事情不對勁,因為這種感覺他曾經有過,那是之前跟豔兒曾經發生過的,難道現在自己又要跟上次一樣嗎?一想到這,明宇不由有些害怕了起來,但是他的身體跟上次一樣,都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彷彿身體有了自己的思想一樣,不再接受他大腦的指揮。

難道自己又要跟上次一樣嗎?照這個樣子的情況看起來,難道自己又會跟眼前的天使玲奈發生什麼不一樣的關係嗎?

看著眼前玲奈聖潔的臉龐,明宇突然有了一股衝動,差點大叫我願意!,明宇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因為他知道眼前的自己彷彿就像是另外一個自己一樣,做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自己控制,可是他剛剛突然意識到,如果跟在豔兒身上發生的事情再發生在玲奈的身上,明宇的心中竟然是很願意的,這樣子的念頭登時讓明宇嚇了一大跳,不敢再想下去了。

「繼承我意志的偉大人類,是該解開封印的時候了,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該來的還是要來,躲不了的。」

明宇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不由往四周張望著,想要找出那聲音的來源處,不過他發現四周都沒有人,不由開始感到害怕了起來。

「你真傻!別再找啦!我現在是直接用意識在跟你交流的,所以你再找也是找不到我的影子的,更何況我的身體早就已經毀滅了,就是你想看也沒辦法再看到了。」

聽到那不知名的聲音竟然是發自於自己的腦中,明宇不由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和腦袋瓜,想要確定一下眼前的情況是真實發生的。

「你叫明宇吧!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光明。」

接著那自稱光明的聲音就開始介紹起了自己。

原來光明是光之一族的統治者,與之對立的則是生活在無盡幽暗中的暗之一族,而光之一族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種族,他們擁有著非常強大的精神力量,但是卻很少人知道有他們的存在,連在天使界和惡魔界都只有少數一些人才知道他們的強大程度,他們被稱為是傳說中的一族,由於擁有著無可匹敵的強大力量,所以也帶給了天使界和惡魔界不安,於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天使界和惡魔界竟然破天荒地與暗之一族聯手將光之一族封印到了一個叫做星界的地方。

而光明在發現三族竟然聯手對自己本族發動攻擊時,他拼盡了全力將三族的最強者擊敗之後,他自己也身負重傷,但他卻以自己重傷之身在光之一族被封印至星界的同時以燃燒自己的身體為代價展開了大智慧之結界,藉此保護自己的族人,而當勉強地完成大智慧之結界之後,光明在死前立下了誓言,就是自己將會轉世重來,解救族人脫離星界,並且對其他三族展開報復。

當明宇聽完了光明的敘述之後,不由沉思了起來,因為他已經從原先的震驚當中恢復了過來,畢竟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其離奇程度大概只有小說裡才有辦法會遇得到吧!

所以在光明說明了自己本身的來歷之後,明宇的心裡感覺十分地複雜,感覺自己好像跨進了一個未知同時又充滿了神秘色彩的世界,對於一切,明宇感到是那麼地陌生與不熟悉,那種對於未知事物的不熟悉感讓他的心中有些恐懼和害怕。

過了好一會,明宇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將自己的心神給鎮定了下來,才準備開始面對現在的問題。

「光明!照你這樣說的話,那你就是要我去送死囉!」

對於明宇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光明沉默了好一會,接著才大笑道:「你這小子還真是有幽默感。」

「可是對手是連你都打不贏的強者,那即使我接受了你的傳承,開啟了封印,那又能做什麼?我還很年輕,可不想這麼快就去天堂呢!」

「傻小子!你覺得我像是會害你的人嗎?」

明宇在心裡連連點著頭,因為他感覺光明就像是這樣的人,只是他沒說出來罷了。

「我當然是有辦法可以讓你穩贏的才會讓你接受我的傳承的,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不路上隨便挑一個來接受我的傳承就好了,也省得那麼麻煩。」

聽到光明的回答之後,明宇的好奇心不由被引了出來,但是他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一副不太相信的神情。

「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我呢?我可是偉大的光明王耶!是光之一族的統治者,我怎麼會騙人呢?所以你要相信我,並且跟我合作才行。」

「可不可以不要?因為我雖然對我現在的生活有些部份不太滿意,不過大體上來說還是過得去啦!犯不著為了一個跟我完全不相干的理由而去做那麼危險的事情,到時候如果把小命都給賠進去的話,那多不值得啊!對了!我認識一些蠻厲害的人,我看我把你介紹給他們吧!讓他們來接受你的傳承,我想他們應該會比我更加地適合當你的傳承者的。」

光明聽了明宇的話之後差點昏倒,暗自責怪自己怎麼那麼地沒有眼光,竟然會選擇眼前的這個人來轉生,心裡不由感到無奈,同時也有種無力感,原本他還以為明宇會很爽快地幫助自己的,沒想到這麼地沒同情心,不過他並沒有將這些情緒給表現出來。

「我是沒有什麼關係啦!只不過就可惜你那美麗的惡魔女僕了。」

一聽光明說到有關於豔兒的事,明宇不由心裡震了一下,同時也升起了好奇心,想要知道光明會說出怎麼樣的話來引誘他,因為他知道光明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

於是明宇打著以不變應萬變的心態,靜靜地等待著光明所要對他述說的事。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有辦法可以跟惡魔訂定契約嗎?那都是因為我的力量的緣故,不然就憑你這樣的一個普通人類,怎麼可能可以跟高等魔族訂立契約呢?」

明宇聽到這,心裡不由浮現了當初跟豔兒相遇的情景,確實,明宇也知道自己並不是什麼很特別的人,所以他當初在遇到豔兒的時候才會那麼地難以置信,後來他還自我安慰是自己運氣好,才有辦法碰到這樣子的事,現在終於知道是為什麼了,不知道為什麼,明宇在聽了光明說的話後,心中竟然產生了淡淡的失落感,就像是即將失去一樣很寶貴的東西一樣,這種感覺讓明宇陷入了深思之中。

光明當然可以感應到明宇的心中所想,所以他過了好一會之後才又說道:「其實你也別擔心,只是到時候我找別人傳承的話,那個叫豔兒的魔女會將你的精氣吸得一乾二淨,因為你根本不夠力量可以讓她發揮甚至於讓她補充,以後一旦在遇到類似於今天的事情,那你就要自求多福了。」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不接受你的傳承和力量,那豔兒會怎麼樣呢?我只想知道這個而已,對於今天這種情況會不會再發生,那等以後才知道。」

「那名叫豔兒的女孩將會失去她原有的力量,由於你體內的力量根本不夠她使用,所以她也就沒有辦法再變得更厲害,而且在我離開你的意識之後,那她的力量將會大幅地減弱,到最後可能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這難道就是你想看到的嗎?」

「難道就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可以不用接你的傳承但是又可以讓豔兒繼續保留原本的力量嗎?」

「很遺憾!辦不到,除非你擁有比我還要強大的力量,那或許有可能可以達到你要的結果,可惜你沒有,所以你最好考慮清楚好決定再回答我。」

「喔!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那位天使已經快要死亡了,因為她的能量已經衰弱到一個很嚴重的程度了,剛剛是因為她碰巧接觸到了我的力量,所以她才有辦法再繼續撐下去,我話就說到這裡,至於要怎麼去決定,那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說完光明果然沉默了下來,不再說任何的一句話,而此時的明宇也是一臉苦惱。

「光明!我想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我接受傳承的話,那我還可以有我自己的自由意志嗎?還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嗎?」

光明彷彿是被明宇的這個問題給嚇到了一樣,在沉寂了好一會之後,才緩緩地開口回答道:「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很想做的事,不過這點我倒是可以跟你保証,當你接受了我的傳承之後,那你將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那好!我願意接受你的傳承,現在就把方式告訴我吧!但是你也要幫助我解救眼前的這位天使才行。」

「那還不簡單,只要你擁有我的力量,那這些只是小事一椿而已。」

「那我們開始吧!我應該要怎麼做呢?」

「很簡單,你只要把你自己的心給放輕鬆就好,同時將精神集中在你的額上,剩下來的就交給我就可以了。」

聽完光明的吩咐之後,明宇馬上照著光明的話開始集中起自己的精神,同時試著深呼吸兩口,藉此來舒緩自己的身心,以達到放鬆的目的。

慢慢地,明宇進入了一種很特別的情況當中,有種很奇怪的異樣感覺從他的心中慢慢地升起,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有一股暖意從額上傳來,慢慢地流向了整個身體,他彷彿可以感覺到能量的流動,但意識卻又是那麼地清晰,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是明宇以前所沒有過的。

如果現在這裡有鏡子的話,那明宇就可以發現他的額上出現了一個類似太陽的標記,同時慢慢地從那類似太陽的標誌裡頭散出了微弱的光芒,而漸漸地,光芒越來越強烈,明宇也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在顫動,那是一種氣動的現象,彷彿整個人都被改造了一樣,他感覺到自己的心靈好像經過了一場風暴一樣,比較特殊的是這場風暴並不是要摧毀的,相反的,是要幫助他洗滌他的心靈,將其昇華到另一個程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明宇的意識慢慢地模糊了起來,但是那種暖流流遍全身的感覺,卻是他在意識消失前的最後感受。

「好好地睡一覺吧!當你醒來之後,你將不再是那個只想平淡過日子的少年,而是肩負起了光之一族復興的重任。」

在遙遠的空間裡,有五道身影正在進行著激烈對打,細看之後才會發現這五道身影竟然分別是三女兩男,而且個個都有著極高明的身手,只見他們不斷地激烈戰鬥著,招式相當的熟練,看得出來是下過苦功的。

「你們有感覺到嗎?剛剛那股氣好像是王的氣息。」

說話的是其中一名短髮的女孩,只見她已經停下了腳步,退出了戰圈,同時遙望著遠方。

「沒錯!我也感覺到了王的氣息,看來傳承王的人選已經甦醒了,我們必須要趕在其他三族之前找到繼承王遺志的人,絕對不能再讓他們有機會可以迫害我們的王。」

這次說話的則是短髮女子身旁的長髮女子,而在長髮女子說完話之後,五道身影瞬間化做了五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向著遙遠的一方而去。

明宇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他夢到自己的童年,本來是很美好的一段回憶,可是就在一瞬間,這段回憶變成了他不願回憶的過去。

在夢裡,明宇是一個很幸福的小男孩,有著許多的朋友和玩伴,每天都可以玩到很盡興才回家,而回到家之後迎接他的則是媽媽溫暖的擁抱,一家人和樂融融地吃著晚飯,雖然那時的明宇還小,不過印象卻很深刻,而之後情境突然一變,變到了那改變的一天。

那一天,明宇的父親接到了要調職的通知,由於新公司的設立,所以需要熟悉作業的老手調過去支援,而公司正好選中了明宇的父親,當天明宇的父親很高興地回家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太太和明宇,而明宇那時候也只是似懂非懂的,他只知道父親看起來很高興,之後當父親離開了家,前往調職的工作之後,整個家開始變了。

母親因為生活情況的改善,應酬開始變得多了起來,那段時間的明宇,回家再也等不到母親溫暖的懷抱,有的只是留在了桌上的字條以及鈔票,明宇不知道為什麼情況會突然變這樣,在他幼小的心靈之中,只希望時間能夠倒轉,回到那一個幸福的家庭,因為一切都變得是那麼樣地陌生,從那之後,明宇變得有些沉默寡言。

甩了甩頭,明宇漸漸地從夢中醒了過來,當他開始有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身體裡面好像充滿了能量,甚至讓他有種陌生的感覺,而就在他驚訝於自己心裡的變化時,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聖光意訣四個字,而光明的聲音又在這時候出現了。

「明宇!恭喜你!你現在已經正式地傳承了我的力量,雖然只有十分之一而已,不過也已經是很厲害了呢!」

看明宇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光明不由再說道:

「明宇!你剛剛所看到的聖光意訣,正是我修練的功法,也是在我們光之一族中只有王才能擁有的,此聖光明訣總共有五層的境界,我也只修到了第四層而已,所以你可以嘗試看看,我會將心法牢記在你的腦海裡,只要你隨時想要練習,他就會自動地浮現出來,不信你可以試試。」

彷彿為了印證光明所說的話,明宇簡單的想了一下聖光意訣,接著第一層的心法就浮現了出來,可是卻只浮現第一層的心法而已,不管明宇再怎麼努力,就是沒有辦法讓他浮現出後面的心法,他不由感到有些奇怪,於是便問道:「光明!為什麼我看不到聖光意訣之後幾層的心法呢?」

「呵呵!是這樣的,聖光意訣有一個特性,就是當你有資格可以學習接下來的心法時,它才會浮現出來,不然不管你再怎麼嘗試,都沒有辦法可以將後面的心法浮現出來,除非你已經達到了可以挑戰的資格,不然還是按部就班地從第一層慢慢練起吧!」

聽到光明的話後,明宇不覺得有些失望,原本他還想看看光明意訣有多麼地厲害的,不過隨即將這個念頭拋開,同時告訴自己不要太貪求了,就慢慢來體驗一下吧!

「對了!光明!那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救玲奈呢?」

明宇突然看到了還躺在床上的玲奈,不由得將之前心裡的疑問給問了出來。

「方法很簡單,不過我要告訴你,這名天使她自己本身陷入了迷惘之中,所以即使你將她治好,恐怕也沒有辦法可以讓她恢復到之前那樣。」

「你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什麼叫沒辦法可以讓她恢復到之前的模樣,你倒是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的意思是說,因為她現在陷入了迷惘之中,所以即使你將她的身體給治好,可是由於她的心境並沒有得到救治,所以她並不一定會再醒來,即使她醒來之後,她的能力也將會大幅度地衰退。」

「那這樣該怎麼辦呢?你倒是說說看啊!你答應過我要幫助她的。」

「有一個辦法,就是直接到她的意識之中將她拉醒,不然就是像你對豔兒一樣,用一樣的方法將她變成認你為主,這樣她將會依靠著你,而且會馬上清醒。」

「不過!由於你的能力太低,所以我並不建議你直接到她的意識之中,因為那樣恐怕你會有很大的危險,所以比較安全的做法應該是讓她認你為主。」

聽到光明說的這一番話之後,明宇不覺有些楞住了,自己已經有一個魔女叫自己主人了,如果再加上一個天使的話,那情況會不會就此失控呢?

甩了甩頭,明宇將一些雜念給排出了腦外,同時開口問道:「好吧!那我該怎麼做呢?」

「我教你!你只要拿你的額頭去碰觸那名天使的額頭就可以了。」

於是明宇望了一眼正躺在床上的玲奈,心中下決定一定要救活她,便依光明的話,緩緩地將自己的額頭貼上了玲奈的額頭。

當兩人的額頭碰觸到了之後,一道白光從玲奈額上的天神徽章發射了出來,等光芒散去之後,赫然出現了一對潔白的翅膀,只不過跟那時候的豔兒一樣,都是小小的而已,而那對小翅膀,正是天使的本源力量。

這時,只見小翅膀有些迷茫,彷彿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一樣。

忽然,明宇額上的太陽印記發出了光亮,接著照到了那雙潔白的翅膀之上,很快地,那雙小的白色翅膀就消失了,而玲奈本來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地舒緩了下來,甚至隱隱露出了微笑,很安心的樣子。

完了之後,明宇覺得自己有些疲累,雖然自己已經傳承了,但是還是有很多的地方不懂,找個時間要問問光明才行,既然已經接受了傳承,那就有必要要搞清楚一些事情,不能一知半解的,不然到時候如果再像今天一樣,那這傳承就沒意義了。

彷彿感應到明宇心中所想的,光明只是懶懶地丟下了一句:「有空先去練習聖光意訣,其他的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接著光明就再也沒出聲了,不管明宇再怎麼呼叫他,也都像石沉大海一樣,完全沒有回應。

不得已,明宇只好自行開始練習起了聖光意訣的第一層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