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話才剛說完,就有一個身影慢慢地從地上升了起來,只見她也是一頭紅髮的美女,雖然及不上理奈,不過卻也是不可多得的美豔魔女,身上穿著紅色的薄紗,身材若隱若現的,讓人看了會心猿意馬,不過這美女現在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地正經。

「屬下紅豔在」紅衣女出聲回答

這紅豔正是四豔天當中的一員。

四豔天,是由理奈從族中挑選出來的人才,跟著她一起磨練和成長的,可以說是她的親信。

而四豔天分別為紅豔青豔白豔黑豔,不但都有著不俗的容貌,同時也有著相當的功力,可以說是理奈的左右手。

「紅豔!妳去將豔兒給帶回來,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要將她給平安地帶回來,知道嗎!」理奈的語氣透露出一種不容質疑感覺

「屬下知道!」說完紅豔對著理奈行了個禮,就像煙一樣地消失了。

聽完了豔兒的介紹,明宇才稍稍地了解了有關豔兒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什麼魔界不魔界的,不過現在他倒是很擔心,擔心自己每天要面對這樣的一個大美女,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受不了呢!

「對了!主人,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豔兒露出了甜甜的笑

「我?我叫明宇,是明天的明,宇宙的宇。」

看到明宇那有些出神的樣子,豔兒不由覺得有些好笑。

這次在糊里糊塗的情況下竟然來到了人界,本來很擔心說會碰到一個不知道怎麼樣的人,不過目前觀察起來,好像眼前這個男人還蠻有趣的,不由對他產生了好奇心,再加上自己現在已經同這個人類訂立契約了,也沒有辦法跑,雖然她一開始有點不太願意,甚至有些氣餒,不過畢竟她還很年輕,而且她也覺得跟眼前這個叫明宇的主人在一起感覺好像很自然,所以心裡也就沒那麼排斥了。

「宇主人!豔兒有事情要跟主人商量。」

明宇聽了,不由好奇心起,連忙問道:「豔兒!是什麼事情呢?」

「豔兒現在已經是主人的了,可是主人不能碰豔兒喔!因為豔兒還沒成年!」

說完豔兒就輕輕地笑了起來,因為她看到明宇那一張臉紅得像蘋果一樣。

而明宇卻感覺有些難為情,因為這種事對他這個還不算大的男孩來說,可以說是一知半解的,不過為了不讓豔兒誤會自己是色魔,明宇不由連忙向豔兒保証道:「豔兒放心吧!我不會在沒有妳的允許下侵犯妳的。」

說完明宇才發現自己這話有語病,那不就代表自己想要侵犯她嗎?連忙再想澄清的時候,豔兒笑著對他說道:「主人不用澄清什麼!豔兒的意思是要等豔兒成年之後才會給主人,主人如果要的話,也要等豔兒成年之後。」

明宇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索性不解釋了,越描越黑。

當下明宇便起床去吩咐管家準備餐點,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好像開始在叫了。

吃過了不知道是早餐還是午餐的食物之後,明宇忽然感覺到有些恍神,他正在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自己還是學生的身份,總不能把豔兒給帶到學校去,那會嚇死很多人的。

想了一會,明宇覺得還是先幫豔兒給買些衣服好了,不然總不能讓她身上一直穿著這麼誘人的服裝,這樣會帶來很多麻煩的,當下他決定等豔兒一吃完就帶她出去逛逛街,順便買些女孩子的用品給她。

而一旁的豔兒則正把玩著手裡的刀叉,這東西對她來說可以說是很新鮮,因為她沒這樣吃過東西,雖然妖豔魔女是靠著生雄性生物的精氣為生的,但是她們也是會吃一些東西,只不過都是吃好玩的居多,因為功效都比不上精氣來的有用。

不過對於眼前的美食,豔兒還是吃的津津有味,雖然用著她不太習慣用的刀叉,不過到了後來,豔兒就開始用起了湯匙,因為她發現湯匙最好用,不管什麼東西好像都可以用湯匙去舀來吃。

很快地,豔兒就將桌上的食物給吃了個乾淨。

明宇看豔兒好像已經吃飽了,不由拿了張衛生紙,輕輕地幫豔兒擦起了嘴巴。

豔兒沒想到明宇會突然有這個動作,不由有些傻住了,因為她從來沒有用衛生紙擦過嘴,只感覺到一種淡淡的柔和感悄悄地湧上了心頭,而自己好像蠻喜歡這種感覺的。

明宇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本來他只想說拿張衛生紙給豔兒擦嘴巴的,不過當衛生紙一拿到豔兒的嘴邊,明宇的手卻自動地幫豔兒擦了起來,本來他還怕豔兒會反對的,所幸他看到豔兒的臉上露出了怪異的表情,不過接著又露出了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他才慢慢地放下心來。

擦完了嘴,豔兒不自禁地對明宇說道:「主人!謝謝你!」

明宇臉紅地笑了笑,正想對她說去逛街的事情時,豔兒又說道:「主人!豔兒想洗澡,可以嗎?」說完就露出了期盼的眼神望著明宇

明宇嘴巴張得老大,不過卻沒發出聲音來,想了好一會,才聽他回答道:「豔兒!我們先去買衣服好嗎?買完回來妳再洗澡好嗎?」

明宇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考慮到他自己的衣服給豔兒穿實在是太大了,而且自己剛剛本來就打定主意要幫她添購一些女人要用的東西,雖然豔兒是魔女,不過明宇想魔女應該跟一般女生都差不多吧!

「好啊!不過這樣的話豔兒有一個條件。」說完豔兒就對著明宇俏皮地一笑

明宇感覺自己被打敗了,不過為了能趕緊帶豔兒去買衣服,所以他也沒想太多,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

同時明宇覺得有些無奈,感覺豔兒給他帶來的不只是視覺上的刺激,同時也讓他開始有了一些改變,雖然他並沒有感覺到,而且他也很喜歡豔兒這種個性,雖然被捉弄的對象是他,可是他卻並不覺得生氣,反而心裡有些希望能被人這樣對待,也許是因為一個人孤獨慣了,所以明宇沒發覺自己竟然可以忍受別人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他,換作是以前的他,早就生氣了。

豔兒那知道明宇心中的感覺啊!她只是很慶幸自己的計謀得逞了,因為她開出來的條件,會讓明宇對現在的輕率答應後悔,只是她沒想到明宇會這麼快就答應。

不過豔兒越來越覺得跟明宇在一起很有趣,雖然他是自己的主人,應該是自己聽他的,可是明宇卻沒有那種威嚴,竟然還可以讓自己捉弄他,豔兒不由感覺慶幸。

過沒多久,只見豔兒換了一套明宇的衣服,同時戴上了帽子,手挽著明宇,兩個人就出門去逛街了。

出了門,只見豔兒就像是小孩子一樣,看到什麼都覺得很新鮮,因為街上有很多東西都是她從來沒看過也沒聽過的。

而明宇只好當起了介紹人員,不斷地解答豔兒的疑惑,一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有些不自在,不過後來在看到豔兒快樂的笑容之後,明宇也開始慢慢地融入了這個角色。

由於明宇平時出門都是騎機車的,因為他嫌開車很麻煩,又很不好找車位,所以明宇一路載著豔兒到了鬧區,準備要好好地採購一番。

很快地,明宇就發現自己想得實在是太簡單了,本來以為只要帶豔兒到那種女性用品專賣店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交給店員去處理,沒想到豔兒什麼都不懂,而且非要他在旁邊陪著,所以明宇也只好硬著頭皮,慢慢地加入了替豔兒出意見的團隊裡。

錢對於明宇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不過對於女性用品的常識,明宇可以說是個這方面的文盲也不為過,並不會比豔兒好多少,好在在明宇千拜訪萬拜託的情況下,專櫃小姐才幫他解決了許多令人尷尬的問題,不過雖然是這樣,明宇的臉卻已經紅得像什麼一樣了。

好不容易買完了衣服,接著明宇又帶著豔兒去購買一些女性的用品,包括洗澡還有保養用的,在把豔兒交給了專人之後,明宇就找了一家店坐了下來,同時叫了一杯柳澄汁,慢慢地喝了起來。

跟異性出來一起購物逛街,這對明宇來說是一種很新鮮的體驗,雖然有些麻煩,可是很神奇的,只要明宇看到豔兒露出的笑容,明宇就覺得再辛苦也值得,雖然他並不懂這是為了什麼,不過其實他還蠻享受這種感覺。

緩緩地喝著手中的果汁,明宇突然有種感覺,好像有人在暗地裡看著自己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怪異,說不太出來是什麼感覺,但就是有一種被盯上了的感覺。

不過這感覺很快地就消失了,明宇也沒覺得四周有什麼異常的地方,看看手裡的錶,豔兒那邊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當下明宇將剩餘的果汁一口氣喝掉,接著就拎起了一大堆包包,向著豔兒在的那個方向走去。

當看到豔兒正興高采烈地聽著專業人員的解說時,明宇早就將剛剛的感覺給忘掉了。

現在在他眼前的豔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個青春活潑的美少女呢!那裡會想到她竟然是什麼所謂的魔女呢?

一想到這,明宇不由微笑了起來。

而豔兒剛好回過頭來,看到明宇對著她在傻笑,也不禁開心地對著明宇笑。

忽然間,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動作,只剩下明宇和豔兒兩個人例外。

而豔兒臉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見她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一樣。

而明宇驚訝於情況一下子的轉變,眼前的情況是他以前所沒遇過的,他不由得有些害怕了起來,直覺告訴他,這並不是一件好事。

豔兒在找了一會之後,好像沒有什麼發現,連忙拉起了明宇的手往外跑去。

明宇不明白情況,但是看到豔兒一副緊張的樣子,就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但心裡雖然是好奇,不過明宇腳下還是跑的飛快,才一轉眼的時間,明宇和豔兒就已經跑進了一個小巷子裡。

明宇不斷地喘著氣,因為剛剛這突如其來的劇烈運動,讓他可是有些負荷不過來,而反觀豔兒,不但沒有任何一絲喘息,同時臉上的表情也更加凝重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看在明宇眼裡,不禁好地問道:「豔兒!怎麼了嗎?為什麼剛剛賣場裡會出現那種情況呢?還有,為什麼我們要跑得這麼快呢?」

明宇一連串的問題將正在專注於某件事的豔兒注意力給拉了回來。

只聽豔兒很冷靜地回答道:「我們被天使給盯上了,雖然我還沒找出他的位置,不過我可以隱約地感覺到天使的氣息。」

「天使!妳是說剛剛在賣場裡的所為,是天使做的!」明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

在明宇的想法裡,天使不都是美麗可愛又純潔的象徵嗎?怎麼會這樣呢?

「絕對不會錯,剛剛那是天使會使用的一種招術,叫做時間漂流,是一種可以讓在某個範圍内的時間為施術者所控制的一種法術。」豔兒緩緩地解釋著

「而且我們魔女對於天使的氣息可以說是最敏感的,所以我敢斷定一定是有天使發現了我的氣息,所以才會用那招時間漂流,想要讓旁邊的人不受影響。」

其實豔兒猜的沒錯,雖然豔兒將自身的氣息給隱藏的很好,不過因為她剛剛在接觸到一堆新的東西和資訊時有些太高興了,所以忘了隱藏自己,也忘了自己的身份,所以當她的氣息一旦散發出來之後,就被盯上了,也才會有之後的事情。

在豔兒和明宇說話的同時,只見一個白色的光影緩緩地在他們面前落地,同時那道白色光影的身上散發出一種柔和氣息,不過明宇卻能感覺到在那股柔和氣息之中彷彿帶著點躁動,同時他整個人被迎面而來的氣流給吹得站不住腳,不住地向後退。

豔兒從旁伸出了手來,緊緊地跟明宇的手相握,同時也將明宇不斷有後退跡象的身子慢慢地穩住,同時對明宇投以一個溫柔的微笑。

明宇看到豔兒對他所露出來的微笑之後,心裡也比較安穩,不像剛遇到時那麼地害怕。

豔兒很快地就將頭給轉回了正前方,凝視著眼前那龐大壓力的來源,在這一瞬間之中,豔兒臉上的表情又轉回了凝重。

而眼前的光影也慢慢地黯淡了下來,從光影之中走出了一位金髮的天使,只見這天使自身緩緩地散發出了一種威嚴的感覺。

明宇慢慢地習慣了眼前的亮度,也開始慢慢地打量起了眼前這個所謂的金髮天使。

哇!天使不愧為天使,雖然說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不過整個人透露出了一種聖潔的氣息,讓明宇差點產生一種膜拜的感覺,不由得心裡感到害怕。

轉頭往旁邊的豔兒望去,卻發現豔兒正跟天使的目光對峙著,彷彿彼此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其實這種現象是很正常的,因為天使和惡魔可以說是世仇,雖然可能個人之間並沒有什麼過節,可是那種天生相剋的氣息,會讓他們在遇到對方的時候就會打從心底產生一種仇視感,也正因如此,所以當天使碰上惡魔的場合,必定會以一方的死亡做為結束。

「人類!我不管你跟這惡魔是什麼樣的關係,你現在立刻離開這個地方,否則我連你也不會放過的。」

彷彿宣判著犯人罪刑的法官一樣,天使很鄭重地說出了上述的話。

豔兒在聽了眼前這天使所說出的話之後,不由有些生氣,她非常地討厭有人在她面前這樣子說話,尤其對方還一直不斷地散發出讓她感到不舒服的氣息。

「想傷害我的主人,也不先問問我!」豔兒開始說話反擊著對方

彷彿沒聽到豔兒的話一樣,天使那冷漠的聲音又在明宇的耳邊響起:「人類!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走就別怪我無情了!」

說到後來,金髮天使的語氣已經由冷漠轉為強硬,顯示出她內心的不耐煩。

明宇現在的內心可說是非常地掙扎,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説打,自己也沒看過豔兒的實力,更不要說眼前這天使的實力了,打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可是自己又不可能丟下豔兒不管,雖然自己跟豔兒相處的時間不長,可是自己可以說是慢慢地喜歡豔兒帶給自己的感覺,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也是一種自己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

一想到這裡,明宇的心裡有了決定。

一旁的豔兒這時反倒開始關心起明宇,因為對她來說,她雖然不喜歡眼前這天敵給她帶來的種種不適的感覺,可是在她的心裡,她早就已經把明宇的感覺悄悄地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

不只是因為明宇是跟她訂立契約的主人,同時跟在明宇身邊,也讓她有種被疼愛的感覺,不然她不會這麼喜歡開明宇的玩笑。

以豔兒的個性來說,越是她開玩笑的人,代表她越重視那個人。

在妖豔魔女一族當中,豔兒可以說是大家都害怕的淘氣鬼,沒有人明白她的用心,其實對她來說,她不要求要什麼強大的力量,也不要什麼貴重的東西,她要的是別人對她的關心,這點倒是跟明宇很像。

因為辛吉雅做為一族的族長,常常需要忙著處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而理奈雖然很關心豔兒,可是自從她開始修練豔情魔典之後,她就把全部的時間給投入了進去,因為在魔界,可以說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有實力才有資格可以說話。

也正因如此,所以理奈不斷地追求提升自己的力量,漸漸地,她跟豔兒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了,雖然她偶爾也會想到以前跟自己妹妹在一起玩的點點滴滴,可是對於力量的渴望已經壓過了一切。

不只如此,由於辛吉雅內定屬意的下任族長人選就是理奈,所以理奈自己也很清楚,要在魔界中繼續保持妖豔魔女一族說話的權力,就得要靠自己才行。

在魔界中,妖豔魔女一族是屬於比較弱勢的一族,由於天生種族之間的差異,相對地也在實力上產生了很大的落差,雖然辛吉雅不斷地努力,不過由於力量實在是太小了,所以她也只能就她所能做的去做而已,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妖豔魔女一族常常受到別族的欺壓,不過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在這樣的環境造就之下,豔兒變得沒有人陪她,自己一個人孤伶伶的過著生活,自己的媽媽和姐姐都有著追求的目標,而且對自己的態度也不像以前那麼樣地親切,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只好將心中的不滿給發洩在平常的行為裡,也才會在很多的行為上做出一些令人無可奈何的事情。

但其實,她想要透過這種情況來喚起家人對自己的重視,雖然她也知道自己的媽媽和姐姐想要什麼,可她不懂,權力和力量有重要到這種地步嗎?竟然可以讓人為之放棄原本美好的一切!

於是她常常偷跑出去玩,雖然出去玩了一陣子之後就會跑回來,即使媽媽和姐姐偶爾會說她幾句,也禁止她這樣做,不過她還是依然會這樣做。

正因為如此,所以當她遇到了明宇之後,她發現自己以前那些惱人的情緒竟然好像不見了,雖然明宇什麼都不會,不過自己待在他的身邊卻覺得很好玩,也很有趣,不知不覺之中,豔兒已經開始不排斥明宇這樣的人當她的主人了。

而這種心態上的轉變,也是豔兒自己所沒有察覺到的。

「這位天使!我想妳好像沒搞清楚吧!我是妳眼前這位魔女的主人,也就是說,妳要動她之前應該要先問過我吧!難道妳沒聽過一句話:「打狗也要看主人啊!」」在說這番話之前,明宇還特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壯起了膽子才敢說出來。

那天使明顯一楞,她沒有想到眼前的人類竟然敢說出這種話,難道他不怕嗎?還是說有什麼特別的原因讓他竟然會有這種勇氣敢這樣對自己說話,她突然產生了一絲絲的好奇心,想要知道裡面的緣由。

「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聽到明宇的回答,天使終於失去了耐性。

明宇心裡想:「終於要開打了,該來的還是要來。」

將目光移往旁邊的豔兒,卻發現豔兒正以一種很驚訝的眼光望著自己,那裡面彷彿包含了好幾種意義,不過明宇可以感覺到豔兒很開心,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感覺得到,不過就是可以感覺得到。

「神聖力場!全開!」

「惡魔力場!全開!」

光環從天使的身上開始向外擴散,彷彿要占據著這個範圍,而從豔兒的身上也開始散出了黑色的光影,同時豔兒的身上也散發出了黑色的光芒跟眼前的天使對峙著。

「惡魔之障壁!護!」

豔兒突然口中唸出這一句,只見一雙黑色的翅膀出現在了明宇的身邊,同時發出了一種力場將明宇給保護住,讓明宇不至於被兩者的戰鬥所波及。

明宇看到眼前的情景,只覺得自己真是大開眼界。

這時,只見天使散發出來的神聖力場跟豔兒所散發出來的惡魔力場正在做對抗的動作,兩種光芒不斷地擠壓著對方,彷彿要一股作氣地將對方給壓下去。

不過僵持了好一會,黑與白兩種光芒卻始終呈現一種膠著的狀態,誰也沒辦法壓下誰。

而在這時,彷彿眼前出現了兩個世界一樣,一邊是光亮的白色,一邊是黑暗籠罩著的世界一樣,在明宇的眼前出現了極強烈的對比。

在天使和惡魔的戰鬥時,雙方都會第一時間放出雙方的力場來搶可以控制的範圍,因為不管在天使和惡魔的力場中,雙方都有著絕對性的優勢,兩種力場會依照兩方精神力和專注力的強弱影響到力場的大小。

除了這個之外,在自己的力場裡戰鬥的話,那自己就擁有著主宰著一切的力量,除非是力量差距過大,不然將會影響到最後的結果。

而除了力場的比鬥之外,在雙方力場所交會的地方會出現一個所謂的交翼點,以交翼點往後到自己身邊,就稱為所謂的交翼空間,在這個交翼空間裡,兩方就要憑自身的實力來對抗,因為那將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除此之外,當一方的力量不足以再維持力場時,也就是失敗的時候。

很快地,由於豔兒和對方的精神力不相上下,雙方的力量在幾次激烈地碰撞之後,交翼點很快地就出現了。

兩人臉上的表情可以說是非常地專注,一動也不動地注視著對方。

明宇在一旁看了,只覺得心跳都快停止了,眼前的事情發展已經超過了他的想像,他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只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兩人對決。

就在下一秒鐘,兩人皆不約而同地動了,都向著自己前方的交翼空間而去。

而明宇也在這時,注意到了豔兒身後那對巨大的黑色翅膀。

兩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交翼空間飛去,只見那天使手上拿著一把氣勢非凡的長劍,更增添了她的氣勢,而豔兒則是手裡握著一把三叉戟

明宇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到確定豔兒手裡拿的確實是三叉戟時,他不由感到好笑,因為那種感覺很不搭,感覺那戟很沉重的感覺,配上豔兒給自己的形象,明宇完全沒有辦法聯想在一起,這之間的落差是這麼大,可親眼所看到,又讓明宇不得不相信自己親眼所見。

在明宇閃過這些念頭的時候,雙方已經交上了手。

激烈不絕的兵器碰撞聲不斷地從空中傳來,兩人已經開始了第一次的交鋒。

在交手了幾回合後,那天使突然向後急退了一段距離,同時將劍高高地往天上舉起,同時口裡唸道:「以神聖力量為引,將聖雷引為我用。」

「去吧!聖雷轟擊!」

只見從劍的頂端有許多帶著白色光芒的雷球產生,而那金髮天使在唸完了那一句話之後,就迅速地將劍往豔兒所在的地方指去。

劍上的聖雷球也在天使將劍尖指往目標的同時飛了出去。

聖雷,是一種神聖的法術,可以說是天使的專門技,不管是什麼等級的天使都會使用,只是聖雷的等級也有分,像眼前這天使所使用的,就是一級的聖雷而已。

在天使的等級裡可以分為三等,分別是一階、二階、三階,而在這個分別之外,又可以在每一階之中分為上、中、下三位,例如一階上位就比一階下位來得高等,也更有力量。

只見豔兒不慌不忙地也舉起了自己的三叉戟,同時口裡也唸道:「以惡魔力量為引,將幽雷引為我用。」

「去吧!幽雷刺擊!」

跟聖雷一樣,幽雷可以說是惡魔專用的法術,說是初級的法術也不為過。

在豔兒唸完的同時,從三叉戟的頂端同樣地也發出了三顆黑色的雷球。

幾乎就在豔兒發出幽雷球的瞬間,天使所發出的聖雷球已經來到了豔兒的身邊。

就在那一瞬間,從豔兒的三叉戟上所發出的幽雷球已經正面地撞上了聖雷球。

聖雷球和幽雷球在那碰撞的一瞬間,都產生了爆炸,而豔兒也被這爆炸所掩蓋了。

一旁的明宇現在才回過神來,因為剛剛的戰鬥對他來說可以說是太過於衝擊性的場面了,不但目睹了所謂的天使與惡魔,同時這種空前慘烈的對決,是明宇想都沒想過的,真是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不但震撼了自己的視覺和想像力,同時也讓自己彷彿看到了世界奇景一樣。

不過當他看到豔兒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大爆炸,不由楞住了,沒想到豔兒這麼快就敗了,難道是眼前的天使太強了嗎?明宇不禁替豔兒擔心了起來。

就在這時,明宇聽到了從心靈傳過來的聲音:「主人擔心豔兒耶!好棒喔!豔兒好高興喔!回去再親親我最愛的主人!」

突然聽到豔兒的聲音傳來,明宇驚訝到合不攏嘴,不過對於豔兒沒事這件事情,他倒是已經肯定了,當下也鬆了一口氣。

「主人!真的很抱歉!讓你擔心了,豔兒不會有事的,請主人放心。」豔兒的聲音又從心靈浮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