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舞在韓國的日子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韓國最好的醫院之一,漢城大學醫學院重症監護室堙A來自中國的舞蹈藝員梧桐已經陷入昏迷狀態,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他在韓國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私人助理秦小建泣不成聲,兩個人一起來到韓國漢城闖天下,如今卻要他一人行單影孤,梧桐你可以不要我秦小建了,但你怎洛i以不要老家的母親和妻子永遠要走了嗎?還有你答應貝貝仔給他買個遙控電車的呢,我再也不跟你打架了,你說什洹痝聽你的,二十一歲的秦小建孩子似的哭得一塌糊塗,緊緊貼在監護室窗戶的臉上,淚水就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流,堶接L菌監護室堙A醫生正在進行最後的觀察和搶救。

監護室內,正在緊張觀察的一位護士向醫生悄語:“他流淚了。”並輕輕爲梧桐拭去眼角的淚水,經過一夜黑色的混沌,此刻梧桐似乎感到眼前亮了起來,雖然無法說出話,但是思維卻清晰起來,他想起和秦小建兩年來在韓國謀生的日子,想起那個從黃河岸邊跟著他回到秦嶺山中的傻丫頭——藍花花,還有他的母親和他虎頭虎腦的兒子貝貝仔,所有他愛著,也深愛著他的人們,也許以後他們的黑夜白晝,將天各一方,他預感自己這一次將是在人間的謝幕之舞——絕舞,他並不懼怕死亡之神對他的邀請,就象他從不眷戀榮華富貴鋪設的排場,他眷戀的是在苦難歲月堨L很幸運地擁有的那些真情,也許他永遠的離開會傷害到他們無聲的付出。

世紀之交的韓國漢城,冬日的陽光象一位富有而善良的貴婦,把一席豐盛的燦爛大餐擺滿了庭院,守侯了一夜的秦小建默默走到醫院一個僻靜的角落堙A躺在椅子上睡著了,陽光已把他臉上沒有擦淨的淚水曬乾,他已經忘記幾頓沒吃飯了,他還沒有把梧桐病危的消息告訴遠在陝西的藍花花,他相信梧桐會醒來,又累又痛苦的他腦子堣@片空白,白天打個盹就睡著了,也就什炯ㄖ悀F。黑夜堙A他回到他們倆合租的屋堳o怎洶]睡不著,就又會跑到醫院來,希望聽到醫生告訴他梧桐病好了的消息。

七天前梧桐發燒不退,先在外國人免費醫療點治療,後那堛甄憟肏媊釣茖儥~城大學醫院,漢大醫生檢查後讓馬上住院,說他的病情非常危險,經過進一步檢查,是表面完好的免疫系統出了嚴重問題,就是普通的感冒和肺炎也會導致他呼吸系統衰竭,後果將是很嚴重的,秦小建也沒多考慮,取出兩人的全部存款,跑到醫院,梧桐已經第一次昏迷過去,他跑到他們剛剛合約結束的東方文化傳播公司,希望能借到一筆錢,公司老闆也是他們的經紀人胖金給他拿了一點錢,隨後漢城一些小報記者聞風而來,他們並沒有從醫生和秦小建那堭棠巨鴗爰穈T,但是第二天各報還是做了大量報道:‘東方文化前中國藝員梧桐病危’、‘梧桐病因不明,只有三天生命’‘梧桐本在下月赴美演出’‘梧桐人氣跌落,東方文化不再續約’……

秦小建無法想象梧桐的家人知道梧桐病危會有什狩邞滷●滿A就象他沒有想象出曾經在韓國紅透半邊天的梧桐,會有今天的結局,他跑到醫院一個角落堙A坐在長椅上發愣,醫生已經再次跟他說了,希望做最壞的準備,如果他的家人能來,希望通知速來。

秦小建走出醫院,顫抖著撥通了他和梧桐的家鄉——中國陝北的電話,那也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也許爲了出人頭地,掙一筆錢給父母親,也許是傾慕梧桐的舞姿和歌聲,反正他跟著梧桐來到了韓國,作爲他的私人處理;藍花花,那個曾經叫藍家妮的河南女孩,在梧桐跟隨的大篷車來三門峽市演出後,看上了梧桐,她就跟著大篷車走啊走,梧桐以爲女孩子跟著幾天就會回去,尤其大家心目中的河南女孩,可是她真的是鐵心跟梧桐的,跟梧桐來到了那個黃土高原,漫天的風沙在相愛的人那堙A也是甜蜜的回憶……

藍花花接到來自韓國的國際長途,以爲是梧桐想她和家人了,美滋滋地拿過聽筒,當她聽到秦小建讓她馬上來漢城,忙問爲什活A秦小建在那邊就哭上了,這一哭藍花花就慌了:“是梧桐出了什洧げ隉H”

“梧桐病了,你要馬上來!”秦小建已經嗚咽著不能講出話了,他想編個謊話,可他編不出,就象原來他把錢賭輸了,梧桐問他錢到那堨h了,他可以撒謊錢丟了,那樣梧桐不但不會怪他,還會拿出自己的錢給他,叫他以後小心點就行了,可他就不啃聲,逼及了他就說我的錢怎洩寣A你管不著,其實他心媟Q家了,那是一個還很貧窮的地方,那也是自己的家啊,這堥S有人在乎他高興還是難過,胖金關心的是他在夜總會的演出是否受客人歡迎,梧桐的舞蹈專場演出門票賣得好不好,唯一可以大發脾氣的就是梧桐了,可這次梧桐也急了,把他放倒了,他爬起來,就走了。梧桐就滿大街找他,他聽見了看見了也不會出來,當梧桐終於發現在公園椅子上的他,他已經睡著了,梧桐會把睡得象死豬一樣沈的他背回來。

 

“現在住在漢城大學醫院。”秦小建告訴藍花花。

藍花花知道秦小建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是不會讓她去漢城的,一定是梧桐的病情非常嚴重,她是個潑辣又多情的女孩子,跟著梧桐來到這堙A一看梧桐家堹u的很窮呀,可她一聽到梧桐在秦嶺中放聲唱到:“我曉得天下黃河九百九十九道灣啊……”,這個黃河岸邊河南十八的女子就發誓跟梧桐一條道走到底,梧桐問她不嫌我家窮嗎,這埵酗T十媥Q,有蘭花花的歌謠,更有她深愛的梧桐,還要那泵h幹啥用?她終成了梧桐的藍花花,兩年後她爲梧桐生下個大胖小子——貝貝仔,她從沒有後悔跟梧桐在一起,就象成名後的梧桐從沒有後悔他已經娶妻生子一樣,如果說開始她無法否認貪戀的是梧桐的美貌,他有著說不出的俊美,更有陝北男孩的那種淳樸,後來簡直就是死心塌地了,當她想梧桐的時候,無論在那堙A電話打過去,梧桐叫她挂掉,自己再打過來,他擔心寄回去的錢不夠用,孩子要用,母親年齡大了,而且一直有胃病,家堥滬蚑`洞不是大修就要建新房,秦小建上次寫信回來說,梧桐把錢寄回家,就剩下五十元錢了,他還是讓藍花花挂掉電話,自己打回去,當電話堭黈銊搢岳岩J想爸爸嗎,秦小建信中說,雖然他還沒有結婚生孩子,可是他忽然爲這樣的親情要大哭一回的感覺,也不知是否自己想家了,想爹娘的原因,貝貝仔說他想要一個遙控汽車,梧桐答應他,回國一定給他帶回來。

藍花花從秦小建的母親手中看到那封信時,真想馬上給梧桐做頓飯,那次電話堨L不是說想涼皮和羊肉泡饃了嗎,藍花花是個粗線條卻執著的女子,在家梧桐總是呵護著她,說人家千里迢迢跟他回來,又沒有親人在旁邊,他不是最好的親人,誰是呢?

她和梧桐都有一個夢想:她和孩子、貝貝仔的奶奶在家門口迎接梧桐回來,梧桐帶回了好多東西,有貝貝仔的遙控玩具車,有媽媽的棉襖,有自己的裙子(她才二十四歲呢)……

現在她恨不得馬上要飛到梧桐那堨h,梧桐你究竟怎為捸H那個秦小建在電話堳爰亶講不出了。

梧桐的眼前終於感覺到有了一點亮光,也不知道白天黑夜,他一直感到是黑色的混沌,他努力張了張嘴,護士趕緊給他端來水,他吃力地搖了搖頭,醫生問他你要說話嗎,他點點頭,那個善解人意的醫生,感覺和父親一樣慈祥,他感覺自己已經不行了,醫生把耳朵貼近他的嘴巴,他吃力地說道:“謝謝你……醫生,我……可能……不行了。你能……答應我……兩件事嗎?”

“說吧,孩子。”醫生是個懂中文的。也許院方知道他是中國人,才故意派的懂中文的醫生。

“我希望……看到……我的……妻子,還有……如果……我得的是……一般人……無法……接受的病,希望……不要告訴……我的妻子,因爲我……不是故意……要這樣的。”醫生示意他停一下再說,他又流淚了,臉上還有汗珠出來了,慘白卻沒有過份消瘦的臉龐依然可以看到他昨日的非凡英俊和玉樹臨風。“我不想……讓她和……我的家人……爲我……受到一點點……傷害。”

醫生沈重地點了點頭,讓他躺好,重新插上呼吸導管。

梧桐覺得自己好輕好輕,象要飛起來一樣,兩年前在大連服裝節上,他跳那個舞時的感覺就這樣,不同的是那時他的身體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他用飛翔的思緒指揮著自己的軀體用舞蹈語言,在向遠方戀人傾訴思念的情懷,幕後的音樂配唱也是他自己唱的。通過全國電視直播,他一夜成名,可是他和秦小建怎洧茖鴗F漢城,怎炬_落成夜總會的舞蹈藝員,有時還要做午夜牛郎,頭腦的昏脹讓他再一次昏迷過去。

院媮晹陶﹞壑p報記者希望挖掘到驚人消息,不放過採訪每一個從監護室堨X來的醫護人員的企圖,可是都被禮貌而不容置疑地拒絕了。漢城冬天的第一場冬雨無聲地飄在了秦小建睡著了的那個角落,宣告寒冷的冬季已經來臨,春去冬來,花開花落,一年又一年的輪回,世事卻無常。此刻的秦小建只有在睡夢中尋覓一點寧靜。

那是在夏日的釜山海水浴場,來韓國不到一年的梧桐、秦小建乘來這個海濱城市演出的機會,來這堛情A他們比誰的肌肉發達,梧桐是到發育得非常完美的境地了,二十五歲的他身體呈倒三角,可以看出他常去健身房,胸肌發達,大腿粗壯有力卻修長,腰瘦,也許秦嶺山脈的人有種文人之氣,或許他一米七十八的身材,總之沒有顯得粗笨,不到二十的秦小建發育得也比較有型了,當初他纏著梧桐要出來時,梧桐還嫌他是個綠豆芽,可他覺得梧桐出去幾年就上了電視,有錢掙還有玩,不跟著梧桐出去不罷休,開始什洶]不會的他以梧桐私人助理的身份先在國內的簽約公司露面了,有時也給那些歌星傍傍舞,跟著知道了這堶悸漱@些不爲人道的艱辛和不齒,梧桐問他不能適應就回家,回去能幹什活A讓他象爺爺那樣紮著白毛肚巾,唱著信天遊趕牲靈,一兩天可以,一輩子不行,爺爺他們的生活沒有改變,自己還這樣嗎?再說跟梧桐在一起,也不會太想家。梧桐想呢,有個鄰居的孩子在一起有個照應,也不反對他跟著。在韓流影響中國的時候,中國的一切也在韓國很吃香,胖金經常來中國釣有前途的星星們去韓國,他在中國長大,後定居韓國了,他的胖姐姐從小在韓國,開個很大的夜總會,來消費的皆是社會名流和政商界要人,胖金的口氣大得很,他要捧你,一年內紅遍亞洲沒有問題,秦小建當然會跟著梧桐來韓國了。

秦小建去向公司借錢後,胖金也來探望梧桐了,畢竟是他帶梧桐來韓國的,他也沒有想到梧桐會得急病甚至到了死亡的邊緣,梧桐是個複雜的孩子,這牴“a,他很乖又很執驁,就是說好象很聽話又不好馴服。胖金的一張大嘴給記者帶來興奮點。

那一屆大連服裝節,梧桐給他流下了很好的印象,那時梧桐剛好在一家香港老太太開的演藝公司堙A徘徊不知自己向唱歌和舞蹈哪個方向發展,胖金說到韓國將派專人爲他做形象設計和未來發展定位。在國內專業的舞蹈團體梧桐是很難進的,他不過一直是跟草台班子演出的,由於個人形象甚爲出慼A才被香港老太太看中,其任董事長的北京北極星公司跟梧桐簽了約,據說公司很費了一番周折才讓他上了大連服裝節的演出,後來公司轉而培養另一位男歌手,就是梧桐不是很討公司老總喜歡的原因,具體什洎鴞],胖金不知道,秦小建更不會知道,但胖金可以想象梧桐的執驁使他失寵,每次胖金去見那些打著中央戲劇學院或者北京電影學院牌子招的編制外學生時,當他又白又胖的手遞給學生們他的名片:韓國東方文化傳播公司總經理=導演=金大成,那些來自全國各地,期望一夜成名的孩子無不對他充滿了期待的目光,真的那種滿足感還是能夠滌蕩心靈的,他將爲孩子們插上飛翔的翅膀。知道嗎,韓國的著名影星元彬最先就是我們公司推出的,當然胖金會拿出他們的合影照片的。那些孩子很不得馬上爲你擦皮鞋,而他見到的梧桐總有一絲不甘情願的執驁,當時要不是梧桐的條件甚討胖金喜歡,他幾乎要放棄了,後來北極星公司也很積極運轉梧桐去韓國,當然他也給了北極星公司滿意的價格,就簽下梧桐還捎帶上秦小建,當然秦小建的酬金遠低於梧桐,秦小建可能會給梧桐打點一些私人的事情,梧桐可能還給他一部分錢,要說胖金也不是壞人,只是他永遠現實得很,誰有市場他就向著誰,可能開始他會主觀看好一個人,但一旦這個人沒有市場,沒有觀播t,胖金就會冰凍你,在娛樂圈想有雪中送炭的好事,除非你有富豪或政要做你的後臺。

胖金當然不會跟記者說他對美色,無論男女都會感興趣,不過他已經習慣送上門了,男人如猛獸,本來獵色是本能,但象圈養的老虎已經習慣了送上的美餐,冷不防讓他對付一個兇猛一點的,他是不感興趣甚至退避三舍的,梧桐就有點讓他那樣。醫生不肯說什炫f,從秦小建手中梧桐的病歷上瞄到什炫f毒性肺炎,問問專家去怎泵^事,這個野性難馴的小妖精,他不禁牙根恨得癢癢的,可他對記者悲情地說道:“我對梧桐突發危症,感到甚是痛心,本來下月他即將赴美演出,雖然他不是我們公司的藝員了,但我一如既往地關注著他,關注曾經簽約過我們公司的每一位藝員,真心祈願他們在藝術人生之路上星運暢通,有所作爲。”當然胖金的這番自我表白,小報記者也不是吃素的,會去頭宰尾,揀讀者可能感興趣的登上。

一陣冷風細雨把疲憊之極在醫院僻靜角落迷迷糊糊睡著了的秦小建驚醒,他趕緊去監護室,雖然不讓進,但希望醫生有好消息告訴自己,那個很慈祥的中年醫生剛從梧桐的病房出來,讓秦小建跟著過去。

“我是梧桐的主治大夫,能問你一些情況嗎”醫生問。

秦小建點了點頭。

“請問他什洫伬堈}始發燒的?”

“他上半年就感到有時沒勁,但沒聽他說發燒。”

“經過會診,我們不得不告訴你,他的病情很嚴重,最多還有五天的生命了,他希望見到他的妻子。很可惜啊,年輕人你們要珍惜自己,爸爸媽媽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幸福。”慈祥的醫生拍了拍秦小建的肩膀。秦小建幾乎要癱在地上了,他很感激醫生沒有繼續問其他問題,雖然前天就下了病危通知書,昨天他終於打電話告訴藍花花了,可此刻再次的確認,還是讓他不能接受。他不知道藍花花此時到了哪里了。

藍花花已經在飛往漢城的班機上了,她不知梧桐究竟病到什炸{度,秦小建竟然哭得話都講不完整,而韓方駐中使館似乎對她的簽證格外關照馬上辦好,她愛梧桐到了只要他活著不管怎樣,她都會愛他原諒他,那次在三門峽市的演出,梧桐唱的《三十媥Q》至今還在耳邊縈繞:“提起個家來家有名,家住在綏德三十媥Q村……”,那俊美的身材和臉蛋,洪亮的聲音一下子就讓藍家妮著了迷,她悄悄跟著他們的大篷車演出隊走啊走,終於做了梧桐的蘭花花,陝北的日子並不好,但跟著梧桐她怎洶]幸福,還把藍家妮改成藍花花,梧桐出去演出,她跟梧桐的媽媽學會做涼皮,到集市上去賣,貼補家用,她相信梧桐一定會成爲舞蹈家和有名的歌手。後來梧桐終於出了名,有記者問梧桐有戀人沒有,梧桐回答他的戀人就是舞蹈和歌聲,梧桐回家問她生氣了沒有,她說只要你開心就好,她知道梧桐不會放棄她,因爲她有梧桐心底堻抭萲w的兩樣東西執著和善良,她沒有江南女子的清秀,卻有和秦嶺一脈相傳的黃河兒女的奔放,就象他們的祖輩一樣愛了,付出了不後悔。但是任何蹂躪了他們情感的人,都不要把他們當成傻瓜,這個土地上的人們對待情感從沒有買賣的意識。她從梧桐的媽媽口中知道,他們的爺爺奶奶也是那樣執著和善良,他們怎洶]沒有想到他們曾經的善良,卻使他們的孫兒失去了進入舞蹈學校學習的機會。

梧桐和她媽媽一樣,從不會抱怨什活A他總是默默地去做,就象他每次演出回來給家人買的東西,除了貝貝仔的,他會大張旗鼓拿出逗孩子玩,給媽媽和藍花花的是不經意地傳遞他給予她們的關愛,很難想象那個有著俊美舞姿和動聽歌聲的男孩來自這樣一個貧瘠的黃土地上,而且還那炸膘}懂事。藍花花如果開始和梧桐是一種情欲之愛,後來只成了親人之間才有的愛,她願意爲梧桐做任何事,雖然梧桐長年在外,她帶著孩子和他們的媽媽,她就是家堻跼蝚W了,每一次梧桐的回來就是他們家的節日。

梧桐會教她唱信天遊,也許唯有這樣的土地才有這樣的歌聲,八百里秦川,歌聲不悠揚嘹亮,怎炮Дo出去?梧桐告訴她,他跳每一個舞,都會給舞賦予激情和生命,如果是雲南的音樂,他會讓自己仿佛置身於彩雲之南的那個地方,跳出那堣H們的歡快和纏綿。有時候有些歌曲優美得你都無法用舞蹈去表達了,譬如廣西桂林的那首《春江水》,你說我們的祖國這泵h的好歌好山好水,怎炫鄖S有激情跳好,可是總覺得我們陝北的音樂有種悲情悲壯,所以表現黃土地的舞蹈,就跳得有種痛苦的味道在堶情A是由於他千百年沒有怎洹幭靰瑤a困嗎,可是有了蘭花花、走西口這樣的歌和故事,人們同樣喜歡這塊土地,關注他,這堛漫蟡X的影片都不同凡響。因爲這個土地上有著很多人向往的東西,正如一位詩人所說:只要世界上有一雙真誠的眼睛陪同我哭泣,就願意爲生命的甘苦所累。

藍花花在飛機想了很多,就是想不到梧桐會永遠離開她,此時秦小建還不知道她已經在飛機上了,她來時沒有給秦小建打國際長途。

秦小建回到兩個人住的地方,想到梧桐可能永遠不會來這堣F,忍不住撲在床上又哭了一通。在一起沒覺得怎樣,跟梧桐打架,梧桐總是讓著他,而有人欺侮他時,第一個出來保護他的就是梧桐。

由於他跳舞唱歌都沒有梧桐出色,來韓國沒多久,胖金就讓他在漢城一家飯店的夜總會坐台做少爺了,胖金答應他掙到一定數目的錢,公司給他也出唱片,但他沒有知名度,所以自己要先交錢給公司運轉,梧桐在國內有了一定知名度,有贊助商爲他開了一場舞蹈演出,出了一張唱片,他在國內看到的只是娛樂圈的冰山一角,真正的大幕在到這堳嶀~算拉開。

秦小建第一次出臺就把胖金的姐姐氣得要命,因爲他把那個很變態的日本佬氣得要命,胖金的姐姐搖晃著那搖搖欲墜的肥屁股,血紅的嘴唇噴出一口煙,跟胖金說:“就你從中國帶來的那個,差點把老娘的一個大佬顧客得罪了,他可是我們這堛熄Q賓,孩子們爭著要去服侍他,把他哄高興了,錢從來不是問題,我看你帶來的雛兒,懂點事,小本太郎還不高興,就叫他去了,結果呢他不願按照客人的意思做,拂袖而去,惹得太郎大怒,我趕緊派去另一個,才算平息太郎的火氣。他要不願意幹,讓他回去,那個怎狩芊H很多客人希望他能來。” 胖金的姐姐內心還是蠻喜歡秦小建的,但是得罪夜總會的貴賓,任他是誰,胖金的姐姐也要生氣。

“你說梧桐嗎,人家現在有贊助商,坐台不合適,不過可以來夜總會演出一下。秦小建既然來了,都用了我很多錢,不賺回來怎泵獢A他聽梧桐的,我跟梧桐說說去。”胖金似乎也生氣了。

後來梧桐問秦小建是不是不適應想回去,秦小建說不是,他知道如果回去梧桐會替他償還來韓國的所有費用,再說回去也不好講話,出來掙錢學本領的,一個也不成,怎爰糪a人鄰居說。

梧桐就讓秦小建還做自己的私人助理,平時就坐台不出臺,有機會傍傍舞,胖金勉強同意了梧桐的請求,畢竟梧桐在韓國已經有了一定的知名度,還有贊助商。胖金對手中的大牌還是很看重的。

每天秦小建都需要喝很多酒,那些客人有的就好象洋酒不花錢,變著法讓你喝,看你喝得難過,他開心得要命,從新加坡來的王先生常常是一瓶軒尼詩,再要三十瓶罐裝啤酒,軒尼詩喝不完,寄存在那堙A他是那堛獐糮,但是啤酒必須要喝完的,猜股子的大小,他常常猜不過那個泰國來的男孩,王先生最後把泰國男孩帶回去了,他頭昏腦脹趴在桌上直到服務生告訴他,已經結束營業了,他才想起回家;有的跟你躑z他在金錢的包圍中,如何痛苦不堪,崔太姬太太會向他哭訴,她那個沒良心的在中國深圳有個情人,還當她不知道,這時秦小建會盡力裝得象個男子漢,還要體貼安慰她;總之他們高興了,沒有投訴,胖金的姐姐高興了,他一天的錢才拿穩了,而且一個月要完成一定數額的錢,才可以拿到全額的提成,完不成就發一點生活費,由於梧桐的關係,他的定額低一點,但也要處處小心,一次在KTV包房,他陪一個香港來的闊太太唱歌,當他用廣東話唱“紅塵來去一場夢”這首歌時,竟然痛哭失聲,嚇得闊太太扔下坐台費就走了,也許從來就是她們向少爺們敘訴自己的痛苦和寂寞,還不習慣感覺這些孩子們也有的痛苦,他不知道夢寐以求的唱片何時才能出,不知道他的父母親何時也過上像樣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會是什狩芊H尤其是一種客人特別會製造浪漫溫情的氣氛,也許什爰雂]勿需講,讓你感到生活如此美好,可是第二天,海市蜃樓般消失了,他不再跟你有任何聯繫,一顆稚嫩的心漸漸開始麻木,知道自己就是這個社會的玩具。

胖金經常把孩子們集合在一起訓話,他給大家描繪的美好前景就是碰上一個商界巨腕,你就可以出唱片,甚至拍電影,要不你就慢慢積累名氣,真學點本領,就是電影學院出來的,那也要機會,還不如在這堨找機會,胖金說著說著就好象他是救世主了,因爲他在給大家天天製造機會,就譬如某某就是碰上誰誰了,他就成了大明星了嘛。

身在異鄉的人,尤其生存的環境是社會的非主流,他們的客人卻絕大部分是主流社會的精英分子,在黑夜堙X—他們在夜總會、在KTV、在酒吧和你是逢場作戲的朋友,在陽光下——昨夜的客人一個個光彩照人,道貌岸然根本就不認識你,於是青春年少的他們本該活力四射,卻要爲脆弱的情感尋覓陽光與雨水的溫床。

一次他坐台回來,梧桐還沒有回家,他跑到公園去玩,說不定碰上個同齡的老鄉呢,很快他的衣服打扮引來幾個孩子,由於著急出來,他還是穿著昨夜的衣服,黑色的皮褲,黑色無袖緊身上衣,還有那個特招人注目的耳環也忘了摘下,他們主動找秦小建聊天,其中還有一個男孩是中國來的,他很開心,就在聊得非常高興時,那幾個男孩要秦小建請他們喝酒吃大餐,說看得出他能掙錢,秦小建說身上沒帶那泵h錢,可以請他們喝飲料,那幾個不幹,正在推搡之際,梧桐不知從那堥R出,看著梧桐的架勢,那幾個男孩灰溜溜走了,梧桐告訴秦小建,其實他剛好回來看到秦小建來公園了,他也就來了,只不過他看秦小建跟人家聊得很開心沒有去打擾。回去的路上並沒有再說多少話,因爲他們都是那種可以痛快爭吵甚至去武力制服也可以沈默用心去體會的孩子。