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中秋的故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如果天空要下雨,留我愛人在這處...」

「今天中秋佳節,為何哼著這首歌詞?」

「前年的中秋跟他相識,上年的中秋跟他分手,相識與分開也是下雨天。」

「你介不介講我知你們怎樣相識?又是為何分開呢?」

「不介意,如果你想聽,只要你不怕悶,我可以說的。」

「我不怕,願意細聽《中秋的故事》。」

「前年中秋,我跟朋友夜晚到石澳沙灘燒烤,我跟朋友們真倒楣了,遇著下雨,就在這個下雨天,他跟他的朋友便在我們隔鄰燒烤,他們看見我們四個濕水鴨似的,便抱著善心過來問我們...」

「下著雨,沒有大雨傘,我們這邊有,而且不大擠迫,如果不介意,妳們可以過來跟我們一起燒烤的。」

嗯,與他們不相識,會不會有危險呢?但是我們一把傘子也沒有,肚子雖然在下雨前差不多填滿了,但是如果整天晚上我們就是這樣的給雨水沖著,身體沒有病也得病了,怎樣好呢?

跟朋友互看對方的神情,我便開口問

「怎麼樣?我們跟他們一起燒烤嗎?」

子瑩︰「這樣子感到不大好的,我們還是另找一處地方避雨,好嗎?」

嘉嘉︰「如果找不到一處地方避雨,而且雨水不停,我們豈不是整天晚上沖著這場雨?與其這樣,倒不如跟他們一起燒烤便算了,而且多幾個人一起玩,可能更開心的。」

美芬︰「我也讚同嘉嘉的說法,子瑩,妳看遠處,有幾頭流浪狗,如果不小心撞著牠們,我們可倒楣了,雖然現在也是倒楣了,遇著下雨,但流浪狗危險點,還是他們危險呢?」

我也認同美芬的說法,四個之中,剩下我一個未曾提出意見,子瑩便出口問我...

「縕鈴,妳的意見如何?」

「我也讚同嘉嘉和美芬的說法,倘若我們找不到被雨的地方,剛考這場雨整天晚上也不停的下著,我們不去看醫生,

錢錢也求著我們去找醫生了,而且妳看那邊,一、二、三,總共有三頭流浪狗等著我們的肉替牠們的牙齒做實驗品呢!還是跟他們一起燒烤好一點,可能玩起來很開心的。」

「妳們四個考慮如何?再不快決定,妳們便會病倒了。」

「等一下子好嗎?」

男孩子總是這樣嘮嘮叨叨煩個不停,跟你們不相識,總要給點時間考慮嘛。我們何不是想快點決定,給他們這樣叫嚷著,這下子也心急起來。

「子瑩,怎樣了,我們還是跟他們一起燒烤吧?!」

子瑩愁著雙媚,苦著臉回答我︰「好,三對一,妳們勝了,我一個人只好跟著妳們吧!」

我們四個各自執拾自己的物件到他們那邊一起燒烤,他們看見我們全身濕著,幸好他們有一大卷紙巾,便遞給我們抹身。整天晚上大家有說有笑嘻嘻哈哈地渡過。仍記得整晚我跟他—文馥特別談得來,感覺到一見如故,他說說往日的傻事逗我發笑,對他的感覺很好,不期然我整晚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

文馥︰「天快亮了,大家累嗎?」

大家也齊聲說︰「累了。」

文馥︰「我們回家了嗎?」

子瑩︰「對對,這個提意很好,我早早想回家了,非常記掛著家中的床呀!」

子瑩期待回家,整晚她已不多講話,終於等到(可以回家了)這句話當然開心得像拾了塊錢似的。

文馥︰「那我們看完日出便齊齊各自回家嗎?!」

子瑩︰「還要看完日出才起行?」

聽到子瑩這句(還要看完日出),再看看她的臉容,像是拾著塊錢,拾到錢當然開心,但發覺只是道具錢塊,那心情便...

文馥有點無耐︰「只是等待日出,不需要待很久的?!」

文馥像是很期待日出的情景,便遊說子瑩不用待很久的。

看吧他那期待的心情,我不忍心他有失落之意,便出口說服子瑩待留片刻大家一起齊齊各自回家。

「子瑩,看完日出才起行好嗎?我們未曾看過日出的,今晨天氣那麼好,妳看天空上,沒有厚厚的雲層遮蓋,朝霧也沒有,這是看日出的最好時機。」

為何我這麼緊張呢?!其實也累極了,但是真的真的想再留待,看日出是其次,主要是想見他久一點,希望子瑩答應我的要求便好了。

子瑩︰「唉~好吧!小數服從多數,你們想怎樣便怎樣吧!!」

「子瑩,謝謝妳!!」

好開心子瑩答應了,當然其他人也沒有異議,因為,當中只有子瑩一個反對,而且,我們這麼多年的朋友,大家都是一條心,如果當中一個都說不,那我們就跟她一起說不的。但這次,我竟然為了文馥而對子瑩的答案起議。我這樣做,會不會很過份呢?不過,她給我的答案使我非常開心,如果日出慢一點便好了。其實我也覺得自己真的很自私,為何這麼慢長的夜晚,子瑩還是這樣避忌的呢?!

日出看完了,真的很漂亮,感覺很浪漫,如果下一次只是跟文馥來看日出,有多好呢!!我想那時一定很甜,嘻。

大家一起步向巴士站乘撘巴士,我們跟文馥他們乘撘是不同號的巴士。

文馥︰「縕鈴,不如我送妳回家好嗎?」

真的真的,他開口送我回家,怎樣好呢?該不該讓他送我回去呢?呀~~很開心呀!!我該如何答覆他呢?

子瑩︰「不用了,她的家跟我的家很接近的,我和她回家便可以了,而且現在已天光了,並不是天黑的時段,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文馥︰「是的,現在不是天黑的時段,而且妳們一起回去也沒有什麼大問題,那各自回家便可以了。」

本來可以更接近他,子瑩突然出口說出這句話,我...我像是什麼希望也落空了,起非以後也不能再見他了?!

文馥︰「縕鈴,可否留給我妳的聯絡電話?」

「可以,當然可以,你有沒有紙或筆,呀,我真是傻了,有手提電話不是就可以了嗎?!呀,我又是傻了,不知道你身上有沒有手提電話。」

文馥︰「有,有,我有手提電話,妳說給我知,待我輸入手提電話內的電話簿好嗎?」

「不,不可以說出來的,你給我你的電話,待我自己輸入,好嗎?」

文馥︰「好。」

輸入了,很開心,這次我很快答應他的要求,因為我怕又失去了一次的機會,怕子瑩又再早我一步開口答(不)這個字。雖然使子瑩有點不悅,但是我真的很怕跟他失去一個聯絡的好機會,上了巴士後,沿途子瑩也板著臉,但是我並沒有理會,心中不斷的想著文馥會在什麼時候打電話給我,會不會是在我回到家那一刻打電話給我?!今天晚上打電話給我?!打電話找我打電話找我,越快點越好吧!發覺這樣的想法像是母后對著魔鏡的叫著(魔鏡魔鏡,這個世界女性那個最美?)

drmd drmd mfs mfs...」

電話鈴聲,我的電話響嗎?對,對,是我的電話鈴響著,聽電話聽電話,是不是他呢?!

「喂!喂!」

子瑩︰「妳那麼緊張幹什麼?不是妳的電話,是別人的電話鈴響。」

「嘻^^我傻了,因為那人的電話鈴聲跟我的一樣,所以我誤以為是我的電話姈響。」

子瑩終於跟我講話了,她一直在車上不出半句話,真的怕她以後不跟我講話。

子瑩︰「妳不是傻,只是心中想著一個人吧,平常人也會想到電話鈴如果是自己的,比起他人的鈴聲也會大一點,但是妳...」

「我...我沒有想著誰。」

她好像有點生我的氣,是不是怪我昨晚多次反駁她的意見呢?

子瑩︰「沒有?!不要跟我說笑了,妳整天晚上跟那個文馥也互視著,我不明白那個人有什麼好,可以使你像是入了迷似的。」

「沒有,沒有,什麼也沒有。」

她真的有點生氣,是,是,她真的因為昨晚我反駁她的意見,不要給她知道我喜歡文馥,不然她會更生我的氣。

子瑩︰「真的沒有,那麼妳為何這樣緊張電話鈴響?」

「真的,真的沒有喜歡他,我緊張電話鈴響,是因為我整天晚上沒有回家,雖然已告訴家人不回家,我想他們仍會擔心的,可能會一早打電話給我。」

子瑩︰「那就好了,那個文馥看他的樣子也不好得到那裡,千萬不要喜歡上那人。」

「知道了,知道了。」

~幸好子瑩相信我的話,不然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的樣子沒有剛才那樣板著了,面容也平和起來。文馥不知什麼時間打給我呢?希望他待我回到家後才打電話來便好了,對了,回到家不要將手提電話號碼駁回家,嘻,可以第一時間接聽他的電話。

drmd drmd mfs mfs...」

「喂!喂!」

「縕鈴,我是嘉嘉。」

「嘉嘉,原來是妳,有事找我嗎?」

嘉嘉︰「妳像是很緊張似的,誤以為我是文馥?如果我不是他,你很失望?那麼我阻外妳嗎?我掛線吧!」

「不是,不是,不阻外,嘉嘉不要這樣嘛!」

嘉嘉︰「妳是不是喜歡上了文馥?不要說謊,我跟美芬也看到你倆的互視。」

她們是我的好朋友,跟她們說出我心底裡的話好嗎?!但是我害怕她們會跟子瑩說,給她們知道還是不知道那個好一點呢?還是給她們知道好了,跟她們相識這麼久,而且大家什麼心事也說出來分憂,但是要事先說明不得給子瑩知道。

「嗯...嗯...是的,但是妳們不要跟子瑩說,她不大喜歡我跟文馥來往。」

嘉嘉︰「為何子瑩會這樣想的。」

「我也不知道...」

真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何子瑩如此討厭文馥,我也感到無耐。

嘉嘉︰「那好吧,我們在子瑩跟前扮作什麼也不知道。那文馥有沒有打電話給妳呢?」

「沒有,我已經由天光等到天黑,他一個電話打來也沒有。」

嘉嘉︰「不要這樣失望,他可能沒有時間,可能晚一點打來的,我要掛線了,不阻外妳等他的電話,goodluck!」

「謝謝,拜拜!」

嘉嘉︰「拜拜!」

對,不知不覺我也等到了天黑,時間已經是晚上九時多,為何還沒有電話到來呢?快點打電話來吧,好想再聽到你的聲音。

「早晨!」

嘉嘉、美芬︰「早晨!」

嘉嘉︰「縕鈴,為何妳今天像是沒有一點生氣?是不是不舒服?如果是的,跟老師請假回家休息吧?!」

美芬︰「對,不舒服回家休息吧!」

「不是,我沒有不舒服。」

嘉嘉︰「那為什麼妳沒精打彩的?呀!他有沒有打電話給你?」

「沒有。」

嘉嘉︰「不要這樣吧,可能他真的很忙。」

美芬︰「妳猜他是不是已經有女朋友?」

「啊!」

嘉嘉︰「美芬,不要亂說。縕鈴,不要相信美芬的話,若是他有女朋友,為何那天不見有女孩子在當中呢?!」

「嗯。」

嘉嘉說的沒有錯,若果他有女朋友,那天晚上他身邊有女孩的,但是...若果有女朋友不一定在身旁有女孩的,可能他的女朋友另外有約,不是的,如果有女朋友,他不會對我那麼好,但可能他出於風度呢?!呀∼∼很亂很亂,究竟他喜不喜歡我呢?為何我只是給他電話號碼而不問他的電話號碼呢?蠢材蠢材,很想知道答案呀∼∼

子瑩︰「妳們早。」

嘉嘉輕碰美芬手跟輕聲地(殊)了一聲。我看到子瑩,什麼也不想了,她性子敏感,若是看到我那樣子,不知會再想什麼了,還是擠著笑臉吧!

我、嘉嘉和美芬齊聲跟子瑩說聲(早)。

子瑩︰「妳們一行三人站在這處討論什麼問題?」

「嗯,大家討論著昨天的假期大家到過那裡。時間不早了,學校的上課鐘聲快要響了,還是遲一點再討論吧!」

子瑩︰「好吧!」

幸好就這樣的逃避過了。

drmd drmd mfs mfs...」

「你好,找誰?」

「妳好,請問縕鈴在嗎?」

「我...我是,你是誰?」

這把聲音很熟識,像是...像是文馥的聲音,一個月了,我等了他的來電一個月了,還以為他忘記了我,以為他那天的相識不當一回事,以為他因為子瑩的阻外而導致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以為...我聽到他的聲音真的很興奮,腦中不停地想不停地想。我要冷靜點冷靜點。

文馥︰「喂?喂?縕鈴?妳在嗎?為什麼妳突然不出聲?我文馥,妳記得我嗎?」

「是,是,我在,我記得你,還以為你忘記了我吧!」

蠢材蠢材,到這個時候還要說些嘔氣的話,但是我真的有點氣他這麼久才打電話給我,還以為他忘記了我,害我每天也掛念著他,腦中他的樣子快要忘記,時常硬要腦袋不要除去他臉容的影像,使我心急得眼眶快要哭出淚流了。

文馥︰「我那有忘記妳,因為家中有急事,自從那天回家後忙個不停,剛好事情己辨好了,第一時間便想起妳,所以立即致電話給妳,順道跟妳道歉,這麼久才致電話給妳,真的對不起。」

「真的第一時間想起我?」

呀∼再做了傻瓜,人家不是剛好說(第一間想起我嗎?)現在再次重覆這個問題。但是大多說這句話是情侶之間的嘔氣說話,他並不是我的男朋友,為何會說出這句話,不好了,我已經誤認他是我的男朋友,不可這樣,若果他不喜歡我,我可不是成了傻大瓜?但是...話已說出口,由他吧!

文馥︰「是真的,我沒有說謊,妳不信我?那麼發誓吧!」

「不,不,不是,我相信你。」

文馥︰「謝謝妳相信我。妳...這個月有沒有想起我?」

嘩!嘩!很大膽,為何問我這個問題?我感覺到他問這個問題像是很久不見的情侶必要問的,但是...很久不見的朋友也可以這樣問,我如何答他呢?「我非常非常的想念你,等了整整一個月,每日為了想著你,人總是悶而不樂,吃飯時也沒有胃口進食。」不,不,不可以這樣說,我自己聽進也覺得很嘔心呢!「沒有怎樣掛念,你不致電給我,而且己經一個月了,差點你的樣子也忘記了。」更不可以這樣說,那不是破壞自己的好事嗎?!怎麼樣,怎麼樣,我究竟怎樣跟他說才算是好呢??!

du...du...du...du...」

「嗯,麻煩你等我一下,好嗎?」

文馥︰「好。」

「你好,找誰?」

子瑩︰「縕鈴,我是子瑩,開門給我進來。」

為什麼這個時候子瑩會到來我家的?剛剛跟文馥講電話,我什麼也沒有說,只說了幾句話,怎麼辦?怎麼辦呢?

子瑩︰「喂?喂?縕鈴,妳在嗎?為什麼還不開門給我?妳家裡有客人,所以不方便給我到來妳家?縕鈴?縕鈴?」

「是,是,我在,剛剛在想東西,所以忘記了開門。你等等。」

da!」

子瑩︰「我到來再談過吧!」

「好。」

怎麼辦呢?子瑩快到門口處,我該怎麼跟文馥說才是好呢?!我很想很想跟他講電話,但是...但是子瑩...,或許詢問文馥的電話號碼,說是要跟媽媽出外,晚上再致電話他吧!

不想這樣子也沒有其它辦法了,這是唯一的辦法。

「文馥?!」

文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