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光皇傳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天啊!竟然已經十點了,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

眼看著床頭上的鐘指向了十的地方,驚得明宇連忙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出來,同時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身上的睡衣給換了下來,接著就拿起了包包,準備出門。

騎著自己心愛的機車,不過明宇卻沒有任何的閒功夫可以觀望附近的風景,因為他已經遲到了。

好不容易到了學校,明宇稍稍地喘了一口氣之後,這時,無情的鐘聲彷彿要跟他作對一樣,又開始不停地響了起來。

明宇一聽到鐘聲,連忙用最快的速度衝往自己的教室,希望能盡最後的努力,不過很可惜的是「已經上課了」,而且老師正帶著一種古怪的笑容望著他,雖然老師正對著明宇笑,可是明宇卻覺得全身冷颼颼的,完全感覺不到一點暖意,因為他知道他完蛋了,一定又要被罰了,想到這裡,明宇不禁嘆了一口氣。

果然,老師已經在這時開口說道:「明宇!現在都幾點了!現在才知道要來上課啊!老規矩!」老師說完就輕輕地笑了起來,並且轉頭回去繼續上課,也不理明宇一臉哀怨的眼神。

明宇看到眼前這個樣子,不禁無力地點了點頭,同時慢慢地找了一個座位坐下。

明宇,某大學的學生,目前是大一的新鮮人,只要可以讓他思考的事情,他都有興趣,由於明宇的父母長年都在外做生意,所以並不常在家,陪伴著明宇的,只有那一棟大到不行的房子,以及幾個傭人而已,也因此,明宇在某一種定義上來說,可以說是非常地自由。

也因為父母常年都在國外,沒辦法說常常回家來陪明宇,所以他們用另一種方法來補償他,盡量滿足他物質方面的需求,至少這是他們可以做到的地方。

不過明宇也不在乎這些,對於他來說,沒有父母管的日子雖然自由,可是總覺得少了那麼一點什麼的感覺,後來他才發現,原來是家的感覺。

上完一天的課,明宇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中,放眼望去,只見幾個傭人正在忙自己的事,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回來,不過明宇也不介意,因為他已經習慣了。

由於平時明宇常常不在家,所以跟傭人之間的互動也不多,像類似的情形也是不少,一開始他還會覺得奇怪,可是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地習慣了。

明宇緩緩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門,就直接往床上倒去,對於明宇來說,此刻的床帶有著莫大的吸引力,讓他在不知不覺當中昏睡了過去。

忽然,一通電話驚醒了正在睡夢中的明宇,明宇下意識地把電話給接了起來,只聽到對方劈頭就問:「先生!真的是很不好意思!請問你什麼時候可以還錢呢?」語氣聽起來雖然是非常地溫柔,但是明宇卻可以直覺地感覺到有一股殺氣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一時,明宇楞在了當場,他不禁搖頭想了一下,自己有欠過誰錢嗎?想來想去都沒有,明宇直覺對方應該是打錯電話了,正想要掛掉的時候,電話那頭的女聲又開始說話了,她說:「你不要以為不出聲就可以逃避了,我可沒那麼容易打發的,快說,你什麼時候要還錢?」

明宇只淡淡地回了一句:「小姐!你打錯電話了!」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回過身繼續去睡他的大頭覺。

過不一會,電話又再次響起,明宇反射性地把電話給接了起來,只聽到一把非常悅耳的聲音說道:「先生你好!」接著就聽到剛剛的女生吼道:「欠人錢還可以這麼沒禮貌,看我不好好教訓你才怪!」明宇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只不過他已經開始有點不高興了,二話不說就把電話給掛了。

突然間,一個影子出現在明宇的眼前,那是一個全身穿著緊身皮衣的女人,而且最誇張的是,那皮衣極盡地曝露,只把胸前的兩點給剛好遮了起來,不過說真的,那女子不但有著一張妖豔的臉孔,同時身材又非常地勻稱,有胸又有屁股腿又長,真不知道是怎樣保養的,明宇心想

不過明宇這下是真的醒了,他揉了揉自己睜不太開的雙眼,不敢相信地望著眼前這突然出現的女子,因為那是那麼地不真實,他不禁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希望能分辨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那皮衣女子臉上的表情從非常生氣變為非常驚訝,想見她沒有想到會有現在這個情況的發生,不由有些不知所措,不過馬上她就恢復了,同時開口說道:「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弄錯人了,按照規則,我可以滿足你一個願望,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都可以,所以現在請你先想清楚再對我說。」說完就靜靜地等待著明宇說話

明宇現在完全抓不到任何的頭緒,因為他不知道眼前的情況到底是什麼,不過他倒是很清楚地聽到了眼前這妖豔女子的話,不由想了一下。

明宇現在已經從剛見到這名不知名女子的驚訝中鎮定了下來,他想了想,決定要先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再說。

於是他開口問道:「不好意思!請問妳怎麼稱呼呢?還有,妳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裡呢?要知道,這裡可是一個處男的房間耶!是女生止步的喔!」說到後來隱約有點生氣

那女子聽了明宇的話,臉上隱隱有著些許的怒容,不過她還是忍了下來,回答道:「雖然說你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不過既然你問了,我就好心地告訴你吧!我叫豔兒,是驚豔的,不是天上飛的那種。」

豔兒說到這裡,稍稍地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道:「至於我怎麼闖入你這處男的房間,那是我的秘密,請恕我沒辦法告訴你,好了,別再拖了,趕緊告訴我你的一個願望是什麼,我幫你實現完就要走了,快一點吧!」豔兒說完隱約透露出一種不耐煩的樣子

明宇這時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聽到他又再問道:「真的是什麼願望都可以嗎?有什麼限制嗎?」

豔兒很不耐煩地回答道:「對啦!快點把你的請求說出來,不然就不理你了啦!」說完豔兒還哼了一聲,顯然她的脾氣不好,耐性也不是很好。

明宇想了想,接著才說道:「我要一個擁抱,就這麼簡單。」

 

明宇講出這番話之後,豔兒卻一拳往他這裡打來,同時口裡喊道:「你這臭小子,亂許什麼願,我要宰了你。」明宇連忙往後急退,可是床就這麼丁點大,實在沒有多少空間好讓他退,不過明宇還是拼命地往有空間的地方跑,想要逃開那感覺起來非常可怕的拳頭。

明宇現在後悔了,原本以為對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誰想到對方竟然想要對自己不利,不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愛開玩笑,現在倒害了自己,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了,明宇有種悔不當初的感覺,只能靜靜地等待著那帶著拳風的一拳向著自己打來,不過他心裡又很納悶,為什麼只是要一個擁抱有這麼地困難嗎?他還來不及細想,拳頭已經到了他的眼前。

這時明宇心裡的感覺真是十分地複雜又無奈,因為不論是誰碰到這種不明不白的事情,也許都會跟明宇有一樣的感覺吧!

明宇等了好一會,發現沒有任何動靜,不由得張開了緊閉的雙眼,看著眼前的情景,明宇不由得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因為本來應該打在明宇臉上的拳頭,現在正停在了明宇的眼前,只差一步的距離就可以打中明宇的臉,可是那拳頭卻並沒有再繼續往前一步,明宇再往拳頭的主人看去,也就是自稱是豔兒的這個惹火女人,卻發現她正以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望著自己,那眼神中彷彿帶著一點驚訝又帶點不相信的意味,又好像很奇怪於明宇的反應。

明宇這時真是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心裡的問號是一堆,不過能不被揍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但就在這時,明宇卻稍稍地將身體往前傾,同時在豔兒來不及的狀況下給了她一個擁抱。

在明宇看來,一個擁抱是算不得什麼的,更何況是擁抱一個大美女,相信只要是男人都會很願意的,不過明宇的擁抱只是一種不帶有任何想法的擁抱,就只是人與人之間一種表達情感的方式而已,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要提出這個要求,因為現在的明宇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處於一種未知的狀態,而且也可以說他認為自己現在是在做夢的成分居多,所以他才會有這種想法。

當明宇緩緩地將手離開了豔兒的身體之後,他才相信自己真的是遇到一個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了,因為當他在擁抱著豔兒的時候,他感覺到那種真實的存在感,因為豔兒的身體是那種屬於豐滿型的,所以抱起來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讓明宇不由得完全相信了眼前的事情。

不過就在明宇放開了豔兒之後,他發現豔兒彷彿是變成了石像一樣,就那麼呆呆地望著他,彷彿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這不由讓明宇感覺到疑惑,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便開口問道:「請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說完明宇就眼巴巴地望著眼前這名奇異的女子

豔兒卻沒有理明宇,過了一會,才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完蛋了!」

明宇聽了,心裡不由得愣了一下,怎麼會冒出這麼一句令人完全摸不著頭緒的話呢?當他想再進一步地追問時,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在豔兒的頭頂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漩渦,同時這個漩渦裡跑出了一個像是翅膀的東西。

當明宇專注一看之後,才發現那是一個黑色的翅膀,而那黑色翅膀正向著明宇飛過來,這時,明宇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定住了,完全沒辦法動彈,就好像身體被別人給控制了一樣,他不由得有些驚慌,因為他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情況,他拼命地想掙扎,想拿回身體的控制權,不過身體就好像已經不是他的了一樣,任憑明宇再怎麼努力,身體還是一樣陷入不能動彈的狀態。

明宇只能眼巴巴地望著那個黑色的小翅膀緩緩地飛到了自己的面前,就在這時,那看起來就像黑色的小翅膀一樣的東西突然加速,往明宇的額頭飛去。

明宇這時也只能看著那看似黑色的小翅膀往自己的額頭飛了過來,在一刻之後,那看似黑色的小翅膀已經碰觸到了明宇的額頭,這時的明宇只覺得額頭傳來了一股涼意,同時這股涼意開始慢慢地擴大到了全身,明宇只覺得自己現在感覺全身上下好冷,可是他還是不能動,甚至不能開口說話,但那種感覺卻是那麼地真確,不由得他不相信。

突然間,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明宇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裡的某樣東西好像跟那涼意產生了一種共鳴,他仔細地去感覺,卻發現那股涼意在游走了自己的全身之後,又慢慢地回到了頭部,而且一直不斷地在循環著,在那股涼意經過的地方,明宇開始感覺到有一種溫暖的感覺跑了出來,慢慢地,明宇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種感覺才淡了下來。

這時的明宇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又可以動了,但他卻還沉浸在剛剛那種奇特的感覺裡。

過了一會,明宇才緩緩地張開了眼睛,同時盯著眼前這個特別的女人,而且明宇的眼神散發出了一種很明顯的訊息,就是希望她能說明一下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豔兒在看到明宇望向她的眼神之後,她也知道自己該把事情說明一下了,於是她便開口說道:「臭小子,你應該有聽過惡魔吧!」明宇點了點頭

豔兒又繼續說道:「妳大姐我就是惡魔,而且是如假包換的惡魔。」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一下,同時眼裡出現了一絲絲的笑意。

不過她馬上接著說道:「沒錯!不要懷疑,我就是惡魔,而且是最可愛的惡魔。」因為她看到了明宇的眼裡透露出了不相信,不過她並沒有去理會,反而開始述說起她的身份。

原來,豔兒是從惡魔界來的,而在惡魔界裡有著非常好幾種特殊種族,但種族之間互相對立,不過由於惡魔界裡有著三大神魔,分別是練魔神顯魔神以及原魔神,由於這三大魔神有著別於一般惡魔的力量,所以他們靠著自身強大的力量,將紛爭不斷的惡魔界給劃分為三大勢力,也由於這三個大魔神各自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所以不管是那一個魔神想要吞併其他兩大勢力,都沒有辦法可以如願,雖然彼此之間會有一些爭執,但都沒有暴發大規模的衝突,所以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也由於這種微妙的關係,所以許多惡魔界的爭執和惡鬥,都是在一個可以容忍的範圍之內,不至於有失控的情況發生。

而豔兒正是練魔神所統領的一族,稱為妖豔魔女,妖豔魔女是以吸取人類精氣為生,所以妖豔魔女一族大部分都到了人間界來,而豔兒就是其中之一,至於剛剛為什麼明宇提出要一個擁抱豔兒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在妖豔魔女一族當中有著一個非常特別的規定,也可以說是一個失傳已久的禁制,就是當妖豔魔女被一個人不帶任何非份之想,只是單純地擁抱之後,將會自動認其為主人,同時聽命於他,不過由於妖豔魔女個個身材火辣、面貌姣好,所以能在擁抱著她們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想法,那真是要有非凡的定力才行,也因為如此,所以當明宇一提出要擁抱豔兒的同時,豔兒才會那麼吃驚。

而那個看起來很像黑色小翅膀的東西,就是豔兒的本源力量,一旦當妖豔魔女進行認主時,本源力量會自動地跑到主人身上,所以才會有剛剛那一幕。

明宇在聽了豔兒一個大概的說明之後,只覺得自己的頭好像開始痛了起來,因為他雖然不能完全了解豔兒所說的,但是他至少確定了一件事,就是..自己得要跟這名見面不到一天的女人扯上關係了,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現在明宇也不想去想那麼多了,他現在只想休息而已,因為他本來就是在睡覺的,只是剛剛被豔兒的電話給吵了起來,才一想起,明宇的睡意就馬上跑了出來,頭一倒,就開始呼呼大睡了起來。

而在一旁的豔兒,看到明宇倒頭睡了之後,也伸了個懶腰,接著爬上了明宇的床,就倒在了明宇的旁邊,也跟著睡了起來。

一大早醒來,明宇就發現了一件讓他震驚的事情,因為他發現他旁邊多了一個人,嚴格上來說是多了一個大美女,這讓習慣於一個人睡覺的他可是著實嚇了一大跳!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一旁彈了過去!

他搖了搖頭,回想起昨天所發生的事情,只覺得非常地不可思議,雖然事實擺在了眼前,證明了昨天所發生的事情不是在做夢,可是要他相信這是真的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還是有點不太能完全相信。

想到了這,明宇不由自主地往躺在他身邊的美豔女子看去,只見美豔女子睡得非常地熟,感覺好像很久沒有睡過一個這麼安穩的覺了,同時嘴角隱約掛著一絲絲的笑容,這讓明宇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有辦法把那股悸動的心情給穩定了下來。

想到以後要跟這樣一個大美女生活在一起,明宇自己也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難過,尤其是如果像豔兒所說的,她是一個如假包換的惡魔,那她會不會害自己呢?

而自己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學生了,沒想到在完全不知道情況的狀態下,竟然會遇到一個這麼離奇的事情,想到這,明宇不由無奈地笑了一下。

好在明宇今天沒有課,所以他也不趕著上課,不過他倒是發現自己的肚子開始叫了起來,他才想起,自己自從昨天晚上回來到現在,是呈現滴水未進的情況,因為他昨天只感覺到一陣疲倦感,就那麼簡單地睡了起來,所以現在清醒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肚子還真不是普通的餓。

想到這,明宇不由得起身想去找點東西來吃,不過就在這時候,身邊的美豔女子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醒了過來,只見她正張大了那明亮的雙眼一眨一眨地盯著眼前的明宇看。

明宇沒想到她已經醒了,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跟她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存在,昨天好像隱約中有聽到她說以後自己就是她的主人了,可是自己那時候只想要睡覺而已,所以也沒去仔細研究那番話背後的意思,可是現在當面對面的時候,明宇反而覺得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在了他的心上,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這個局面,於是他也只好搔了搔頭,尷尬地朝著那女子笑著。

卻沒想到,那女子忽然將身體往前移了少許,同時輕輕地在明宇的唇上一吻,然後才有點害羞地說道:「主人早安啊!」說完竟然有些臉紅

這突如其來的一吻讓明宇整個人呆住了,整個人就像恍神了一般,呆在當場。

因為這一吻,是明宇的初吻,所以當他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之後,不由得整個人軟了下來,因為他剛剛只感覺到一個軟綿綿的東西碰到了自己的嘴唇,雖然只是輕輕地點了一下,不過那已經夠明宇回味了。

這時在一旁的豔兒不由感到奇怪,因為在她的知識裡,男人這種動物應該會很享受自己這種舉動才對,怎麼感覺眼前的主人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她以為是主人覺得還不夠,於是她好心地問道:「主人!是不是不夠呢?要豔兒再來一次嗎?」

明宇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同時說道:「沒關係!不用了!不過妳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妳會突然吻我呢?總有個理由吧!還有,我應該要如何稱呼妳呢?總不能一直叫妳小姐吧!」明宇一口氣將自己心中的疑問以及想知道的事情一起問了出來

「主人叫我豔兒就好了,至於剛剛的那個吻,是我們族裡的規定,因為我們妖豔魔女一族一旦認主,主人就是我們的力量來源,同時我們也要以我們族裡的規矩來對待主人,而這最基本的,就是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一個吻。」豔兒說完不由露出了笑容

「規矩?這是什麼樣的規矩呢?除了這個規矩之外,還有其他的規矩嗎?」明宇不由好奇地了起來

「這個嘛!就要主人自己慢慢去發現囉!豔兒提早說出來就沒意思了,還請主人諒解,反正倒時候主人就知道了嘛!」豔兒說完不由偷偷地笑了起來

明宇知道再問下去豔兒也是不會說的,他也就不打算再問下去了,只是家中突然多出了一個這麼嬌滴滴的美女,自己要好好處理才行,看來,等下叫傭人把客房給清一清,就先讓豔兒住下來好了,反正這間大房子裡房間多的是,可是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孤伶伶的一個,現在有人來陪他,他心裡當然是非常地願意。

一想到這,明宇馬上就起身,準備要叫家裡的管家將客房給清理一下,然後讓豔兒有一個可以住的地方。

不過豔兒這時卻笑著說:「主人不用麻煩了,因為豔兒要跟主人一起睡。」

明宇聽到這句話,不由有些驚訝!連忙問道:「妳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難道妳會什麼讀心術之類的東西嗎?」說完臉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豔兒對明宇甜甜地一笑,然後才微微點了點頭,不過好像又想到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樣,連忙說道:「主人請放心,豔兒以後不會在主人沒有允許的情況下讀主人的想法的,剛剛是因為豔兒一時好奇心起,想知道主人在想什麼,所以才會在不知不覺當中讀取了主人腦中的想法,真的是很對不起!請主人原諒豔兒!」說完豔兒不由整個人趴了下來,一動也不敢動

明宇已經從剛剛的驚訝中恢復過來了,他一見到豔兒的樣子,不由心裡有些不忍,連忙說道:「妳別這樣啊!我又沒有怪妳,先把頭抬起來再說。」說完明宇不自覺地將豔兒給拉了起來

一拉起來明宇才發現豔兒的眼中有了一些淚痕,他不由得有些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

這時,只見豔兒對明宇俏皮地一笑,同時吐了吐小舌頭,明宇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不過他倒沒有什麼生氣的感覺,因為這種感覺已經離他很遠了,是他很久沒有過的感覺了。

因為明宇家庭的關係,所以他很少有機會可以有這種機會跟大家交朋友,很多人接近他都是因為他家有錢,並不是真心地想要跟他交朋友,雖然明宇很努力地想要去融入大家,可是卻怎麼做都無功而返,到了後來,明宇開始有點放棄了,也開始封閉了自己的心,就這樣一直到了現在,所以一知道豔兒是在跟他開玩笑的,他不由有種不再是一個人的感覺。

豔兒不知道明宇會不會因此而生氣,所以她只好趕緊把自己最厲害的一招給拿出來,只見豔兒鑽進了明宇的懷抱裡,同時撒嬌道:「主人!不要生氣嘛!豔兒以後會乖乖的,不會再這樣了,主人就原諒豔兒嘛!」

聽到豔兒跟自己撒嬌,明宇的心裡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豔兒明明就是一個外型會讓人噴鼻血的惹火女人,可是她表現出來的行為,卻讓明宇感覺她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這種落差讓明宇產生了一種極怪異的感覺。

雖然心裡有這種感覺,不過明宇嘴巴上還是說道:「真是的,以後不要再這樣子了,沒有我的允許,不準擅自偷窺別人的想法。」

「人家知道了嘛!主人不生氣了吧!」豔兒小心翼翼地望著明宇

直到豔兒發現明宇的臉上並沒有露出生氣的樣子,她才安心地笑了起來。

看到豔兒捉弄自己,明宇也不禁有些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不過這種感覺真是很特別,讓自己覺得很新鮮。

不過明宇心裡也有些害怕,因為畢竟豔兒自稱是魔女,一般的魔女不是都會害人類的嗎?一想到這,明宇不由心生好奇!便開口叫道:「豔兒!」

豔兒了一聲,表示她有聽到明宇在叫她。

「妳怎麼會來到這裡呢?是什麼樣的原因呢?還有,妳一開始就來向我討錢,是有人欠妳錢是嗎?」

聽著明宇一口氣問的幾個問題,豔兒不由楞了一下,不過她馬上笑了出來。

「主人想先聽那個問題的答案呢?」豔兒邊問邊眨了眨美麗的雙眼

看著豔兒露出的媚態,明宇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畢竟他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單純男孩。

不過他這麼一呼吸,赫然發現自己還把豔兒給抱在懷裡,同時身體感覺到豔兒身體所傳來的柔軟,他不由臉開始變紅,同時心跳開始加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豔兒看到明宇的情況,就知道明宇已經有了感覺,因為她可以很清楚地聽到明宇急促的呼吸聲,心裡不由有些得意。

突然間,明宇將豔兒輕輕地推了開去,自己則是急忙往後退了少許,跟豔兒保持了一點距離,才讓自己的情況好點,不然如果再保持這樣的姿勢下去,明宇會受不了。

豔兒沒想到明宇會突然將她推開,不由又楞了一下,不過她馬上又笑了出來,同時將頭轉了過來,驚訝地問道:「主人怎麼了?為什麼要推開豔兒呢?難道主人不喜歡豔兒在主人的懷裡嗎?」說完又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望著明宇

明宇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像不是主人一樣,雖然剛剛已經領教過一次豔兒裝可憐的樣子,不過看到一個大美女在自己的面前受委屈的樣子,自己還是有些於心不忍,可是自己很清楚,自己如果再抱著豔兒的話,自己恐怕會很難受,一時之間,明宇不由陷入了掙扎之中。

看著明宇陷入了掙扎之中,豔兒不由覺得有趣,不過她知道自己不能玩的太過火,便馬上改變了表情,正經了起來。

明宇馬上發現了豔兒臉上表情的變化,他不由露出了無奈的笑容,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不過面對明宇露出的無奈笑容,豔兒則是回報了明宇一個甜甜的笑容。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當下,豔兒將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還有為什麼她一開始見到明宇之後會跟明宇要錢的原因緩緩地說了出來。

原來豔兒是來幫朋友要債的,因為朋友的個性實在是太過於軟弱,每次都要不到錢,所以這次她自告奮勇地要出面來跟人要債,只是因為她實在是太粗心了,竟然搞錯了頻率,結果竟然變成了跟明宇要債,可是當後來竟然發現明宇不是她要找的那個人時,她不由有些驚鍔,不過錯誤已經造成了,她也沒有辦法,不過她對於明宇對她的態度感到很不高興,所以她就想教訓明宇一頓,結果沒想到她才剛出拳,就感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壓制了她,讓她感覺好像被定住了一樣,沒辦法再把拳頭給往前一公分,更讓她生氣的,竟然是明宇趁這個機會抱了她,於是就糊里糊塗地訂了契約。

「母親大人!妹妹好像不見了,好像又跑出去玩了。」

說話的是一位紅髮及肩,身形比之豔兒又要高上一些的美女,但是她的打扮卻跟豔兒完全不同,她身上穿著的是深黑色的華麗鎧甲,同時將她的美好身形給突顯了出來,但卻給人一種致命的吸引力,讓人無法將目光從她的身上給移開。

而坐在紅髮美女對面的,卻是一位全身散發出領袖般氣息的美女,她正是妖豔魔女的族長,也就是豔兒的母親…“辛吉雅,而那位開口說話的紅髮美女,正是豔兒的姐姐…“理奈

「她跑出去玩倒沒什麼關係,只是這ㄚ頭老是這樣,難道不知道在她成年以前是不能破身的嗎?否則就無法修練我們妖豔魔女一族的豔情魔典嗎?」

聽到母親的話,理奈也不敢多說什麼,因為她也很清楚妹妹的個性,雖然自己很關心她,不過由於自己幾乎都有任務在身,所以和妹妹的關係可以說是越來越疏遠,偶爾才能見上一面,雖然自己很關心妹妹,可是卻對她這個全族最調皮的魔女感到傷腦筋。

而辛吉雅也嘆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大女兒,又想到跑出去玩的二女兒,她不由覺得奇怪,同樣是她生的,可是兩個人的個性卻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理奈聰明、勇敢,遇事時可以很冷靜地去面對,但個性和待人處事方面卻有些冷冰冰的,可是豔兒卻剛好跟她姐姐相反,雖然她的功力沒理奈高,可是因為個性很熱情,而且又很調皮,反而很像個小孩,所以辛吉雅幾乎都將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給了理奈去做,相對的,豔兒常常偷跑出去玩,因為她很愛玩,沒辦法在一個地方悶很久,不過這次情況卻不一樣。

因為豔兒快成年了,在妖豔魔女皇室一族之中有一個傳統,就是必須要成年才有辦法學習豔情魔典

這豔情魔典可以說是妖豔魔女一族最厲害的功夫,是只有皇室血統的人才可以學習,總共有五層境界,辛吉雅目前就是在第四個境界,而理奈憑著自己的努力,也踏入了第二個境界,但是這項功夫卻有一個限制,就是必須要在成年以前不能破身,才有辦法修練。

這項規定對於妖豔魔女一族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因為妖豔魔女一族可以說是得天獨厚,擁有著幾近於完美的臉孔和體態,每一個妖豔魔女都是所謂的美女,而擁有皇室血統的又要比之一般的魔女更美上一籌。

除此之外,妖豔魔女一族是以吸收男性生物的精氣為生,雖然不一定要透過交合的方式,不過交合是最能夠補足她們的需求和提升她們的功力,所以一般的妖豔魔女都會採用這種方式才練功,不過這倒也不一定,像是辛吉雅和理奈,就都是靠著自己苦修,才有現今這種傲人的功力,而豔兒雖然很活潑好動,而且好奇心強,不過她也不太喜歡用這種方式,算是比較另類的吧!

「理奈!這件事情就交給妳處理了,務必以最快的速度將豔兒找回來。」

說完辛吉雅就消失了,留下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理奈待在了原地。

過了一會,理奈才開始動作,只見她叫道:「四豔天有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