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有了剛剛的經驗,明宇已經不會覺得有什麼怪異之處了,也許是因為自己是豔兒的主人吧!所以有這種感應應該不算什麼吧!明宇在心裡這樣想!

果然如豔兒所說的一樣,過不一會,豔兒就出現在了明宇的眼前。

因為豔兒在剛剛千鈞一髮之際,施展了移形之術,將自己的身形瞬間挪移,才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不過倒是嚇了她一跳。

看到豔兒沒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明宇不由感到鬆了一口氣,但是同時他也更加擔心,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會變成什麼樣子。

「惡魔!看來妳很幸運,撿回了一條命,不過接下來我就要認真對付妳了,準備接招吧!」

說完天使突然又往上飛了一些,接著又像剛剛一樣,將自己手中的劍給高高舉了起來,同時口裡唸道:「以神聖之力為引,將聖雷附於我用。」

聖雷球又從劍尖跑了出來,不過這次竟然在繞行了劍端一圈之後,就融了進去,而融進去之後的劍,整個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氣息,同時都可以看到劍身不斷地在向外發光,不斷地散發出能量。

同時天使的氣勢也不住地在往上攀升著,她臉上的表情已經從剛剛的凝重轉變而為興奮。

這整個過程就在一下下的時間裡就完成了。

明宇在看往豔兒,只見豔兒的氣勢也不斷地往上提升,同時也跟天使一樣用了差不多的法術來將所謂的幽雷給融進了她的武器裡面。

不過明宇注意到了一點,就是當天使和豔兒在運行她們的力量時,頭上都有一些奇怪的東西會浮現出來,像天使所浮現出來的就是一雙潔白的羽翼,而豔兒則是一雙深黑色的羽翼浮現在她的額頭上面。

雖然這只是小地方,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明宇就是感覺到這很重要,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只是一種出乎本能的直覺而已。

其實明宇所注意到的正是天使與惡魔的力量來源,天使的叫做天神徽章,惡魔的叫幽暗之源,是他們兩族的力量來源,而在這裡面也大有學問。

當兩族的標誌展現出來的時候,就代表說準備要使出自己的真實本領了,也就是要動用本源之力來作戰,這樣會在一瞬間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不管是力量或速度都會在一瞬間獲得提升,力量差距過大的,很有可能會在一瞬間就決定勝負。

「原來是三階的上位,難怪敢這麼地臭屁,不過我看也不怎麼樣嘛!」豔兒首先發話刺激對方,因為她已經從天使的天神徽章裡看出了她的階級。

在天神徽章顯現的時候,可以從裡面的翅膀來判斷對方的等級,不過如果有心隱藏的話,也是可以,只是大部分的時候兩族都不會選擇隱藏,所以豔兒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對方的等級,她才放下了心。

因為如果來的天使是超過二階以上的,那對付起來就很吃力了,因為豔兒還沒有成年,再加上也還沒學到豔情魔典,所以現在她的實力大概介在於三階上位到二階下位之間,不過即使是如此,可是對方是三階的上位,也就是實力跟自己很接近,還是要小心應付才行。

當下意識到這點,豔兒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態,同時也運行起了自己的幽暗之源,將自己原本的力量解放出來。

只見兩個人的力量不住地往上提升,兩個人的樣子也開始有了一些改變。

首先是那名天使,在她將自己真正的力量給拿出來了之後,她就閉上了眼睛,同時整個身體光芒不斷地增強,而且背後的翅膀也慢慢地展了開來,整個人就像是一團光影一樣,就像她剛剛出現在明宇眼前一樣。

而豔兒的外形也開始產生了變化,整個身軀被黑色的影子蓋了起來,同時背後的黑色羽翼也不斷地往外延伸,同時也慢慢地展了開來,同時她的耳朵也慢慢地變尖了起來,頭上也冒出了兩隻像牛角一樣的深黑色的角。

當兩者都變身完畢之後,整個交翼空間散發出了一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連被惡魔障壁保護著的明宇也可能感覺到有一種壓力正對著他而來,讓他有點快喘不過氣的感覺。

就在天使將要發動攻擊的那一瞬間,她突然往明宇這邊望了一眼,好像在思考著什麼一樣。

而豔兒則是神情冷冷地望著眼前的敵人,因為天使的力量完全開展,對她有一定程度的壓迫感,她並不想要將自己的實力完全曝露,那會引來更強的天使,所以她盡量在壓抑自己的力量,將其控制在三階上位的狀態,以免因為力量過大而引起別人的注意。

不過同時豔兒在戰鬥的同時,她也不時地往明宇的方向看去,尤其是現在事情已經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之後,她也有些害怕會波及明宇,因為一旦兩方將真正的力量都拿出來之後,其破壞力可是非常地驚人,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波及到離這裡不遠的明宇身上,所以她一直很小心地在注意著情況。

突然間,天使動了,只見她緩緩地將自己的劍尖指向豔兒,同時說道:「惡魔!想不到妳跟我是同等級的,不過這樣也好,免得到時候妳被我打敗之後不服。」

豔兒聽了,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眼前的天使。

「記好了,我的名字就叫玲奈。」

說完玲奈背後的翅膀開始拍動,同時玲奈以非常快的速度向著豔兒衝了過去。

豔兒一直在注意著玲奈的動向,當她行動的時候,她也馬上反應了過來,也跟玲奈一樣,往對方飛去。

很快地,雙方的兵器交上了手,劍和三叉戟不斷地激烈碰撞,甚至產生了強大的衝擊波往外擴散出去,整個交翼空間都輕微地在震動著。

兩個人是同等的力量,所以誰也壓不下誰,而速度方面則是豔兒要略勝一籌。

兩個人不斷地在空中交戰著,兵器交擊聲也不斷地傳來,而在一旁觀看的明宇,早就已經眼花撩亂了,根本看不清兩個人的動作,只能看光的顏色來判斷兩個人的位置。

兩人不斷地激烈交戰著,同時一方面都在尋求著對方的破綻,但由於兩人實力相當,所以一時之間竟然僵持不下,打了個旗鼓相當。

「為什麼會有這麼厲害的惡魔來到人間呢?」玲奈心裡不禁產生了疑問

照理說,由於天使界與魔界都和人界有一道所謂的結界,怎麼會讓這麼厲害的惡魔來到人界呢!

玲奈越打越是心驚,因為她已經出盡全力了,可是還是絲毫佔不到上風,她不知道對手的情況如何,可是她自己很清楚她自己的情況,現在的情況對她來說不是很有利,不過只要再等一段時間,自己的同伴應該會發現自己的情況才對,只要到那時候一切就解決了。

一想到這,玲奈不由將攻勢放緩了下來。

而豔兒也察覺到玲奈的動作開始沒有那麼積極地搶攻,本來豔兒都是處於伺機而動的情況,因為她對打鬥本來就不是很在行,更何況妖豔魔女一族本來就不好戰鬥,再加上天生的限制,所以讓豔兒也不打算真的硬拼。

不過當豔兒一發現玲奈的動作開始緩下來後,她馬上想到了,對方一定是有所憑恃才會這樣,那一定是對方還有同伴,一想到這,豔兒不由暗怪自己粗心大意。

通常天使都是結伴一起巡邏的,自己怎麼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這個事情。

一想及此,豔兒左手直接釋放出了幽雷球,同時不斷地朝玲奈攻擊著,而右手上的三叉戟動作也沒減緩,反而以更凌厲的攻勢向對方攻去。

玲奈雖然打的是拖延戰術,可是她也知道,只要自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栽在這個惡魔的手下,所以她也是十分地注意著對方的動態。

當她發現對方的開始反守為攻了之後,她知道對方一定看破了她的用意,當下也不再閃躲,也從自己的左手發出聖雷球往對方打去。

眼前的戰鬥實在是太過於激烈,至少對於明宇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他不禁暗暗地替豔兒擔心了起來。

由於明宇看不到兩個人交戰的真實情況,所以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那一方佔上風,在他的心裡,只希望豔兒能平安無事就好了。

兩個人在空中完全是以快打快的打法,而對方所發出的法術都被閃了過去,導致地面不斷地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坑洞,而兩個人則手上完全不停地一直發射雷球。

好不容易,兩道身影分了開來,只見玲奈的翅膀已經被染成了紅色,還有點點的血滴從她的左手臂緩緩地流下,同時她的金髮也被削掉了一截,整個人非常地狼狽不堪。

而另一方的豔兒也沒好到那去,深黑色的翅膀一樣是不停地流下了鮮紅的血液,而她的右手也不斷地在滴著血,顯見在剛剛的激烈戰鬥中受了傷。

兩個人都不斷地喘息著,由於耗費了大量的體力,所以兩個人現在已經不像剛開始的時候一樣輕鬆,都呈現一種疲累的感覺。

而在兩個人身後的空間也開始不斷地收縮,因為她們已經沒有辦法再維持那麼大的範圍了,同時將力量收了回來,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明宇看到豔兒受了傷,不禁替她擔心,雖然對方一樣也受了傷,不過明宇還是很替豔兒擔心,畢竟豔兒是一個人而已,自己不敢想如果失去她的話,自己會怎麼樣!

雖然跟豔兒只短短的相處了兩天,不過那種有人陪伴的感覺已經讓明宇感覺到了久違的溫暖,所以他又怎麼能夠不擔心呢?

這時,豔兒露出了專注的神情,同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因為她已然感覺到了有另一股神聖的氣息往這個方向而來,而且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向著這裡而來,自己果然沒料錯,對方打的主意就是這個。

豔兒之所以右手會受傷,就是因為她要速戰速決,所以有好幾次都用上了不要命的打法,逼得玲奈必須要跟她硬碰硬,也就因為這樣,所以豔兒身上的傷痕比玲奈還要多。

她同時也很清楚,如果讓對方的援軍到來的話,自己就只有完蛋一條路,所以她不惜改變打法,就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這場戰鬥,好帶著明宇離開,不過看來對方也知道了自己的意圖,不斷地躲避著跟自己硬拼,雖然自己用上了不要命的打法,不過對方還是盡量避免去跟自己硬碰,這點就讓豔兒傷透了腦筋。

「臭天使!妳不是認為自己很強又代表正義要制裁我嗎?那妳怎麼不快點打過來呢!」

雖然知道這樣子可能對方不會理自己,不過豔兒還是要試試看。

以豔兒的能耐,其實她是有辦法逃跑的,不過為了明宇的關係,她不想逃,因為一旦她一逃掉,明宇就慘了。

雖然明宇是人類,不過由於他跟魔族訂立了契約,所以天使族將會對他採取一些特別的手段,甚至為了以防後患不惜殺了他。

這點豔兒也知道,所以她才不願意拋下明宇獨自離去,她發現她對於明宇已經有了一種很特殊的感情,她自己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不過就是不能讓明宇受到傷害,也就因為這個理由,所以她決定要留下來拼到最後。

「豔兒!將我身上的這個東西解開,這樣妳應該會比較厲害吧!」

豔兒突然接收到明宇傳達過來的心念,不由嚇了一跳,因為這還是明宇第一次用這樣的方法跟自己說話,雖然說她跟明宇已經訂立了契約,兩人可以進行心靈的交流,可是這樣子說話會耗損明宇的精神力,不過現在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由於明宇突然想到眼前保護自己的這個東西,應該也是豔兒力量的一部分才對,所以他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他已經試了好久次,直到現在才成功地傳達給了豔兒知道。

「不行啊!主人!你一旦離開惡魔障壁的保護之後,你就會沒辦法抵抗我們所散發出來的力量啊!所以絕對不行!」豔兒的態度很堅決

「主人放心吧!豔兒一定會保護主人的,請主人放心吧!」豔兒向明宇做出了保證

「豔兒!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妳自己要小心一點喔!如果不行就不要逞強,自己先跑吧!她們不會對我怎樣的,所以別擔心我。」

因為豔兒的態度很堅決,所以明宇也無計可施,因為他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在一旁乾著急而已。

豔兒其實只是希望明宇不要擔心,但是她自己也沒有太大的把握可以保護明宇的安全,但是她還是不願意丟下明宇離開,她決定試試看,因為她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快速地擊倒眼前的天使,這樣她才有辦法可以帶著明宇離開。

豔兒很快地就做出了決定,她往明宇的方向深深地望了一眼,接著再迎上了玲奈的目光。

玲奈沒有想到豔兒會露出這麼堅決的表情,她也感覺到自己的同伴已經快速地向著這裡來了,只要自己再堅持一會,等同伴來之後,豔兒就不是她們的對手了,雖然這樣很卑鄙,不過玲奈並不打算讓眼前的惡魔逃脫。

玲奈原本打的主意是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打敗她,可是沒想到對方竟然實力跟自己相差不遠,這場戰鬥她變得沒有把握,雖然她很想要再跟眼前的惡魔打下去,不過考慮到怕被惡魔逃脫,於是她才選擇了自己所不願意採取的戰術。

不過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原本以為惡魔會趁機逃脫才對,可是眼前的惡魔就好像完全不想逃,她一定也感覺到了自己同伴的氣息,可是為什麼在剛剛攻擊的時候有好幾次都用兩敗俱傷的打法呢?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這些事情讓玲奈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惡魔向來在她的認知裡都是自私的,即使跟人類訂立了所謂的契約,一旦遇到了她們天使,一樣是拋下了主人而逃,像這樣願意一直掙扎到最後的惡魔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她的心裡不由得對眼前這惡魔有了不一樣的評價。

「妳叫什麼名字?」說話的語氣比之前柔和了許多

玲奈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反而讓豔兒有些楞住了。

因為自開打到現在,玲奈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一種看不起、驕傲的態度,現在竟然會說話的語氣會變得比剛剛柔和,豔兒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呢!

不過雖然她心裡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她嘴裡還是冷冷地回答道:「我叫豔兒!妳要記住了。」

豔兒說完就凝聚起剩餘的力量,準備要做最後一次的攻擊,她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足以讓她使用更強的力量,所以她只好盡可能地將力量集中起來。

同時,只見豔兒身後的惡魔力場已經縮小到只剩一點點,代表她將力量已經全部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她要以這最後剩餘的力量賭一次,同時她的心裡也做了最壞的打算。

「妳這麼做,就是為了那邊那個人類嗎?」

玲奈當然也感覺得出來豔兒的改變,也知道她的心裡打著什麼樣的主意,不過她還是忍不住問了這句話。

「那當然!他是我的主人,我有這個責任要保護他。」

說完豔兒繼續不斷地將自己的力量集中起來,準備很快地發出這驚天動地的一擊。

只見豔兒的身上黑色氣息比剛剛要濃厚許多,同時有一種淡淡的壓迫感從中散發了出來,向著玲奈而去,同時豔兒本身的氣勢也不斷地往上攀升。

玲奈無視於豔兒帶給她的壓迫感,同時,她的臉上竟然顯現了淡淡的哀愁,彷彿就像是有著淒苦無處申訴一樣。

玲奈的臉色變化當然瞞不過豔兒,雖然她正不斷地努力想要發出這最後一擊,可是由於她身上所受的傷比她想像中的嚴重許多,也讓她在凝聚力量的時候感覺到些許的吃力,尤其是右手上的傷,更是不斷地隱隱作痛,讓她沒有辦法全心全意地凝聚自己的力量,所以雖然她的力量不住地往上攀升,不過她還是沒有辦法達到她要的那個地步,還差那麼一點。

「妳別再提升力量了,再這樣下去妳的身體會受不了的,我放妳們走吧!」

不單是豔兒聽到了這句話大吃一驚,遠遠的明宇也因為聽到了玲奈的這一句話而驚訝到失神。

「為什麼?妳不是非常地痛恨惡魔嗎?為什麼又突然要放我們走呢?」豔兒露出了疑問的表情望著玲奈

「也許事情就像妳說的一樣,我很痛恨惡魔,不過至少我現在並不討厭妳,所以妳走吧!」

彷彿為了要印證自己所說的話的真實性,玲奈將自己的神聖力場也收了回來,同時將自己的戰鬥型態解除,變回了原本的那個樣子。

豔兒看到了,不由大吃一驚,原本她對對方所說的話還是根本不相信,因為她並不認為對方會放過她,很有可能是緩兵之計,可是現在對方明顯地將自己的力量降低,表示她所說的話是真的,可即使是這樣,豔兒還是感到難以決定,還是會有些害怕,怕會有意外,不由得向著明宇望去。

「豔兒!解開我的保護吧!既然這位天使姐姐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按照她所說的話做吧!而且妳也受傷了,要趕緊治療才行。」明宇又再一次地透過了心靈對話將這幾話傳給了豔兒。

「還不快帶著妳的主人走,一旦我的同伴一來,妳們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快走啊!」玲奈又再一次地催促著豔兒

「我走了,那妳怎麼辦?妳要怎麼跟妳同伴交待呢?妳的同伴不會怪妳嗎?」現在反倒是換豔兒擔心起了對方

因為豔兒本來就是小孩子的個性,雖然她擁有強大的力量,可是那是因為她的血統的關係,所以她才有那種強大力量,不然以惡魔的型態來看,豔兒還不能算是成年呢!

「我?我沒關係的,妳放心吧!他是我同伴,不會為難我的。」

玲奈說完就將其目光移向了遠方,彷彿想起了什麼傷心的事情一樣,整個人再不復剛剛的姿態。

雖然豔兒對天使並沒有好感,或者應該說是出於本能地排斥那種神聖的氣息,不過眼前這名天使卻讓她覺得好像沒有那麼討厭了,不過豔兒並沒有放鬆警惕,她連忙往明宇的方向移動,準備要先帶明宇離開這個地方,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另外一名天使如果來到的話,那到時候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明宇默默地牽起了豔兒的手,但眼睛卻望向了玲奈,在明宇的感覺裡,這時的玲奈好像才是真正的她一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憂傷的氣息,讓人不自覺地想要多關心她一些,甚至想要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她解決心中的煩惱,這個時候的玲奈散發出了一種有別於神聖凜然之外的另一種氣息,同時明宇也不再覺得眼前的天使是那麼樣地遙不可及,心中對她的不滿也慢慢地隨之淡化了不少。

就在豔兒拉起了明宇的手,準備要離開之際,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突然充斥在了整個空間。

一發現到這個情況,豔兒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她發現眼前的這股力量要比自己估計還要來的更加地強大,一種出於本能的排斥,令豔兒運行起了所剩不多的力量來對抗著眼前這股壓迫感。

在一道光閃過之後,在豔兒和明宇的面前出現了另外一位天使,不過這名天使是男性,但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神聖氣息卻比玲奈還要更加地濃烈,明宇還不覺得怎麼樣,不過豔兒的表情卻好像有些痛苦,彷彿在極力地忍受著一些痛苦一樣。

看到這名天使的到來,玲奈的臉色也不禁變了,因為她知道一旦眼前這名自己的同伴一來的話,那豔兒和明宇兩人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希望能夠安全地離開了,因為自己的這名同伴是非常地仇視惡魔的,因為他曾經吃過惡魔的虧,所以對惡魔都抱持著一股莫名的恨意,每個不幸落到他手裡的惡魔,通常都被他折磨地很慘。

「玲奈!妳為什麼要幫這名惡魔,難道妳不知道惡魔有多麼可惡嗎?妳竟然還敢放她們走,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麼嗎?」

男天使並沒有像明宇想像中的一來就開打,反而是質問起了玲奈,不過這也正代表著剛剛玲奈的行為被他所看到了。

「漢斯!我很清楚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並不需要你來告訴我,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在還沒弄清楚情況之前就隨便亂下判斷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

漢斯在聽了玲奈的話之後,不由冷笑了幾聲,同時以一種失望的語氣開口說道:「玲奈!我還以為妳跟我一樣都非常地痛恨惡魔的,畢竟妳的弟弟就是死在了惡魔的手裡,沒想到妳竟然會為了一個惡魔來背叛妳的族人,這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要將妳和那名惡魔一起抓回去,讓妳知道背叛的下場。」

說完漢斯整個人氣勢一變,馬上就進入了戰鬥狀態。

在一旁的明宇很清楚地把所有的對話都聽進了耳裡,他只覺得怎麼會有這麼不講理的天使呢?竟然連事情都不搞清楚就自己亂下決定,雖然明宇並不清楚他跟惡魔有什麼樣的仇恨,不過態度沒有必要到那麼極端吧!

一旁的豔兒也楞住了,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朝這個方向去發展,她只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因為明明是剛剛跟自己對立的天使,沒想到才一轉眼而已,就已經跟自己的同伴打了起來,這是豔兒做夢也想不到的,不過她馬上就發現了漢斯的可怕,他不只在力量上優於玲奈許多,甚至在速度上也要較玲奈與自己高上一籌,這還不打緊,漢斯最讓豔兒感到害怕的,是那種對力量的控制程度,比起漢斯來,豔兒發現自己實在是太過於浪費自己的力量了,白白浪費了許多的力量。

眼前的情景委實詭異,只見兩道潔白的身影不斷激烈交戰著,玲奈在漢斯一運起力量的時候就知道要糟,不過她也不是弱者,雖然沒有想到漢斯說打就打,不過玲奈還是成功地阻止了漢斯一波波的攻勢,不過她發現自己越來越感到力不從心了,因為漢斯的力量越來越強,再加上對力量的控制玲奈又遠不如漢斯,所以本來還可以勉強拉個平手的局面,現在已經慢慢地落居了下風。

玲奈不是沒有想過要再跟漢斯解釋,只是她很不滿漢斯的處事風格,而且竟然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就把自己安上一個背叛的罪名,這種被人冤枉的感覺是玲奈非常地討厭的,所以當漢斯不留情地對她發動攻擊時,她也不甘示弱地反擊了回去。

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再加上玲奈本來就不是以最佳的狀況應戰,很快地玲奈就招架不住漢斯的攻勢了。

之前跟豔兒一戰,造成了玲奈的體力透支,也讓她的速度和行動要變緩了許多,在微微一不注意的情況下,玲奈的身上又多了好幾道的傷口。

而本來在一旁觀戰的豔兒,本來想要趁機逃跑的,不過她發現漢斯雖然在跟玲奈戰鬥,但他的精神力卻一直緊鎖著自己,只要自己一有什麼異動,漢斯馬上就會有所行動,這也造成了豔兒不敢輕舉妄動,因為豔兒在之前那一戰當中所受的傷不可謂不重,也連帶地影響了她的力量和精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