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你 連 腳 丫 子
都 是 花 的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即將要飛到遠方去,不知能否再相遇。

彩虹仍然美麗,海依舊憂鬱。無論何日相聚,愛你永不猶豫。

相聚別離,別離相聚。我看著車窗外那讓我耗盡了這一生感情的地方,漸行、漸遠、漸模糊。什洫伬唭琱~會再回到這個城市呢?而我又要去哪里尋找他呢?他還活在這世上嗎?我還能再見他一面嗎?我不知道,也無法知道。

但我相信有一天,總會有這洶@天,我們將會重新在哪條河邊再談起這生靈世界曾否有過你我。

 

五年前,我剛從一所重點師範學院畢業分配來這南方小城的縣一中教高二的語文。當時我放棄了留在那個繁華城市當文員的機會,毅然選擇了我所愛的教書育人這行。

我第一次走進高二(4)班時,心堣@點底都沒有,他們到底是些什狩邞漱j孩子們呢?

“大家好!”我儘量笑的善意些,“往後我就是你們的語文老師了。”

我聽見下面的男生比較激動的議論,大概是說自己的樣子還很是單純吧。

“小妹,低年級的教室在那邊呢。”有人看我顯得比較年輕,想給我個下馬威。

“剛才是那位大哥說的,夠膽的站出來,讓咱們大家看看!”我毫不示弱。

他從最後一排扭著起來了,一副永遠也睡不醒的樣子,頭髮也亂七八糟的,個倒挺高,有點兒偏瘦。

“我說的,怎洶F?你是來實習的學生吧?”他一點兒也沒把我放在眼堙C

“我不是什狡ル矷A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班的語文老師,直到你們畢業。希望你們以後尊重我,我也同樣尊重你們。”我儘量控制自己的情緒。

“得了,說的跟真的似的,過不了幾天就會對我們不耐煩了。”他竟然敢一直和我頂嘴,看來我是遇見刺頭了。

“這位同學,我想問問你的名字?”我強壓住怒火。

“怎洶F?想打擊報復?我於新洋可不怕!”他眉毛一揚,一副什炯ㄓㄕb乎的神態。

“沒什活A我記住你了。同學們,我叫秦青琴,秦朝的“秦”,青色的“青”,鋼琴的“琴”。”我轉過臉對著全班同學說。

“聽起來怎炭N那牲扭。”於新洋轉過頭對左側的女同學笑著說。

“於新洋!你給我注意點!”我實在壓不住火了,第一次上課就有些失態了。

“同學們,今天的語文課我准備考考你們的臨場發揮和平時的文學積累。我以“秋日思年華”命題,你們寫出有關的文章來,任何體裁皆可,字數不限,下課就交。”我想給這些狂妄的後生們出個難題。

晚上,在宿舍塈琝漭L們的作文拿出來仔細看,大多是些無病呻嚀之作。翻閱了有一大半,忽然眼前一亮,發現一篇虞美人:“年華怎肯爲人住?已是滔滔去。西風無賴過江來,曆盡千山萬水幾時回?秋聲帶葉蕭蕭落,莫響城頭角。浮雲遮月不分明,誰挽長江一日放天晴?”

我有些驚歎了,想不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也能寫出這般的詞,特別是最後一句,字字透著豪情,再看下面的署名竟是於新洋。

 

第二天在辦公室塈痚搵Z主任老陳:“陳老師,你們四班的那位於新洋同學是個怎樣的人?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

“是不是他又犯事了?”老陳是個大約四十的中年男子。

“哦,不是,我只是隨便問問,他文學底子好像不錯。”我連忙解釋。

“是啊,他爸是個作家,文革結束前那年讓人給整死了,他媽是學音樂的,聽說還是中央級的水平。這小子從小在文藝創作和表演方面有特長,在北京拿過寫作和歌唱好幾個獎,我們的新校歌也是他寫的。不過這小子有點持才放曠,對誰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我就很不喜歡他。”老陳熱心的說了許多。

說老實話我除了有點驚詫于他的文采外,對他也沒有半分好感。

四十五分鐘一會就過去了。我抱著一堆本子回到了辦公室。

“青琴,下課了?”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真的是他?

張ㄓZ站在我的辦公桌前,他趕緊走過來,把我的本子接了過去。

“ㄓZ,你怎洧茪F?”我萬分驚訝。

“我把上海的工作辭了,準備到這堥茪u作。”他疲憊不堪的強笑著。

“爲什活H你那份工作得不易,你爸媽花費了多少心血才——”ㄓZ是我在學校堛漕k友,人長的挺帥。

“我心堻怐器D什洶~是最來之不易的。”他用堅毅的口氣說著。

那一刻,我心堹S別溫暖,ㄓZ是個不愛說話的人,但他是對我真好。他放棄了他高幹老爸給他安排的優越工作,來這個小縣城陪我共苦,我還能再要求他什洸O?

可我始終沒有完全接受他。

 

這天上課,我發現於新洋沒來。覺得挺奇怪,他從來不缺課的。下課後,我喊來課代表。

“李卉,你知道於新洋怎洧S來上課?”

“秦老師,你還不知道啊?他媽病了,聽說好像是什珊龤A他得在家媟蚥U他媽呢。”

“哦,你認識他家嗎?”

“認識。”

“明天下午沒課,我和你們幾個班幹去他家看看吧。”我覺得作爲一個老師不僅要在學習上關心學生,在生活中也要關心他們。

“好的,秦老師。有很多同學都要去呢。”

第二天下午,我們七八個人來到了他家。於新洋開門見是我,顯得非常驚奇。而後則是特別客氣,用衣袖把凳子擦的亮亮的讓我們坐。

他家真是太亂了,鍋碗一大堆堆在水池堥S洗,四處飄著油花。桌子上橫七豎八的堆著各種各樣的藥。屋媞′O中藥味,天花板都讓熏的黑乎乎的。很多同學實在找不著地方坐,只好在一旁站著。弄得他很是不好意思,一個勁的說抱歉。他媽看見我來了想要坐起來,我連忙把她扶住。看得出來這位可憐的婦女是在勉強支撐了很久才去看病的。

“於新洋啊,怎洶ㄟe去醫院啊?”我有些不解。

“老師,去了,他們說已經是晚期了。建議讓我在家堙A其實哪兒也都是一樣,何苦花那冤枉錢?”他媽虛弱的回答。

“媽,該吃藥了。”於新洋端上一大碗氣味怪怪的藥湯來。我們趕忙幫著把他媽扶著坐起來,他一邊不停的吹著藥,一邊極小心的送到他媽的嘴堙A眼塈t著那樣的溫柔和深情,我感動的掉下淚來,在場的許多同學都哭了。

他媽和我說了許多。我以前想不到他竟是個極孝順的孩子。

走的時候,他送了我們很遠。

“秦老師,真的很感謝你!”

“不謝了,好好照顧你媽,學習上你別擔心。還有我會常來看你們的。”我真爲他母子二人的命運擔心了。

 

往後的幾個星期的周末我都是在他家堳袡L的。

我把他們的衣服和被子全都洗了,又把房子好好的打掃了一遍,玻璃亮多了,天花也不黑了,我想這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屋子要是乾淨清潔了,新洋媽心情也會好點吧。

於新洋開始說什炯ㄓ讓我幹,後來拗不過我,就只好和我搶著幹。

“秦老師,我從沒有遇見過像你這泵n的人。”他眼塈t著淚花。

“呵,其實老師也就比你大幾歲,算是你的朋友了,做這些小事也是應該的。”起初對他的反感已漸漸消散。

一個月後的一天,他媽離開了人世。

火化那天我沒課也就去了。于新洋起先看上去比較平靜,沒有說話,也沒哭。可在即將火化的那一刻,他猛地沖了上去,跪倒在他母親面前,不停用臉去摩挲著她母親那冰涼的身體,手緊緊摟著她的腰,淚水隨著撕心的喊叫而傾瀉。

我難過的同時也驚歎他如此深厚的感情,這才是一個男子漢的眼淚,每一滴都是鑽石,都是血!

我竟然有些喜歡他了,喜歡他這種排山倒海而來足以感動蒼穹的真情。

連著幾天,我的心情也不好。

“怎洶F?好久沒見你對我笑了。”ㄓZ關心的問我。

“有個同學的母親去世了。”我難過的說。

“你真是個天生當老師的人,應了那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他贊許的看著我。

“那個學生小小年紀居然有那炬`厚的情感,真是出乎我意料。”

“他叫什泵W字?”他好奇的問。

“於新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